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4章 无标题

作者:ishiko
更新时间:2015-04-14 18:17
点击:414
章节字数:6903

举报章节
选择正文字体:

這個系列的正文寫完也貼得差不多了,為了表示負責,來把文章貼到第四篇(Lena篇)結束吧。

再次警告...配對不定...


-------

4_


Rapunzel一直運氣很好,Elsa覺得她是個充分被上天祝福的人,輕易就擁有一切美好的事物,也很樂於和別人分享。她時常付出金錢、時間或勞力給各種公益慈善機構,有時也會隨興的買披薩和流浪漢分食,和他們一起唱歌。Rapunzel充滿才華,她畢業前就已經是個小有名氣的畫家,她也看似很容易的就賺了不少錢,平均下來甚至還比Elsa多。但她說她不會理財,也從沒搞清楚自己有多少積蓄,只是把錢都交給Elsa管,只有要買食材、畫具、出去玩的時候才會跟Elsa提出申請。這讓Elsa輕易就能掌握她的行蹤。

Rapunzel很快的建立了新的朋友圈。她在她的油畫作品剛打響名號的時候,突然把畫具都送人了,說她想嘗試別的創作,然後就開始學中國水墨畫,就是那時她和Mulan成為好朋友。


「我可以把水墨畫理解成只剩下黑色顏料的水彩嗎?」Elsa看過Rapunzel第一批四不像的水墨畫後,問Mulan道。

「不行!」Mulan語氣很堅定。

「或者說是潑濕的素描?」

「Elsa,這樣我很難跟你談下去。」Mulan揉揉自己皺起的眉心。

「好吧。我只覺得你們空白留得比較多。」Elsa攤手。

「這是一種中國式的空無的美。」Mulan說。

「喔,就像博物館故意挑很高的大廳是吧?」

「差不多,你可以想像在那邊講話會有空谷回音...回音...回音...」Mulan把自己的聲音做了淡出的特效,手劃著圓圈,人慢慢往後退離開Elsa的視線。


Elsa想過當初如果自己也繼續走美術的話,不知道會不會也這麼順利?也許不會吧,她無法克服自己對於精確和完美的強迫症。她覺得自己的天分比較集中在幾何圖形和空間概念上,她不需要3D繪圖軟體就能輕易在腦中想像任何立體結構的樣子,還有把人縮小放進去以後可能看到的任何視角,這讓她在建模型的時候相當容易。


有時候她有點嫉妒Mulan,可以整天和Rapunzel廝混在一起,說一些她聽不太懂的話。Mulan雖也學藝術,個性卻和Rapunzel南轅北轍。她比她們大兩歲,穩重務實、善於照顧人--包括Rapunzel和Elsa--,玩心也不是很重,Elsa覺得Mulan就像他們的姊姊一樣,偶爾還會說教。Elsa沒空的時候,她總是陪Rapunzel跑東跑西,充當她的司機,當Rapunzel在美景中歡笑跳舞時,她只是四處走走看看,安靜的尋找創作的靈感。Elsa覺得Mulan有時候很難懂,和她自己的刻意隱藏情感不同,Mulan的難懂比較類似高深莫測的感覺,就像她自己說的:中國式空無的美。


Elsa第一次看到Mulan舞劍的時候,整個看傻眼了。不同於她平日的溫文儒雅,她舞劍的動作流暢敏捷,劍光流轉就像銀蛇吐信,但她的眼神絲毫沒有霸氣外露,依然沉著內斂,好像在打坐冥想一樣。

舞畢收劍,Mulan對他們兩個微笑,一派瀟灑從容。


「我覺得剛剛被戳死了好幾次。」Rapunzel說,嘴巴合不起來。

「我也是。你以後對她好一點。」Elsa小聲回答。



「小雪花,你沒跟你同事出櫃對不對?」一個深秋晚上,他們兩個吃過飯一起去散步,Rapunzel問。

「沒有啊,他們不太問私事,這樣很好。」

「我跟Mulan說你是我女朋友了耶。」

「什麼?你又幫我出櫃了?」

「不好嗎?她說她看得出來。」

「還不都是你整天抱來抱去。」

「人家忍不住嘛,都怪你太可愛了。」Rapunzel又靠過來摟她的腰:「我好想跟我的朋友介紹你喔。」

「有需要嗎?」

Rapunzel沒有回答,她們又走了一小段路,Rapunzel停下來,深情的看著她,很正經的說:「噢,天啊,我相信Rapunzel是個天才!」

Elsa斜眼看她:「你又發現了什麼1-1>1之類的數學悖論嗎?還是想到方法推翻相對論?」

Rapunzel得意的笑道:「Rapunzel交了一個超棒的女朋友!這比愛因斯坦酷多了!!我的朋友一定羨慕死我了!!」

「......嘴巴還真甜。」Elsa眼睛看向旁邊,壓抑不住嘴角的微笑。

Rapunzel笑道:「你放心,學藝術的都很開放,不會用有色眼光看我們的。」

「再說啦。」Elsa敷衍了一下,覺得要跟陌生人自我介紹是另一個女人的女朋友好像怪怪的。

「好啊,再說。」Rapunzel親了她一下:「I love you!」



他們在一起的隔年,迎來一個冰雪早融的春天。


Elsa覺得Rapunzel最近很奇怪,雖然她已有整個白天的個人時間,晚上還是常躲在工作室,或跑去Mulan家,值得慶幸的是Rapunzel還是會記得先把Elsa餵飽,只是偶爾會太晚做飯,但她以前從不會耽誤到晚餐。另外,Rapunzel多要了一筆錢,但Elsa知道畫紙和顏料沒那麼貴,這讓Elsa起了疑心。


這天Rapunzel吃過飯又去Mulan家了,Mulan住得很近,走路就會到。

「難道他們兩個有鬼?」Elsa覺得這個懷疑很蠢,他們兩個看起來根本就不可能有什麼別的,而且Rapunzel基本上是個異性戀。她把Rapunzel清過的餐桌和廚房又清了一次後,決定去Rapunzel的工作室看看。

工作室的門板是純白的,但門把和門把週圍已經被各種顏色染上,好像在預告這裡面封印著青面獠牙的色彩怪獸。

Elsa深呼吸一口氣,轉開門把,卡搭一聲,她發現門鎖上了。

Rapunzel鎖了門?她怎麼可能會鎖門?

她又轉了一下,確定門是鎖住了,震驚之後,她心裡開始做各種猜測。她覺得Mulan應該只是個煙霧彈,Rapunzel大概在跟男人見面。


晚上Rapunzel打了電話給Elsa,說會晚點回去。Elsa故意拖住她陪她聊天。

「我可以去Mulan家找你嗎?我今天有點無聊。」聊了十分鐘後,她問Rapunzel。

「喔...不不不,你知道外面還很冷,而且地板很滑!你乖乖在家等我。喔,也不用等,你先睡吧,我可能要弄到很晚。」

「你電話是要講多久啊?」Elsa聽到Mulan在旁邊抱怨。

「好啦就這樣,掰。」Elsa聽到Rapunzel親了一下話筒。


那天晚上Elsa失眠了。一直到隔天早上,Rapunzel才帶了早餐回來給她。

「你昨晚在幹嘛?」Elsa問。

「就畫畫嘛。」Rapunzel不自然的笑了一下。

「你鎖了工作室的門。」

「啊,不小心鎖了。」Rapunzel看起來很心虛。

「而且我找不到備用鑰匙。你兩支都帶走了???不小心鎖門會把備用鑰匙帶走?」

「呃...對...你放心,我有好好保管鑰匙。」Rapunzel顧左右而言他,抬頭看了時鐘,催促道:「你該出門了,上班會遲到!」Rapunzel推著她走向車庫。

Elsa上車前,回頭緊緊抱了她一下。Rapunzel竟然忘了給她goodbye kiss。


那天在公司是整天的會議,Elsa幾乎沒聽進去同事在說什麼。

下午五點多,Rapunzel突然打了電話給她:「小雪花,你今天要加班嗎?」

「沒有啊。你希望我晚點回去?」

「噢,不是。我要跟朋友聚會,就在Amy家。」Elsa聽到背景已經有嘈雜的聲音。

「嗯....」Elsa心裡很不是滋味。

「小雪花?你還在嗎?」

「在啊。你玩得開心點。」

「那個...你八點可以來接我嗎?」

「我以為你要玩通宵,八點接你太早了吧?晚餐我會自己吃。」Elsa酸酸的說。

「你可以一起來吃啦。」

「不用了。」

「那你八點會來接我嗎?」

「嗯。」

「謝謝!我就知道你最好了!」

「我還要忙,先這樣。」


晚上八點,她分秒不差的開車到Amy家,現場正在舉辦宴會,杯觥交錯。

打手機給Rapunzel沒有接,她只好停車走進會場,她發現很多人都用奇怪的眼神看著她,她想是因為大家都穿了正式的服裝,但她只穿著一般上班族穿的襯衫和牛仔褲。哼,這些上流社會的人。


「Elsa!」她聽到Rapunzel的聲音,回頭卻看見一個陌生人---Rapunzel把頭髮染成全黑,並且剪成和Mulan一樣及肩的長度,身上穿了件淺綠色的旗袍。

「嘿嘿,我的新造型好看嗎?」Rapunzel走過來,雙頰泛紅,看起來醉醺醺的。

「...........」Elsa怒目瞪著她。

「小雪花,你生氣囉?」Rapunzel拉住她的手耍賴的笑著。

「我真不敢相信,你竟然從來都沒懂過。」Elsa甩開她的手,想起她第一次看到Rapunzel染棕髮時的心情。

「你說我的頭髮不歸你管的嘛,所以我就沒問你。」Rapunzel笑道。

「Shit!」Elsa忍不住爆了粗口。

「哇哇哇,小雪花好生氣喔。」Rapunzel伸手去摸她的臉。Elsa撥開她的手,鼻子一酸。

「好啦,你不要哭嘛。」

「你竟然還笑得出來!?」Elsa眼前有點模糊,她知道眼淚快溢出眼眶了。

「跟你鬧著玩的嘛...笑一個好嗎?」Rapunzel笑著伸手去抹她的眼淚,Elsa覺得她白目到不可思議。

「一點都不好玩!!我怎麼會跟你在一起!?」Elsa後退躲開她的手。

「喔?你們在一起啊?」旁邊不知何時圍了很多人,有人笑著問。

「對啊!她是我女朋友喔。」Rapunzel笑答。

「從現在開始不是了!」Elsa哽咽地說了氣話。

「ohoh,Rapunzel,你完蛋了你。」Mulan從人群裡發話,Elsa看了她一眼,視線停留在她的黑髮上,皺起眉頭。

「好啦,小雪花,不鬧你了。」Rapunzel笑著拆下假髮,放下她的一頭金色長髮。眾人拍手大笑。

「..........開這種玩笑很討厭!!!」Elsa生氣的吼道。

「別生氣啦...只是想給你一個驚喜嘛,今天是我們在一起之後的第一個情人節喔。」Rapunzel上前擁抱她,Elsa還在氣頭上沒有回應。Elsa真的忘了那天是情人節,她從未在意過這個節日的存在。

Rapunzel笑著放開她,從Mulan手中拿過一個東西,放在Elsa手上:「我也送你一朵花。」


Elsa雙手接過,那東西有點沉,大約比馬克杯大,用好幾片細心剪裁的粉紅色綢布包起來,綢布交錯的樣子像一朵含苞待放的玫瑰花。「沒刺喔!放心打開。」Rapunzel咧嘴笑道。

Elsa把布花瓣一片一片的撥開,眾人都安靜下來等待。

「你到底包了幾層啊?」Elsa問,圍觀的人都笑了。Rapunzel笑著抹去Elsa剛剛不小心落下的眼淚,幫她把包裝拆開。

裡面赫然是一個用玻璃做的冰宮,大小和外型都很類似Elsa當年做的那個,不同的是冰宮裡面懸浮著一朵淡藍色、乒乓球大小的立體雪花,形狀非常繁複。

「...我只看過一眼,也對蓋房子沒啥天份,沒有你做的那個好看。」Rapunzel有點不好意思的笑道。

「不,你的好看多了。」Elsa看傻了眼,不敢相信Rapunzel竟然還記得那個冰宮的形狀,她畢業展上的油畫只是用抽象色塊交代而已,而這個模型精緻到不可思議。「你應該來念建築的。」Elsa給了評語,眾人又笑了起來。

「唉唷,你知道我是數學白痴。」Rapunzel笑道。

「這隻熊是你嗎?」Elsa把綢布往下拉,發現冰宮門口台階上坐著一隻金毛的小熊,一手支頤,歪著頭看著另一隻手上拿的懷錶,表情很滑稽。

「賓果!可愛嗎?」Rapunzel嘻嘻一笑。

「很可愛啊,你幹嘛坐在那?」Elsa想起她每次情緒一來就躲起來不理她,有點愧疚的小聲說:「抱歉每次都把你關在外面。」

「才不是呢,我是在想說,你上廁所要上多久啊?該換我了吧!」Rapunzel哈哈大笑。


Elsa看著Rapunzel的笑容,眼眶又紅了。

「不不不...小雪花別哭啊...我開玩笑的。」Rapunzel靠過來抱著她。

「我好感動。」Elsa伸出空著的一隻手環到她背後。

「Happy Valentine's Day, my dear lover.」Rapunzel在她耳邊說。

「Happy Valentine's Day.」Elsa第一次對情人說這句話,好像連咬字都不太熟悉。


旁邊的人開始起鬨,奏起音樂一起唱歌,Elsa這才發現宴會根本就是Rapunzel設的局。Rapunzel把假髮戴回頭上,拿過一把吉他,笑道:「我要唱一首中文歌,你聽不懂歌詞就算了。但我還是要唱!」

Elsa睜大眼睛指著吉他:「你什麼時候會彈的?」

Rapunzel笑道:「從你不幫我彈鋼琴伴奏開始。」

Elsa有點愧疚:「我沒有不幫你伴奏...」她想起Rapunzel曾要求她在婚禮上伴奏的事。

Rapunzel摸摸她的頭:「開玩笑的,你等等補給我。」她彈起吉他唱了一首旋律簡單的中文歌,Elsa覺得就算Rapunzel是音樂天才--實際上並不是--,她肯定還是花了不少時間練習,才能流暢的轉換和弦,沒有一點錯誤。


「好了,初學者就只能表演到這了!」唱完後,Rapunzel放下吉他嘻嘻笑道,眾人又開始起鬨。

「可是我聽不懂...」Elsa說。

「你只要知道我愛你就夠了。」Rapunzel親了她一下,把她拉到鋼琴邊坐下。這次來的有很多人喜歡唱歌,他們圍著鋼琴唱了一首又一首,直到夜深。


Rapunzel邀她唱了十四歲那年他們唱的All I ask of you,沒有交換聲部,Elsa覺得彷彿昨日重現,只是那個小女孩長大了,而且現在成為她的女朋友。

「Anywhere you go let me go too. That's all I ask of you.」

Elsa完全無法想像,再一次合唱這首歌,竟然已經過了八年,而八年來經歷了風風雨雨,兩個人真的一直沒有分開。



Elsa很感謝Rapunzel後來依然沒有追問當年的冰宮模型去哪了。


「我染黑髮好看嗎?」那晚開車回家的路上,Rapunzel問道。她稍早是裝醉,但後來她整個喝開了。

「不好看。」Elsa故意冷冷的說。

「喔,好吧。你喜歡金毛抱抱熊!」Rapunzel指著Elsa傻笑,過了不久,她說:「Elsa,我想告訴你一個秘密。」

「什麼秘密?」

「你有沒有覺得很奇怪,我爸媽都是棕髮,但我是金髮。」

「喔...隔代遺傳?」

「我是被他們收養的孤兒,我長大後才知道的。」

Elsa乍聽到這個消息,太過驚訝導致她車速慢了下來,轉頭問:「你小時候感覺不出來?」

「感覺不出來啊,我很愛他們,他們也很愛我。你記不記得有一次你來我家玩,我跟我媽吵說有兄弟姊妹很好,問她為什麼不多生一些。」

「記得啊,她說有你一個寶貝就夠了。你爸媽還真是夠肉麻的。」

「哈哈,其實是他們生不出來。」Rapunzel笑道:「我當初染棕髮不是為了Eugene,是因為我滿十八歲離開家之後,他們才告訴我這件事,所以我就去染了。這樣我看起來更像他們的小孩。」她邊說邊玩弄著手上的一束金髮。

「咦?我以為...」Elsa內心迅速生起幾乎要壓垮她的愧疚感。她想起她之前時常用酸酸的語氣叫Rapunzel「burnette」,還有在那個大雪的夜晚,把Rapunzel推到那張畫布上的時候,她殘忍地說:「Brunette,我一直想告訴你,我有多討厭棕髮,尤其是它們在你頭上的時候。」她終於明白Rapunzel當時為何馬上哭了。

Elsa問:「你以前為什麼不告訴我?」

Rapunzel笑道:「覺得沒必要說嘛。對不起啦,我偷藏了一個小祕密。喔~~應該找我去演孤雛淚的!!」她唱道:「One girl, girl for sale. She's going cheap. Only seven guineas.」

Elsa轉頭看她,Rapunzel認真地叫賣著自己。

Rapunzel停下來似乎是在回憶歌詞,接著繼續唱:「If I should say~~she wasn't very greedy~~」她轉頭笑著問Elsa:「Will you buy me? I am cheap, and I don't eat much~~」

「................」Elsa完全不知道該怎麼回答。

「現在你有比較喜歡棕髮女生了嗎?」Rapunzel撥了一下自己的頭髮,從孤雛淚的角色中跳脫出來。

「嗯...有...」Elsa轉頭看她:「你明天又要跑去染了?」

「不會啦!我繼續當我的blonde!Because I love you~~~」

「我在開車不要抱我啦!把你的腳放下去!」

「小雪花~~開快一點哦,我等不及要回家囉。」Rapunzel移回自己的腳,笑著在她耳邊說。



隔天是周末,接近中午時分,Rapunzel從她的宿醉當中清醒了,Elsa弄了些食物給她,坐在餐桌旁從報紙後面偷瞄她,不確定她是否還記得昨天說了那件事。

「小雪花~~~我被Mulan罵了。」Rapunzel邊喝果汁邊和Mulan打訊息,抬頭笑道。

「為什麼?」Elsa覺得氣氛有點尷尬,但似乎只是她單方面這樣覺得?Rapunzel是在裝傻嗎?是不是該為當年的事慎重的跟她道個歉?

「她說你一定是猜我跟她有鬼對不對?」Rapunzel怎麼看起來一點都不在意?是在逃避嗎?還是後悔跟我說了?

「喔...本來是啦。」Elsa心不在焉的說,繼續觀察Rapunzel的表情。

「哈哈哈!!!她說下次別再找她當掩護了,她不想被釘草人。」Rapunzel吃吃竊笑,低頭打字回Mulan。

「喔.....」Elsa打算再觀望一下。


Elsa就這樣又糾結了三天。這天回家的時候,她看到Rapunzel剛畫的一張水墨畫晾在客廳茶几上,是他們兩個在院子裡盪鞦韆。Elsa覺得用水墨畫來畫他們看起來好奇怪,就像把Mulan塞到歐洲的宮廷畫裡、還穿著正式禮服一樣。

「好看嗎?」Rapunzel從工作室走出來,笑著問。

「是畫得很好,可是...超奇怪的。」Elsa誠實的說。

「對啊,我也覺得很怪,但說不出來到底哪裡怪。」Rapunzel說著,拿著手上的毛筆把他們兩個的頭髮都畫成黑色:「這樣好像不那麼怪一點。我猜水墨畫只有黑色是因為他們的頭髮是黑的,沒有交待顏色的問題。」

「嗯....」Elsa從那天後就像偵探一樣收集著Rapunzel的各種線索,覺得Rapunzel彷彿想暗示什麼,所以一直用類似的小事件來刺激她。她終於無法忍受了,說道:「Rapunzel,我真的很抱歉當時說了那種話,如果我知道的話,一定不會故意拿這個來酸你的。」

Rapunzel抬頭迷惘的看著她:「什麼東西?」

Elsa指著Rapunzel的頭髮:「你當初染棕髮的那件事。」

Rapunzel笑道:「喔!」頓了一下,表情恢復迷惘:「幹嘛?」

「你該不會忘記你跟我說了吧?」Elsa問。

「說什麼?」Rapunzel還是一臉疑惑。

「天啊!!我真是個白痴!!我竟然為了這個想了三天!!」Elsa把手蓋在額頭上,離開客廳。


「喂~~等等我!」Rapunzel追上去:「到底什麼事情啊?」

「嗯......」Elsa猶豫了很久,才說:「你那天喝醉的時候,告訴我你是孤兒的事了。」

Rapunzel愣了一下,摀住嘴巴:「真的假的?」

Elsa拿下Rapunzel手上的毛筆,因為它已經在Rapunzel臉上畫了一撇貓鬍子,說:「對不起,我以前說那些話太傷人了。」

「...........」Rapunzel無語了幾秒,換上笑容說:「沒關係,你不知道嘛。」

Elsa看著Rapunzel怪異的表情,小心的問:「你要我裝不知道的話,我可以。」

Rapunzel笑著,表情還是有點怪:「喔!哈哈,你都知道了就不用裝了吧!」

「我不會跟任何人說,遇到你爸媽也會裝不知道。」

「嗯...」Rapunzel看著地上笑道:「謝謝。雖然不是什麼大事,但還是沒辦法向全世界宣布呢,我變得不坦白了。你不會討厭我吧?瞞著你這麼久。」

Elsa用空著的那隻手握住Rapunzel的手:「當然不會。可能是你太愛他們了。」

Rapunzel笑道:「是啊。知道這件事以後,我更愛他們了。」

Elsa想了一下,說:「我們周末回家一趟吧。」

Rapunzel睜大眼興奮的說:「真的?你要陪我回家?」

「喔,我得先回我家,吃個飯再去找你。」

「哇哇哇!你要回你家??」Rapunzel抓住Elsa的手跳著:「要陪你嗎?」

「不用了,我自己回去。我想好好跟他們談談。喂你別再跳了!看看你的衣服....」

「哈哈哈,你會幫我洗乾淨的嘛~我最可愛的潔癖女友~」Rapunzel高興的撲上去擁抱拿著毛筆的Elsa。



那次回家,雖然Elsa依舊沒有跟父母說太多話,但她發現父母頭上的頭髮,白色的部分已經比白金色的部分多。她突然覺得,有些事就算再也不去提起也沒關係了。



我要打赏

打赏请先登录

粉丝排行

您目前的粉丝值是:-
排行是:-
打赏动态 更多
  • 还没有打赏记录
没有找到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