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27章 无标题

作者:0haruka0
更新时间:2013-12-31 01:55
点击:277
章节字数:9538

举报章节
选择正文字体:

本帖最后由 0haruka0 于 2014-2-5 23:55 编辑


支线——女王END


茶色的眼睛无神地看着上方,不,周围全都是白茫茫的一片,就连上下左右都分不清。

从体内不断流出的红色液体几乎把全身的衣服都染成了暗色。

额头、脸颊,甚至连眼睛都有被利刃划伤过的痕迹。

尤其是左半边脸,伤痕贯穿了整只左眼,根本不知道眼球是否有损伤。

四肢如同被折断一般无力地向下垂着,就好像被丢弃的木偶一样破烂不堪。

如果不是胸前微弱的起伏,大概会觉得这个人已经死掉了吧。

不知道过了多久,毫无光彩的瞳孔渐渐地恢复成原有的茶色。

美琴似乎有了反应。

手脚不能动弹,舌头都麻痹了,就连痛觉都丧失了。

想知道自己在哪里。

但是现在的美琴连幻觉和现实都分不清。

只能感觉到身体像漂在水面上一样,轻飘飘的。

(我……)

(已经死了吗?)

『小咪。』

(!?)

大脑里响起了这样的声音。

『抱歉……让你,觉得很恶心吧……』

『才没有,那种东西……』

(谁?)

『为什么……我会是这样的身体啊……』

(是谁在说话?)

短暂的沉默后是一起玩耍的声音。

『唔唔……啊哈哈哈……』

(笑声?)

『你真的是国中生?』

(!?)

(这个声音是……)

……

『进了~』

咚。

是塑料瓶撞击金属的声音。

『喂,这样很不礼貌啊。』

『小咪每次都是走近垃圾桶才丢呢。』

『这是当然的吧。给我听好了……』

『你丢不进吗?』

『……哈啊!?你说谁丢不进!?这种东西根本就太轻松了!!』

咚咚咚。

虽然嘴上这么说,但是少女没有一次投进。

墙壁、地板、房门。

然而,目标渐渐地接近了。

咚。

最终少女把塑料瓶丢进了垃圾桶。

『进……进了!如你所见只要我认真的话……』

『等,等下!』

少女的笑声在一瞬间停止。

(发生,什么了吗?)

『振作点啊……怎么会这样……』

再次传进美琴大脑中的是少女恐惧的声音。

『……名字,告诉我吧。』

『……』

(!!)

是清晰的三个音节。

『我的名字是……』

是美琴熟悉得不能再熟悉的名字。

『谢谢你愿意成为我朋友……』

『みさきちゃん……』

两个幼小的身体出现在美琴眼前。

不知道是距离太远还是意识不清醒,美琴没有看清两人的脸。

(那个是……)

紧接着,迷糊的意识又陷入了一片黑暗。


「……御坂……醒……」

(……请等一下!)

「姐姐……姐姐大人……」

(别走!)

(至少,让我看看你的脸!)

(就一下……)

「喂,笨蛋,快醒醒啊……」

「小鬼!」

(你……)

「御坂同学!御坂同学快醒醒!御坂……」

「啊……美,美琴,刚刚手在动……」

「美琴小姐!」

「少女!」

「御坂同学!!」

『……』

原本除了惨白之外没有其他表情的脸上出现了变化。

美琴的眉头紧紧地皱了起来。

「御,御坂同学?」

看到了。

这一次食蜂清晰地看到了美琴的手指在跳动。

即使只是不仔细看就不会注意到的细小动作,除了心脏仍然在微弱的起伏外,美琴有了生命活动的迹象。

『……』

「什?御坂同学你说什么?」

对所有人做出了噤声的手势,食蜂低下头把耳朵贴近美琴的嘴边。

似乎是想听清楚美琴在说什么,但是却忘记了这个声音是通过脑电波传达的。

『……み、みさ、き……』

「!?」

星形的瞳孔突然放大,食蜂保持着刚才的动作,不,准确的说是不能动。

如同时间停止一般的停滞了。

被食蜂埋藏在心底深处的某些东西因为从美琴嘴里说出的那几个音节而慢慢浮现出来。

(为什么,御坂同学会……)

「……喂!」

「啊……」

突然的声音把食蜂从遥远的记忆里喊醒,但脸上的表情仍然很慌乱。

「喂,笨蛋她有说什么吗?」

「没,没……听不清御坂同学在说什么……」

食蜂跪坐在雪地上,让美琴枕着自己的大腿,用手抚摸着她的侧脸。

看上去像是在午后小憩一般,但是被血迹染红的白色长袜和食蜂紧握住的拳头却和这样的气氛相反。

『……咕唔。』

很轻的,如同微弱的心脏跳动的声音在大脑深处响了起来。

「等一下!」

黑子在蕾莎还想说什么之前做出了「安静」的手势,脸上露出紧张、担忧的表情。

「听,听到了吗?」

「哈?你在说什么啊。」

麦野不耐烦地看向黑子。

「声音。」黑子用颤抖的手指着自己的大脑,「刚刚,在大脑里,有声音……」

『咕唔……』

「美,琴?」艾丽莎闭上眼睛,仔细地去听黑子说到的那个声音,「听到了,是美琴的声音!!」

「御坂学姐!?」

『咕唔……大,家?』

意识仍然没有很清醒,但却能够听到来自朋友们的声音。

美琴怀疑这是不是自己的错觉。

「是,御坂同学,是我们。」

食蜂立刻握住了美琴冰冷的左手,证明自己就在她身边。

但是,现在的美琴不要说用能力判断电磁波了,就连食蜂的手的温度都感觉不到。

即使勉强睁开了没有受伤的右眼,美琴看到的也只是一片黑暗,找不到瞳孔的焦点。

喉咙里充满了铁锈的味道,耳朵里持续着嗡嗡的轰鸣声,甚至连痛觉都丧失了。

「御坂同学?」

『咳,为,什么……』

「御坂同学觉得我们会丢下你一个人逃走吗!?」

「就是啊御坂美琴!」

美琴好像没有听到一样继续说下去。

『危,危险……快,走……』

「已经没事了姐姐大人。」

『等一下,让我,看看你的脸……』

「美琴小姐?」

五和奇怪地看着美琴。

『别,走……』

「笨蛋你在说什么啊。」

「喂,小鬼好像有点不对劲。」

不知道是在询问谁,又或者是在自言自语,麦野的脸色变得难看。

「奇怪。」神裂低着头在思考着什么,「少女……」

「Let me have a look。」

强忍住内心的慌乱,布束从挎包里抓出几瓶试剂,用很快的速度装入针管内。

刚准备踏出一步,身体就因为站得僵硬的双腿无法挪动而向前倾倒。

「那个。」伊丽莎立刻扶住布束,「你没事吧?」

「这个,快点给她注射进去。」

看着布束手上的针管,艾妮莉娅露出疑惑的表情,「你说注射……」

唰。

是空间被撕裂的声音。

几乎在同一时间,布束手上的针管已经扎入了美琴的手臂。

「诶?」

「这样就行了吧。」

「姐姐大人!?」看到突然出现的针管,黑子转过头看向站在自己身后的红发少女,「结标淡希!」

结标耸耸肩,拿手电筒指着美琴,「嘛,如果御坂美琴现在死掉的话,说不定会感激我替她减少了痛苦。」

『咕唔……呜哇啊啊啊啊啊——』

如同想要证实结标的话一般,美琴发出了惨叫。

「御坂美琴!」

「笨蛋!」

「美,美琴,你,你不要吓我啊。」

『哇啊啊啊啊啊啊——』

原本丧失了的痛觉恢复了。

惨白的脸庞因为疼痛而扭曲着。

(御坂同学……)

食蜂紧紧皱着眉,心脏像被揪住一样的疼。

「御坂学姐!为什么……」

「那个,布束学姐!?」

佐天紧握住初春的手,着急地看向布束。

「只是快速促进了新陈代谢。」布束叹了一口气,「她体内大部分细胞都已经坏死,现在只能用这种强硬的方法让她再坚持一下了。」

「坚持?」麦野故意做出不在意的样子,「喂喂,你该不会是想说这个小鬼快死了吧。」

「Well,这一点。」布束毫不掩饰地看着麦野的眼睛,「你应该很清楚,不是吗?」

「御坂同学不会死的!!」

食蜂大声地喊了出来。

「还没有,我,我还没有告诉她,她还没有想起来……」透过白色手套,几乎能看到从握紧的拳头上凸起的青筋,「明明约定好的……御坂同学绝对不会失信的,绝对不会……」

蕾莎和五和互相看了一眼,都从身上拿出了符文,施展起治疗的术式。

艾丽莎在初春和佐天的搀扶下闭起眼睛,小声地开始念着听不懂的术语。

咚。

是身体跪倒在地上的声音。

「姐姐大人……」

番外个体一直站在离美琴最远的地方,不是想要逃走,而是不知道该怎么面对美琴。

出手重伤美琴的是番外个体自己,所以美琴的身体情况到底有多糟糕,这一点没有人比她更清楚了。

但当听到「美琴会死」这句话的时候,番外个体还是惊讶到心跳都漏了一拍。

脑海里浮现出的是被她折磨却没有还手的美琴、明明已经失去意识但在听到最后之作有危险的时候想要站起来的美琴、即使她做错事情却仍然保护着她的美琴……

「御坂,到底在做什么……」

没有受伤的手抓住了覆盖在地面的白雪,番外个体感觉不到冰冷的温度。

『已经没事了。』

是虚弱无力,却让番外个体感到安心的声音。

「!?」

听到这样的声音,身体连颤抖都停止了。

「姐,姐姐大人?」

番外个体抬起头看到美琴的脸上仍然有着痛苦的表情。

『一切都会好起来的。』

『所以,不要再哭了。』

「!!」

接收了所有来自妹妹们的恶意,为了杀掉美琴而诞生。

这是学园都市对番外个体下达的命令。

但是。

妹妹们真的恨美琴吗?

为弥补自己的过错,宁愿自己死掉也想要妹妹们活下去。

一般的人就连克隆人的事实都接受不了,希望他们消失才好。

然而,为克隆人做到这种地步的人类真的会被她们怨恨吗?

如果真的是『恨』,那么美琴早就应该死在番外个体手上了。

如果番外个体真的恨美琴,现在就不会为了她而哭泣。

「……御坂,在哭?」

番外个体感觉到了。

滴在手背上的液体的温度。

「为什么……」

为什么没有责怪自己?

为什么,会变成这个样子?

番外个体心里充满了太多的疑问。

『妹妹。』

『因为,你是我妹妹。』

所以,就算拼了命也要保护好。

『咕唔,哈……』

「姐姐大——」

「很抱歉在这种时候打扰你们。」

成熟的声音突然穿插了进来,打断了番外个体的话。

「不过请你们立刻离开这里。」

「伊利沙里纳大人?」艾妮莉娅走上前,「请恕我失礼,御坂美琴现在恐怕无法移动。」

伊利沙里纳走到美琴身边,原本皱起来的眉变得更紧了。

(果然,还是太勉强了。)

美琴的左手从手肘的地方突然裂开,不仅有大量鲜血流出,甚至能看到白色的骨头。

隐藏在皮肤内侧的某样东西因为皮肤的破裂而露在空气外面,奇异的光芒从内部散发出来。

(!?这是……)

感觉到好像有什么液体沿着手掌留了下去,食蜂低下头看到白色手套被美琴的血液染成了红色。

「!!御坂……」

「不能看!」

伊利沙里纳想要阻止食蜂,但还是晚了一步。

「……哇啊啊啊——」

食蜂的精神受到了巨大的冲击,大脑皮层如同被铁皮摩擦一般的疼痛。

「什,这是什么……」

「『原典』。」席琪桃尔从咬紧的牙齿里挤出了这个词,「可恶!我就知道……」

「喂!你把话给我说清楚。」

麦野一把抓住席琪桃尔的衣领。

「请等一下,现在不是说这个的时候。」

「现在不说,难道等小鬼死了再说吗!?」

「如果现在浪费时间的话,不止是她,我们全部都会死在这里!」

「……发生什么了吗?」

神裂皱起眉看着伊利沙里纳。

「英国清教联合俄罗斯成教、罗马正教破坏了『伯利恒之星』,但是。」伊利沙里纳抬头看向高空中的某样东西,「右方之火似乎打算用『伯利恒之星』投下天使之力。」

「什!」

「那个东西的威力恐怕会让世界上一半以上的国家都从地球上消失,虽然不知道逃到哪里才是安全的地方,但也不能在这里浪费时间。」

神裂握紧了拳头。

身为世界上仅有二十个圣人之一,神裂对天使的力量非常了解。

但是现在的美琴根本无法移动。

(到底,该怎么做……)

『神裂,小姐。』

「少女?」

大脑里传来了美琴的声音。

『麻烦你,带黑子食蜂她们离开。』

「姐姐大人!」

「但是你……」

『我的话请不用担心。』

『能,拜托你吗?神裂小姐。』

「我……」

「我不会走!!」

食蜂大声地打断了神裂的犹豫。

「『不用担心我』!?」

或许因为太激动,红色的液体从食蜂裂开的伤口处流了出来,和美琴的鲜血混在了一起。

「御坂同学的信用力太低了,我不会笨到相信你的话。」

嘴角露出了苦笑。

「这一次。」

手被紧紧地握成拳头。

「不管你说什么我都不会走!」

眼睛闭了起来,做出「不管你说什么我都不会听」的表情。

『……小祈。』

「!?」

星形瞳孔突然放大,用不敢相信的眼神看着仍然无法动弹的美琴。

一直被自己藏在深处的回忆因为这个名字而苏醒了。

「……御,御坂同学,你,在说什么……」

食蜂想要装作听不懂的样子,但却无法掩饰眼中的慌乱。

『对不起。』

美琴勉强张开了没有受伤的眼睛。

但因为这个动作,身上原本停止流动的血液再次向外流出。

『唔,咕唔……』

『一直以来,都很抱歉。』

『我的事情,妹妹们的事情,咳,咳咳……』

『还有那个孩子,多莉的事情……』

食蜂的表情在听到「多莉」这个名字的时候彻底僵住了。

「为,什么……」

『我看到了,那个时候的事情。』

就如同食蜂能看到美琴被番外个体打伤的画面那样,美琴也通过电磁波看到了食蜂的过去。

不,大概连埋藏在食蜂内心深处、被美琴遗忘的某些记忆也被看到了。

『谢谢你,一直陪伴着那个孩子。』

「……」

食蜂没有回答。

不,准确的说是不知道应该说什么。

曾经有多希望眼前的这个人知道自己和她的过去,有多希望能够拥有那个时候的羁绊。

但是。

现在的食蜂一点都没有高兴,反而充满了恐慌。

原本就很奇怪的气氛一下子变得沉默。

「御坂……」

『呐。』

美琴先一步打断了食蜂。

『是不是把那个东西轰掉就行了。』

「别开玩笑了!那个东西……别说是你了,就连圣人都做不到吧。」

伊利沙里纳大声地喊了出来。

『……确实呢。』

『那种东西,一定要用那个级别的东西才行呢。』

美琴的嘴角弯起了自信的弧度。

没错。

既然以人类的身躯做不到的话,只要用『天使』对抗『天使』就能做到。

风斩冰华。

『人造天使』。

230万AIM扩散力场扩散力场的集合体。

一个人的话做不到。

但是如果借助『天使』的力量就一定可以。

美琴这样坚信着。

『咕唔,嘎……』

啪嗒。

身体被挪动了,从美琴的背后伸出了一双手,把她牢牢禁锢在自己的怀抱。

『嘎啊……』

脸上的表情扭曲了,原本已经破烂不堪的身体因为这个动作而发出了警告。

「姐姐大人!」

黑子想要阻止食蜂,但她的动作在下一秒就僵在了原地。

「……食蜂操祈!」

对准黑子的是被美琴用电流击中的,已经损坏了的遥控器。

「白井同学,不要逼我。」

『小,祈……』

食蜂好像没有听到一样,更紧地抱住了美琴。

「喂!你在做什么!」

「放开姐姐大人!」

「食蜂小姐!」

「快放手啊你这家伙!」

「食蜂小姐难道没看到美琴很痛苦吗?」

「第五位,你是想杀掉小鬼吗。」

「食蜂学姐!」

「食蜂……」

黑子等人把食蜂包围在中间,看上去就想要从食蜂手里把美琴抢回来一样。

气氛变得更加紧张了。

「我不会让御坂同学死!」

食蜂大声地喊了出来。

「我要带她回学园都市。」

「有那个医生在的话,御坂同学绝对不会死!」

「如果你还不放手,少女就算不死也有可能醒不过来。」

「就算是那样!」星形瞳孔坚定地看着神裂,「我也不会让她去送死!」

「如果御坂同学真的醒不过来的话,我会用一生来照顾她!」

『谢谢你小祈。』

啪嗒。

冰冷的温度贴在了食蜂的侧脸。

是美琴的手。

「御坂,同学……」

『但是我不能再这样破坏你的人生了。』

「!?」

全身的力气突然丧失。

「怎么……」

不仅是食蜂,就连初春佐天都瘫倒在地上。

『没事的。』

『我只是借用你们的计算力。』

先前美琴失去意识的时候和风斩做了约定。

「御坂……」

『呐小祈。』

『其实你身边有很多关心你的……』

「那种东西我不需要!」

『……就是这样我才不放心啊。』

美琴叹了一口气。

『黑子有初春同学,佐天同学,固法前辈照顾。』

『虽然结标淡希伤害过黑子,但那是过去,现在也在用她自己的方式关心黑子。』

「姐姐大人……」

「哼。」

结标别过头,对美琴的话感到不屑。

『席琪桃尔有海原和她的朋友。』

『她帮了我很多,但是我除了感谢好像没办法再为她做什么了。』

「御坂美琴……」

席琪桃尔握紧了自己的拳头。

『妹妹们有大眼女和一方通行帮忙照顾。』

『我真的太失格了,连自己的妹妹都要拜托别人照顾。』

「姐姐大人……」

「No,这件事情我也有责任。」

布束和番外个体瘫倒在地上,连站立都做不到。

『虽然麦野太暴躁,但也有温柔的一面。』

『如果能够收敛脾气的话,或许会和以前的同伴和好。』

「死小鬼,我的事情不用你来管。」

麦野狠狠地甩了自己的头,想要把疼痛甩开。

『蕾莎有自己的朋友。』

『虽然贝洛璞很严厉,不过她是真的关心蕾莎的。』

「笨蛋你很啰嗦诶!」

蕾莎低着头站在原地。

『艾丽莎在清教或许会有点不习惯,不过我相信神裂小姐和五和她们会照顾好她。』

「美琴……」

「美琴小姐。」

「少女。」

三人互相看了一眼,都沉默了。

『茵蒂克丝有那家伙和风斩照顾,完全不用担心。』

『但是只有你小祈。』

冰冷的右手抚摸着食蜂的脸颊。

『拒绝所有人关心的你,我才是最担心的。』

「我只要御坂同学就够了!」

紧紧闭着眼睛喊出了这句话。

『不要说出这种话。』

『就算没有我,你也可以拥有自己的人生。』

『或许会比现在更好。』

「可是,我只想和你在一起,美琴……」

食蜂伸出手抓住了美琴的右手。

不再是「御坂同学」,而是换成了很久之前的那个称呼。

『小祈,人呢,必须互相依靠才能生活下去。』

『如果却少了某个依靠,只要继续寻找下一个依靠就可以了。』

「不要……」

『直到小祈找到下一个依靠之前,我都会守护在小祈身边。』

『所以……』

「我不要!」

美琴没有回应。

冰冷的手从食蜂脸上收回。

「!!」

「美琴……」

「……别走。」

演算能力被强行剥夺了。

食蜂只能眼看着美琴和自己的距离越来越远。

一只手死死抓住额前的金发,力气大得几乎把头发都要拉扯下来。

另一只手抓住地上的白雪,从蕾丝手套内侧流出了红色的液体,大概连指甲都被磨破了。

但是即便如此,食蜂仍然咬着牙齿想要站起来。

「求求你,别走……」

没有受过大脑开发的蕾莎几人想要向前,但却被白色的光芒阻挡在外面。

『不行啊。』

美琴摇摇头,挤出了一如既往的笑容。

『我想要守护小祈和小祈周边的世界。』

「不要……」

食蜂不断地摇着头,脸上是想哭又哭不出来的表情。

受伤的手不断地向前伸着,似乎想要抓住什么。

白色虚无的幻象紧紧地拥抱住了食蜂。

冰冷的,说不清是真实还是错觉的温度和食蜂的嘴唇贴在了一起。

紧接着,彻底的消失了。

「我的世界里就只有你!」

御坂美琴的世界有白井黑子、食蜂操祈、蕾莎,还有更多重要的人组成。

但是食蜂操祈的世界只有御坂美琴一个人。

「没有了你的世界怎么会幸福!」

「怎么可能完整!」

「美琴!」

「美琴!!」

「美琴——!!」

但是。

回应食蜂的,只有从高空传来的巨响。


数年后

『小祈。』

『呐小祈,一起来玩吧。』

『真拿你没办法呢。』

短发的女孩拉着长发女孩的手不断地向前跑着。

『哈哈,小祈你跑得太慢了,再快一点~』

『呼,呼……慢,慢一点……』

长发少女依靠在旁边的墙壁上,不断地喘着气。

『呐呐,小祈……』

『都,都说……慢,慢一点了啊,呼……』

『抱歉抱歉,我忘记小祈是运动白……咕唔,唔唔……』

『你刚刚有说什么吗?嗯~』

长发女孩捏住短发女孩的脸颊,用力地向两边拉扯。

『咕唔,唔唔唔(没有,是你听错了)……』

『唔唔唔唔唔(还有脸好痛)……』

『嘛,算了。』

长发少女把手松开。

『所以,你带我来这里是为了?』

『快看小祈,是落日哦~我可是找了很久才找到看落日的好地方呢。』

眼前的景色随着女孩的脚步慢慢的变化。

公园,高坡,然后变成了雨天。

『呼,呼……呜哇!』

『小祈!?』

『唔,脚好痛……』

『扭到了吗?抱歉,我不应该带你来山上的……』

短发女孩紧握着拳头,脸上露出了后悔的表情。

『可恶,雨太大了。』

『美……你在做什么?』

『小祈你把我的衣服穿上。』

短发少女脱下身上的连帽外套,只剩下一件薄背心。

贴心地将自己的衣服替长发女孩穿好,连同帽子都戴在了她头上,背对着长发女孩蹲了下来。

『快上来。』

『诶?』

『脚不是扭到了吗?而且现在已经是晚上了,再不快点回去的话叔叔阿姨会担心的。』

短发女孩背起长发女孩,飞快地在雨夜中奔跑。

慢慢的,眼前的画面又出现了变化。

两个幼小的身体背对夕阳站着,看不清脸上的表情。

『真的要走吗?』

『……呃,嗯……小祈,我……』

没有给短发少女解释的机会,长发少女的手已经抚摸上了她的侧脸。

『好好照顾自己。』

『呜,对不起!』

『说什么呢,你也是没办法的不是吗?』

『小祈……』

『嘛,只是比我早去学园都市啦。』

『小祈,真的会来吗?可是叔叔阿姨那边……』

『一定会去的!』

长发女孩紧紧地抱住短发女孩。

『美琴……美琴是我最重要的朋友。』

『我,最喜欢美琴了!』

『我也是,小祈……』

『所以!』

『我一定会去找你的!』

『一定!!』


「……姐姐,操祈姐姐……」

「菲布理,你会吵醒操祈姐姐的。」

「但是,明明说好今天会带我们出去玩的,已经这么晚了都不起来,菲布理生气了。」

「菲布理……」

长着同一张脸的两个女孩跪在床上争吵着。

「唔……」

睡在床上的金发少女被这个声音吵醒了。

但意识仍然陷在刚才的梦中。

「怎么了……」

揉揉眼睛,食蜂从床上坐了起来。

「菲布理?珍妮?」

「啊,醒了。」


英国

「这茶的味道如何?」

头发长度几乎是身高的2.5倍,『英国清教』的最高主教用一口奇怪的语调说着日语。

「你还真是有闲情逸致请我喝茶啊。」

对面坐着的是『王室派』的爱莉莎德女王。

嘴上虽然这样说,但还是像萝拉一样喝了一口茶。

「托神裂从俄罗斯带回来的,自然要请老朋友细细品味。」

「说起来你又派神裂去俄罗斯了啊。」

爱莉莎德叹了一口气。

「诶,想和俄罗斯成教交好,必然要多走动才行。」

「……其实你只是想喝那里的茶吧。」

「噗,咳咳。」

似乎被说中了,萝拉把差点翻出来的茶杯放在桌子上,用手边的手帕擦着嘴角的茶水。

「并,并无此事。」

「咳,说起来你的三个女儿如何了?」

萝拉转变了另一个话题。

「啊,她们啊……」

「最高主教——」

一个年轻男人的声音从远处传来。

「为何如此慌张史提尔。」

「失礼了女王陛下。」史提尔行了一个礼,然后继续说了下去,「不见了。」

「诶?你说不见是指……」

「那个人,不见了。」

「是吗,我知道了。」

萝拉淡淡的回答。

「不派人去找吗?」

爱莉莎德似乎知道了「那个人」指的是谁了。

「不必。」

萝拉从桌子上拿起红茶杯。

「你就这么自信满满?」

「她只是回到原本属于她的地方。」

没有立刻喝下去,萝拉只是看着红茶上散开的波纹淡淡地说着。

「而且『新生之光』她们搭乘的是晚上去学园都市的飞机,就算现在要找也来不及了。」

「嘛,不管怎样,通知一下他们吧。」


第二十三学区机场

一位穿着短袖T恤和运动短裤的少女依靠在机场的柱子后面。

「好,安全降落。」

看到一直在关注的一群人走掉之后,短发少女做出了胜利的手势。

「噢噢,小声小声。」

右手拉低戴在头上的棒球帽,少女提醒自己不能大意。

「真是的,如果不是神裂和蕾莎什么都不让我干的话,我也不用偷偷跟过来啊。」

「不管什么都瞒着我。」

「我只是想看看学园都市到底是怎么样的啊。」

「嘛,不管怎么说终于到了呢。」

短发少女在抱怨了一堆之后露出了笑容。

「……等一下。」

刚走出两步就停了下来,少女似乎意识到了什么。

「我不认识路啊!!」


「好慢。」

茶色长发的少女双手叉腰,站在约定好的可丽饼店门口抱怨着。

「好慢啊。」

「是白井同学来得太早了啦。」

初春叹了一口气。

「我只是太想菲布理和珍妮了。」

「其实白井同学当时为什么没有收养她们,而是拜托食蜂学姐呢?」

佐天看着把头转到旁边的黑子。

数年前,美琴借用『天使』的力量阻止了右方之火投下『天使之力』的计划。

而她自己却消失了。

食蜂她们找遍了整片区域都找不到任何证明美琴存活的迹象。

美琴被理事会认定为「失踪」,并没有追究食蜂几人做的事情。

当她们忙着继续寻找美琴的时候,发现了另一个克隆人实验。

原本是想结合七位LV5的DNA制造出新的位于最顶尖的超能力者。

但因为某些原因,只取得了『超电磁炮』和『心理掌握』的DNA map。

无法继续忍受美琴被当成实验对象,食蜂摧毁了这项实验。

因为是未完成的实验,两个克隆体在青蛙医生和布束的帮助下存活下来,并由食蜂照顾。

「……姐姐大人。」

「诶?」

「是姐姐大人的希望。」

黑子用右手紧紧地抓住了左手臂。

那是她用来绑红色发带的地方。

「姐姐大人说过,她不放心食蜂学姐。」

「白井同学……」

佐天和初春互相看了一眼,似乎在为提起这个话题感到后悔。

「我没事的。」黑子看出了两人的犹豫,「姐姐大人有姐姐大人的选择,我也有我的坚持。」

「啊啊,食蜂学姐真的好慢啊。」

佐天故意向外面走出几步,转变了话题。

「啊,你们快看。」

初春指向远处的某个方向。

「她好像很急的样子……啊,还有珍妮……」

「奇怪,菲布理呢?」

唰。

撕裂空间的声音响了起来。

「食蜂学姐?还有珍妮……」

「白井同学!」

食蜂立刻抓住黑子的手臂。

「菲布理……菲布理她不见了。」

「什!」黑子过了几秒才反应过来,「你说什么!?」

「白井同学先冷静一下。」

初春拉开有些急躁的黑子。

「到底怎么回事?食蜂学姐。」

「那只呱太……菲布理趁我没注意把那只呱太弄坏了。」

食蜂手上握着的是美琴送给她的呱太手机链。

但是现在她手上只有呱太身体的部分。

「可能是我说的太过分了,她就……」

「是我不好,我不应该……」

食蜂脸上全都是后悔的表情。

原本责怪食蜂的黑子也冷静了下来。

她们都知道那是美琴送给食蜂的礼物。

是第一件,也是最后一件。

如果换成是黑子的话,大概也会愤怒吧。

「……没关系的食蜂学姐。」

佐天开口安慰食蜂。

「菲布理只是小孩子脾气,不会跑很远的,我们分开找找看吧。」


第七学区某处

「糟了,这是哪……」

短发少女伸手擦掉从额头滴下来的冷汗。

看着被越来越多的人群挤着的街道,汗似乎更多了。

「虽然说的都是日语,不过那到底是什么?」

「不用手就能让勺子弯曲?没有碰过任何东西的手上会生出火?身体能够漂浮在空中?」

「这到底是什么啊!」

两只手抱着头,少女在大街上蹲了下来。

「错觉,这一定是我的错觉!」

「喂,想要发疯就到一边去,不要挡我的路。」

比少女年长的声音从她背后响起。

「唔?」

少女转过头,看到的是腰间挂着军用手电筒、外衣披在肩上、上半身只用绷带裹着胸部的红发少女。

「……你?」

惊讶的表情从结标脸上一闪而过。

紧接着,短发少女的头顶突然出现了什么物体。

「喂,我今天的心情,非~常~不好呢。」


「白井小姐。」

听到这个声音,刚想用空间移动到下一个目的地的黑子停了下来。

「你……鸣护小姐?」

「太好了在这里遇到白井小姐。」

因为有好几年没见,不过艾丽莎并没有太大的变化。

「你为什么会在学园都市?」

「是最高主教的命令啦,不仅是我,蕾莎小姐还有五和小姐也来了。」

「是吗,很久没见了呢。」

「嗯……」

想到数年前的事情,两人一下子变得沉默。

「那个白井小姐,如果方便的话,能不能帮我……找美琴呢?」

「什!姐姐大人!?」

「诶,其实……」


「呼呼……」

不知道跑了多久,短发少女终于停下来休息。

「逃……逃掉了……呼,哈……」

「为什么东西会突然出现突然消失!?」

「这到底是什么地方啊!!」

「呜,呜呜……」

没有等少女抱怨完,一阵阵哭泣的声音传到了她的耳中。

「唔?」

「是谁在哭吗?」

少女根据声音传来的方向开始寻找哭声来源。

翻开路边的草丛,少女看到一个穿着洋装的小女孩正坐在树下哭泣。

「那个,发生什么了吗?」

「唔……」

看到有陌生人,金发女孩立刻擦掉了脸上的泪水。

(真是倔强的孩子。)

少女在心里叹了一口气,走到女孩旁边坐了下来。

「那个,如果不介意的话可以说给我听听看?」

话刚说出口,少女就拍了一下自己的脑袋。

「看我在说什么啊,这样不就像拐带小孩的坏人一样了吗,啊哈哈……」

「我把姐姐的东西弄坏了。」

金发女孩紧紧地握着手上绿色的东西。

「姐姐很生气。」

「姐姐,会不会不要菲布理了,呜……」

两只眼睛里都充满了泪水,似乎只要一不小心就会溢出来。

「不会的。」

少女摸着菲布理的头。

「你姐姐只是暂时生气而已。」

「可是……那个是姐姐最重要的人送给她的,我……」

「没关系的。」少女微笑地看着菲布理,「只要菲布理好好的道歉,你姐姐一定会原谅你的。」

「……大姐姐你的眼睛怎么了?」

「唔?」

「就是这里。」

菲布理指着少女左眼上方的一道疤痕。

是一道闪电样子的伤疤。

「大姐姐疼吗?」

「诶?」

少女摸着那道伤痕,似乎在思考什么。

「唔……因为没有印象,大概也不会感觉到疼吧。」

「大姐姐不记得了吗?」

「嗯,有印象的事情也只是从两年前开始。」

「好可怜。」

菲布理做出心疼少女的表情。

「……啊哈哈。」

少女尴尬地笑了起来。

「所以菲布理要珍惜和姐姐在一起的时间,不要惹姐姐生气,知道了吗?」

「嗯!菲布理知道了!」

菲布理用力地点着头。

「呐,大姐姐,你能帮我修好它吗?」

菲布理摊开双手,露出来的是绿色青蛙形状的脑袋。

「唔!!」

几乎在看到呱太的同时,少女的眼睛发出了异样的光芒。

「这,这个青蛙,在,在哪里有买!?」

「诶?」

「拜托了,告诉我这个青蛙在哪里有买。」少女激动地抓住菲布理手上的呱太,「我,我一定帮你修好。」

「就算这样说,我也……」

「菲布理——」

「啊,是姐姐的声音。」

忘记了呱太还在少女手上,菲布理绕过大树跑了出去。

「姐姐,操祈姐姐——」

「菲布理你跑到哪去了……对不起,我不应该对你生气,对不起……」

食蜂紧紧抱住菲布理。

「姐,姐姐,你抱得太紧了,菲,菲布理透不过气了……」

「啊,抱歉抱歉,你没事吧?有没有哪里受伤?」

食蜂如同想要把菲布理看遍一样地检查着她的身体。

「嗯,菲布理没事。」

菲布理摇摇头,做出元气的动作。

「对了姐姐,菲布理刚刚认识了一个大姐姐……」

「姐姐不是告诉过你不要跟陌生人说话吗。」

「那个姐姐是好人,她说能帮操祈姐姐修好呱太。」

「……已经没事了菲布理,坏了就坏了吧,只要你没事就行。」

食蜂握紧了手上的呱太。

「嗯。」菲布理用力地摇摇头,「不行,是菲布理做错的事情就一定要弥补,而且那个大姐姐就在那里。」

菲布理拉着食蜂走到大树另一边。

「大姐姐,大姐姐,快看,这就是我的姐姐。」

食蜂看到的是戴着棒球帽、坐在草地上的短发少女。

「啊,那个抱歉,我看这个青蛙看得入迷了。」少女从地上站起,「能不能请你告诉我……啊,不是。」

右手在身上擦了擦,伸在食蜂面前,露出不好意思的笑容,「你好,我叫御坂美琴,能不能请你告诉我这个青蛙在哪里有买。」

「!!」

茶色瞳孔和星形瞳孔就这样对在了一起。



PS:haruka终于把女王支线码出来了的说{:4_360:}

更新还是一如既往的超慢{:4_360:}

再PS:haruka超心疼女王的说{:4_330:}

再PS:炮姐女王青梅竹马(婚约)梗是haruka自己YY的伪漫画的梗的说{:4_365:}

再PS:从某种意义上来说菲布理和珍妮是炮姐女王的孩子呀{:4_329:} (haruka继续YY中

再PS:女王END里的炮姐被腹黑天然主教救了的说

在清教和王女们(?)的帮助下活了下来,不过是重生的说

不仅失去了记忆,能力和魔法都不知道,就像刚出生的孩子一样

不过就算是这样,炮姐对呱太的喜爱也没有变化(某种意义上是呱琴党的胜利?{:4_332:}

再PS:最后炮姐和女王见面的后续就由米娜桑自己YY了的说{:4_388:}

再PS:炮姐的伤疤请想象哈利的那个{:4_386:}

再PS:比起操祈,haruka还是比较喜欢炮姐叫女王小祈{:4_365:}

再PS:这篇终于完结了吧,是完结了吧{:4_360:} (拖走



我要打赏

打赏请先登录

粉丝排行

您目前的粉丝值是:-
排行是:-
打赏动态 更多
  • 还没有打赏记录
没有找到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