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章 无标题

作者:7as
更新时间:2014-12-07 01:09
点击:157
章节字数:2143

举报章节
选择正文字体:

本帖最后由 7as 于 2014-12-7 11:35 编辑


“就在那个晚上,我从我的房间的窗口看房子的屋顶,看榆树的树梢,它们在夜晚的天空上显出一排黑影。在这些屋顶的上方,只有一颗孤独的星星,但是是一颗美丽的、大的、没有敌意的星星。”

记忆中的园田合上了书本,脸颊上有热流的温度划过。我知道,她是想起了西木野博士。

这是她们分手第二年的某个夜晚。

园田不至于这么多愁善感,只是她总是放任自己对西木野的思念。

因为当时社会对于同性相爱的不理解、不友善,她们被迫分开了好几年。是园田提出的分手。

拥有现今知识的我本来对这种情况完全不理解,却在读取了园田记忆后开始有了苦涩的感觉。



我追寻着园田记忆中文字的片段,逐渐堆砌起了我房间一角的书架。

而房间里浓烈的药水味,也在我的彻底清洗下散去。说来也怪,不知何时我开始认为这味道不合我意——况且西木野博士有时会来,她还是人类,应当不会喜欢这样的味道。

凑巧在我整理完房间的那天下午,西木野博士来了。

她看着房间的布局,有些失神。

“博士,”我对站在门边的她说,“您觉得这里还有以前的味道吗?”

她仔细闻了闻,回答我说:“还有一点。”

“看来药物的残存的确是很难彻底消除的。”毕竟是长期使用各种化学药品的小房间,也只能这样了。

博士没有接我的话,也没有走进来。她张开嘴,似乎要发出园田记忆中再熟悉不过的那两个音节。

可最后还是什么都没能听到。


一时的沉默。


“她要醒了。”她突然说,语气有些激动:“再给我五年……不,三年就足够。终于……我……”

已经口齿不清。


她在哭。


我走上去抱住她。

手触摸到她背部连接着脊椎的机械——比我恒定调控的体温要冰冷许多。

想要把她紧紧收在怀中,如果这样就可以让她的身躯温暖起来,不再颤抖……


遵从着园田记忆中传来的执着以及思念,吃力地叫出博士的名字——

“……真……姬……”





我的程式里,是没有产生欲望、实践欲望这两条的。

本来,一堆机械也不应该会有这些想法。

不如说,在接触到欲望这个概念的时候,在书中看到人类说出“想要”这个词的时候,我根本不能明白那是什么意思。


而园田的记忆中有很多“想要”。

高中时很多个瞬间,不能说出口的“我想跟你在一起”;

交往时很多个场景,没能说出口的“我现在就想见你”;

分手后很多个夜晚,传达不到的“我好想你”;

以及再会后对于未来的所有期望。


博士和园田的第一个夜晚,园田记得十分清楚。

那时她身体的温度即便只留在记忆中也仿佛能够灼烧到我——博士也一样。

她紧紧抱着博士,生怕博士下一秒就要从这世上消失得无影无踪。

这不可能——我计算不出这样的可能,所以理应觉得这样的想法很好笑。

但我没办法体验到那种看到笑话一般的,在我的身体里用程式模拟出的喜悦。

那次在休眠中的读取结束后,醒来的我看到的是不知何时湿透的枕巾。







我醒来后的第三年冬天,园田海未关于西木野博士的记忆已经全部读取完毕。

花在读书上的时间越来越多。十一点到第二天六点的充电休眠时间缩短到一点到五点——实际上我也只需要四个小时的时间充电休眠,不如说,充电休眠的时间过长更容易使机械钝化衰老。

由于自身的外形关系,我甚至有种自己就是园田的错觉。

当然错觉就是错觉,我能分辨得很清楚。

博士则比从前更加劳累,我帮不上太多忙。毕竟在制造我的时候,博士不能预料到现今的工作内容。我能做的就是为博士准备三餐,为她处理越来越多的数据和资料,以及努力去学习博士现在的工作内容,在每天早上处理完博士入睡前留下的工作后,晚些叫醒她。



那件事之后没多久,博士用奇怪的表情问过我:

“你知道了多少?”

“……现在还有一些不知道的,但到明年,应该就……”

她皱起眉头,沉默着思考了一阵。

当时我想,如果她想不到的话,就老实告诉她。但她终究是博士,没用多久就明白了问题出在哪儿。

“我知道了。”没有再说其他的话。

我原先想过:博士如果知道了,会不会想要消除储存在我身体里的园田的记忆。甚至不需要她亲自动手,只要是她说的,我都会毫不犹豫地执行。可是博士没有这样的打算。

我认为对于园田的记忆来说,这样的处理方式不算意外。




从知道我的样貌开始,我便常常抽出时间,来查看摄像头录下来的老视频。

我得知,在园田从这房间搬出去的第二年,博士开始挤出时间来制造我。

无论是我的外在——面容、声音、身躯,还是我的内在——记忆系统、感知系统、学习系统、执行系统,都是由博士亲手调控,耗费了整整一年。

当我面部的模型终于制出时,我看到博士的表情有些怪异。

质疑、厌恶、愤恨再到悲伤,总之我能从中读出很多负面感情。

于是我推测出,她并不想制造出这样的一个我。

然而最后,她还是把我造了出来。


或许是因为不想面对我,博士在一次操作中出了小差错。

那是一次身体性能的调试,用的是园田在这房间里用过的那台仪器。

里面不仅存有几十年来园田身体情况变化的信息,还有园田大脑内容的全部数字化文件。

那部分文件的存在博士本人并不在意,因为她所要的只是这部分文件存在的证明,每天检查并复制一遍,来确认园田大脑的完好无损。

所以在检查我的过程中误把那部分的信息输入进来也不足为奇。





我知道博士在面对我时,难免会想起园田。

在园田的记忆中,也留有这样一句她从书中看来的话:人是由记忆组成的。

怀揣着园田的记忆,会情不自禁地输出某些不合理的举动。比如说,看到正在休眠的博士,我会把床尾的棉被铺开,盖在她身上。——尽管我清楚的知道,博士改造过的身体根本不需要这些。

这种无意义的举动越来越多时,我才终于明白博士在第一次看到我的脸时,为何是那样的表情。

为何不想造出一个这样的我,却终究造了出来。



博士能完美勾勒的,只有园田的面容;

博士能悉数还原的,只有园田的声音;

博士能像艺术家一般描摹再造的,

只有我这同园田一模一样的身体。


然而我不是园田,也不能是园田。

我没有名字,谁也不是,只不过是偷盗别人模样和记忆的小偷罢了。



TBC


好饿啊。。明天不能再这样肝了

看来这几天内写完蛮困难


----------------------

还是很不高冷地来说(忍不住

说话呀!!我特别想知道看的人是怎么想{:4_343:}

自己写这个没人说话也是憋得慌((



我要打赏

打赏请先登录

粉丝排行

您目前的粉丝值是:-
排行是:-
打赏动态 更多
  • 还没有打赏记录
没有找到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