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8章 无标题

作者:小瘋
更新时间:2014-12-18 02:28
点击:373
章节字数:9541

举报章节
选择正文字体:

本帖最后由 小瘋 于 2014-12-18 02:32 编辑


另一種版本:聽著最愛的聲音,說出最傷的語言。

時間點:希照顧發燒的真姬、繪里前往真姬的公寓途中、在真姬家發生時間點。

背景音樂:JJ-我還想他

--- --- -----

のぞみ


究竟 是誰放掉 這段感情


「謝謝妳,のぞみ。你有這份心意、感情已經夠了。我呢,會一直在のぞみ的身邊。作為朋友般的關心。」真姬說著,但聽在自己的耳中、傳到心中,卻有說不出來的情緒。

這不是自己一開始所想到最美好的結局嗎?一切都回到原點。但、內心為何是如此的難受?


叮─咚─叮咚─叮叮─咚。奇怪的節奏響起的門鈴聲,真姬愣了一會後對我說「のぞみ能幫我開個門嗎?是妮可ちゃん。」

疑惑地開了門,看到了にこち,提著小提袋,看到我在真姬家卻一點都不感到意外,直接地問「真姬ちゃん那笨蛋,是不是重感冒了?」

我疑惑的看著にこち,為什麼にこち會知道?她脫下鞋子,自動自發的排好拿出室內鞋穿上,然後自顧自地走到了真姬的房間。


我跟在にこち的身後,にこち把提袋放置櫃子上,直接用手掌去量真姬的額頭,然後打了一下。「痛!妳做什麼打人阿!?」

真姬不甘被打,也伸手捏起にこち的臉頰,卻被輕易的挪開。「我只是在打笨蛋而已。妳都退燒了,這些也不需要了吧。」拿出袋子內的東西,退燒藥、裝著清粥的小型鍋子。

にこち坐在床沿,轉過身對我說「のぞみ,接下來真姬我來照顧就可以了,妳還是快回家吧!不然…」手機鈴聲響起,她無奈地拿出手機,顯示來電是繪里「妳家的那位,會打爆我的手機。」別逼我換電話號碼啦!妮可不爽地對我這樣說。


「のぞみ,妳還是快回去吧!時候也不早了,繪里也在找妳了。妳也不用擔心我的病情,有妮可ちゃん在。」看妮可連接都不想接的掛掉,真姬下達了逐客令。

「要我當免費護士?想都別想,我可是要收費的,大小姐。」妮可扭乾水盆中的毛巾,幫真姬擦拭臉頰。

「平常約出去都是我請的客吧!」不躲開妮可的毛巾,卻有種理所當然的接受。

「沒辦法咩,誰叫我只是基層人員,荷包可沒有大小姐般如此深。」


看著眼前兩人的相處,就如同高中時相同、但又感覺有哪邊不同。


「のぞみ?」真姬呼喊了我,打斷我的思考,抬起頭將焦距放在她身上,她面有所思的看著我。「妮可ちゃん,我肚子餓了,幫我把粥熱好。のぞみ,我送妳吧。」

「不用了!我、我現在就離開。」

妮可拿了鍋子便走到了真姬的廚房,真姬也移動身體從床舖邊緣起身,但站立時一時不穩的搖晃,我連忙走上前扶住她。「謝謝,走吧。」她將我輕輕推離。

我拿出真姬的外套讓她披上,緩慢地從掛衣櫃拿起外套穿著,然後沉默的走向玄關,真姬也沉默的跟隨在我身後。


想終止這一切掙扎 橫了心 說真心謊話


打開了門,我踏了出去,傳過身面對真姬,看著她依舊虛弱的模樣,手掌貼了上消瘦的臉頰。「真姬ちゃん,好好照顧自己可以嗎?」

「我會的,不然妮可ちゃん會生氣的。のぞみ都不知道,妮可每次在我生病的時候都好凶。」真姬拉下我的手掌,笑著回答,然後鬆開手。「回去吧,繪里在等妳。」


「我、」自己在猶豫不決什麼?要傷害眼前的人到什麼程度?

「我一直都很感謝のぞみ半年的相伴和今天的照顧,謝謝。」真姬對我深深鞠躬「但一切就到此為止。」筆直的身軀,抬起的頭,眼神是如此的堅決。


「我並不是のぞみ所想的那種好人。我也很自私自利的。」真姬緩緩說出「在三個月前,我早在妮可口中得知繪里在找妳,但我沒有第一時間跟妳說,是因為,我想把這個夢的時間延長。」不是這樣的。是我給了妳機會。

「我明知道自己永遠贏不了繪里在你心中的地位、但還是妄想的想在你心中留著位置,於是,我開始計畫一切騙局的開始。」可以不要傷害自己嗎?

「感情是由依賴和安全感這兩大基礎下去延伸的,所以我卑劣地在日常生活中、慢慢的讓のぞみ開始依賴著我。」不是這樣的。

「然後、讓のぞみ開始誤以為我喜歡著妳,當想回報的感激逐漸轉換成無法回報的內疚時,のぞみ就會開始重視我,誤認為對我的感情從友情轉換成親情,離開後誤認為是愛情。」

「但其實,我從來沒喜歡過、也沒愛上過。」為什麼,到最後妳還要這樣傷害自己?


「對不起,一切只是個騙局。」為什麼要這樣傷害?是要怎麼樣的情形下,才會讓如此溫柔的孩子,不惜傷害著自己、傷害著別人、硬是要把自己所愛的人推開呢?


-------- --- ---

真姬


淚水 將我淹沒 到底誰該難過


知道嗎?當妳扶住我、熟悉又安心的氣息包圍我時,我是有多想抱住妳對妳說呢?我卻不能說。

當她手掌貼了上我的臉頰。「真姬ちゃん,好好照顧自己可以嗎?」眼中帶著以往的溫柔說著時,我卻開始說出了剛剛想好,混雜真心和謊言的稿子。


想終止這一切掙扎 橫了心 說真心謊話


看著のぞみ越來越難看的臉色、那不感置信的眼神,我強迫自己說到最後。「但其實,我從來沒喜歡過、也沒愛上過。」其實我是想說,我喜歡妳、愛著你,但是太過喜歡、太過愛妳,卻沒辦法和妳成為戀人。

「對不起,一切只是個騙局。」是的,一開始就是自導自演、欺騙著自己的騙局。


當淚水堵住了胸口 就讓沉默 代替所有回答


のぞみ靠近我,將額頭靠在自己的肩膀上,雙手緊抓住我的衣物,哭了,很傷心的哭了。我、好想、好想,緊緊抱住,捧住這傷痕累累的心。但我只能將目光放到遠方,讓淚水不留下,不去擁抱。


直到─繪里的出現。我不知道のぞみ哭了多久、繪里看了多久?

我推開了のぞみ,她泣不成聲的模樣,我拿出口袋的手帕,擦拭著這讓自己心疼的淚水,然後整理好她的儀容,想對のぞみ說繪里來接她時,繪里已經走了過來拍掉我的手,我看著她與她十指緊扣的手,有如宣示著她們間而不催的愛情。「のぞみ,我來接妳回家了。」


家?這裡也是のぞみ的家!我是很想這樣說。


「真是抱歉呢,真姬,讓のぞみ打擾你許久。」

我回復神智的回應「我才該跟妳說抱歉,讓のぞみ照顧我許久,謝謝妳のぞみ,我已經好許多了,妳不用再擔心了。」

「可是…」但不放心的のぞみ想再次確認。

「走吧!のぞみ。」繪里放開緊扣的手掌,用手臂攬著のぞみ的腰說。


妮可拿了件大衣披在我的肩上,對著面前的繪里翻著白眼說。「喂喂!要曬恩愛回家慢慢曬,在一個病人面前曬恩愛會遭天譴的。」

「妮可說的也對,生病患者傷不起。還是快回家吧妳們。」我附和妮可的話,笑著說,隨後像是想到什麼,對のぞみ伸出了手掌心,のぞみ搖搖頭,但我依舊不說話直視著のぞみ。


のぞみ瞭解我,所以她知道含意,就是因為知道含意,所以她拒絕著。我該開心嗎?原來のぞみ是如此的在意我了,但是卻害他陷入兩難。

如果說這一局,要有個人退出。那為了我的自尊、為了のぞみ的自由,我退出。


のぞみ從胸口內側口袋中,拿出了一把鑰匙「妳說過…」


我才終於明白 辦不到的承諾 就成了枷鎖


是啊!我說過,這裡是妳永遠的家。但是,我卻要收回、收回對妳說過的承諾。

我搖搖頭,打斷了のぞみ未說完的話,她顫抖著手將鑰匙放在我的手掌心中。


「我就不送妳們了。」妮可扶著我走入屋內,關起門。


----------- ----------------

のぞみ


看著眼前的大門關起,看著眼前的大門,腦海卻浮現了那天。


我在房間內看著報告,思考要怎麼樣去玩、咳,教育小孩們,房東有如小孩般開心地走到我房門外敲門,然後將我拉了出去。

她認真地對我再次說著鑰匙的使用方式,然後要我把原本她的鑰匙還給她。

她牽起我的手讓我手掌心朝上,她將這把嶄新的鑰匙放在我的手心中握住,笑著將我推出門外,將門關上。


我呆愣地看著眼前的大門,看著手中的鑰匙,我內心泛起某種情愫,我顫抖著手握著鑰匙,明明熟悉到不行的開鎖,當下怎麼都失敗著。

深呼吸─深呼吸─然後穩定後開門。


砰─響炮響起讓自己深深驚嚇到、碎花片散落頭頂、門口,我嚇呆的看著真姬。


她笑得像惡作劇大成功開心的小孩,放下拉炮,拿起放置玄關鞋櫃上的蛋糕〝賀!與のぞみ同住〞歪歪扭扭的字體「お帰りなさい」

我走上前用手挖起一小塊吃,還算能入口的程度,然後將上頭的奶油,抹在真姬的臉上「ただいま。」然後跑掉,真姬愣了一下後馬上追趕。

砸蛋糕?我才不浪費那含著某人心意的蛋糕呢。


夜晚的客廳,她很認真的對我說「不管以後のぞみ發生了什麼、開心也好、悲傷也好,這裡的門永遠都開著,因為這裡是のぞみ的家,我是妳的家人。」

妳傷心時,我就在這裡,陪伴妳。

妳開心時,我就在這裡,分享著。

妳悲傷時,我就在這裡,安慰妳。


明明、妳就這樣對我說過。


--------------えり----------------


のぞみ看著被關起的門,楞著,隨後腳步輕浮的走了。我看著のぞみ的背影「のぞみ,妳…?」我們、再也無法共同走下去了嗎?


為什麼我們會走到如今這一步,我衝上前,從のぞみ的身後擁抱住她,緊緊地擁著她,將她擁在自己的懷中。


「のぞみ……。難道我們六年來的生活,沒辦法和妳和真姬半年的生活相比嗎?妳對真姬的並不是愛情啊!妳只是被愧疚給掩蓋了妳的心,所以你想要補償她而已!」

「すまへん,えりち,能不能讓我一個人靜一靜。」のぞみ的手開始想鬆開我懷繞她腰部的手臂。

「拜託,能不能、先讓我說完。求求妳。」她停下舉動,我緩緩說出「如果,我們的感情回不去,那能不能從朋友開始重新開始?讓我再一次追回我的幸福?」


「很多事情,已經不能重來了,えりち。」


失去了懷中的溫暖、失去了感情。我站在飄著初雪的夜晚街道上,看著她離去的背影。


-----------------------------------------------==

にこ


同為三年級的同班同學、μ's的同伴,自己一直都很瞭解,那個極度怕寂寞又擅長隱藏自己情緒的友人。不過看來,一切都是自以為了解她吧。


看著依靠在欄杆的背影,我開口「我不懂。」然後走到她的身旁,也學著她一樣雙手放在欄杆處依靠著。

她聽到我沒頭沒尾的話,不、我想她知道我想問的是什麼。


她看了下我認真的表情後「我呢、在轉入這所高中前就一直搬家,這點我想大家都知道。所以,我比任何人都希望有個屬於自己的地方。」她眺望遠方說著。「在這裡,我有許多回憶,許多無法取代的回憶。在這裡,我認識了えりち、認識了μ's的所有人,經歷了許多事情。這城市,我和えりち相愛,一起面對了許多難題,也一一解決,原以為,我們會這樣手牽手走了下去。」


她將下顎放置交錯相疊雙手臂上繼續說,我沒打斷她,現在我只能扮演聆聽者。


「六年。人生有多少六年呢?六年我們一起走過風風雨雨 ,一起為了平淡的生活歡樂著, 一起發誓要手牽手走下去,一起承受雙方父母給予的壓力,一起迷失在這人生的道路。」


那麼、為什麼?現在卻……。手掌放在他的頭頂上,輕撫著。她含著淚的臉龐轉向我,然後撲進我的懷中。「明明知道,那只是場誤會。明明曉得……但是,我忘不了、安心處被人占領那瞬間的恐懼、不安無助……。」

像在安慰著比自己年幼的妹妹般,輕拍著她的背,撫順著她的長髮「可是,她正在努力著,妳也還愛著,不是嗎?不給予她機會嗎?她對妳的愛從來沒變過。」

「是啊……えりち對我的愛從來沒變過,變的人是我。」她哽咽著「如果那時我再相信她一點、如果那時我沒有跑出去的話、如果那時我……」


我雙手頂在她的肩膀推開「世界上哪來那麼多如果!再說,事情會演變成現今的場面,不只是妳的問題而已好嗎?不要再把事情往自己身上攬。」因為站在最近距離的旁觀者,所以比這些當事者,還看得清「妳有錯,錯在太過信任也太過膽小,繪里有錯,錯在她沒在第一時間找尋妳,真姬也有錯,錯在她明知道繪里在找妳,卻隱瞞不說。」

她搖搖頭反駁我的話「是我一開始就懇求真姬不要對任何人說我住在她那,尤其是えりち。」


「我知道、一直都知道著,真姬喜歡我的事情,但是我卻利用著真姬來逃避著えりち。真姬知道、她也一直都知道,卻選擇守在我的身邊,陪我經歷這段時間。我知道,我對她的感情只有感激,真姬也知道,但是、現在我對真姬的感情是什麼我也不清楚了。」

「のぞみ……」

「我試圖過、讓一切都回到半年前。但是有些事情一旦發生過了,就沒辦法回去了。這半年的一切、我沒辦法……沒辦法回到過去了。」


她離開我的懷抱,背著夕陽的身影有點模糊「にこち,我打算……」


---------------真姬--------------

算算日期,のぞみ也快要出國了吧。算算時間,她該出發前往機場準備。呆坐在沙發上,懷中緊抱著のぞみ的抱枕,愣著看著牆上的時鐘倒數著。


==== === ===========

自從那天過後,我以為一切都回到過去一樣。我和のぞみ還是朋友,可以相約出來吃個飯、喝個下午茶、聊著最近的近況。


「のぞみ要出國?」

「嗯,聽說我們學校附設的幼保和台灣的某幼保院有意合作,來個第一屆的交換老師,互相交流文化和教學模式。」

「以前只聽說過交換學生,沒想到現在也有交換老師了啊。大概多久呢?」

「……」

「のぞみ…?」

「沒事。」

======================

現在回想,のぞみ那時候有點怪異,卻又說不出口。


叮咚叮咚叮咚─此時門外傳來了吵雜的門鈴聲。我躺臥在沙發上用抱枕蓋住頭部,現在的我不想去理會。不論是誰。


在門鈴響了這段時間,手機鈴聲也響了。聽這來電答鈴─妮可ちゃん。

接?不接?不接的話,依妮可ちゃん的個性會打爆我的手機。接的話,大概又要對我說教了吧。


到底要不要接?正在猶豫時,電話停了、門鈴也停了。但是沒多久後一封簡訊傳入。是妮可。

滑開螢幕,點開了簡訊內容,我馬上從沙發上起身,穿上外套拿起鑰匙,衝出家門,在打開家門的同時,我又馬上被門外的人推了回去。


蹦─對方不客氣用腳往後把門踢好,雙手握住我的衣領後往後面的牆壁推去。「妮可ちゃん!你在幹嘛!?」不是說のぞみ在前往機場途中出車禍送醫院嗎?難道?

她嘴角上揚,冷笑的回應「不這樣,你會開門嗎?」


看著她的冷笑,恐懼的情緒重骨內竄出。好、好可怕,妮可ちゃん在生氣!而且是非─常。

但知道のぞみ沒事,我被嚇到吊在半空的心落實了,然後冷靜的看著妮可ちゃん。

衣領被人粗爆的拉了起來,妮可火爆的想學電視般帥氣將我拉起,卻忘了我的身高比她高許多,反而有點好笑。


「別在這時候想有的沒有的,認真、慎重的回答我!妳現在在做什麼?」

「做什麼?」我困惑的看著妮可。「就放假在家而已。」

「你知道のぞみ那傢伙要出國對吧。那告訴我,妳、現在、在這裡、做什麼?」衣領被她拉下,她的額頭強力抵壓在我的額頭上,近距離看著他因為生氣顯得有點暗色的瞳孔中,看到了前所未見的憤怒。


「我…」我畏懼了,為了什麼?

「那傢伙,不打算回來了,妳知道嗎?」妮可ちゃん咬牙切齒的說著。

「等等!のぞみ說她只是出差…」


話還沒說完,妮可將她的額頭往後仰後,一記強力的頭錘下來。「你第一天認識那麼笨蛋的嗎?!」額頭再次壓在我的額頭上。「我說過了吧。のぞみ她的膽很小、沒你想像中的堅強,妳明明和她相處那麼久,為什麼沒有阻止她!?」

「我…」瞬間的疼痛讓自己的思緒空白了大概三四秒後,才逐漸反應妮可剛剛說的話。


「繪里是笨蛋!你也是笨蛋!のぞみ更是大笨蛋!為什麼我會認識你們這群笨蛋!」他鬆開了緊握我衣領的手掌,一臉無藥可救的看著我「反正你們都很喜歡讓自己後悔,那你們就慢慢後悔好了。」


「這次のぞみ離開日本後,不會再踏入日本了。永遠。」


のぞみ不會再回來了?!


「還愣在那幹嘛!快去追她啊!真的想讓自己後悔嗎?」


我穿起鞋子後奔跑了出去。眼角看了下門內的妮可「對不起。」,然後往前衝,衝到地下室發動車子。


在車內回想起之前のぞみ的一言一語、一舉一動。為什麼、沒察覺到?來得及嗎?來不及了嗎?


-----------------

にこ


看著她的背影,我苦笑著。我要的,不是感謝或道歉。而且我也沒你想像中的好。


拿出口袋中的手機撥出號碼「繪里,你到哪裡了?在前往機場的路上了是嗎?接下來妳能不能和のぞみ重新開始就看妳的表現了。」

掛掉電話後,看了空蕩沒關的大門。繪理我能幫妳的就只有這樣了,在時間上妳比真姬還多的時間、妳比真姬還了解のぞみ,如果你還是沒辦法追回のぞみ的話,那就是妳的問題了。


自嘲,說什麼幫助她們,自己也有私心,如果她們復合了,真姬就會放棄了,或許、也那麼一絲絲的可能,最後我們會在一起也說不定,即使、她愛的人不是我,但我相信自己能成為最愛她的人。


自私祈禱著,不要趕上。真姬,求求妳。


==============================

繪里被我毆了一拳倒臥在地板後,跨坐在她身上,雙手抓住她的衣領處將她上半身拉起。「你認識那傢伙那麼久的時間都是假的嗎?」忿忿的說著「這六年你們到底是怎麼一起生活的?一起走過那些風風雨雨的?一起走過來的?」


「不然妳還想我怎麼樣做啊!?她的心已經不在我這邊了,我已經被她拒絕了。」繪里強忍眼眶中的淚水不讓他落下。「很不想承認,但是事實就在眼前。我輸了,輸得很徹底。」

「妳什麼時候那麼聽話了?她要你不要追回就不追回嗎?」


「我…。」

「繪里,還可以握起的手,就別輕易地放掉。」


別輕易放棄你和她的感情。


-------------まき--------------

前往機場的路途中思考著,我來得及嗎?緊握著方向盤,死皺著眉頭看著前方的路況,為什麼要獨自一人離開?不要、讓我再次認為,妳心中有我、可以嗎?

好不容易到了機場的停車場,解開安全繩,腦海卻閃過了一句話。你要用什麼身份留下她?

洩氣的將額頭靠在方向盤上。是啊,我該用什麼身份?朋友?嘴角上揚苦笑,她一定會回答「只是出差而已,很快就回來了。」情人?打從一開始就不是,現在也不是。


西木野真姬,還真的是個十足的偽善者。

一開始明明就是妳開了同居的頭,明明是妳餵のぞみ吞下包著溫柔糖衣的毒藥,明明是妳拋棄一切承諾,自以為這樣對のぞみ才是最好的結局。

如今,妳又想把のぞみ追回來,只因為妳不想放手?明明、一切都是因為妳,事情才會如此複雜。

如果三個月前你就放手把のぞみ還給繪里,如今就不會這樣了。


如果……

〝人生又不是遊戲,不如意就可以暫停重來!〞車內的音響定時開啟撥出廣播,主持人的話突然插入〝就是因為不能重來,因此我們該把握當下的每一刻,畢竟,沒有人知道,自己此時心情、此時情況所做下的決定,會導致什麼樣的結果,所以,請冷靜面對自己的心吧。哭著臉、傷著心做出來的決定、一定會讓自己後悔。〞


後悔嗎?自己放開了那雙手。


〝好好面對自己的心吧!把自己的心意傳達給妳重要的人吧!就算最後結局不一定是Happy End,但請別讓往後的自己有藉口後悔當時、如果等等的話。好好的去面對所有吧!雖然小F沒有什麼戀愛經驗,但想傳達給自己所愛的人的心情是一樣的。〞


奪門而出。是啊!如今自己再怎麼後悔、時光再也回不去了,那現今當下的自己,又想怎麼樣呢?


我、不想再放開那雙手了。

------------------------------------

のぞみ


不知道為什麼,此時的心情很平靜。

呆坐在機場的等待處,自己提早到了許多。看著四周來來往往的人群、有正在擁抱送機的朋友、有歡樂準備出國遊玩家庭、也有高舉著歡迎回來等待的人們。自己會不會也會變成其中一種呢?還是獨自一人默默的、逃避似的搭上飛機,去到完全不熟悉的土地,然後重新的認識自己呢?


低著頭,看著自己握在一起放置腿上的手。 自己,還真是沒用的。都成年人了,遇到事情只能選擇了逃避,說好聽點是遠離當下,冷靜思考,說難聽點就是丟下爛攤子。

捫心自問自己還愛著えりち嗎?愛著唷,因為十年的感情不可能說放就放得開。

那真姬呢?自己對真姬又是怎麼樣的心情呢?


為什麼總是無法釐清出一個結果呢?


===================================

「にこち,我打算……答應院長的調職,到了台灣的幼保院當交換老師,好好去思考著我對真姬和對えりち的感情。」

「妳這是在逃避。」にこち直接了當的說著。我心虛了撇開頭不看向她「我沒有,只是想都冷靜下來。」

にこち雙手交叉懷抱胸前,一臉〝聽你在鬼扯〞的厭惡表情,「隨你,所以這是要逃避多久?」

「就說不是逃避……大概是三個月至半年吧。」

「那要好好的,和那兩個笨蛋說清楚!」


你清楚那兩個相似個性的人,一樣固執的相似卻不相同的兩個人。

===============================

看看大廳上的時間,也差不多時間該去換登機證,去登機處等待了。


再見。


「行かないで!」手腕被人從身後緊緊握住,背後對方因為奔跑導致的缺氧的喘息聲此時掩蓋了原本機場的吵鬧。

我不想讓好不容易下的決心被身後的人擊潰,因此想甩開她的手,但那緊緊握住我手腕的手掌主人傳來的害怕又讓自己選擇不反抗,卻也沒轉過身面對,是因為自己不敢去面對。


「のぞみ。」語氣中的不捨和不安,和環繞腰部的雙手,緊緊地、不散地在我的周圍。但這次最後一次。如此放任身後的人了吧。

「我明白,有許多事情一旦發生過了,就沒辦法回去了。我也知道,要修補彼此間的信任是需要長久的時間。」她鬆開了緊纏住腰部的雙手,輕柔地將我轉過身面對她「但是我能不能懇求,我們重新開始好嗎?就算從普通朋友開始也好,讓我有機會追回好嗎?」


她眼中的感情、語氣中的懇求、行動上的不放棄,是如此熟悉著。「我…。」

「我也相信妳還是愛著我的。」她溫暖的手掌貼在我的臉頰「你離開後的那幾天,我想了許多,為什麼我們會走到這一步?」


「越想越覺得我真的對不起のぞみ,一直以來のぞみ都在我的身後支持我、我的身旁陪伴我,讓我習慣了妳,卻也忘了,停下腳步牽起你的手一起走。」えりち低下頭看著我的手,伸出手握住我的手。「是我鬆開了該緊握不放開的手,對不起。」


「對於真姬我也很感謝她這半年陪伴妳,安慰妳,讓你有依靠。但是我希望のぞみ不能將對真姬的感激、愧疚、憐憫當作愛情,這對你對他都不公平。」我對真姬的感情真是如此嗎?還是?


「のぞみ是個很善良的女孩,我知道你是怕傷害到真姬,但是,這樣也是一種傷害。」えりち說的也對呢,現在的自己也一直在傷害著真姬。


「所以,留在我身邊好嗎?我相信我們的感情能繼續走下去。」我緩緩抽離了我的手,抽離開的瞬間えりち的錯愕和受傷的表情讓我不敢直視下去。

「えりち,我們的感情……」我們的感情,從我搬離那個共同的家的那一刻開始「已經結束了。」

深吸一口氣後緩緩說出內心的話「你說的對,我的確對真姬很感激,在那半年的陪伴和支持,我也還愛著妳沒錯。但我們已經沒辦法重新來過,也無法回到以前了。」


えりち不敢置信的雙手緊抓住我的雙手手臂,一臉著急得想說甚麼,我也只是默默的看著她,就像以往那樣,待在他的身邊、靜靜地陪著她,她沮喪地垂下頭,鬆開了手臂的力道。


「就讓我離開一陣子好嗎?讓我們都去思考。我不想讓えりち誤會,我為了彌補真姬而放棄了妳,我也不想讓真姬誤會我因為愧疚而選擇她。」


---------------えり-------------

のぞみ深吸一口氣後緩緩說出內心的話「你說的對,我的確對真姬很感激,在那半年的陪伴和支持,我也還愛著妳沒錯。但我們已經沒辦法重新來過,也無法回到以前了。」


我不敢置信的雙手緊抓住のぞみ的雙手手臂,一臉著急得想說甚麼,のぞみ也只是默默的看著我,就像以往那樣,待在我的身邊、靜靜地陪著我。她的眼神、表情是和她共同生活六年的我熟知,のぞみ的個性和她表情表達的含意,我沮喪地垂下頭,鬆開了手臂的力道。


のぞみ已經決定了呢。


「就讓我離開一陣子好嗎?讓我們都去思考。我不想讓えりち誤會,我為了彌補真姬而放棄了妳,我也不想讓真姬誤會我因為愧疚而選擇她。」


自己的目光集中在前方不遠處,那人著急的四處張望,然後看到了我,笑容僵硬在臉上,停下腳步,靜靜的看著我,更正確來說是看著背對她的のぞみ。


「這樣啊……那我們還能算朋友嗎?」

「為什麼不能算朋友呢?」のぞみ困惑地看著我「就算我們不再是戀人,但我們可以成為親人,只是需要時間去轉換。」

「說、說的也是呢。」我張開雙手,「那能給我最後一個戀人擁抱嗎?」就和以前你我一樣。


のぞみ抱住了我,我也抱住了她,但我的目光卻直視著不遠處的真姬,他看到我們的舉動後,愣住了、釋懷了的表情,鬆開了她一直緊握成拳的雙手。


請、不、要、再、鬆、開、她、的、手。緩慢又清晰的唇語對我說著。


真的是笨蛋呢,也難怪のぞみ會放不下她。我輕拍のぞみ的背,在她的耳邊輕聲說著「ごめん、のぞみ,看來我跟你要的這擁抱時機不對,我剛剛好像看到了真姬。」


のぞみ連忙掙脫我的懷抱往自己身後看去,然後往真姬離去的方向邊拖行李箱邊跑去。


「再見。」


謝謝妳這十年的陪伴。


這一刻開始,我真的失去了她。


-----------------真姬--------------

好不容易到達了機場內,看到了のぞみ,她背對著我和人談話,當我走進看清楚那個人之後,我停下了腳步。

繪里也看到了我,我們隔著のぞみ對空互視著,隨後繪里張開雙手,のぞみ抱住了繪里,繪里也緊緊抱住了她。


早就知道結局、為何自己還要掙扎?她的眼中、不會有我的存在。

如果這就是妳的選擇,那麼我……


請、不、要、再、鬆、開、她、的、手。緩慢又清晰的唇語對繪里說著。


轉過身離開。她們倆的牽絆,自己也很清楚不是嗎?她們倆的感情,自己不也很了解嗎?のぞみ的幸福,只有繪里給得起,她也再次選擇了繪里,那自己又何必自我掙扎。

但是為什麼?我雙手懷抱住自己,蹲下身來。為什麼淚水卻無法控制地滑落,內心是被誰挖了洞?感覺如此的寒冷。依靠著自身的車身,自尊不容許自己放聲大哭。


故事的結局,這樣才對。


---------------のぞみ---------------


看著蹲下身依靠車身哭泣的真姬,自己的心痛了許多。

一直都被保護、呵護著,卻也忘了真姬是比自己小一歲的女孩,她不夠堅強卻愛逞強。寧願自己一個人哭也不願別人安慰。


我緩緩過去蹲下身抱住她,她才從自己的世界驚醒回來,看到了我連忙推開了我。我強硬地將她懷抱住不放手「真姬,妳冷靜的聽我說好嗎?」

「我、我會冷靜的聽你說,但能先鬆開一些嗎?我快不能呼吸了。」


當我鬆開了,她連忙擦拭自己臉上的淚水和淚痕,故作冷靜的說「為什麼のぞみ會在這裡?不是該準備登機到台灣了嗎?」

「那為什麼真姬會在這裡呢?」我不回答,反問,她頓了下後回答「來、來送機。」

「送機送到在停車場哭?」

「我、」

「剛剛、妳都看到了?」


她的身子顫了一下「のぞみ在說甚麼啊?看到了什麼?我也才剛剛來到機場而已。」

「能不能給我點時間,讓我獨自一人好好想一想,可以嗎?我不想被你誤會、也不想被えりち誤解,在這時,不管我選擇了誰,對誰都不公平。」

「可、可是剛剛のぞみ已經選擇了繪里了啊。」

「妳還說妳才剛到機場。」被我戳破謊言的真姬,撇過頭不看向我也不說話。


「我和えり已經結束了。」


她聽到這消息錯愕地看向我,然後又低下頭「對不起。」

「どうして謝るの?」

「因為我破壞了妳和繪里之間的感情。因為要不是我,のぞみ也不會如此痛苦難受。ごめん,要是自己三個月前就放手,讓のぞみ回到繪里的身邊,現在就不會發生這些事情了。」


為什麼是妳道歉呢?錯的人並不是妳,也不是我、也不是繪里。但是造成這樣情況,我們都有錯吧。


閉上眼,忍住即將奪眶而出的淚水,但眼前的笨蛋還真的讓自己心疼,如果說我和繪里之間的感情會無法堅持下去,那也是我們的問題,和妳無關阿真姬。為何要把這責任往身上攬呢。


對她愧疚也好、感激也好、憐憫也好,就算目前還不算愛情也好,唯一能肯定的是,打從內心深處,不想鬆開這人的手了。


用雙手捧起她的臉,我親上她的額頭,吻去她眼角的淚水,她愣愣地看著我侵犯的舉動,好笑的貼上她的唇後額頭貼在她的額頭。「願意等我回來嗎?願意等我答案嗎?」



----------------真姬------------


「如果這是妳的決定的話……」


我看著她揮手笑著離開的背影。


想起上一刻擁抱在耳邊的話語「我會回來的。」


我會等。


等妳屬於我的那一刻





=================

廢話區


大家好,我又回來擾民了。

這是當初的初稿

看到初稿又看到先前的文章 自己真的很疑惑為何初稿會被我打成那副德性?


文章方面,謝謝許多大大的支持。也願意讓我的小短篇繼續擾民。

我應該會繼續下去才對。 但往後或許不會更新在百合會這裡才對。





我要打赏

打赏请先登录

粉丝排行

您目前的粉丝值是:-
排行是:-
打赏动态 更多
  • 还没有打赏记录
没有找到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