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26章 无标题

作者:0haruka0
更新时间:2013-11-15 23:42
点击:340
章节字数:5459

举报章节
选择正文字体:

本帖最后由 0haruka0 于 2013-11-25 18:14 编辑


支线——黑子END


冷。

好冷。

黑。

好黑。

什么都看不到。

什么都感觉不到。

这,难道就是死吗?

就好像浮在未知的空间里一般,身体轻飘飘的,美琴的意识从体内一点点地被剥离着。

「……姐……」

谁?

是谁在说话?

「……姐……姐姐……」

姐姐?

是在叫我吗?

「……姐,大人……快,醒……」

好熟悉的声音。

是谁,在叫我?

『唔……』

原本皱在一起的眉毛似乎动了一下。

「姐姐,姐姐大人!?」

黑子好像感觉到抱在怀里的美琴有了反应。

『唔……』

这一次,黑子清晰地看到美琴的指尖跳动了。

『……く……』

「姐姐大人,您想说什么?」

「御坂同学?御坂同学你醒了吗?御坂同学?」

食蜂在美琴眼前晃动着被血迹变成暗黑色的手套。

瞳孔失去了原有的色彩,变得灰暗、空洞。

『く……く,ろ……』

「くろ?黑?」

蕾莎露出疑惑的表情。

「哼,小鬼该不会是看不见了吧。」

即使麦野故意露出一副无所谓的样子,但止不住颤抖的手却不像嘴上说的那样。

「不。」食蜂摇摇头看了黑子一眼,「御坂同学说的是……」

『くろ,こ……』

黑子。

三个清晰的音节。

食蜂的身体突然变得僵硬,晃动手的动作就这样停顿在美琴眼前。

「啊……是,姐姐大人……」

就好像怕美琴会突然消失一样,黑子加大了抱紧她的力度。

「黑子,黑子在这里……」

即使嘴巴没有动,但却真真实实地听到了从大脑深处传来的美琴的声音。

虽然已经明白在美琴心里谁更重要,但当听到那几个音节的时候,心脏还是像被揪住一样的疼。

食蜂跪坐在雪地上,嘴角露出了苦笑。

不仅仅是食蜂,蕾莎、席琪桃尔她们大概也是这种想哭都哭不出来的表情吧。

明明在刚才已经快失去她了,为什么还想再过多的奢求?

只要活着就好。

只要她还活着。

食蜂狠狠地甩了两下头,把刚才的失落驱散。

「喂,笨,笨蛋……」

声音在颤抖,不用看也知道蕾莎在害怕。

『大家……』

美琴的意识似乎有些清醒了。

「美,美琴……你,你感觉怎么样?」

看到浑身被血迹染红的美琴,让原本因为发烧而有些迷糊的艾丽莎吓得脸色发白。

即使想用魔法治疗也不知道该从哪里先下手。

『没,我没什么……』

抬起唯一能睁开的眼睛,但是眼前一片模糊,连光线都看不清。

『真的,我……唔,哇啊啊啊啊!!』

似乎是想扯出一个微笑证明自己没事,但仅仅是这样一个简单的动作也做不到。

不仅如此,更是让已经破烂的身体增加了负担。

「御坂……」

食蜂想说什么,但立刻就被眼前的突变惊讶到了。

原本已经沾满血迹的左眼又迸出了大量鲜血。

紧接着,「喀嚓」「喀嚓」这样骨骼断裂的声音从美琴体内传出。

或许是内脏发生的小型爆炸使全身都出现不同程度的损伤。

「姐,姐姐……」

伊丽莎用手捂住了脸。

艾妮莉娅则是轻轻地抱住她。

不能就这样看着。

神裂咬紧了下唇,脸上露出复杂的表情,「五和!」

「……啊,是!」

五和把随身携带的可以用来布置术式的日用品拿了出来,不过因为颤抖而全都掉落在地上。

「蕾,蕾莎小姐……」

「可恶,我知道了啦。」

看到五和的示意,蕾莎也从身上拿出数张画有奇怪图形符文。

(御坂美琴!你这笨蛋!)

席琪桃尔站在旁边,紧紧地握住了拳头。

不忍心看到美琴痛苦,不敢和她说话,甚至连踏出一步靠近她的勇气都没有。

「原典」和魔法不同。

即使是魔法师也会被「原典」侵蚀,对不能使用魔法的超能力者来说造成身体的损伤会更严重。

「等一下,御坂美琴的左手在发光。」

结标眯起眼睛,用手指着美琴。

那是隐藏在被划破的皮肤内侧发出了奇异光芒。

「Dear,这到底是……」

「不能看!」

布束手上拿着急救箱正准备靠近,却被席琪桃尔叫住了。

「不能……看。」

席琪桃尔极力想克制住自己的情绪,但连同整个身体一起颤抖着。

「难道是……」

看到席琪桃尔的反应,食蜂似乎想到了什么。

「啊……没错,是超能力者不能使用的『原典』。」

「那个东西原本就是你的吧!为什么……」

『食,蜂……』

强忍住痛苦的声音传进了每个人的耳中。

「御坂同学!你怎么样!?哪里不舒服!?」

『没,呃……没什么……』

虽然这样回应了,但美琴自己也知道无论从哪个地方看都不像是「没事」的样子。

「御坂,美琴……」

席琪桃尔低下头,不敢面对美琴。

『席琪桃尔,这个东西是我从你那里抢过来的,和你无关……』

『所以,不用自责……』

(都这种时候了,还在担心我的感受吗?)

(真是,笨蛋呢。)

「御坂学姐……」

『初春同学和佐天同学吗?』

『抱歉,好像又把你们卷入到麻烦的事情里了。』

「不,没有,御坂学姐……我们和御坂学姐是朋友啊。」

「初春说的没错!」

佐天握住了初春的手。

「我们答应了固法学姐,和白井同学,还有御坂学姐一起回去。」

『是,吗……』

『妹……妹妹,呢……』

「!!」

听到这个声音,番外个体突然颤抖了一下。

『你在的吧,妹妹……』

「姐姐,大人……御坂,还有资格做你的妹妹,吗?」

『在说什么啊,咳,咕唔……』

『不管发生什么……你是我妹妹这件事永远都不会改变。』

「姐姐大人……」

「很抱歉在这种时候打扰你们。」

成熟的声音突然穿插了进来。

伊利沙里纳从后方慢慢走进,在看到美琴的时候皱起了眉。

(果然,还是太勉强了吧……)

「不过请你们立刻离开这里。」

「伊利沙里纳大人?」艾妮莉娅走上前,「请恕我失礼,御坂美琴现在恐怕无法移动。」

根本不知道美琴身上哪些骨骼错位、断裂,随便移动的话会造成更严重的后果。

「这里已经不安全了。」

「发生什么了吗?」

神裂看向伊利沙里纳。

「得到可靠消息,英国清教联合俄罗斯成教、罗马正教破坏了『伯利恒之星』,但是。」伊利沙里纳抬头看向高空中的某样东西,「右方之火似乎打算用『伯利恒之星』投下天使之力。」

「什!」

「那个东西的威力恐怕会让世界上一半以上的国家都从地球上消失,虽然不知道逃到哪里才是安全的地方,但总比在这里要好。」

(没有办法了,吗?)

就算是圣人也比不过天使。

这一点,神裂很清楚。

到底,该怎么做。

神裂看了美琴一眼,右手被紧紧握成了拳头。

『大,家……呃啊啊啊啊啊——』

是痛得快要晕过去的虚弱声音。

眼睛紧闭着,所有的感官被痛苦取代。

但美琴却奇迹般地保留了仅有的意识,她的大脑还在运作。

「姐姐大人!」

『黑,黑子……带,带大家,走……』

「……姐姐大人呢!?」

『我……呃!?』

还没来得及回应,身体就被一个温暖的怀抱紧紧抱着。

「对不起姐姐大人。」

是黑子的声音。

「就算您这次生黑子的气、不理黑子,黑子也不会听您的。」

『黑,子?』

「御坂美琴你别想一个人去蛮干!」

席琪桃尔故意做出生气的样子。

「她说的没错,笨蛋。」蕾莎毫不在乎地耸耸肩,「而且,那个『天使之力』掉下来的话,就算想逃也没办法吧。」

「哼,第三位,我还有一大堆帐要找你算。」

「美琴,我不会走。」

「我会和你一起战斗,美琴小姐。」

「姐姐大人,御坂……」

「Anyway,只能这样了。」

「御坂学姐!」

『大家……』

『为什么……』

「因为,我们想和御坂同学在一起。」

食蜂握住了美琴那只已经变得破烂的左手。

「少女,我或许可以帮你们阻挡一段时间,趁那段时间你们快……」

美琴的嘴角露出了苦笑。

明明已经到了下一秒就可能死掉的时候,自己还是让朋友担心。

(已经够了。)

(不能再让她们遭遇不幸了。)

(可是……)

(到底,该怎么做?)

(怎么样才能保护她,保护她们……)

『短发……』

某个女性的声音突然响了起来。

『!?茵蒂克丝,吗?』

『快走……』

不知道茵蒂克丝是否清醒,但这个声音却传递给了美琴。

『茵蒂,克丝?』

『……啊!』

美琴的脑海里浮现出先前看到的那个『天使』。

「姐姐大人!?」

『……呐,黑子,我想到了呢。』

『阻止那个东西的方法。』

「御坂同学?」

美琴的嘴角似乎弯起了很小的弧度,但在食蜂看来却让她害怕。

『确实,就连神裂小姐都阻止不了的「天使」,想消除它的力量是不可能的……』

「天使?少女你……」

神裂心头涌出了不好的预感。

『但如果是我们这边也有「天使」,结果怎样也很难说吧。』

「笨蛋你到底想说什么!」

握紧了拳头,蕾莎眼睛里出现了慌张。

『我的Railgun用硬币发射出去的话只有三倍音速的速度,射程只有五十米。』

「哼,小鬼你对自己很了解啊。」

麦野不安地将两手抱紧。

『无论是速度还是力量,都不可能和「天使」相比。』

「美琴……」

「御坂学姐……」

艾丽莎被初春和佐天搀扶着,担忧地看着美琴。

『我,真的,太弱小了……』

「你在胡说什么啊御坂美琴!」

「美琴小姐才不弱小!」

席琪桃尔和五和大声地喊了出来。

『但是我有想要保护的东西,想要保护重要的朋友。』

艾妮莉娅和伊丽莎互相看了一眼。

『所以,我一定要阻止。』

「姐姐大人,御坂……唔!」

番外个体突然捂住了头,努力想要甩开刚才的不适。

「……Wait,你,你做了什么!?」

布束敏锐的感觉到自己的身体似乎有什么不对劲。

咚。

麦野、初春、布束,甚至连佐天都一个个瘫倒在地上。

然而相对的,蕾莎几人却好好的,没有露出痛苦的表情。

「小鬼!你……」

「御坂,同学……」

『抱歉,虽然有点难受,不过请你们忍耐一下。』

即使是LV0,只要是超能力者,大脑深处的演算功能全都遭到了干扰。

「姐,姐姐大人……」

被强行剥夺计算力的痛苦就连维持清晰的意识也很困难,黑子只能不断地摇着头。

『对不起。』

「大家,快……」

红色的液体渗透了蕾丝边的手套,但食蜂却好像没有感觉一样地紧紧抓住地面的白雪,支撑住自己的身体,不让自己倒下去。

「笨蛋……!?」

白色的光芒突然出现,挡在蕾莎她们面前,让她们无法靠近。

『呐,黑子。』

『可能我真的很笨吧。』

『一直以来,都没有察觉到你的心意。』

听到这个声音,酒红色的瞳孔突然放大。

「姐姐……呜哇!」

紧接着,黑子的脸上又被痛苦取代。

「不,不要……姐姐,不要……!!」

美琴的身体挣脱了黑子的拥抱,慢慢漂浮到空中。

『确实,食蜂、蕾莎还有席琪桃尔她们帮了我很多。』

『但是啊,无论是高兴还是悲伤,痛苦还是幸福。』

『陪伴在我身边的,一直都是你。』

白色的缠有电流的羽翼在美琴背后慢慢展开。

『我想让大家幸福。』

『更希望你能够幸福。』

『如果在这里死掉的话,那么一切都结束了。』

『所以,你绝对不能够死!』

一定要活下去!

美琴抱住了黑子,白色的光芒将两人包围。

『ね、黒子、私……』

「姐姐大人——」


「姐姐大人——!!」

「哈,哈……呼……」

额头被冷汗浸湿,茶色的长发散落在肩膀两侧,有些已经湿了的头发粘在了脸上。

(姐姐,大人……)

似乎是做了噩梦,黑子坐在单人床上大口地喘着气。

过了一会,黑子将身体紧紧抱在一起,把头贴在膝盖上。

(可恶!)

(为什么又想到那个时候……)

脑海里出现的是数年前美琴浑身是血的样子。

那个时候的笑容,那个时候的拥抱,还有……

『黑子,黑子,听到了没有?我说黑子,快点起来了,黑……』

嘀。

是按下手机的声音。

为了能够感觉到美琴一直在身边,黑子保留了美琴的声音作为手机铃声。

突然响起的手机铃声打断了黑子的思绪。

过了大概几分钟,黑子才慢慢把埋在手肘里的头抬了起来,看了下手机。

屏幕上显示的是9:34。

「……唔,已经这个时间了。」

(好久没有睡到这么晚了,如果没有刚才的梦的话……)

数年前,美琴借用『人工天使』风斩的力量,将学园都市230万人的计算力逆运算至美琴的大脑。

虽然成功的阻止了右方之火投下的『天使之力』,但美琴也因为超负荷的演算而倒下。

不过幸运的是,美琴被『英国清教』和青蛙脸的冥土追魂救回了一条命。

美琴在昏迷了大半年后清醒。

即使青蛙医生治好了身上大部分的伤,但美琴似乎因为『原典』的破坏而失去了行走的能力。

一直到今天,美琴都在医院进行后遗症的治疗和康复运动。

狠狠地甩了自己的脑袋,把刚才的梦甩开。

「对了,今天是周末。」

知道黑子有必须要做的事情,固法特地给了她一天假期。

「说是休息,但是如果现在就去医院的话会不会打扰到姐姐大人休息……」

经过三年的时间,黑子已经变得成熟,不过还是保留了『姐姐大人限定』的变态属性。

升入了高中,黑子搬出常盘台的宿舍,在学校外租了一间房子。

可是房间里的构造却和常盘台宿舍一模一样,甚至连两张床还有对面床上的杀人熊都没有变化。

「嘛,算了,还是去支部看看吧。」

(快点醒醒吧黑子,待会还要去医院。)

这样给自己打了气,黑子从温暖的被子里钻了出来。


风纪委员177支部

「哈哈哈……」

佐天趴在桌子上大笑着。

「呵呵,你笑得太夸张了啦,佐天同学。」

(你也很想笑出来吧初春,我已经看到你快憋不住了哦。)

看着大笑不止的两人,黑子叹了一口气。

(早知道就不告诉你们了。)

「呐,其实,白井同学是不是想御坂学姐了呢?」

好不容易停止笑的佐天这样问了黑子。

「诶?」

「否则白井同学怎么会梦到御坂学姐向你告白呢。」

「噗!咳,等……」

「而且白井同学和御坂学姐在交往中吧。」

「重,重点不是告,告白……」

没有理会黑子的反应,佐天继续说了下去,「虽然只是分开几个小时,但白井同学还是会有『好难熬』这样的感觉。」

「所谓的热恋,大概就是这样吧。」

「原来如此啊佐天同学。」

初春露出一副『我完全明白』的表情。

(你别跟着乱想啊初春。)

叹了一口气,黑子无意中瞥到了挂在墙壁上的时钟。

「已经这个时间了!我要去看姐姐大人了,那么。」

伴随着空间被撕裂的声音,黑子消失在了支部内。

「白井同学还是这么着急呢。」

「是啊是啊。」


第七学区 冥土追魂所在医院

……

5。

6。

7。

「御坂同学。」

站在透明玻璃外,食蜂握紧拳头看着里面的那个身影,心里默默数着那个人走过的步数。

「哈,哈……唔……」

身上穿着大一号的病员服,两只手扶在金属杆上,美琴紧闭着一只眼,正颤抖着一步步向前跨出脚步。

咚。

是身体倒在地上的声音。

软弱无力的四肢支撑不了身体的重量,美琴倒在了被提前放好的地毯上。

「御坂同学!」

原本在康复室外等待的食蜂立刻冲了进来。

「呼,呼……没,我没事。」

食蜂扶起美琴,让她靠在自己的怀里。

「Well,比昨天有进步,那么今天的康复训练就……」

布束拿着美琴的身体检查报告站在美琴面前。

「等,等一下……呼,我还可以继续,只要,再休息一下……」

额头,不,全身都被刚才运动的汗水浸湿,美琴连呼吸都变得不顺畅。

「But,刚才的运动量已经超过了你身体能够承受的范围,太勉强的话对康复不会有好处。」

「是啊御坂同学,今天就好好休息吧。」食蜂拿出手帕替美琴擦掉脸上的汗水,「美铃小姐晚上也会来,先回去洗个澡睡一觉吧。」

「当然~」星形的瞳孔眯了起来,食蜂一下子抱住美琴,「是人家来帮你洗哦~」

「什!等,食蜂,我说等……」


「唔……」

美琴慢慢睁开眼睛,好像有什么人在她面前。

「您醒了吗姐姐大人?」

「唔?黑子?」

「是的姐姐大人。」

「!?为什么你会……」

「请慢一点姐姐大人,让黑子来帮您。」

看出美琴想要坐起来,黑子帮忙在她背后垫了枕头。

「唔,谢,谢谢。」

「姐姐大人忘记了吗?您在浴室睡着了,是食蜂学姐把您送到病房的。」

「……啊!我想起来了。」

美琴被食蜂强迫地一起洗了澡,因为全身无力,所以只能让食蜂帮忙。

但在洗澡的过程中迷迷糊糊的就睡着了。

现在想起来,大概又给别人添了麻烦吧。

美琴尴尬地笑着,「啊哈哈……对了,食蜂呢?」

「食蜂学姐已经先回去了。」

「这样啊。」美琴转过头看向黑子,「现在几点了?」

「下午四点多了姐姐大人。」

「诶?」美琴闭上眼睛叹了一口气,「啊啊,居然睡了这么久。」

「黑子很早就来了吗?为什么不叫醒我?」

「姐姐大人看上去睡得很熟的样子,黑子当然不忍心吵醒姐姐大人,而且是难得的『黄金时间』~」

黑子露出期待已久的表情。

(这家伙脑子里又在想什么啊。)

美琴叹了一口气,「对了,晚上老妈会过来,我在想是不是……」

「诶?母亲大人吗?」

「嗯,好像是出去旅游的时候给我带了什么纪念品。」

「反正又是呱太吧。」

黑子耸耸肩。

「唔……呱,呱太,不,不可以吗……」

脸上出现了红色,美琴低着头抓住被子的一角,吞吞吐吐地说着。

(姐姐大人真是。)

黑子似乎想到了什么,从放在床头的储物柜上拿出一封信,「姐姐大人,前几天英国那里寄信过来了。」

「诶?」美琴拿过白色的信封,「蕾莎她们吗?为什么不寄给我。」

「诶,是的。大概是不想打扰您休息才寄到我这里的吧。」

「她们过得还好吗?好久没有看到她们了,什么时候能让她们来学院都市就好了……不不,她们应该很忙吧,还是我去英国比较好。嗯……不行,果然还是要让大眼女帮我加强康复训练……」

美琴自顾自地说了很多,脸上的表情一个接一个地换着。

「黑子会陪着姐姐大人的。」

「……唔?突然在说什么啊。」

美琴有点脸红地转过了头。

「呐,姐姐大人。」右手放在心脏的地方,好像在回忆什么一样,「黑子想再听一遍。」

「什么?」

「您那个时候说的话。」

回应黑子的是一片沉默。

「姐,姐姐大人生气了吗?不,不说也可以啦,黑,黑子只是……」

想到早上的那个噩梦,黑子紧握住右手,脸上突然出现了落寞,不,准确的说是害怕的表情。

(是我给你的安全感太少了吗……)

看到黑子这样的动作,美琴在心里默默地责怪自己。

「……我知道了。」

「诶?」

紧接着,美琴的双手握紧被子的两边,脸上露出了红色,大声地喊了出来,「黑子!」

「……啊,是!」

「うぅ……く、黒子……わ、私は、アンタが、す……!?」

嘴唇上被覆盖了属于某个人的温度。

爱してるよ、お姉様。

ん、私も。



PS:好久不见的更新的说{:4_360:}(打死拖走

再PS:因为是黑子END,所以其他后宫出场不多的说(真的是专一END哦(啊喂{:4_386:}

再PS:好像最后女王怒刷存在感了{:4_355:}(不要在意细节{:4_386:}



我要打赏

打赏请先登录

粉丝排行

您目前的粉丝值是:-
排行是:-
打赏动态 更多
  • 还没有打赏记录
没有找到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