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26章 无标题

作者:卷耳
更新时间:2014-04-05 22:37
点击:443
章节字数:3840

举报章节
选择正文字体:

六十四、花祭芳魂


“真的再也没有见过面么?”


“嗯,浪子回去之后就重病不起,凄凉死去,而武男君从战场回来,只见到爱人的墓碑。”


“作者先生为什么这么残忍呢?编出这样的情节。临死前见一面,或者在最后一次相逢的时候能够厮守一会儿,说说话什么的也好啊。而且一个死了,一个活着……对于这么相爱的人,唉,罗密欧和朱丽叶也比这个好些。”


“夏树真是善良呢。可是这个故事不是编的哦,是真实发生的。而且现实往往比编出来的情节更冷酷更残忍。”


夏树还记得,那是去年的秋天,在伊香保的温泉,静留给她讲《不如归》的故事的时候,她们的对话。


原来现实真的会比小说更冷酷残忍,原来有情人不会终成眷属,甚至连最后一面也见不到。


八年前的那个冬夜,静留弯下腰轻轻地吻了她,对着睡意朦胧的她轻声说:“宝贝,我走了,等着我,我很快回来。”她看到静留在门口对着她回眸一笑,背影消失在门背后……


她从未想到那一刻,竟然是永诀!


她的静留不在了,死了!她再也见不到她了。难道这事实真相就像静留在伊香保告诉她的:“大部分时候,我们根本不知道接下来会发生什么,总想着还有见面的机会吧,哪知道接踵而至的就是死亡。”


不,说这话的不是静留,她的静留早就不在了,八年前,就永远地离开她了……


可是……那又是静留啊,那样的眼神,那样的深情,那样的心……


不!不!不!


夏树抱着脑袋狂喊。玖我夏树的心里,只能容得下一个静留,不是,不是她,不是那个偷走她爱情的骗子!那个骗子,要把她从自己的脑海里赶走,赶得远远的!


真的能赶走么……


一定可以,一定可以的!


也不知道过了多久,当夏树终于慢慢放下了抱紧头的双臂,一片寂静中的带着颤音的急促呼吸声让她混乱的思维渐渐凝聚到一点,这种声音,不属于一直陪着她的舞衣,当然更不可能属于身为男性的武田或佑一。


她散乱的目光费力地看清楚,坐在她面前不远处的短发女人,白皙的面孔上带着深浓的哀愁,光线在她过于立体的轮廓上投下了深深的阴影,让她有一种无言的悲剧感。


“灰原哀!”或者也可以称呼她的本名,宫野志保。


灰原哀曾经是玖我夏树最崇敬和感激的人,灰原博士和夏树年龄相仿,可是这个科学天才却是她在学术上的导师和领路人。这个性格孤僻的天才,孤高自许,目下无尘,唯独对她青眼有加,不但殚精竭虑地培养她指导她支持她,还慷慨地将自己的研究成果和她分享,甚至无私地赠予她。若是没有灰原哀,玖我夏树绝不会有今天的成就。


现在她终于知道,灰原哀之所以如此,不过是愧疚的负罪感在作祟。


灰原哀,就是个为虎作伥的凶手!


夏树面无表情地看着这个漂亮的茶发女人,眼神冷得像冰。她是恨毒了这个女人。


“夏树……”灰原哀清冷的声音带着听天由命的暗淡,“你大概是想杀了我吧,如果杀了我能让你原谅我,你就动手吧。”


夏树忽的冷笑了,那种笑容比死光还要惨苦:“我是想杀了你,可是杀了你,能换回我的静留么?我不杀你,可是永远也不会原谅你,你这个凶手!”


灰原哀无言以对,无论她是为了姐姐还是为了自己,她的确就是凶手,任何理由和借口也无法掩盖的事实。


所以她更不能抽身而去,她必须负责。向来吝惜语言的灰原哀艰难又恳切地说:“夏树,你不原谅我,我无话可说。我也会用我的一生去赎罪。可是我更希望你能过得好,我也相信,这是静留的愿望,即使……她已经不在了。世事难料,人生无常,我希望你不必纠缠于往事,一定要好好地珍惜现在,珍惜身边的人。”


夏树的神经像是被刺了一下,身体震悚。最后的这句话她听过,是静留对她说过的。但那是哪个静留?


不,世上只有一个静留!


可是为什么另一个不是静留的静留说过的话,也会萦绕在她的耳边?


她想不明白,也明白不了。她只能冷冷地对灰原说:“不用你假装好心?你觉得我满足于现在,就会减轻你的罪恶么?”


“什么也减轻不了我的罪恶,但是如果你能珍惜现在,好好生活,我想静留也会安心……”


“你住口,你不配提她的名字!”夏树厉声喊道,可是那个名字带来的哀伤、悲痛和爱让她本以为早已干涸的眼眶再次盈满泪水,“你告诉我,她……她……她在哪里?”


灰原哀知道她指的是什么:“Folkestone。”她说的很艰难,毕竟对她来说,那是个让她永远不愿去面对的地方。


“Folkestone?”夏树当然记得,她永远也忘不了。Folkestone,英格兰东南角的一个小镇,美丽如花园的城市。可是刻印在她脑海中的不是因为这个,而是因为,那是她和静留在八年前度假的地方,静留在那里向她表白,没有得到她的回应后失望地准备悄然离去。就在静留踏上英法海底隧道列车的前一刻,从旅馆追出来的她在背后紧紧地抱住了静留……


她忘不了,忘不了静留惊喜交加的神情,忘不了静留温柔婉转的吻,忘不了静留的气息,衬衣下透出的温暖,忘不了静留深情的那句话:“夏树,我爱你!比生命还要爱!”


那个美好的记忆之城,那个定情的地方,却成为静留最后的长眠之所!


这时多么让人心碎!


爱在这里开始,是不是也在这里终结?




“静留……静留……”


寂静的小墓园里,悲切而深情的呼唤,伴着风吹动松树的声音,还有远处传来的隐隐的海涛声,显得更加的凄凉。


因为无论爱有多深多美,在这里被呼唤的人,却永远也不会回来了。无论你呼唤她千百声,她也听不见了。


这个简朴而美丽的坟墓,墓碑只有一个精美的青铜十字架,十字架上是天使的雕像,下面刻着生卒年,没有姓名,没有墓志铭。谁也不知道,这里葬着一位多么美丽深情的女子,她活着的时候,光华如太阳照亮了她的世界,她的爱如静静燃烧的蓝色火焰般安静而炽烈,她的死亡却似流星猝然坠地!


墓前打扫得很干净,十字架下还放着一束带着清晨露珠的红玫瑰,带路的看园老人一路上絮絮叨叨地说,每年会有一笔不菲的款项汇过来,让他照看好这个无名的坟茔,他一直做得很尽职,每天都会换上新的玫瑰花。


夏树知道,这个人一定是灰原哀。做这一切,不过是为了弥补她丧失的良心。


当夏树看到坟墓的那一刻,她的脑子里就再也没有其他的思想了,她只有静留……静留……


“静留,我来了……对不起,我迟了这么久,我总是这么迟钝,你怪我么?我知道你从来不会怪我,可是……静留,对不起!”夏树的眼泪簌簌落下,落到玫瑰花瓣上。晶莹的泪珠映着阳光,散射出七彩的光芒,让玫瑰分外娇艳。


美好的爱情,为什么偏偏要用泪水去灌溉?


夏树颤抖的手指抚摸着十字架上的刻字,温柔得如同在抚摸静留的脸庞。可是冰冷的金属质地,又怎能比拟情人的温暖滑腻的肌肤和沁人心脾的幽香?


冷冰冰的青铜十字架上简单无情的数字泄露了墓主人的生命陨落在花样年华。八年前,她十九岁,静留二十岁;而现在,她已经二十七岁,而她的静留,仍旧是二十岁。


活着的人已经有了岁月的痕迹,死去的人和她的爱情却永远年轻。


她的恋人,永远停留在二十岁的花样年华,她再也不会老了。她们的厮守不能如愿以偿,可是她却会永远地爱下去,如同她永远的年轻美丽。


Folkestone这个美丽而缓慢的地方,连风景也是八年前的风景。这里离她们当年住的地方很近,抬起头,就能看到不远处连绵的白沙滩和白色悬崖。这是Folkestone最美的地方。


“静留,还记得我们在Folkestone度过的最后一个夜晚么,就是在白沙滩上,听着海浪声,你仰望着星空,对我吟诵济慈的诗。”


她耳边隐隐听见静留柔和华美的声音:


“璀璨的星!我祈求像你那般坚定,


但我不愿意高悬夜空,独自辉映,


并且永恒地睁着眼睛,


像自然间耐心的、不眠的隐士,


不断望着海滔,那大地的神父,


用圣水冲洗人所卜居的岸沿,


或者注视飘飞的白雪,象面幕,


灿烂、轻盈,覆盖着洼地和高山——


呵,不,——我只愿坚定不移地


以头枕在爱人的胸前,


永远感到那舒缓地降落、升起;


而醒来,心里充满甜蜜的激荡,


不断,不断听着她细腻的呼吸,


就这样活着,——或者死去。”


就像济慈这位度过短促的时光,把名字写在水上的美少年诗人,静留一开始的爱情宣言,既有温柔爱情的激荡,也似埋下了死亡的伏笔。


可是她不想再探究这些了,她只想依偎进静留温暖的怀抱里,那里是她灵魂的栖居之地,这世上的痛苦太多了,太深了,痛得受不了了,静留,你来接纳我吧!


“对不起,静留,这些年来,让你一直孤单,一直没有陪在你身边。你放心,我终于来了,我来找你了。在我们爱情开始的地方,来延续我们中断的爱。在另一个世界我们会重逢,你枕着我的胸口,听着我的呼吸,我们永远在一起!”


薄薄的手术刀片割开了手腕上的血管,鲜血如心中的爱情一般汹涌地流出,滴落在墓前的白色大理石地上,如凋落的玫瑰,如恋人的心……





“夏树……夏树……亲爱的……”纤长的手指轻抚着她的睫毛,动作轻盈又调皮。


“静留!”她睁眼看到静留清雅的笑容,她也笑了,微微欠起身来,将上半身窝进静留的怀抱,仰望着静留秀美的容颜。她没有惊讶,静留就应该这里,难道她不该一直就在自己身边么?静留从来没有离开过啊。


静留温柔地抚摸着夏树的脸颊,白色和服的袖子扫过她的鬓边,痒痒的。静留穿白色真好看,夏树这样想。她看着静留微微含笑的神情,她迎着光,眯着眼睛看着她亲爱的人。


“静留,你回来了。你会回来的,我就知道。”


“你呼唤我,我就会回来了。”


“我们会住在这里么?就你和我。”


“你愿意在哪儿都好,宝贝。英国、日本,还是其他地方,有你在都好。”


“我想要小小的房子,从卧室望出去有松树和沙滩,还有蒙上薄雾的山。”


“嗯,那我还想有一座花园,长满各种花,当然少不了玫瑰。”


“好啊,我们日落前在花园就餐,当夜色笼罩,我们在沙滩上躺着沐浴月光。”


“夏树,你得允许我吻你,亲吻你的脸、你的手臂、你的腰。”


“当然了,我每个地方都是你的。”


“夏树,谢谢你,谢谢你对我的爱,爱是多么美啊 ……可是我不得不走了。留下对我的记忆吧,不要忘记爱。当你梦醒的时候。”她看见静留眼睛里温柔的忧伤。


“静留,这不是一场梦,我们是在一起的,永远在一起!”


“不是这样的,夏树,你会有另一种人生。”静留的笑容中有惆怅,可明眸中更闪着光彩,“夏树,你这么好,你不是生来要承受这种苦的。我是你爱情的启蒙和开始,我做到了,接下来,该是另一个人接替我来爱你,当然也是接替我被你所爱了,她会接替我和你一起,享受海滩、山峦、繁花和月光,享受爱情。”


“不,她不会接替你,她不是你!”


静留温柔地笑了:“你已经知道她不是我,所以你对她的感情也不是我们爱情的替代品。流年暗中偷转,流水磨光了石头,白云变换着姿态,有些东西你不会忘掉,可更有些东西会更新生长。你分不清是什么时候改变,就像你分不清什么时候爱在滋生。在那段感情中,我是一颗种子,她却是你最终的收获。”


“不,静留,我不会接受别人!我只爱你!”


“傻孩子。”静留柔软美丽如玫瑰的唇轻轻吻着夏树的额头,“曾经的爱情不是束缚,不是镣铐,更不是死囚的牢笼,它让你学会去爱,更好地去爱……”她的唇慢慢离开了夏树,笑容愈加明亮柔和,“宝贝,别害羞,我知道她爱你,你也爱上了她……”


“静留,你为什么会……“


“我当然知道……”静留的笑容似要融入光晕中,“我一直和你在一起,在你心里,我是你的心……”


“静留,别走……”夏树眼睁睁地,看着静留的身影逐渐地模糊,她消失了,消失在光芒之中……什么也没留下,又好像留下了所有。



我要打赏

打赏请先登录

粉丝排行

您目前的粉丝值是:-
排行是:-
打赏动态 更多
  • 还没有打赏记录
没有找到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