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52章 无标题

作者:Susceptable
更新时间:2013-02-14 13:23
点击:240
章节字数:1922

举报章节
选择正文字体:


見景風一臉慌張的模樣,思蓮不滿的皺了皺眉。「妳手上握著的傘,是誰的?」


「這……是方才一個朋友借我的。」也不知道為什麼,景風直覺的把傘藏在身後,思蓮見此走上前去。


「讓我看看。」思蓮伸出手去,雨滴打在掌心上冰涼涼的,卻一點沒有縮手的意圖。「妳不拿給我?」


聽著思蓮聲音,景風本能的想遞出紙傘,卻又猛然想到這傘不是自己的,一瞬間也不知道在猶疑什麼,又把身子往後挪了些。「這沒什麼啦,不過妳也剛從宮外回來?我等會兒煮碗蓮子粥給妳喝……」



朴阿元看到自家姐姐一身溼透的回來,不由得驚呼一聲:「二姐妳的傘丟了?!」


「途中借給了別人。」朴靜沒說的是,對方原本想把傘還她,可是她遠遠看見當日和崔實在一起的女子也往這走來,便決意先離開。花了大半時間淋雨回家,朴靜不以為意的拍拍衣袖,但地上早已全是水漬。


「可是也不會整身溼答答的啊?舖子離這兒才幾步路而已,可是二姐妳出去了好久,我還在想要不要出去找人呢!」阿元連忙找了條毛巾,要不是男女有別,他還真想幫遇到什麼事都淡漠的二姐拭乾渾身溼漉。「阿靜妳老是認為自己懂點醫術就能這樣,等會兒感冒了怎麼辦?」


「哈啾!」朴靜揉了揉鼻子,臉上才有了不同神色。「我若感冒,藥廛就交給你發落,記得幫我煮碗薑汁雞肉粥。」


朴靜回房休養後,隔日果然受了風寒,朴阿元幾乎不讓朴靜再插手藥廛事情,朴靜倒落得清閒,在房內讀些書打發時光。


「我好很多了,最近可有發生什麼大事?」朴靜邊喝著薑湯邊問道。


朴阿元惦量了一下,說道:「忠清道那邊傳來消息,有人在大量購買土地,據說是崔實所為。」


「崔實嗎?拜託忠清道的人去查探一下詳細狀況。」朴靜闔眼沉思,再睜眼時才輕輕說道:「看來他的野心不小,對於當上六矣廛大房是勢在必得。」


「坊間都說這崔實是崔家後人……阿靜,這是真的嗎?」


看著阿元忽露出的憤慨神情,朴靜平淡開口。「事情都過去了。不論如何,我們日後和崔家碰面的次數不會少。」


「可是他們曾經……」


「這事不要告訴姐姐,我自會處理。」朴靜扣著碗,字字慢訴:「姐姐若知道,又要擔心了。」




一年一度的御膳廚房競賽總算落幕,不出意料的由劉尚宮奪魁,做為輔助內人的景風同樣也受到稱讚。


「景風妳那道冰鎮蓮藕火候控制得剛剛好,難怪劉尚宮要選妳當內人。」被一眾小宮女簇擁著的景風,眼睛卻下意識的搜索一道身影。


「思蓮!」見景風興奮的向思蓮招手,其他人多半識相的退開。御膳廚房中人盡皆知,明景風和崔思蓮自幼同寢同食,兩個人好得像一個似的,外人難以介入其中。


「剛才比賽的時候妳去哪裡了?都沒見著妳。」景風跑至思蓮跟前,自然沒有忽略思蓮臉上的不快。「這樣好了,會兒我煮東西給妳吃?」


思蓮沒好氣的瞪了她一眼。「吃吃吃,妳腦子裡除了吃,還有沒有別的?」


「除了吃的,我的腦袋裡面還裝了食譜,還有廚房裡的尚宮娘娘們和嚴尚宮娘娘,還有……」景風想起倆人小時候也開過類似的玩笑,一時倒不好意思再往下說,只嘿嘿笑道:「對了,妳喜不喜歡冰鎮蓮藕啊?」


揀了座亭子坐下,景風才問道:「思蓮妳不高興嗎?」


「我該高興嗎?」思蓮看著景風,說道:「不管是哪個尚宮參加競賽,我永遠不可能當她們的輔佐內人。」


景風心知思蓮說的是事實,雖然事隔多年,但眾人對崔家的印象仍揮之不去,否則憑藉思蓮的手藝,該是所有尚宮搶著請她幫忙才對。


「妳忘啦?妳是新味祭的狀元,是我們這一輩裡手藝最好的一個。」景風挺喜歡思蓮的料理倒是不假,甚至偶爾也能吃到一些新奇的作法,但從前陣子開始,思蓮越來越少進到燒廚房實習。「難道妳不想成為最高尚宮?」


「我只是在想,一輩子為了王上做菜,值得嗎?」思蓮仰頭望向天際,神情有些複雜。「我要成為最高尚宮,是為了姑母,是為了不再讓人瞧不起。景風,妳又為什麼想做料理?」


「為什麼?」聽著思蓮的問題,景風實在不覺得這是什麼問題。「因為看著別人吃到食物時滿足的神情,我就覺得很開心。」


「妳真容易滿足。」


明明看見思蓮笑了,可是景風可以感覺對方一點都不開心。景風心中一緊,誠懇說道:「思蓮,有什麼不開心就說出來好嗎?我們是最好的朋友吧?」


思蓮收回目光看向景風,景風卻被思蓮認真的眼神有些不自在起來,正要開口時,思蓮忽然一把抱住了她。


景風不知所措的僵直身子,任由思蓮雙臂越圈越緊,沾染著對方身上的淡淡香味。


「景風,妳不要變,永遠這個樣子就好了。」緊緊擁抱,喃喃說著的思蓮垂下眼睫,遮住眼中陰影。


我已經變得太快太多,所以妳必須站在原地,我十分害怕現在的自己──景風,千萬不要讓我傷害妳。



紙傘已放在景風房中數日,好不容易等到競賽過後,景風總算有心思好好處理當日之恩。


「妳要休假出宮一趟?」閔尚宮瞪著不斷點頭的景風,想了想好像也沒什麼可以反對的理由,只是兩人接連請假,倒是少見。「景風,妳是不是和思蓮吵架了?」


「啊?」


「聽到思蓮出宮時,妳臉上都寫著滿滿的『我不高興』,現在思蓮回來了妳又要出宮,妳們已經吵到不想和對方見面的地步啦?」


對於閔尚宮一臉的好奇,景風只是笑著回答:「我和思蓮沒事,只是我真的得出宮辦點事情……娘娘,這件事不要和思蓮說好不好?」


「還說沒問題?要不這事怎不讓人說出來呢?」准了景風休假後,回過頭閔尚宮就開始和盧尚宮咬耳朵。


「娘娘您不是一直希望她們有問題?」盧尚宮邊嗑著花生,邊囫圇說道。


「我是希望她們有問題啦,畢竟兩個人黏得太牢總有些奇怪……不過我現在倒有些擔心,她們如今只因一些小小的不愉快就鬧成這樣,將來若真翻臉了,妳有想過會變怎樣嗎?」


依崔家人愛之欲其生、惡之欲其死的性格,恐怕又是一場悲劇重演了。







-------------------------------------------------------------


新年快樂,去死去死節快樂。



我要打赏

打赏请先登录

粉丝排行

您目前的粉丝值是:-
排行是:-
打赏动态 更多
  • 还没有打赏记录
没有找到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