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章 无标题(by 22)

作者:超级西瓜皮
更新时间:2017-08-17 19:40
点击:1603
章节字数:2943

举报章节
选择正文字体:

相較於海未驚訝的瞪直了雙眼的模樣,繪里倒是顯得自然的多。



掛著弧度適宜的笑,繪里用猶如在聊天氣般的語氣開口:「這麼早……去運動?」



聲音中透出些許的沙啞,但不難聽,反而替這抹成熟的嗓音,更添了些迷人的韻味。



足以令海未剛沉靜下來的心靈再度掀起一陣漣漪。



「啊、嗯……」趕忙拉回自己差點飄遠的思緒,海未有些窘促的低下頭。



與人交談時做出這樣的反應,著實有些失禮,繪里卻不甚在意的低喃了句:「真好吶……」隨後便再度低下頭,試著將手裡的鑰匙塞入門孔。



但是受到酒精的影響,她光是站都站不穩了,剛剛一路走回自家家門前,好幾次都差點栽了跟頭。



也還好沒有。



畢竟再怎麼說,自己的職業也有一半是靠臉吃飯,真摔著那可不是一件可有可無的小事。



總之下次還是不要喝這麼多了……現在好睏阿……等等十點還要到公司……



一邊在心中嘀咕著,一邊胡亂的轉著手上的鑰匙,但這鑰匙卻像是在跟她做對般,怎麼樣就是不肯乖乖的進入鎖孔之中。



就在繪里有些氣惱的將手拉開了些,盯緊了近在眼前的鎖孔,加重了力道打算一股作氣地將鑰匙插入鎖孔中。



但還是失敗了。



「喀鏘──」狠狠敲在門面上的鑰匙,發出了清脆的聲響,隨之而來的反作用力更是震的繪里的虎口一陣發麻。



而這無意識鬆手的動作,也使得手上的鑰匙掉落地面。



朝著仍站在身旁,將這幕老老實實地收入眼底的海未,繪里有些尷尬的笑了笑,順勢彎下身打算將鑰匙拾起。



似乎是真的喝的多了,被酒精麻痺的小腦,完全起不了平衡的作用,連鑰匙的邊都還沒碰到,繪里便這麼栽了下去,看著近在眼前的大理石地面,她下意識閉上雙眼。



就在她準備好要與地板做親密接觸的同時,一雙纖細卻有力的臂膀牢牢地攬住了她的腰,一把將她提了上來。



繪里先是試探性的睜開了一只眼,確認自己與地面的距離後,微微地偏過了頭,朝著她的救命、呃不是,救臉恩人道謝:「謝、嗝……抱歉。」



道謝的話語還沒來得及說完,便被湧上的酒嗝取代,看著海未倏地揪緊的眉頭,自覺失禮的繪里,有些尷尬的別開臉。



被對方攔腰抱住的這動作所壓迫到的胃部,也瞬間起了一陣翻攪。



但海未卻沒再說些什麼,順手拾起了鑰匙,插入了鎖孔中,俐落的一轉。



隨著一聲響亮的「咔鏘」,門應聲而開。



「我送妳進去吧。」將繪里的手臂繞過了自己的肩頭,海未也沒等她回覆,使勁將軟著身子的繪里扛了起來。



走進去沒多久就會發現這是一間簡潔俐落又不失其格調的空間。



也難怪那惱人的裝潢聲響持續了好幾週,這幾乎是把原設計全打掉或覆蓋掉了……



與自家較死板且空洞絲毫沒有特別裝修過的空間一比,更襯出這裡的主人與眾不同的品味。



直到耳邊傳來繪里不適的呻吟,海未才趕忙拉回自己打量的視線,問:「絢瀨小姐,妳的房間在哪?」



繪里無力的舉起了左手,指了個方向:「在、唔……」才說沒幾個字卻莫名收了聲。



「絢瀨小姐?」海未疑惑的轉頭看向繪里。



原先安份靠在海未身上的繪里,突然掙扎了起來:「放、放開我……」



「妳再說什麼?妳醉成這樣子……」不明所以的海未皺著眉,下意識收緊了環抱著繪里的手臂。



放下了抵著海未、試圖將她推開的手,原先不停掙扎著的人兒突然沒了動靜。



下一秒,隨著一陣幾不可見的抽蓄,從繪里口中衝出的、泛著酸味的嘔吐物便不偏不倚的落到海未的身上。



氣氛似乎凝結了般,沉重的令人喘不過氣。



給她看到這不得體的模樣也就算了,她好意要揹醉得舉步艱辛的自己進去家中,卻發生這樣的事情……



如果只是一面之緣的關係也就罷了,居然是時不時都可能會遇上的鄰居嗎?



啊,真是糟糕透了。



繪里狼狽的抹了抹嘴,正要開口道歉,耳邊卻傳來海未的聲音: 「還好嗎?」



比起昨天的正式見面、以及後台的交談時,要溫柔的多,甚至還含有一絲擔憂的語氣。



伴隨著吹拂在側臉的氣息,一雙富有暖意的手也撫上背脊,一遍又一遍地來回撫弄著。



──是怎麼樣的人被吐了一身還不會生氣?



將錯愕與好奇埋入了心底,繪里轉頭對上海未的視線,虛弱地勾了勾嘴角:「先送我去浴室好嗎?」







坐在馬桶蓋上方,繪里先是將整個浴室環視了一圈,架上的毛巾、有;浴缸旁的盥洗用品、有;最重要的浴袍、有。



確認了等等的洗漱沒有問題後,她再度將視線放回了在浴缸前忙碌的人兒,看著海未大致將浴缸洗刷了一下,打開了水源後,注視著浴缸裡的水慢慢上升到可以泡澡的高度後,以手試了下水溫,才將水關上。



一般人對作家的印象,大概就是穿著寬鬆舒適、甚至模樣有些邋塌的衣物,到了用餐時間就隨便沖了碗泡麵,一整天都埋頭在文字裡頭苦思,生活習慣什麼的都維持在最低狀態,只有在要出席重大場合才會把自己打扮得光鮮亮麗,這樣子的吧?



但是看著眼前有條有理的海未,繪里完全無法想像出那樣子的她。



正當她還兀自沉溺在思緒時,耳邊突然傳來對方略為低沉的嗓音,將她走神的思緒拉回:「酒還沒退就別泡澡了,妳等等擦擦身子就好。」



繪里愣愣地看著海未說完這句話,便轉過了身子往浴室門口的方向走去,想也沒有地,她一把抓住了對方的手。



在接到海未疑惑的視線時,繪里才察覺自己做了什麼,刻意忽略了心底一閃而過的異樣情緒,她順手從一旁的架子上撈起了毛巾,將海未拉到了浴缸旁:「園田老師,妳就這樣回去的話,就是我失禮了,將這身衣服換下洗個澡吧,我這邊有衣服可以借妳穿回去的。」



似乎是覺得繪里這提議太突然了,海未先是愣了一會兒,才反應過來:「不、這樣太麻煩妳了,我回我家再洗就好了。」說完後順勢要抽回自己的手。



但拉住她的手絲毫沒有要鬆開的意思,那雙前一秒還有些渙散的湛藍眸子,傾刻間便覆上有些拗執的神色:「我堅持、剛剛給妳添麻煩了,請在這裡洗完再回去吧。」



「不、這實在有點……」被繪里這舉動弄得有些為難,夾在對方和浴缸中間,被升騰而起的熱氣蒸的腦袋有些發昏,海未一個踉蹌跌坐在浴缸的邊緣。



看著海未這有猶如被攝去心神的模樣,繪里心底的某一塊童心被狠狠戳了下,唇邊劃出了道戲謔的弧度的同時,原先拿著毛巾的手,將毛巾拋入浴缸後,朝海未伸了過去。



白皙的指尖如羽毛般輕輕地劃過了海未的臉龐,順著對方俐落的頸部線條、緩慢地滑了下去,看著海未驟然瞪大的金色雙眸,繪里滿意地瞇起了雙眼:「我說……園田老師……」



刻意壓低還隱約透出沙啞的嗓音,伴隨著濃重的酒精氣息,灑在海未的臉上,她錯愕地看著繪里那張好看的臉,揚著魅惑感十足的笑容,越靠越近、逐漸失焦……



就在兩人的距離越來越近,大概是被妮可看到會被狠刮一頓的距離時,猛地傳來的失重感,兩人就這麼一同跌入了盛滿熱水的浴缸中。



『嘩啦──』



「噗哈哈哈哈哈──」慌亂地從水中撐起身子,一離開水面的同時繪里那如鈴聲般清脆的笑聲便傳了過來。



海未愣愣地看著笑的花枝亂顫的繪里,順著那含著笑意的目光看過去,才發現在剛剛那曖昧的情況下,自己原先拉到最高的運動服外套的拉鍊,已經完全被卸到了最底,露出了裡頭印有一只小白兔、有些孩子氣的T恤。



急忙用手將圖案掩個緊實,海未既羞又憤的瞪著眼前已經笑的迫出淚水的人兒。



「妳啊……真的是很可愛呢!」抹去眼角的淚珠,繪里將吸飽了水的毛巾撈起,丟給因自己突如其來的讚美再次懵了的海未。



「總之,園田老師先洗個澡吧,我去幫妳準備換洗的衣服。」沒給對方反應過來的時間,她站起身子走出浴室。



留下海未一人坐在浴缸裡,既懊惱又無奈地,只能乖乖順著對方的意,褪去身上的衣服。



折騰了好一會兒,將繪里安頓好後,替剛沾上床就沉沉睡去的對方曳好了被子,海未便穿著繪里借給她的居家服走回了自己的家。



為什麼會因為那種人這麼動搖啊……!



一回到自己家就迅速地奔回了房間,自暴自棄的把自己摔進床的懷抱中,回想著剛剛的場景,海未不由自主地伸出手,輕輕地撫過剛剛繪里以指尖描繪過的位置、手指順著頸部滑落到T恤的上沿。


有些艱難的吞了口口水,她狠狠地閉上了雙眼。




──嗓子乾澀不已。








晨曦從窗子照了進來,映的床上的人兒,一身金黃的身影更顯耀眼,一片寧靜中,這陽光非但沒有驚醒她,甚至還因為帶了些許的暖意,使得她微微勾起嘴角,露出滿足的神情。



但這幕讓人看得心底彷彿也柔軟了下來的場景並沒有持續太久,一片寧靜中,喧鬧的手機鈴聲驟然響了起來。



「喂……找哪位?」緊閉著眼,手胡亂地在床頭摸索了好一陣子,好不容易接起電話的繪里,聲音中除了無奈外,還帶了些揮之不去的倦怠。



但是電話那一端可沒有要讓她喘口氣的打算:「還找哪位?!絢瀨繪里我給你十分鐘,保母車到你家樓下時,我要看你站在門口!」說完後便果斷的切了線。



妮可就是太緊張了,現在不是才九點……



被妮可尖銳又兇狠的語氣吵得皺起了眉頭,繪里將已掛斷的手機往旁邊一拋,順勢翻了個身,被昏沉的睡意所浸染的腦子,很快地便失去了思考的意願。



但沒幾秒後,她猛然從床上彈起。



迅速拿起床頭的鬧鐘,果不其然分針指著刺眼的數字八,繪里不死心的將鬧鐘翻到背面,試圖為自己這窘狀尋找一個合理的解釋。



鬧鈴設定,關閉。



如同被什麼燙著般拋開了手上的鬧鐘,她趕忙往浴室衝去。



折騰了好一會兒,總算是做好了粗略的打理,急忙從臥室奔出來的繪里,原先一邊穿著外套、一邊往大門奔走的步伐卻猛然剎住了腳。



空氣中似乎還隱隱約約透著一點混合著酸味與清潔劑的氣味,但是原先應該停留在地上的嘔吐物已經被抹去,雖然是極為粗略地收拾,卻也足以讓這個空間免於落入散出惡臭的窘境。



園田老師怎麼好像家庭小精靈似的……



被心底突然竄出的想法逗得笑出聲的繪里,有些懊惱地搔了搔頭,轉回了浴室,一邊思考著這人情要怎麼還比較妥當又不突兀,一邊拎起了要清洗的衣物以及海未那套被自己吐的一團糟的運動衣,草草的塞入大型塑料袋中。



拎著這一大袋的衣物與錢包,她急忙奔出家門。








惹火妮可是很難受的,繪里再次認知到這件事。



坐在保母車裡頭,聽著耳邊已經持續十分鐘的碎唸,繪里有些疲憊的按了按還隱隱作痛的頭部。



注意到她的這個動作,妮可低下頭從包包裡拿出一盒藥品,朝臉上難得失去了笑容而顯得有些弱氣的繪里扔去:「一旁有水,快把這藥吃了,晚上的行程我就幫妳取消了,等等的戲劇拍完妳就回家休息,都幾歲的人了,怎麼就不會照顧自己……」



聽著妮可稍稍緩和了的語氣,繪里低低的笑了笑,乖乖地將她扔過來的藥錠吞下去,隨後便坐著閉目養神了起來。



但是拍攝的行程卻花了比預計還多的時間,直到保母車終於要將繪里送回家時,已經逼近傍晚了,而原先本來打算拍完戲就拿去洗衣店的衣物,自然也原封不動的還留在車中。



跟妮可說明了下原因,保母車便在巷子口的洗衣店停了下來。



「回去就早點休息,別再像個花花蝴蝶跑交際了。」丟下了這句話,保母車便載著妮可回公司開會了。



望著素黑色的車影消失在街道末端,繪里才踏著懶散的步伐走進自助洗衣店裡,將衣服丟入洗衣機後,閒著沒事的繪里便步行到對面的書店,繞過了擺滿自己相片作為封面的八卦雜誌時她下意識拉緊了外套的帽子。



這個小區其實並不是什麼熱鬧的市區、比起其他區域來說,交通也沒有那麼便利,更別說這裡屬於偏舊的社區,房子都有了一定的房齡,自然是沒有其他區域來的光鮮亮麗。



那麼為什麼繪里要選擇搬來這裡呢?



雖然沒有較鬧區來的多的便利性,但這裡較為安靜、人群自然也沒那麼多,在休息時間,可以褪去所有熱切關注的目光,好好的休息。



但是如果在這裡被誰認出來的話,可能連這好不容易找到的香格里拉都要沒了。



這樣一想,繪里便一個急轉拐進了一旁,被高大的書櫃所夾著的狹小道路中,不經心的一望,便看到了熟悉的名字印在書脊上。



抬頭望著上方的分類,繪里這才發現不經意中她走到了小說專區。



看著放在熱門推薦區的書籍,竟然有好幾本都是出自園田海未之筆,在好奇心的驅使下,她神不知鬼不覺地抽出了其中一本書。



雖然在接那個角色前,就略有耳聞園田老師是個怎麼樣厲害的作者了,但是怎麼也沒想到是這麼誇張的地步啊……



──到底是什麼樣的文章,可以引起這麼大的迴響,激得寥寥幾本的推薦專區內,竟然將近一半都是她的作品?



翻開了小說後沒多久,繪里便找到了這個問題的答案,沉浸在小說所鋪陳的細膩的場景、以及令人料想不到的劇情中,直到腹部傳來一陣飢餓的聲響,繪里才驚覺自己居然站在這裡看了將近快一小時的書。



繪里也算是愛看書的人,但是比起小說,她更長把休息的時間拿來閱讀劇本揣摩角色,熱愛小說已經是很久以前的事了。



不,或許該說……在這樣忙碌的生活中,沒有哪部小說作品她願意花這麼多時間來細細品味,因為沒有一本能激起她的興趣。



──究竟是怎麼樣的人,可以寫出這樣的作品?



思索了一會兒後,繪里將推薦專區上園田海未的所有作品都各拿了一本,果斷地走向結帳區,走出書店後,提著有些沉的袋子,繪里一邊在腦中轉著剛剛看到的章節,一邊朝洗衣店走去。



拿著洗好的衣物走出洗衣店,思索著晚餐該如何是好的繪里,順勢彎進了一旁的便利超商,站在放有便當及飯糰的冷藏櫃前猶豫著,正當她下定決心向其中一個飯糰伸手時,放在口袋裡在拍戲時就轉成震動的手機,突然震動了起來。



這隻手機是公司用來連絡自己的,除了妮可以外也不會有別人了,於是想也沒想的,繪里便接了起來。



電話那端果然是妮可,聽著她那邊傳來的熱湯在鍋中滾沸的聲響,繪里微微垂下眼。



真好啊……家庭料理嗎?



一想起自家才剛搬進去,還顯得有些凌亂的家,她忍不住苦笑了下。



不知道要整理幾天才能整理完,下次下廚也不知道是什麼時候了,這段時間只能吃便利商店或著外面的店家了啊……



聽著妮可惇惇囑咐著明天的行程以及要注意的事項,最後又轉回帶有關心的碎唸,繪里的嘴角輕勾著,湛藍的眼睛裡卻透出了些許的落寞。


真是有點想念跟家人一起吃飯的那段時光啊……




忙著交代事項的妮可自然是沒發現她這點異狀,講了好一會兒後,她才向想到了什麼般,轉了個口氣再度開口:「對了,園田老師那條手帕,洗好就拿給我,我幫妳拿去給他,妳就別在招惹園田海未了……」



耳邊突然傳來了她的名字,繪里這才想起對方的手帕還躺在自己包包裡,沒有拿出來一起洗,但是大概還有比這個更大條的事情……



腦子瞬間閃過了早上自己在海未面前的失態,以及在浴室裡那心血來潮的惡作劇,繪里吐了吐舌頭。



園田老師就住自己隔壁這件事可不能讓妮可知道呢!當然、一早發生的事情更不能讓她知道,這免不了又是一頓罵的,甚至可能會被剝了層皮啊……



正當繪里苦惱著該怎麼自然的應對,而不被極為心細的妮可發現時,她那邊卻突然傳來了騷動,原先平穩而略低的聲音有些慌亂:「真、真姬,等一下,我正在跟繪里說唔……」



自覺地切掉了通話,繪里不知道該感謝真姬還是怎的,掛電話前妮可那有些急促的喘息聲,令她腦中不自覺回想起清晨的突發事件。



在她試圖將海未的運動服外套的拉鍊給拉下時,靠的極近的狀態下,海未不由自主吞嚥口水的聲響。



──著實讓人有些……



「對不起借過一下。」猛地從身旁傳來的陌生男音,令繪里下意識退了一步,伸手拉住了蓋在頭上的外套帽子。



啊,飯糰被拿走了。



望著眼前玲瑯滿目的冷藏櫃,繪里突然沒了胃口,有些失落的低下頭後,她便看見了手上裝有書籍的袋子與另一個不時飄出人工香精氣味的袋子,像是想到了什麼好主意般,她緩緩地勾起了有些不懷好意的笑容。



既然是因為思考著妳的事情,而失去了晚餐的選擇權……



那麼,找那個罪魁禍首陪自己吃頓飯,也是理所當然的吧?



踏著輕快地似乎快跳起來的步伐往回家的路走去,26歲的當紅女星──絢瀨繪里,掛著天真又帶有點興奮的笑容,猶如個16歲的女高中生般。



那樣的俏皮可愛。







在盈滿鵝黃燈光中的廚房裡,海未穿起水藍色的圍裙正要將帶子繫好之際,大門的方向傳來了門鈴聲:『叮咚──』



「是誰啊……」一邊呢喃著一邊將身上的圍裙褪去,海未往大門的方向走去。



想著離截稿時間還有一段時間,應該不是編輯,那麼應該是房東太太又來給自己送東西了吧?



如此猜想著,她便沒看鷹眼就將大鎖給解開,順勢將門推了開來。



看著眼前帶著俏皮笑意、雙眼猶如要溢出喜悅般的絢瀨繪里,她不禁懵了。



「園田老師,我們去吃飯吧!」



一個一臉呆愣、一個卻滿面笑容。


大家好,這裡是22。

今天也想更不完整的啊...但我最近腦子有點不好使,被各種報表跟雜事堆的滿滿。

然後皮竟然提議了要寫一篇又狗血又苏的文章。

嘛……先預祝大家看文愉快。

差點忘了,瓜皮的文章有做些許的調整,請大大們前往觀看,以避免銜接不上後面的發展唷?

啊,順帶一提,say yes的繁體也售罄了!感謝大家的熱情支持!


我要打赏

打赏请先登录

粉丝排行

您目前的粉丝值是:-
排行是:-
打赏动态 更多
  • 还没有打赏记录
没有找到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