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27章 无标题

作者:卷耳
更新时间:2014-04-09 22:20
点击:457
章节字数:4166

举报章节
选择正文字体:

六十五、天堂来信


“夏树,夏树?”


“静留!”夏树身子一抖,像是被闪电击中,睁开眼睛,抓住身边人的手腕,可是一阵头晕目眩还是让她撑不住倒在柔软蓬松的床榻上,可即使晕得看不清东西,她仍然牢牢地握住那个人的手腕。她绝不能放开静留的手了。


“好了,你终于醒了,没事了。”身边另一个人吁了口气,好像终于放下了悬着的心。


怎么会有另一个人?而且她握住的那只手,也似乎并不属于静留。是的,绝不是,她感觉得到!


夏树勉力睁开眼睛,失望就笼罩了她清澈的碧眸,她握着的,是好朋友舞衣的手,而那个坐在床头,离她最近的人,也是她最不想见到的人——灰原哀。


还有站在床头的长发女性,是近来和灰原哀形影不离的毛利兰。


眼前的人真实无比,难道刚才的真是梦境么?


夏树紧紧地闭上眼睛,想找回刚才的梦,可是静留已经远去,再也不会回来了。泪水从她的眼角渗出,她太痛苦了,为什么连一个梦她也留不住,老天连她和静留最后的相见也要剥夺?


而且她连想死的权利都被剥夺!


“夏树,你可以恨我,可是不要这样对待自己。”灰原哀声音低沉地说,“如果我和毛利小姐来迟一点,你就可能……”


“可是我至少可以和静留在一起!”夏树厉声打断她。


“夏树,你不要这样……你怎么可以做这样的傻事?”舞衣的急急地说,好友的担心忧虑已经溢于言表。


“你认为这是静留想看到的么?她是那么希望你幸福的人!”灰原也难得地提高了声音,“你看看这里,是什么地方?”


夏树睁开了眼睛,这是一间传统的英式乡间住宅,陈设是那么的熟悉,还有窗外那棵正在萌生新叶的山毛榉……


“这里是……”


“这是八年前你和静留度假时一起住过的地方,你和静留定情之后就提前结束度假回剑桥了。但我想,你应该记得这个地方。”灰原哀得知这一切,是源于她提取的静留的记忆,她将这段记忆删除后移植到另一个静留的大脑中,可是就像她留下备份的习惯,她用自己的脑海做了备份。


夏树当然记得,她怎么可能忘记,和静留的一点一滴她都不会忘。这张维多利亚时代的古董床,壁炉架上精致的蜡花,白色镶边窗帘的落地窗,还有窗外一到春天就开成一片花海的铃兰……


“我记得,我不会忘记!”夏树刻骨的眼神盯着灰原哀,“至于你为什么会知道这里,我想你是窃取了静留的记忆。想不到你不但是凶手和骗子,还是个小偷!你来到这里,简直是亵渎了这个地方。”


灰原哀无声地转过头,无论夏树用什么样的话骂她,她都会觉得自己罪有应得。而旁边的毛利兰似乎看不过眼,她辩解道:“小哀和我们一起追过来,幸亏我们来得及时,舞衣小姐是护士,小哀又懂医学,你才不至于有生命危险。可就是这样,小哀也怕你有危险,还从医院偷了两包血,让舞衣小姐给你输血,她知道你和静留的血型都是AB型……”


“够了!”夏树冷笑着打断她,“你还要证明,她不是个见不得人的人么?为什么不把我送到医院?因为你怕惊动警察,你的过去让你看到警察就害怕!”


“玖我小姐……”兰提高了声音,可是还没说什么,就被哀拉住了。哀和夏树曾经相处多年,她知道,这个女人貌似冷酷实则纯真,她说出这样的话,实在是心已经痛到无法可想了。


“夏树,你好好休息。还有,不要再做傻事了,这是静留不愿看到的……”灰原哀咬了咬牙,尽管心怀愧疚,她还是决心说句狠话,“而且据我所知,自杀者的灵魂会永堕地狱,你如果这么做,就永远见不到静留了。”




想守在夏树身边的舞衣和兰都被哀拉走了,沉重的橡木房门关上之后,室内陡然寂静。可是夏树的脑海里好像有无数的声音在交错,那是八年前她和静留在此度假时,在这里的笑语晏晏。


“和夏树睡一张床可以么?呵呵,没关系的,只要夏树不是太害羞的话……”


“如果晚上害怕了,夏树可以握着我的手哦。我是说,如果我也害怕……”


“这里和夏树很相配呢,清新的风,蓬勃的春天,碧蓝的海。我是很害怕大海,可是有夏树在我身边,就不怕了呢。”


“夏树,有句话一直想对你说,对着星空,我无法说谎和隐瞒了……”


“夏树,我喜欢你。不,应该是,我爱你!对,我爱你!比生命还要爱!”


“对不起,是我太唐突,没有考虑过你的感受,对不起夏树,是我不好。我知道了,我……可以……离开……”


“夏树,再见……”


“不,静留!”夏树再也忍不住了,用她被绷带裹得厚厚的左手用力拔去右手背上还在输液的针头,忍着伤口撕裂的疼痛和虚弱带来的晕眩,从床上跳起来,推开落地窗,向外奔跑。


就像她八年前那样奔跑,那一次,她追回了静留……


可是这一次呢?


她不知道,她只知道奔跑,不知道是想追回失去的东西,还是跑赢缠绕她的痛苦。赤着脚踩在四月的英伦还带着凉意的土地上,向着某个方向奔去……


当她的双膝终于承受不住身体的重量而重重地跪倒在地时,柔软的触感和眼前细腻的白色让她知道,这里是Folkestone著名的白沙滩,还有旁边那绵延的七姐妹白色悬崖。


这是静留向她告白的地方,也是她和静留定情后共度第一个良夜的地方。那一夜,有星空,有篝火,有香甜的潘趣酒,还有她爱也爱她的人……


突然一个熟悉的相似场景跃入她的脑海,就在不到一年前的时候,也曾经有一个地方,有星空,有篝火,有酒,还有一个人……


可是那个地方和这里不一样,不是空气清冷的英格兰,而是吹着暖洋洋海风的夏威夷,还有那片和这里完全相反,却同样壮丽的黑沙滩和黑色悬崖……是的,相似,可是什么都不同,还有那个人,任性、骄纵、多情却又有着神奇的魅力和柔软内心的女人……


那个深情如海的女人……


不,不要去想她!夏树拼命摆动着头,像是要把某个记忆从脑子里摇出来。


可是记忆这个调皮的小东西,当她要消失时会走得那样决绝,当她要留下来时,却又是如此的固执。


“静留,我该怎么办?”夏树泪流满面地望向沙滩那头长满松树的丘陵,那是静留的长眠之所,在那里,好像有静留温柔的目光注视着她,又好像听见静留的声音:“我一直在你心里,我是你的心……”


时间被悲伤和拉长,她在海边不知道呆了多久,灰原哀也没有再来。不知道是无颜面对她,还是笃定玖我夏树不会再选择死亡。


为什么不会选择死亡?是宗教信仰的力量,还是她有所牵挂?


“Kruger小姐,是你么?”一个小心求证的声音在她身边响起,在夏树抬头的时候,那个有些沧桑的声音带着确认后的热情欢喜,“果然是你,时隔这么久,我还是不会认错人的。”


“你是……”夏树的声音沙哑,带着哭到精疲力竭的孱弱。


她面前的老妇人热心地扶了她一把:“哎呀,你不记得啦?是七年前还是八年前的春天,你和那位美丽的静留小姐来度假,就是住在我的旅店。那时候你们多年轻啊。可是你怎么了,那两位小姐把你送过来的时候,你昏倒了,可是我还是一眼认出你来了。你遇到什么事了么?还光着脚……对了,那位静留小姐怎么没有陪你一起来,她那么温柔的人,又那么关心你,她一定会……”


“她……她……不在了……”夏树艰涩地说出这句话。尽管接到静留去世的消息已经半个月了,可是这仍然让她痛彻心腑。可是如果放任房东太太继续说下去,说美好的当年,说静留的好,说她们爱情的开始,她会痛到发疯的!


“啊!怎么会……”房东太太惊叫一声,随即英国人的审慎和礼貌让她立刻调整过来,得体地向夏树道歉和致安慰的话。


夏树麻木地听着,也麻木地随着房东太太向她曾经和现在栖身的房子走去,那些礼节性的语言,她听得太多了,是不是她也会像对这些视若无睹一样,会习惯这种痛苦和现实?


“Kruger小姐,你这样会着凉的,我叫人去放洗澡水,你得洗个热乎乎的澡。”她们来到这所家庭式旅店的前厅,房东太太走进柜台按铃叫女佣,这个满头银发的老太太忙活了一下,有些犹豫地从柜台的一个抽屉里拿出了一样东西。


“Kruger小姐,我不知道现在拿出这个是不是适合?可是不管怎么样,这是属于你的,在我这里保存了这么久,也算是物归原主了。我希望能够对你有所帮助。”她递过一个有些时光痕迹的信封,“这是你和静留小姐离开后的第二天,邮差送过来的。”


夏树伸手接过,当她看到信封上那娟秀又不失潇逸的笔迹,眼泪倏地落下。


这是静留给她的信,一封迟来了八年的信。




春天特有的带着香甜气味的温和的风吹拂起夏树的长发,如同恋人的手指;听不见风声,可是鸟儿的呢喃和远处海浪拍打沙滩的声音融合在一起,如同恋人 的呢喃。坐在静留的墓前,夏树小心翼翼地用拆信刀将信封裁开。这是在车站售货亭买的普通信封,上面盖着车站邮局的信戳,寄信的日期,正是八年前那个她拒绝静留告白的日子。这封信正应该是静留黯然候车之时,匆匆写给她的信笺。而正当静留将信投入邮箱,准备踏上去法国的列车之际,她赶到追回了静留。


第二天她们就兴高采烈地离开这里返回伦敦,而这封信却在她们离开之后悄然而至。


静留从未提及这封信,她也许是忘了,也许是不必再提及。因为那个时候的静留,幸福到春暖花开……


“我亲爱的夏树……”


当第一句跃入夏树的眼帘,泪水也随之潸潸而下,她的左手捂住了半边脸,为了不让自己的哽咽变成痛哭,怕吓走了徘徊在字里行间的静留的柔情。


“我亲爱的夏树:


允许我最后一次这样称呼你。希望你不至于责怪我的唐突,我原本也想悄悄离去,不带给你任何的困扰,但请你原谅我的软弱,这种无法控制自己感情的软弱,还是逼着我给你写下了这些文字。


可是心中纵有千言万语,此时下笔却难以成书,全因我心乱如麻,若是有什么说的不对,请你别见怪。


夏树,我情知你的善良和纯洁,我唯恐我的冒犯会让你困扰,让你产生心理的负担,甚至会觉得你的拒绝是对我的伤害。夏树,我求你千万不必如此。人生广阔,你有无限的未来,我也许不过是你天空中的一颗流星。在未来的某个时候,你会遇到更适合你也更爱你的人,那对于你和她都是何其幸运美好。你是多么好的人啊,我相信那位幸运儿会更好,比我更配得上你,值得你爱。那时候沉浸在幸福中的你,请抽空来告诉我,我会带着一点酸涩又满怀释然地祝福你;如果你忘了,那也无妨,那是因为你对恋人的爱占据了你的心房,相信我会在天涯的那一端默默地希望,希望你过得幸福,至少比我幸福。


夏树,我要离开了。也许我们还会做朋友,也许我们会永不相见,我唯一自私的念头,就是希望你能记得我,在不远的将来,你和你的爱人相依相偎,会给她说起我的故事,知道有一个人永远祝福着你们,祈求你们一定要幸福安康,一定会深深地相爱,爱到地久天长,那是我深藏于心却未能付诸实现的爱情最好最美的价值,这也是我曾经存在于你的生活的意义。夏树,记着我吧,帮我实现我的愿望吧!


车站的广播再次响起,我就要离开这段生活,离开你,留下美好的回忆,开始下一段陌生的旅途。匆忙之际,不知该如何告别,软弱的我还是藏在诗人的背后,把我熟悉的诗歌写下了,当做我送给你的最后的礼物——


我曾经爱过你;


爱情,也许,


在我的心灵里还没有完全消失;


但愿它不会再去打扰你;


我也不想再使你难过悲伤。


我曾经默默无语地,毫无指望的爱过你,


我既忍着羞怯,又忍受着妒忌的折磨;


我曾经那样真诚,那样温柔的爱过你,


愿上帝保佑你,


另一个人也会像我一样爱你。


再见了,夏树,再见!


你的静留

9,June,2006”


这封迟到了八年,寄托了深情的来信,在信中的恋人生离死别之后,在寄信人殒身长眠之后,在收件人辗转颠沛之后,一直在爱情开始的地方,静静地等候,等候着身心俱摧,了无生意的收件人,把爱和温柔交付到她的手中。在静留未寄出的信里,当她对爱情绝望准备决绝离去时,何其幸运地让爱情扑入她的怀抱,可是幸福总是稍纵即逝,在幸福的顶端,死亡接踵而至。可就像是命运的拨弄,时隔多年,当这封信又重回爱人的手中,爱情也随之重回人间。


谁说天若有情天亦老,这分明是爱情自有天意!


“静留……静留……”夏树扑倒在静留的墓前,放声大哭。冰冷的十字架和石板地里,有爱人温柔的心肠。


即使静留已经去了另一个世界,她却依然被静留温柔相待。那种静默之爱,无时无刻不留在她的身边。就像梦里的静留说的,她一直在夏树身边,从未离开过。如此深挚的爱,又怎能让她去辜负?辜负那份爱给她最后的礼物?


“静留,告诉我,我该怎么办?静留,我该怎么办……”



我要打赏

打赏请先登录

粉丝排行

您目前的粉丝值是:-
排行是:-
打赏动态 更多
  • 还没有打赏记录
冢夕
冢夕 在 2018/01/03 21:50 发表

她是她又不是她,生物学上相同,可是人格塑造不同,换张脸夏树会爱她么,夏树爱她的前提是她是静留吧,按道理,两人相忘于江湖,不过猜作者会写到一起。我相信静留死了夏树能振作起来,但是不觉得她能和静留二号相亲相爱,反过来夏树死了我猜静留会一起走,都很爱,爱的方式不一样,性格决定吧

显示第1-1篇,共1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