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7章 无标题

作者:小瘋
更新时间:2014-11-27 11:17
点击:351
章节字数:3782

举报章节
选择正文字体:

本帖最后由 小瘋 于 2014-11-27 11:18 编辑


此篇廢話為主。


---------------------------


時間點:算五章的後續


---のぞみ-------------


「嗯…」翻個身的自己,緩緩睜開了眼,迷糊中看到了側睡面對我的まきちゃん的睡顏,將半張臉用棉被掩蓋住,兩隻手掌將我的左手掌夾在裏頭握著,用還自由的右手輕撫她的瀏海,然後順著劉海撫著臉頰。


= = = 


「我只希望院長能給我幾日的時間,讓我向你證明,我和真姬的感情,以及我想和她一起走下去的決心。」


那日,和院長說完這句話後,他不以為意的轉身就走。看著他的背影,我知道自己將有一場戰爭要打,這次要面對的是對方的家長。要和まきちゃん說嗎?不行!不能再依賴まきちゃん了,我也該獨自面對著。


深吸一口氣,確認情緒已經穩定後,提著便當盒走向まきちゃん的辦公室。門沒關?看到了她疲憊的靠在椅背仰視閉著眼,敲敲門,她睜開眼看到我便招手。


將便當拿出來打開放置桌面上「辛苦了。」

「難得放假怎麼沒到外面晃晃?」雙手合十いただきます他拿起便當詢問。

「現在不就在外面了。」笑著看著他吃著便當,因為自己的一句話、用便當掩蓋自己的臉的醫師,這舉動並不會掩蓋妳害羞的事實。

「ご馳走様でして。」將空蕩蕩的便當平舉在我面前讓我檢查。「醫院病毒很多,像のぞみ這樣的抵抗力不足的人很容易染上,還是快回家睡午覺或是去讀書館看點書吧。」將便當盒蓋闔上,放近便當袋的まきちゃん說著。


圖書館嗎?或許會有自己想要的資料也說不定,但關於醫療部份的多嗎?「まきちゃん,醫院內有讀書室嗎?」

她疑惑的看著自己,回答「有,在A棟6樓,怎麼了嗎?」

「想說這裡就有讀書室了,那就在這裡看看書也不錯。」

「可是大多都是醫療方面的,一般的不多…大概吧。」

「沒關係的,多增見聞。」摸摸她的頭頂「那下班見。」

「下班見。」


來到了讀書室,該說不愧是醫院的讀書室嗎?一眼望去的醫療書籍,嗯,應該沒有一般向了吧。心臟血管、神經外科、神經內科、心理輔導、放射……等等。

來到了細胞繁殖這一區,先從標題一本本大致翻開觀看,然後將有關的書籍先放一旁。

先拿三本看著。但看完第一本後,想要投降了。翻開第二本看到中途,趴在書桌上,不行,全都是專有名詞,並不是很懂。一開始就選擇困難模式的我真的自找麻煩。


有一名醫師輕拍我的肩膀,我抬起頭望向她,「東條さん……?沒錯吧?」她開口詢問。

「是的,請問妳是?」

「你好,我姓內田,要麻煩你將這份文件轉交給西木野醫師。」她將手上的牛皮紙袋放置桌面對我說著「嘛─我想跟妳說內容也沒差才對,這是最近的同性生殖的相關醫療報告,以及一些技術上的成熟度。」

我驚訝的看著她「咦?」

「妳不知道?看來他沒打算近日跟妳說。啊啊,剛剛的話當我沒說過。」她轉身離開。「加油嘿。我期待死魚眼她的孩子會不會也遺傳到死魚眼。」


死魚眼……?


打開了牛皮紙袋,看著裏頭的雜誌內容、醫療設施以及相關資訊。有了方向了,自己將書籍歸好位,將資料複製一份後,一同放進包包內,拿出自己帶的散文集閱讀著,等待まきちゃん下班。

來到了まきちゃん的辦公室,她沒抬起頭說「のぞみ再等我十分鐘。」

「嗯。對了,這份是剛剛有位 內田的醫師要我轉交給妳的。」

まきちゃん的手明顯頓了一下,「這樣啊……那給我吧。」

她伸出手握住要抽,我捏住另一頭,她疑惑的看著我「怎麼了嗎?」

「沒、只是突然好奇,まきちゃん也會請人幫忙的一天,所以好奇內容是什麼了。」

「也沒什麼、因為並不是自己的專業領域,只好找專業人士罷了,就只是些病例而已。」

我鬆開手,まきちゃん將報告疊在文件的最下層,將文件分類好後,脫下醫師大袍放進包包後,對我說「回家吧。」


= = = = = =


自己利用了這份報告上網查詢相關資訊、收集分析報告。雖然並不是懂得那些醫療,但看了相關病例、以及成功案例,或許自己也能…。


摸著自己的肚腹部,或許、也能懷著生命,和自己與所愛的人血緣的孩子。

於是這兩三日,瞞著まきちゃん,來到了醫院做了檢查、以及和那位內田醫師詢問有關那方面的資訊。


= = = 


我放下筷子說著「ご馳走様でして。」然後就將碗筷端起,放置水槽後並轉身,等等在詳細看看該注意點什麼好了。

「のぞみ。」まきちゃん突然喊了我,我停下腳步,轉過身一臉疑惑的看著她「妳……?我……」她支支吾吾著,然後放棄開口放下碗筷,起身走向自己抱住,對她突然的舉動感到訝異,但還是回應抱住她,順著她的頭髮「ん?どうしたん?」

「我還是很笨,のぞみ不說我不會知道。」唉呀呀,還是被查覺到了,或許是自己最近太過明顯冷漠她?

「沒事的唷。」是的,沒事的唷,如果院長那關通過的話,就沒事了。


= = = =


拿著看似準備萬全的文件夾,再次確認內容無誤後,深呼吸幾次後,敲下了院長辦公室的門。「請進。」推開了門,院長往我的身後看去「那孩子沒跟你來?打算獨自一人面對?」

院長起身離開辦公桌,要我到沙發上坐著,我點頭來到了沙發,等院長坐下後,自己才坐下「是的。畢竟,我可是まきちゃん的前輩,必須成為她的依靠才行。」

「是嗎?所以今日到來,是跟我說你不可能離開我女兒囉?東條小姐。」

院長緩緩念出自己的經歷「東條希,まき高中時的學姐、是同為μ's九人其中一員,與絢瀬 絵里交往同居六年,直到去年五月中旬因為一場小車禍,出院後被まき邀請同住半年,然後與絢瀬分手,選擇和まき一起,沒錯吧?」院長翹著腿,一臉嚴肅的說出調查過的事情。我暗自握住拳。「在你和まき同住那半年,我有聽聞妻子說過你,我也疑惑過倒底是怎麼樣的人,會讓那孩子願意踏入她的空間,但聽妻子的話後,我放心妳只是單純和まき一起住而已,看來我放心的太早,沒想到まき會一時迷戀上你。」

「並不是一時迷戀,我們說好了,要一起走下去。」

「哼─這種話,妳也對你前任說過吧,那這樣的話,你也可以對另一個人說。」

「我、。」我吸口氣「是的,這承諾我是對過えり說過,那時的我也認為我和他可以走完這個人生。我們也一同面對了雙方父母的不贊同、也面對了來自社會上的壓力,但是我們還是走過來了,換來了父母的認同、換來了鄰居、有人同事們的支持,只是沒想到會由一場誤會,結束了我和えり的緣份。」

「意思是,你也可能會因為一場誤會,結束妳和まき的一切。」


「人會學會長大、學會經驗,我不能向院長保證,我和まき未來的路是否能堅定的走下去,但是我會盡所有,和まき一同走過這人生,除非─まき放開我的手那一刻為止。」

「說得好像まき非妳不可,只要你離開她,她就會漸漸忘了妳,然後我會安排好人家把她風風光光嫁出去。你能嗎…?給她一場婚禮?」

「我想給予的,不只是場婚禮,日本目前還沒認同同性結婚,所以在法律上,就算我和まき在國外結婚了,在日本依舊無效。我們所面對的,是我們該有卻得不到的權利和福利。我連幫她簽下手術同意書都辦不到。」


「まき跟我說過,她慶幸那天我只是受到輕傷,不需要簽手術同意書…。她說,要是我有個萬一,她卻無法簽下同意書,我父母又無法出面時,她該怎麼辦?他並非法定代理人、更非是配偶、親屬。」

「………其實如果情況危急,摯友,同居人是可以代簽,但是需要兩名見證人。」

「那是今年才修改過的條文吧。院長。」打開牛皮紙袋拿出存摺和自己所查詢到的資料一一放置桌面。「如果院長是認為,我只是貪西木野的資產,放心,在無效法律下,我並沒辦法繼承,再說,我自己本身也有存款,在同居的那半年,我也沒用到まき的錢,房租折換伙食每個月都有照時給。」


「然後………」


- - - -まき- - - -

翻開了報告,看著最近醫療雜誌和報告,如果這技術再成熟一點、成功機率再高一點,或許就能和のぞみ討論看看。


我希望、我和他的下一代,是能夠充滿關愛成長。

不要和自己一樣。父親總是在醫院度過、母親也不常在自己身邊,只有想到時、或放假時,才會像是想到自己還有個孩子,然後帶出國玩幾天後又繼續工作。

「西木野醫師?」內田醫師疑惑的看著我,我不懂她在疑惑什麼。「怎麼了嗎?」

「沒有啦!因為稍早經過院長辦公室時,有看到東條小姐在那,我還以為她是拿便當給妳後去找………院長………聊天?」內田看著跑走的人的背影。


為什麼妳要獨自一人去面對?


- - -のぞみ - -


我錯愕又驚訝的看像用力推開門的まき,完了,她很生氣。剛剛的話,她聽到了多少?


まき關上門走向我,坐在我身旁的位置,握住我放在雙腿上顫抖不已的手,然後看著父親院長慎重、謹慎地說「我不知道,父親和のぞみ說了什麼?又希望のぞみ做出什麼選擇,我只是想表達我的立場。

我呢,一直走在父親規劃好的道路上,當上醫師為目標、繼承醫院為責任、管理醫院為義務,一路上這樣走著,只希望能得到父親的讚賞以及成為讓你驕傲的孩子,所以我一直聽從你的命令。但是現在,我只希望父親能聽聽我的。」


將自己握住不放開的手放置她自己的大腿上「接下來的人生道路,我不會放開のぞみ的手,我只認定東條のぞみ是陪伴我走完這一生的人。」


啊啊─結果到最後,我還是被まき給拯救了。


「即使要你放棄西木野這個姓?放棄這個姓的妳,什麼都不是、什麼都沒有。」



果然不管如何還是會面對這種選擇題嗎?為什麼父母們總是要用斷絕關係來威脅呢?但我沒想到之後まき的回答,會是如此的成熟,比我這年長的還來的成熟許多。


「父親,你錯了。放棄這個姓,我一樣擁有許多珍貴的人事物。我擁有栽培我陪伴我的父母親、擁有志同道合的同事們、互談心事的朋友們,更重要的是,我擁有著我身旁這個人。再說,工作方面我相信就算我不是〝西木野〞我也有能力找到,因為我並不是因為〝西木野〞才能考上醫學院的。」


=======================

手掌放在まき臉頰兩側的枕頭上,手臂伸直俯身,看著熟睡中的まき。

到現在還是不懂,自己到底有哪一點,值得這個善良可愛的人愛著?

為何這人會愛上自己呢?為什麼願意放棄一切只求我在身邊呢?


- - -- - - まき- - - - -


睡到一半,臉頰被一滴又一滴的水滴沾濕,半睡半醒的睜開了眼,看到了那隱藏在水面內的悲傷森林綠,我舉起手輕輕擦拭,然後繞過她的頸部和腰部將她拉下,懷抱在胸口,輕拍她的背,就如同以往我睡不著時所做的舉動。


「嗯…樓上水管破了,天花板漏水了,並不是のぞみ在哭泣。還是のぞみ被惡夢嚇醒?別怕,噩夢過了會是場美夢。」


------------のぞみ-----------


「別…怕,我會一直…陪在…のぞみ的……」


聽到她越來越小聲的話,在她懷中的自己笑了,喃喃自語的夢話。


我相信最後這段路是妳陪我度過。


未來,有妳、有我。


也許…孩子也會陪伴。


END


+++++++++++++++++++++++++

廢話區




以後我不趕連休假了拉,一連休假失眠是哪招!

這裡拜只想好好充活動啊啊啊啊啊啊啊!(被拖走



這篇算是番外,補充下のぞみ-的視角和一些事情而已。





我要打赏

打赏请先登录

粉丝排行

您目前的粉丝值是:-
排行是:-
打赏动态 更多
  • 还没有打赏记录
没有找到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