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1章 无标题

作者:0haruka0
更新时间:2013-02-10 00:00
点击:246
章节字数:4970

举报章节
选择正文字体:

本帖最后由 0haruka0 于 2013-6-8 08:05 编辑


电磁炮36 幸か不幸か


后方之水给了三天时间让上条交出右手,天草式和神裂为保护幻想杀手和后方之水展开了激烈的战斗。

另一方面,美琴假扮成上条,『用义肢代替幻想杀手』的计划被后方之水看破。

为了守护『保护幻想杀手』的承诺,并让神裂正视同伴们的心意,明知道不可能打赢后方之水的美琴仍然加入了战局。

明白同伴们心意后的神裂和天草式打算用『圣人崩落』击败后方之水,但却被对方先一步发动了破坏力巨大的术式。

为阻挡后方之水的攻击,争取发动『圣人崩落』的时间,美琴毅然使用了『原典』。


急匆匆的脚步声和说话的声音在走廊里回响着。

「好吵……」躺在床上的茶色长发少女被吵醒了,用小手揉着眼睛,似乎想要去看看到底发生了什么。

已经是深夜,但是透过房门的缝隙还是能看到走廊里明亮的灯光。

「这么晚,到底发生什么事了……诶?」

唰。仅仅围着的一条浴巾从身上滑落。

「哇……」黑子立刻捂住了自己的嘴。

如果这个时候大声叫出来,肯定会有人为了知道发生什么而闯进来,那么全裸的身体就会被看光吧。

(我可不想被姐姐大人以外的人看到呢……)

想用空间移动拿衣服的动作突然停止了。

『抱歉了,白井同学,这是御坂同学的决意。』

脑海里出现在失去意识前最后听到的那句话。

「姐姐……大人……」

和上条的对话,红色发带,妹妹……所有的记忆全都涌现在眼前。

(可恶,食蜂操祈,竟然对我使用能力……)

意识到美琴可能已经遇到危险,黑子没办法再多待一秒。

手刚碰到衣服,下一秒就出现在了身上,空间移动在这种时候得到了最大程度的发挥。

只用了几秒钟,黑子就凭空出现在了走廊里。

「……土御门,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有人在吵架?)

明明这个时候最重要的应该是找美琴,但那种心脏被揪住的感觉让黑子一步步走向声音传来的方向。

「我怎么会知道呢喵。」土御门摊开两只手,做出一副什么都不知道的样子。

「为什么那个少女会突然出现,还有……」

「大姐头想知道的话,自己去问御坂不就行了。嘛,当然如果她能够醒来的话……」

「你这句话是什么意思?」神裂的身上也都缠着白色绷带,看起来和后方之水的一战的确很辛苦。

「『超能力者不能使用魔法』,这个道理只要是魔法师就没有不知道的吧。但是御坂已经用了四次魔法了喵。」

「四次?」

「大姐头想不想知道为什么后方之水的攻击会突然『反射』,让你们完成了『天使坠落』的术式?」

「难道是……」

「没错喵,就是『原典』。」土御门开始进行说明,「在我认识人里面有一个是名为『有翼者归来』的成员,当然这个魔法结社已经被摧毁。但是,在毁灭之前,他们为拯救陷入瘫痪的结社,将『原典』运用到了实战。」

「那种东西不是普通人能够领悟的。」

「没错,所以才会把『原典』植入人体,用这种方法使它发挥最大的功能。御坂体内的原典就是从某个不幸少女手上强行剥夺来的喵。」

土御门把右手放在神裂面前,握成了拳头的样子,然后将手指一根根地伸直,「再加上和左方之地战斗时使用的两次『原典』,就已经三次了,我明明已经警告过她如果使用魔法超过三次就会死的喵……」

「等等,你刚才明明说那个少女使用了四次魔法……」

「大姐头难道忘了御坂为什么会以阿上的样子出现吗?」

「那也是魔法吗……」神裂没有发现自己的声音在颤抖。

「当然喵。内脏受到重创可不是半个月的时间就能完全康复的。」土御门的语气变得严肃,「在这种情况下,再使用两次魔法,就算是我,大概也承受不住这样的伤害吧。」

(会死,那个少女会死……)

神裂的大脑突然变得一片空白,只有『她会死』这几个词。

无法接受。

神裂将手紧紧握成了拳头,肩膀在颤抖。

自己的『幸运』会给周围人带来『不幸』,一直都认为是自己的错。

但是那个少女却站在自己面前,告诉自己『这并不是你的错』,而是『温柔和善良』。

是温柔和善良让自己心怀愧疚,才会离开自己重要的同伴。

美琴不仅把神裂从这么多年的自责中拯救出来,甚至在最后救了自己和同伴们的生命。

但是现在却被告知那个拯救了整个天草式的少女会死,神裂无论如何都无法接受这个结果。

「她……」

「姐姐大人……你们说姐姐大人怎么了……」一个比神裂的声音更加颤抖的女声打断了神裂的话,在不远处响起。

「御坂在那里喵。」土御门指了一个方向,那间房间的传来的声音是最响也是最嘈杂的。

没有说谢谢的话,黑子直接消失在了原地。

「她是……」

「白井黑子,LV4的大能力者。」

「她喜欢那个少女?」

「不会吧大姐头,我还以为那种恋爱少女的事情永远都不会从你嘴里说出来。」

「土御门。」

「嘛,我听说御坂很受欢迎喵,不过女人多了,也算是『不幸』吧。」土御门从神裂冰冷的语气里听到了不满,立刻转移了话题,「可恶,这种『不幸』我也好想要。」

神裂没有理会土御门,而是问出了另一个问题,「那个少女……真的,会死吗?」

「谁知道呢喵。」脸上露出了奇怪的表情,「本来以为告诉她『使用魔法超过三次就会死』,这样她就不会再使用魔法。」

「会因为和身体排斥的魔法而身体爆炸呢,还是会因为原典的侵噬而迎来身体的崩溃呢。无论怎样,如果御坂继续使用魔法的话,迟早都会死呢。」

「但是啊,这个世界上总会有那么几个明知道会死却也要拯救别人的笨蛋呢喵。」

「是呢。」


「姐姐大人!!」伴随着空间被撕裂的声音,双马尾少女出现在了房间里。

进入黑子视线的是满屋子的伤员和唯一一个躺在床上的茶发少女,身上穿着比她大一号的上条的衣服,但是外貌已经恢复了原样。

除了白炽灯的灯光,房间里充满了红色、绿色等奇异的光芒,不同颜色的圆形小球将茶发少女包围起来,不断从她身上裂开的地方飞进去。

对于黑子的出现,没有人做出反应,全都专注着眼前的事情——施展回复术式。

「姐姐大人……」被眼前的画面吓到,全身发软,差点就这样跌坐在地上。

美琴的右手手臂朝着不正常的方向弯曲着,左手手肘以下部位布满了伤口,腹部的周围仍然渗透着鲜血,没有停止的迹象。

两条腿也有不同程度的损伤,不过比起上半身,已经算是好了很多。

已经干透的血迹粘在身上,应该先做紧急处理,但是没有人敢随便触碰,只是不停地换人施展术式。

「姐姐……大人……」脑袋一阵晕眩,两条腿不听使唤地向前走着。

「白井同学,你想做什么。」在黑子出现的时候,食蜂就已经发现,但她并没有理会。而现在看到黑子继续向前走,有可能会打扰天草式对美琴的救治,所以才站了出来。

「食蜂,操祈……」忘记了自己被食蜂使用了能力,粉红色的眼睛变得无神,只是喊出了眼前少女的名字。

「你再继续往前走,会打扰到御坂同学。」

「为什么……为什么姐姐大人会变成这个样子……我又要失去她了吗……」

星形的瞳孔突然放大,一直压抑着的恐惧感被黑子说了出来,食蜂全身僵硬地站在原地。

在美琴掉进日本海的时候,食蜂第一次感受到了绝望是什么。

得知美琴有可能活着,那种充满希望的心情是食蜂从来没有感受过的。

而现在最害怕的事情就是美琴再次离开自己。

从绝望到希望再到绝望。

(如果还要再一次经历失去你的痛苦,我宁愿那个时候没有找到你。)

心里虽然这么想,但是食蜂很感激能够让自己和美琴相遇的『命运』。如果再给食蜂一次机会,她肯定还会选择去寻找美琴。

「对马,你去和五和交换。」不同心思的两人被建宫的声音叫回了神。

「没关系的建宫先生,我还可以……」额头全是冷汗,但五和还是没有放弃施展术式。

「你的体力已经没办法维持术式,继续勉强下去连你自己都会受到伤害。」比五和的脸色好不了多少,但是圆形的小球却不断从建宫手上飞出然后钻进了美琴的伤口。

「放心吧五和,我们这里没有一个人会希望御坂小姐有事的。」对马把五和拉到一边,自己代替了五和的位置继续发动术式。

咚。一个人影倒了下来。

「你没事吧,do御坂一边把你扶起来一边问道。」10777号把跌坐在地上的艾丽莎扶起。

「美,琴?」熟悉的脸出现在艾丽莎眼前。

「御坂不是姐姐大人,御坂……」

「呜……我知道,但是只要一下下就可以……」一下子扑在了10777号的身上,然后放开声音哭了起来,「美琴……」

「唔?」嘴角咬着烟蒂的红发神父踏进了房间,「已经死了吗?真是的,好不容易把这老头带来……」

「姐姐大人还没死,do御坂对你说的话感到很生气。」

「青蛙医生!?」黑子一眼就认出了站在史提尔身后的冥土追魂。

「嘛,连一句解释的话都没有,就直接把我从学园都市带过来……嗯?这是……」视线落在了躺在床上的美琴身上,「御坂?真是非常严重的伤势……」

「青蛙医生请你救救姐姐大人,do御坂请求道。」

「不能再浪费时间了。」青蛙医生放下手上临时带来的急救箱,「我需要几个人帮忙。」

「我留下。」

「我也来帮忙……」


「……食蜂,操祈……你就放弃吧,我是绝对不会输的……」

「你才是,白井同学……御坂同学,绝对,不会让给你……」

食蜂和黑子分别坐在床的两边,都顶着两个浓浓的黑眼圈,看上去是随时会睡着的样子,但是两人却瞪大了眼睛,互相看着对方。

「那个,白井小姐,食蜂小姐,你们还是休息一下吧,医生说美琴暂时还不会醒……」艾丽莎站在黑子旁边劝着两人。

「不,不行,这一次我没有能站在姐姐大人的身边,所以一定要让姐姐大人在醒来之后第一眼看到的就是我……」

「那可真是太遗憾了,白井同学,御坂同学希望看到的人是我而不是你呢……」

「食蜂操祈!」

「必须等到御坂同学醒来给我一个交代呢……」

「哎……」艾丽莎看着躺在病床上没有任何清醒迹象的美琴叹了一口气。

因为内脏受到重创,青蛙医生想尽了一切办法才把只剩一口气的美琴救回来,在那之后,黑子和食蜂等人全都不肯离开美琴一步。

但是没有超过一天,艾丽莎和五和就因为使用魔法过度而倒下,被青蛙医生强行命令休息,理由是『不希望再多两个病人』。

而食蜂和黑子却坚持要守到美琴醒来,结果两人就在当事人完全不知情的情况下开始比试『对美琴的爱』,谁先睡着就算是对美琴的感情不够深。

『如果被美琴知道你们为了这种事情而没有好好照顾自己,她一定会很生气。』

艾丽莎当场就说了这样的话,但是却被食蜂的一句『只要御坂同学能够醒来,就算再生我的气,那也没关系』弄得说不出话。

因为这样的觉悟,两人已经在美琴的身边坚持了三天,没有一刻闭上过眼睛,双眼已经布满了血丝。

咔哧。房门从外面被打开。

「早上好,do御坂向你们问好。」

「早上好,还有五和小姐早上好。」艾丽莎同样向10777号和五和问好,看到两人手上拿着药箱,「已经到了换药的时间了吗?」

「三位早上好。」五和走到艾丽莎旁边小声地说着,「(她们还在继续吗?)」

「(嗯。)」艾丽莎无奈地叹了一口气,「(大概只有美琴才有办法吧。)」

「姐姐大人到时间换药了,do御坂提出请你们让开的意见。」

「等等,姐姐大人应该由我来……」

「让我来……」

两人同时向拿着药箱的10777号走去,但是刚站起来就感到一阵晕眩,然后向床上倒了下去。

「白井小姐,食蜂小姐……」

黑子和食蜂最后还是无法抵抗身体的极限而倒了下去,胜负仍然未知。


(唔……好黑……)

美琴好像已经有了知觉,但是身体却没办法做出反应,连眼睛都睁不开。

(我到底……啊,想起来了……)

(那个金发的说过使用魔法超过三次我就会死吧,我好像用了第四次了呢……)

(什么都感觉不到……我,已经死了吗……)

「……已经这么多天了,还是没醒吗?」

(……有声音?是谁……)

旁边好像有什么人,从声音能够听出是一个少女,但是并不是很熟悉。

「不过也是呢,毕竟受了这么严重的伤。」黑色长发的少女叹了一口气,用手拨开因为汗水而帖子美琴额头的刘海

(……好温暖……我,还活着?)

「土御门说的话真的能相信吗?」

「但是……呜,不管怎么说果然还是太丢人了……」

「不过还好这个少女没有醒……」

「等等,但是这样的话,就没有做到『为了感恩什么事情都可以做』这样的觉悟了……到底该怎么办……」

「……谁,有谁在吗……」

「啊!」好像听到美琴在说话,黑色少女发出了惊讶的声音,立刻将手缩了回去,「你,你醒了吗?」

「唔……黑子?」美琴紧紧皱着眉,想要睁开眼睛,但是眼皮好像很沉重。

「虽然不知道你说的是谁,但我不是。」

「抱,抱歉……」

「你想起来?但你现在还不能……」看到美琴的动作,黑发少女只能让她靠在了床头,「小心点,我帮你。」

「麻烦你了,谢谢……那个,还不知道你是谁……」眼睛仍然闭着,好像还没适应。

「……你不用知道,我只是过来看看。」

「我们认识吗?」眼前的人没有回应,美琴以为自己说错了话,「抱歉,眼睛好像睁不开……」

「不,没关系。你既然已经醒了,我就先告辞了。」

「那个……」

咔哧。房门被打开的声音传进了美琴的耳中。

「啊——」不知道是谁一下子大声地叫了出来,「姐姐大人!!」

「黑,子?」明显听到了空间被撕裂的声音,但是却没有感受到身上有重量,「怎么了?」

「姐姐,大人?」黑子用手在美琴眼前晃动着,「您的眼睛怎么……」

「没什么,只是有点睁不开。」听到这句话,房间里有几个松了一口气的声音。

「御坂同学还有哪里不舒服吗?」

「食蜂吗?」从电磁波判断出是谁在说话,美琴努力让自己的声音听上去精神一点,「完全没有呢。」

「是吗。」不过食蜂好像并不相信。

「短发,我来看你了……诶!!」因为房门没关,银发修女就这样走了进来,但是不知道为什么发出了惊讶的声音。

「修女吗?到底发生什么了,为什么你们都会这么惊讶?」

这样连续的声音让美琴很担心,除了说话声好像还听到了走路的声音。

「不,没什么,御坂同学……」

「为什么神裂你会在这里,而且还穿成这个样子。」茵蒂克丝打断了食蜂还没说完的话,大声地提出自己的疑问。

「啊,那个,我……」支支吾吾的声音被打断。

「刚刚的,是神裂小姐吗?」美琴只能凭着人多的电磁波将脑袋转到那个方向,「那个时候欺骗了你,真的很对不起。」

「不,你救了天草式和我,应该是我说谢谢。」

「说到这个短发!」茵蒂克丝突然大声地喊了出来。

「修女?」电磁波距离自己越来越近。

「我是拜托过你去救当麻,但没有让你去送死啊。」茵蒂克丝突然抓住了美琴的手,「为什么要去做这种胡乱逞强的事情。」

「啊,抱歉。」不知道为什么要说道歉的话,但美琴能够感受到茵蒂克丝对自己的关心。

「现在说抱歉已经晚了!」茵蒂克丝一下子扑到了美琴的头上,然后张开大口咬了上去。

「痛啊——」

「住手,姐姐大人已经受伤了!」

「御坂同学!」

「住手,不,住口,茵蒂克丝!」

(诶?眼睛能看到了?)

好像因为突然的疼痛,让美琴晕眩的大脑变得有点清醒,眼睛一下子睁开了。

噗——

温暖的液体从鼻子里喷了出来,在失去意识前最后看到的是黑子等人跑过来的身影,以及让美琴流血过多的原因——穿着堕天使工口女仆装的神裂。



PS:一话一话看过来的米娜桑辛苦了,这里是haruka,因为各种原因而写了这篇无节操的文(笑

非常感谢米娜桑对这篇文的支持,也很感谢米娜桑一直关照没有长进的haruka

在新的一年里也希望米娜桑能够继续坚挺炮姐和后宫们,也希望能够继续关注这篇文

祝炮姐和后宫们在新的一年里也能够继续带给米娜桑更多的笑点和亮点{:4_388:}

同样祝米娜桑新年快乐的说



我要打赏

打赏请先登录

粉丝排行

您目前的粉丝值是:-
排行是:-
打赏动态 更多
  • 还没有打赏记录
没有找到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