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5章 无标题

作者:ishiko
更新时间:2015-04-14 18:20
点击:410
章节字数:9280

举报章节
选择正文字体:


4_



過了情人節沒多久,Elsa的案子越來越忙,她也越來越晚下班。這天她加班的時候接到Merida的視訊邀請,希望她能和Anna聊聊。回家後她就申請了新帳號。



「Elsa,為什麼你叫Lena?」Rapunzel把下巴靠在Elsa肩膀上,看著她申請新帳號,說道:「喉~~~我知道了,你又在玩文字遊戲。」

「讓我玩一下嘛。」Elsa轉頭看她,怕她不高興,但Rapunzel只是笑著扳指頭說:「那也可以叫Lean,Elan,Sana,...」

「好像都怪怪的,哎唷我已經申請好了啦。」

「可惜呢,我覺得Lana最好,la~lala~lalalala~~~Hey Jude~na~nana~nananana~~~」Rapunzel唱著英文老歌「Hey Jude」走遠。





Elsa從隨機模式找到Anna的帳號,假裝是個陌生人。Anna用了本名,和真實的照片。

「Hi,有空聊嗎?」她丟了Anna。她沒有在網路上和陌生人聊天的經驗,不知道一般人是怎麼開始的。

過了幾分鐘,Anna才回:「安安啊。要聊啥。(揮手)」

Elsa馬上就卡住了。她很誠實的回:「我也不知道。」

「你真逗。」

他們很快就無言了。Elsa想了很久,Anna突然回:「想找女朋友?」

「喔...沒有。」

「那你幹嘛搭訕陌生人?無聊?寂寞?約砲?」

天啊,Elsa懷疑自己加錯了人。「都不是。」

Anna:「我是女的,你的ID看起來也是女的。但我不介意跟你上床。」

Elsa相信Anna的帳號一定是被盜了。「你常找人一夜情?」

「確切來說不是。何必我去找人呢,我這麼可愛,是吧。(笑臉)」

Elsa覺得手在發抖:「聽起來你經驗很豐富。」

「我沒試過女的,你有榮幸當我的第一個。」

「我沒興趣。」

「真可惜啊。那你到底丟我幹嘛?」

「想聊天。」

「你到底想聊啥?你只是覺得我的照片很可愛所以丟我的吧?」

「不是。你想聊什麼?」

「我嗎?我都可以啊,沒什麼是不可能的。不如你告訴我你男朋友的事。」

「我沒有男朋友。」

「是喔,你下次要找人搭訕前,可以篩選一下性別,設定可以改。」

「不,我有女朋友。」

「喔?你是lesbian。我好像也是呢。喔或許不是,我也交過男朋友。」

「你有男朋友?」

「現在沒有,但如果需要的話我明天就可以生出一個,你知道,要跟男生在一起很容易,他們好愛我。(跳舞)」

「為什麼?」

「還有為什麼嗎?我青春無敵,而且本人比照片還可愛。(Rock)說真的,我很好奇和女生上床是怎麼回事,你不跟我試試嗎?教教我,你想做什麼我都可以配合,不會讓你失望。」

「決不!你不可以這麼隨便!」Elsa手抖得打錯了好幾個字,深呼吸一口氣後,才移回游標修正。

「喔喔喔~我最討厭在網路上遇到假道學,你開始讓我覺得噁心了。(嘔吐的臉)」

「Anna.」

「幹嘛叫我名字,我跟你很熟嗎?」

「你可以不要做這些事嗎?」

「干你屁事,你看不順眼刪除我就是了,回去和你女朋友好好嘿咻吧。(吐舌頭)」

「對不起,我不是那個意思。」

「那是怎樣?」

「你身邊沒有朋友嗎?」Elsa覺得Merida把事情描述得遠比實際情形簡單。

「有啊,我有個室友,她才剛打了我一巴掌,瘀青都還沒好。(青色的臉)要約砲可能等下週不然你親我我臉會痛。」

「她為什麼打你?」

「因為我假裝要親她。幹嘛打我呢,親一下又不會死,我可是靠臉吃飯的。(吹瀏海)」

「你想親她???她只是你室友吧?」Elsa覺得Anna應該只是在跟Merida開玩笑,但Merida反應也太大了吧。

「怎樣,這樣也踩到你線?你哪個時代來的啊。(步槍射擊)碼的你讓我想到我才親了前女友一下她就跟我切了。」

「你前女友聽起來很糟。」

「干你屁事?別想批評我的過去。(惡魔臉)」

「你是因為和她分手了,才變成現在這樣?」

「現在怎樣?我覺得我好得很,人生只有一個女友多無聊。如果你要跟我上床就更好了,下週。噢~~我的臉好痛喔!!(大哭)」

「48小時內冰敷,超過48小時熱敷。」Elsa決定跟Merida提醒一下去買個冰熱敷墊給Anna。

「你好像老媽子喔~但你一定是個好女友,這讓我更想和你上床了。(擁抱)(親吻)」

「你很好奇和女人做愛是怎麼回事?」

「對啊,這列在我的待辦清單。(表格打勾)你是拉界前輩,帶領我走向美妙的巔峰吧。我叫Anna今年19歲,請多指教。(鞠躬)」

「一般人做那件事是因為他們之間有愛,才讓這件事變得美妙。」

「但是馬的要遇到一個互相喜愛的人太難了。沒關係,我會把你想像成她,你也可以把我想成你女友,我不介意你喊她的名字,這樣不算出軌吧。(奸笑)」Anna又補充:「喔對,那你最好是金髮藍眼睛,不是金色是很金的白色,然後高高瘦瘦的而且很漂亮。」

「我不是。」

「好吧,反正關上燈都一樣是吧。給約嗎?(鮮花)」

Elsa發現眼淚滴在手背上。「不。你不可以做這種事。」

「你好囉嗦。我要去洗澡了,改天聊。(揮手)」



Elsa關上視窗,有種徹底崩潰的感覺。她看著電腦螢幕發呆了大概十分鐘,桌面是Rapunzel用繪圖軟體畫的一隻金色小熊,趴在彩虹上歪頭看著使用電腦的人。

Elsa點開另一個視窗,交代Merida去藥局買某種牌子的冰熱敷墊。

Merida:「喔...她跟你說我打了她一巴掌?我忘記跟你說了。對不起。」

「沒關係。你為什麼打她?我只是問問,沒有要怪你的意思。」

「看能不能打醒她啊!看來沒有。」

「嗯。我再想想吧,你別再打她了,沒用的。」

「我知道啦!抱歉!我現在就去藥局,她的臉看起來好恐怖!」Merida說完就下線了。



之後Elsa繼續用Lena的名義和Anna聊天,但沒聊幾次,她就陷入憂鬱的深淵。



「我覺得很有罪惡感。」這天又和Anna聊完,Elsa把自己窩在沙發深處,無力的對Rapunzel說:「自己過得很幸福,卻毀了另一個人。」

「我懂。」Rapunzel坐下來抱著她,安撫地說。

「你懂!?噢,我的天啊。」Elsa想起Rapunzel之前和Eugene在一起時,該不會就是這種心情?或者,現在和她在一起,對Eugene覺得很愧疚?

「嗯。那很難受。」Rapunzel緩緩摸著她的頭髮。

「STOP,什麼都別說。」Elsa很煩躁的甩開她的手,站起來走到書房關上了門。



書房沒有放時鐘,她也沒有開燈,彈了或許是一整晚的鋼琴,打開門的時候,看到Rapunzel裹著一條薄被坐在書房門口的地上,抬頭對她微笑。

「你一直在這裡等?」她瞪大眼睛。

「我只是換個地方玩手機小遊戲,今天運氣很好,破了好幾關呢。」Rapunzel笑著站起來:「餓了嗎?會渴嗎?想睡了嗎?」

「............」她雙臂攀上Rapunzel的肩,抱著她流下無聲的眼淚。



後來Elsa生了一場病,可能是因為工作壓力大,也可能是因為她想起現在的Anna就會失眠。做完一個案子後,她跟公司請了幾天的假。Rapunzel帶她出去玩了一趟,怕Elsa開車會累、坐在副駕駛座又擔驚受怕,Rapunzel全程都安排了大眾運輸工具或計程車,Elsa覺得好像回到他們成年前的旅遊模式,Rapunzel依然把靠窗的座位都讓給她。



「小雪花,我幫你跟她聊吧?」這天晚上Rapunzel幫她泡了一杯熱可可,看到她雙眼無神的坐在床上,床邊放著半掩的筆電。

「用我名義?這樣好奇怪。」她喝了一口可可,胃裡傳來的溫暖讓她舒服了些。

「我會跟她說我是你女朋友,你睡吧,不要再想這些事了。」Rapunzel抱著她在她額頭印了一個吻。



事實上,她也不知道Rapunzel跟Anna說了什麼。Rapunzel把對話紀錄都刪了,跟她說有些事不要知道比較好。當她從憂鬱中走出來的時候,Anna也回到軌道上,開始跟她聊一些生活中好笑的瑣事,要新的照片--Elsa不知道Rapunzel怎麼說服Mulan提供照片偽裝成Lena的--,還有問她一些功課上的問題。





「Rapunzel,你上次幫她查了歐洲宗教史的東西?」這天晚上她坐在餐桌旁打電腦,Anna正跟她道謝。Elsa很喜歡晚上用完餐在餐桌旁陪Rapunzel,Rapunzel通常會弄一些水果、甜點、飲料,或準備明天的早餐,她只要坐在那裡就會被餵食。

Rapunzel隔天要邀Mulan和幾個朋友來家裡搭伙,Mulan說要煮晚餐--Elsa喜歡吃她做的中式料理--,Rapunzel就負責甜點。

「我修過嘛,而且剛好有點心得。」Rapunzel在做蛋糕,沒有抬頭。

「還有古代航海羅盤?你怎麼會那種東西。」Elsa看到Anna打出那行字時,還以為自己眼花了。

「那是用星象看的啊,你都不知道我現在也是半個天文學家了。」Rapunzel得意的笑道。

「是喔,你知道Doppler effect的算式?」Elsa故意問了一個觀測星體會用到的物理現象。

「我說半個!扣掉數學式的那半個!」Rapunzel抬起下巴哼了一聲。

Elsa被她佯怒的表情逗笑,Rapunzel接著說:「不過扣掉算式,我知道你說的那個是什麼,嘿嘿嘿。」

Elsa有點驚訝:「真的假的?」

Rapunzel笑道:「因為你以前常抱怨垃圾車音樂會走音啊,開過來和開走的時候key不一樣。」

Elsa睜大眼:「Rapunzel,你越來越讓我驚奇耶。」

Rapunzel笑道:「怎樣,我可以幫Anna搞定你搞不定的那一半問題。」

Elsa說:「話說回來,你對Anna也太好了吧。」

「還說我,你上次還幫她解數學。」

「她問的問題都很簡單啊,你看,她現在問我exp(x)對x的微分。」

「Elsa,不要羞辱我。」

「喔,好吧。欸她又出一題更簡單的耶。」

「Elsa,我不想聽。你不要幫她解數學啦!」

「好啦,我下線。」Elsa隨便打了幾個字之後下線,走到Rapunzel後面抱著她,等Rapunzel捏一小塊蛋糕餵她。

「她是你妹妹嘛,對女朋友的妹妹好一點也是應該的。」Rapunzel餵完她,把手指放到口中,把剩下的奶油舔乾淨。





Elsa除了陪Anna聊天之外,只想得到送一些禮物讓她開心。這天她比較早下班,回家時又看到Rapunzel在廚房忙碌,Mulan在教她燉湯。Elsa有時候很羨慕他們的生活,不需要天天去上班,生活自由自在。

每次做中國菜,他們都把廚房搞得像戰場一樣,Elsa猜不出晚上餐桌上到底會有幾盤菜。「你們兩個感情真的很好耶。」Elsa買了兩束花,各給他們一束。

「你都不擔心我們突然就在一起了嗎?」Rapunzel故意摟著Mulan的肩。

「再開這種玩笑,我就用倚天劍戳死你。」Mulan用兩根手指捏了劍訣,戳著Rapunzel的肋骨把她頂開,另一手做了個海底撈月,帥氣的收下花。她跟Elsa說了謝謝,轉身繼續切菜。

「以後我們如果有小孩,你一定不怎麼陪他,只會用禮物來搪塞他。」Rapunzel笑著對Elsa說。Elsa挑了玫瑰給她,請老闆仔細的把刺包起來了。

「我有這麼糟嗎?」

「有,我知道你剛買了三鐵表寄給Anna。」

「你不高興?」

「沒有啊,反正不是把我的表拿去送她。」Rapunzel撇撇嘴。

「你吃醋了!?Rapunzel,你吃醋了??」Elsa驚奇的看著Rapunzel微微不悅的表情。

「你一直跟Anna聊天就是為了讓我吃醋?Elsa,我不知道你也這麼無聊。」Rapunzel插腰道。

「也不是啦。」Elsa笑道,但她很好奇Rapunzel到底怎樣才會吃醋。

「兩位,你們什麼時候要結婚啊?Rapunzel不是很想要小孩嗎?你們可以去申請精子自己生,或收養孤兒。」Mulan停下菜刀,突然插口問。

「嗯....」Elsa和Rapunzel四目交接,都笑得有點尷尬。

「Elsa不想要?」Mulan問。

「我都可以啊,但我怕小孩會被Rapunzel玩死耶,例如從鞦韆上滾下來,誤食顏料,在廚房掉進麵粉堆....」

「我才不會!你看我把你照顧得多好!白白嫩嫩看起來超好吃~~喂,我還怕你帶小孩去工地開起重機勒!」Rapunzel捏著Elsa的臉說。

「你真的這麼擔心,我白天可以來幫忙啊。」Mulan說:「我家親戚小孩很多,我經驗很豐富。」

「有你的話我就放心多了。」Elsa其實不擔心小孩的安危,Rapunzel不是個粗心的人,但Rapunzel神奇的腦袋裡裝的東西讓她很擔心小孩第一句學會說的話可能不是「mama」而是「poopoo」。Mulan至少不會讓Rapunzel教小孩做太詭異的事,可能只會把小孩教成功夫高手吧。

「喂,Elsa,你是要跟她結婚還跟我結婚啊?」Rapunzel抗議道。

「好好好,當我沒問。Rapunzel,快來幫我切菜。」Mulan打斷他們。

「遵命!待我拿上我的屠龍刀!」



那晚Mulan回家後,Rapunzel去洗澡,Merida和Elsa視訊,報告Anna收到三鐵表了。Rapunzel的毛巾投籃中斷了她和Merida的談話後,Elsa走過去把剛被弄亂的衣服堆重新摺好,Rapunzel慵懶的側躺在沙發上,身上隨便蓋了條大毛巾,笑著看她摺衣服。

「幹嘛搗亂啦。」

「我吃醋啊。」Rapunzel撥了一下自己濕濕的頭髮,媚笑道。

「對Merida?」

「你覺得呢?」

「好吧,對不起。」

「你要怎麼補償我?」

「你也想要三鐵表嗎?」

「我才不要。我要你幫我吹頭髮。」Rapunzel靠過去躺在Elsa腳上嘻嘻笑,把Elsa的褲子弄濕了一片。

「好。」

「吹完頭髮還要陪我做愛。」

「.........你其實沒在吃醋吧!?」

「有啦有啦!真的!看我的眼睛。」Rapunzel皺起眉頭露出兇光。

「你在笑。」

「你誤判了。小雪花,我改變主意了,我們先做愛再吹頭髮。」

「喂.....」






我要打赏

打赏请先登录

粉丝排行

您目前的粉丝值是:-
排行是:-
打赏动态 更多
  • 还没有打赏记录
没有找到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