第3章 无标题

作者:超级西瓜皮
更新时间:2016-02-06 03:55
点击:1036
章节字数:4975

举报章节
选择正文字体:

本帖最后由 超级西瓜皮 于 2016-2-6 09:48 编辑


03





清晨,海未如同往常一样早早醒来,洗漱过后准备换上运动服出门晨练。拉开衣柜的门,几乎都是素色的简单衣物整整齐齐地挂着,手指划过前几天才挂进来的浅蓝色运动衣时稍稍停顿了一下,最后拿出了旁边的另一件深色运动服。


拉上衣柜,海未缓缓靠在柜门上,微微阖上的眼睑轻微地颤动着,浓密的睫毛如同蝴蝶翅膀一样在眼睑下打下一片阴影,将那些难以言说的心事都藏了进去。


前几天,隔壁的绚濑绘里送来了之前留在那里的脏衣服,还笑得一脸灿烂地邀请海未一同吃饭。


明明在心里告诫过自己很多遍不可以再接近这个人,不能再因为她而动摇,曾经引以为豪的自制力却在看到对方笑得弯弯的眼睛时全线溃败。等到理智再一次占了上风的时候,两人已经走进附近的一家餐厅里了。


那就、那就这样吧……反正、就是吃个饭而已,也没什么不好……


海未心里有些别别扭扭地想,然后带着一点点窃喜和一点点自责,坐在了绘里的对面。


如果不考虑其他因素,绚濑绘里的确是个很好的聊天对象,说话风趣幽默,人又漂亮亲切,甚至和海未一开始的想象不同,是个相当见多识广的人。海未自认是个不大会聊天的人,即使是从小就认识的朋友也说自己不善言辞,但是跟绘里聊天的时候却十分愉快,不管自己抛出了什么话题,对方都能报以饶有兴味的回应。


——是个温柔的人。


晚餐的具体过程海未已经有些记不清了,只记得温暖的橘色灯光下,对方金色的发丝上柔和的光晕和湛蓝的眼睛泛起的温柔水光。


一直到回家的路上海未都还有些恍惚,或许是被耀眼的发色晃花了眼,一路上都不知道是怎么跟对方聊下去的。


直到突然看到绚濑绘里放大的脸。好像不久之前也有过这样的画面,海未的脑子转得有些迟钝,等到她回过神来,那张漂亮的脸已经离自己十分近了。


欸?!什么?!怎么回事?!


海未吓得无意识地退后,却被身后的墙壁挡住了退路。绘里一只手撑在一侧的墙上,并非密闭的狭小空间却给了海未莫大的压迫感,像要与身后的墙融为一体似的拼命往墙上靠,好像这样就能离绘里远一点。


“我想与你在这洒满月光的小路上漫步,一直到天空与海洋的尽头。”


海未的心脏抑制不住地快速跳动起来,“咚咚”的声音撞击着鼓膜,仿佛要撞破胸腔跳出来似的,目光陷入对方蔚蓝的天空里无法自拔。


……可是,这句话听上去怎么有点耳熟……


海未刚这么想着,突然发现绘里猛地拉起了衣服的帽子罩在头上,将那头标志性的金发遮盖在深色的连帽衫下。海未还没来得及感到遗憾,绘里就整个人凑了上来,两个人几乎是紧紧贴在一起,周身被对方暖暖的香气包围着,海未被吓得闭上了眼,心里七上八下小鹿乱撞地纠结不已:要是绚濑绘里真的要对她做点什么,她到底是反抗还是不反抗……?


但什么事都没有发生。


绘里很快就退开了,微凉的夜风灌进来,海未才敢睁开眼。绘里微微侧着头,轻轻松了口气,然后抱歉地对海未笑笑:“对不起,要是被人发现就不好了,所以刚刚……”


海未这才反应过来,刚刚是有人路过,绘里为了遮掩身份才会突然凑上来。一般在这种灯光昏暗的小路上,大家都不会特意去看路边亲热的小情侣,更何况绘里已经将头发遮盖起来,就更不会引人注意了。


海未抿抿唇,勉强笑笑说:“没事。”


“啊,不过,”绘里歪着头,笑得十分好看,“园田老师写的那句台词,让我觉得非常棒哦!”


……


这么一说,海未总算想起那句话为什么会觉得耳熟了。


——那不就是她的小说里面的台词吗!


绘里还在自顾自地说着:“虽然还不是太理解主角说这句话的心情,但我很喜欢这句台词!”


可惜这时再多的赞美也只是心塞,胸口像是堵了一口气,吐不出又咽不下,看着绘里的笑脸,海未只能努力扯出个还算自然的笑容:“嗯,谢谢。”


绝对、绝对不要再对这个人抱有什么幻想了!


海未这么想着,干脆利落地关上门。几乎是同时,她听见了隔壁的关门声,以及随之而来熟悉的绮丽女声:“园田老师,早安。”


心脏又开始不受控制地活蹦乱跳,海未条件反射般露出笑脸,紧张得差点吐词不清:“绚、绚濑小姐,早安。”


——然后在心里狠狠唾弃自己。




两人要走的方向并不一样,绘里跟海未在楼下道别以后,一边往外走一边忍不住又看了一眼海未穿着运动服离开的背影。


没有穿自己之前送过去的那套呢,该不会是嫌弃脏?


总觉得感觉到一股若有若无的怒气,应该是错觉吧……?


绘里一边想着一边频频回头,直到听见妮可的声音:“看什么?快走了!”


绘里看见妮可正站在保姆车旁边,笑着招呼:“噢,妮可,早上好啊。”


“早上好,今天就要进组开拍了,精神一点!”妮可习惯性地提醒,然后发现绘里总是往回看,也忍不住跟着看过去,“你到底在看什么……欸?”


怎么像是那个作家园田老师?


妮可心想着该不会是自己看错了,往那边又走了两步,没想到突然被绘里一把抱住,视线也自然被比自己高的绘里挡住。


“绘里、你干什……”


“妮可!!!你今天真的超绝可爱啊!!!”


“你在说些什么……快说!是不是又捅了什么篓子!”这家伙每次都这样,闯了什么祸就知道甜言蜜语来敷衍自己。


“没有,真的没有!”绘里举起双手表示无辜,估摸着海未应该已经走远,赶紧推着妮可上车,“我们快走吧,开机不要迟到了!”


妮可被绘里推着还不死心地朝往远处望了望,之前的可疑人影已经不见了,只能半信半疑地看了看绘里貌似真诚的笑脸,考虑到时间问题便不予追究,但还是不忘警告:“总之有什么事一定要告诉我!”


“是!一定!”看着妮可总算上了车,绘里悄悄松了一口气,还好没被发现。


唔……不过自己到底为什么不想妮可知道呢?


小小的疑问划过脑海,很快就不见了。




而海未站在不远处看着亲热打闹的两人,冷着一张脸转身离开。




电影开拍后,海未遇到绘里的次数就直线下降。


其实以前的见面时间也不多,海未除非必要,就只有早上晨练的时候才会出门,其他时间都窝在房间里创作,而绘里作为当红女优自然更忙,经常深夜才回来,甚至有时就直接不会回来。


而最近已经连着好几天连房间的灯光都没有亮过了,好像回到了以前的日子,隔壁从来就没有人来住过。


但海未知道这是不一样的,有什么已经改变了,比如说曾经的她是绝对不会像现在这样查看娱乐新闻,在各种花里胡哨的版面中寻找那个名字。


可今天她不用特意费心地查找也能很轻易地看见绚濑绘里的名字,几乎所有媒体的娱乐版头条都被她的名字占据,而内容里“意外落水”几个字更是刺痛了海未的双眼。


原作小说的剧情在头脑里回放,海未立刻就记起自己写的剧情里面是有一段在水边的,情节还不少,如果是拍那一段而意外落水的话……


一想到这个海未就坐立不安,几乎想立刻冲到片场去。


可是她那么红,朋友那么多,身边总有一群人围着她打转,这会儿肯定被大家的嘘寒问暖和关心照顾包围,自己不过就是一个不大熟的邻居,就这么一头热地冲过去,也太、太、太不知廉耻了……


再说新闻里也只说是落水,矢泽妮可还第一时间跳下去救她,应该没有受什么伤,自己去了也没用。


嗯,还是好好写作吧。


海未这么想着关掉了新闻页面,打开了昨天的文稿。


……


根本就什!么!都!写!不!进!去!


海未看着空白的文档页面,脑子里全是绚濑绘里的脸,明明剧情已经打好了草稿在心中都演示了好几遍,可是就是下不了笔。


对着空白的文档,内心经过了一段漫长(其实只有五分钟而已)的挣扎,海未终于下了决定——去探班!




好在海未多多少少对自己现在的认知度有一定了解,出门之前还是经过了小小的变装,架上一副大大的黑框眼镜,将长发都藏在老气横秋的帽子里,再穿上朴素到不行的国民优X库,简直活脱脱一个……写作中的园田海未。


不过海未很少以这副样子在公众面前露面,在通往片场的这一段不算短的路程里,竟然真的没有被人认出来。


跟着手机导航换了好几种交通工具,海未终于在暮色四沉的时候赶到了片场附近。可是问题又来了,在被各种工作人员包围的片场外,她如果不暴露身份,就根本不可能进去。


这让海未着实纠结了好一会儿,她原本只想不引人注意地悄悄来看一眼,确定绚濑绘里没事就可以回去了,但现在看来是不得不自报家门了。


反正、反正她也是原作,主演在拍摄中发生意外,她来探望一下也是、也是正常的!


海未给自己打完气,强自镇定着走向附近最近的一名工作人员,正要说明来意,那人却忽然笑了笑说:“是绚濑小姐的朋友吧?刚刚绚濑小姐就交代过了,请跟我来。”


海未脸上一个大写的懵,愣愣地道谢后跟着工作人员走了进去,被带到剧组临时搭建的休息区后,看见了被大毛巾裹成一团的绚濑绘里。


——简直就像一只金毛狐狸。这是海未的第一印象。


“怎么不回去休息,这样会感冒的。”海未的第二反应就是略带斥责的担忧。


“我要是回酒店了,园田老师不就白跑了?”绘里不以为意,反而笑着调侃。


海未这才反应过来自己不小心用上了照顾自己青梅竹马的语气,略有些尴尬地低下头,“抱歉,我……”


“没关系没关系,我知道。”绘里笑着摆摆手,“我正要回酒店,园田老师一起过来吧?”


“欸?”


“都这么晚了,园田老师回去也不方便吧?”


“……”这个倒确实,海未来的时候太过匆忙就没考虑到怎么回去的问题,没想到过来已经这个时间,再要花同样的时间回去实在不太现实。


“所以,跟我走吧?”


“……那就、打扰你了。”


“乐意之至。”


“……”


园田海未!不准笑!快收心!




剧组下榻的酒店离片场很近,上车之后很快就到了。只是工作人员要停车的时候,绘里突然叫了停,“等等,去后门。”


隔得远远的绘里就发现酒店门口埋伏的各路记者,要是在平时她倒不介意多曝光几次,但是这次还带着一个人,自己已经习惯了就算了,连累了园田老师可不好。


绘里带着海未偷偷从后门溜进去,确定没被记者发现后才松了一口气。


“大概不需要这么小心吧?我来的一路上都没人认出来。”海未对绘里的小心翼翼有些不解。


绘里闻言回头上下打量了一下海未,惊叹道:“那些人是都看不见你吗?你这装扮可相当明显啊。”


“……会吗?”


“当然会,我可是站得老远就一眼认出你了。”绘里笑了笑,“所以才通知了松山君带你进来啊。”


松山君,海未回忆了一下,似乎在带自己进来的那个工作人员工作证上看到过这个名字。


海未还在思考着变装的事,两人已经走到房间门口。刚打开门绘里就如同想起什么似的马上想要关上,可惜晚了一步,屋内的场景已经被海未尽收眼底——


黑发的娇小女性——矢泽妮可——正衣衫不整地被另一名红发女性按在墙上,而察觉到门被打开的红发女性丝毫没有停下手中的动作,只是眼神冷冷地看向门口。


绘里耸耸肩,什么都没说就果断关上门,转身发现海未已经双目呆滞地愣住了。


“园田老师?园田老师?”绘里在海未眼前挥挥手,企图唤回海未的神智。


“啊!是!”海未猛地答道,目光顺着眼前的手看到了绚濑绘里笑着的脸,不知为何突然就脸红了。


“抱歉呢,让你看到这样的……”绘里不大好意思地搔搔脸颊,“我去叫人来另开一间房给你吧?”


海未还有点愣愣的,但绘里的提议似乎找不出什么问题,于是轻轻点头。两人站在转角安全通道的楼梯口,绘里拨通了电话。再多订一间房实在不是什么复杂的事,绘里很快就从剧组人员手中拿到了新的房间钥匙。


“啊,在楼下呢。”绘里看了看房间号,然后将钥匙递给海未,“园田老师快去休息吧。”


海未接过钥匙,却站在原地没有动。


“怎么了?”


海未迟疑了一会儿,才轻声问:“绚濑小姐、不下去休息一下吗?”


“我就不用了,没什么的。”绘里笑着干脆在楼梯上坐下,然后指了指刚刚被打开的房间门,“再说我得帮她们看着点。”


海未张了张嘴,还是忍不住问了出来:“矢泽小姐、和那个人是……?”


绘里有些惊奇地抬头看了看海未,说:“我还以为园田老师对这些事没什么兴趣的……”


“抱、抱歉!我没有别的意思!就是问一下而已!”海未生怕被误会似的赶紧澄清,却换来绘里的轻笑:“没关系,只是有点意外。”


绘里稍稍沉默了一会儿,才轻叹一口气说:“反正都被你看到了,告诉你也没关系。那个人叫西木野真姬,是妮可的女朋友哦,正牌的。”


那你和矢泽妮可呢……?


虽然想要这样问,但海未还是忍住了。想到之前看到绘里和妮可两人亲密的画面,这样的问题对绚濑绘里本人来说,或许十分残酷也不一定。


海未站了一会儿,忽然在绘里旁边坐下了。


“园田老师……?”


“……没什么,我就是坐一下而已。”


绘里看了看海未一直低垂着没敢抬起来的头,微微笑了笑:“谢谢。”


两人沉默地坐了一会儿,绘里忽然想起刚见面时自己的调侃和对方不否认的态度,试探着问:“园田老师……真的是来看我的?”


海未仍然垂着头没说话,就在绘里以为对方不会回答这个问题想要找点别的话题时,却突然听到海未的声音:“嗯。”


“……欸?”这下轮到绘里愣住了,她原以为凭两人只是不大熟的邻居关系,对方应该不会专程跑来看自己才对。


“因为、因为原作是我写的!”海未的声音突然坚定起来,琥珀色的眼眸不知从哪里来的勇气直直地看着绘里。


但是绘里似乎还没把海未的回答和自己的问题联系起来,只能愣愣地看着她。


海未十分认真地看着绘里,然后低头道歉:“不管怎么说,绚濑小姐会落水,也有我写的剧情的原因。实在非常抱歉!”


绘里看着如此郑重道歉的海未,愣过之后突然就笑起来:“就只是因为这个吗?”


“是、是的。”海未不知为何答得有些心虚。


“糟糕,园田老师,你还能再可爱一点吗?”绘里笑得十分开心,还摸摸海未的头:“呐,我可以叫你海未吗?总是园田老师园田老师的,没有海未这个名字可爱哦。”


海未想要反驳,可心里涌出来的喜悦已经先压过了其他不满的情绪,只能紧紧抿着唇死死压着自己上翘的嘴角:“嗯。”


绘里笑够了,渐渐就有点犯困,忍不住毫无形象地打了呵欠。


“累了吗?”海未有些担心地问,“要不要回去休息?”


“嗯?不行,我还得放哨呢。”绘里有些模模糊糊地摇头,“只是之前吃的药起作用了吧,没事的。”


海未紧张得心里打鼓,结结巴巴地提议:“那、那、那要不要、靠、靠着我……”


话音未落,绘里就已经靠在海未肩头,半阖着眼似睡非睡。


想到绘里和她的经纪人似乎错综复杂的关系,海未就忍不住要叹气。


可是肩头感受到绘里轻轻拂过的温热鼻息,那些烦心的事就像被吹走了似的通通消失不见,心脏从来没跳得这么快过,只剩下喜悦的心情从内心渗入四肢百骸。终于不再抑制嘴角的弧度,在这小小的、有些昏暗的楼梯间里,海未无声地笑了起来。


——我想与你在这洒满月光的小路上漫步,一直到天空与海洋的尽头。


为什么会写这样的台词?


当然是因为,喜欢啊。





TBC.






---------------------------------------------------------------------------------------------






写得有点匆忙,大家凑合看吧_(:зゝ∠)_





我要打赏

打赏请先登录

粉丝排行

您目前的粉丝值是:-
排行是:-
打赏动态 更多
  • 还没有打赏记录
没有找到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