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0章 无标题

作者:0haruka0
更新时间:2013-02-07 23:45
点击:264
章节字数:6320

举报章节
选择正文字体:

本帖最后由 0haruka0 于 2013-2-13 21:25 编辑


电磁炮35 圣人崩し


喀嚓。清脆的骨骼碎裂的声音响了起来。

「哈……哈……」刺猬头的少年跪在湿透了的柏油路面,他的右手朝着不正常的方向弯曲着,整条手臂上都有鲜血渗透出来。

「哈……这样,就可以了吧……」左手紧紧抱住右手臂,视线被黑色碎发遮住,强忍住疼痛的声音传进了每个人的耳中。

后方之水沉默了十几秒的时间,然后举起了金属棍棒。

哐。金属和金属相碰撞的声音在两人之间响起。

「这个少年的右手已经废了,没必要再砍下来了吧。」七天七刀被神裂紧紧握在手里。

「会发生这么多事情的原因就是幻想杀手,所以他的右手必须砍掉。」

「住,手……」上条将力量注入双腿,慢慢地站了起来,「想要的话就给你。」

「少年?」

「我相信着自己的同伴。但是,这并不代表我会看着你们去送死。」左手搭上了神裂的肩膀,「大家一起的话,就一定可以,一定可以全都活下去!」

「精彩,真是太精彩了。」后方之水突然说出了赞赏的话,「为了一个少年,你们竟然做到这种程度,甚至愿意牺牲自己,真的很令我敬佩。」

「可是,幻想杀手必须消灭。」左手在一瞬间抓住了上条的衣领,然后说出了让所有人都困惑的话,「幻想杀手在哪里。」

上条脸上露出一闪而过的惊讶,「咳,我听不懂你在说什么,咳……想要我的右手就来拿……唔!!」

上条的身体被后方之水提着远离了地面,呼吸开始变得困难。

「你的觉悟我已经收到了,但你不是幻想杀手。」

「呵,咳……咳咳咳……你有,什么证据吗……」

「假扮那个少年,故意用肉体的力量去攻击我的棍棒,让我亲眼见证幻想杀手已经废掉的事实。然后等着我把你的右手砍下来,这样所有人都可以得救。」后方之水看着上条的双眼,「很天真的做法,但是却很有效果。」

后方之水的视线向下落在了上条的右手上,「如果你的右手是人类的手的话。」

上条的瞳孔突然放大,眼神中出现一丝慌张。

「幻想杀手能够消除一切异能,刚才我的攻击只不过是普通的物理攻击。但是就算是那样,普通的人类硬是接下那一击的话,手不可能还保存在肉体上吧。」

「可,恶……」上条低下了头,不甘心地握紧了左手。

「我不知道你是谁,但是如果你把幻想杀手交出来,我可以放过你。」

「确实呢,这条右臂是假的,因为曾经被砍掉而装上的义肢。」『上条』看着后方之水,从说话的用词能够听出来是个少女,「那家伙用他的右手守护住了很多人,体会过被砍下手臂的痛苦,甚至被那个修女说了『救救他』这样的话,我怎么还能眼睁睁地看着那家伙遭受同样的事情。」

「不过我很想知道呢,如果那个时候我被砍掉的是左手,那么这次能不能成功地把你瞒过去呢。」『上条』叹了一口气,「但是那种问题已经没有什么意义了吧。」

「话说回来啊,真的失败了呢,彻底的。」

「什……」两人的对话全都传进了耳中,握住七天七刀的两只手在颤抖,神裂惊讶地看着眼前的刺猬头少年。

「对不起,神裂小姐,用那个家伙的模样欺骗了你。」转过头,眼睛里充满了歉意,「但是我说的那些话都是真心的。」

轰!一道雷电撕裂了天空。

「下雷雨了呢。」抬头看着昏暗的天空,说着无关紧要的话,背后突然闪出了电光,「计划都失败了呢,真是不幸啊。」

「啊,难道是……」五和惊讶地看着缠绕在『上条』身上的电流,「御坂小姐!」

啪。长达五米的电磁翼在身后展开。

「呐,神裂小姐,你说你害怕强大的力量会伤害到自己身边的人?但是这是不对的。」嘴角弯起了一个弧度,露出了坚定的眼神,「因为想要保护自己的朋友,所以才需要强大的力量。」

「请你看着神裂小姐,这一点我现在就会为你证明。拥有了这种信念的我,是绝对不会被打倒的!!」

「哼。」后方之水松开了抓住『上条』的左手,而『上条』则凭借着电磁翼在空中保持住平衡,两人就这样面对面地看着对方,「为了表达对这份信念的敬意,我不会手下留情。」

「正合我意!我会把你的这个『杀死幻想杀手』的幻想给杀掉!」左手缠绕着电流形成了电磁之剑。

轰!如同开战的信号一般,雷电撕裂了黑暗的天空。


「你这家伙……」听到土御门的话,美琴立刻把视线转向旁边,看到上条竟然坐了起来,「受了这么重的伤不能起来啊。」

「刚才的对话,我都听到了。」两个瞳孔一个大一个小,视线无法集中在一起,但是上条还是想下床,「一定要去……」

「都说了你给我待在这里!」额前刘的海发出了电流的声响,美琴露出不爽的表情,「这种事情交给我就行了,你就在这里好好休息,否则她会担心的吧。」

「茵蒂……克丝……」视线落在了趴在床边熟睡的银发修女身上。

「放心吧,交给我……」

「不行……」上条从床上移动到地面,「这件事情和御坂你没有关系,所以请你让开。」

美琴站在上条面前没有移动一步,「我不让。」

上条露出了惊讶的表情,他知道美琴和他一样不会看着别人受伤而不管,但是他无法理解刚才美琴说的话,「御坂!」

「一样呢,和那个时候。」嘴角弯起了一个弧度,心里好像放下了很沉重的东西,「本来以为欠你将近一万条命没办法还了呢,现在看起来是该轮到我上场的时候了。」

「御坂……」上条完全明白了美琴说的话。

『绝对能力者进化计划』。

上条在美琴打算用牺牲自己的方法让妹妹们得救的时候出现,打败了一方通行,让所有的妹妹们都从那场实验中活了下来。

现在的情况和当时几乎完全一样,只不过双方的立场进行了交换。

「那个时候,你救了那些和你没有任何关系的孩子。但是现在,天草式是我的恩人,他们可以为了你赌上性命和后方之水战斗。恩人们面对同样的危险,我没有理由看着不管吧。」

「而且啊。」美琴把视线转向了茵蒂克丝,「我答应过她呢,一定会救你。」

「这次和上次不一样,我只需要交出这只右手就……」

「有什么不一样!和修女约定过的事情我一定会做到。」美琴向前走了一步,将两人的距离缩小到只要一出拳头就能打到对方的程度,然后说出了下面的话,「如果你真的想去送死的话,那么就在这里把我打倒,但是,我不会和你动手。」

「御坂?」

「很奇怪吗?你是无能力者,而且还是病人,我怎么会对你动手。」

虽然嘴里是这么说,但上条却明白美琴是在把自己上次对她说的话还给自己。两个同样不肯退让半步的人就这样一直站着。

「已经可以了喵。」一直保沉默的土御门突然开口了,慢慢地走近上条。

「土御门?」

「御坂的决心我已经很清楚了,所以抱歉了阿上,你就在这里休息吧喵。」

「什……」

咚。上条重新倒在了病床上。

土御门接近上条,把一直塞在裤袋里的手拿了出来,然后用手刀在上条的后脑勺用力地劈下去。这些动作只发生在一瞬间内。

「喂,你不是他同学吗,为什么……」美琴不知道该怎样面对眼前的突发情况。

「御坂是希望一直这样浪费时间吗喵。」土御门无所谓地摊着两只手。

「唔……」

「现在有一件很麻烦的事情喵。」土御门看着美琴,「御坂你想用『原典』打败后方之水,但是你只能用最后一次,你有这个把握能在这一次机会里打败那个男人吗?」

「……没有。」沉默了几十秒,美琴叹了一口气,「我连那个人的一招都接不下。」

「既然这样,我这里有一个最佳方法,一个不需要牺牲任何人的最佳方法。」

「什么方法?」

「你假扮阿上,让后方之水把你的右手当做幻想杀手砍下来。」

听到土御门的话,美琴看了一眼自己的右手,然后毫无犹豫地同意了,「我接受……痛!」

脑袋突然传来一阵疼痛,美琴立刻捂住了额头,「奇怪,怎么突然……」

房间里突然亮了起来,灯被打开,美琴认出了站在房门口的某个人,「食蜂?为什么……」

「抱歉,这个方法我们拒绝。」手拿着遥控器,金色长发的少女倚靠在门口。

「但是御坂同意了喵。」

「真的吗,御坂同学。」冰冷的语气,看着美琴的眼神里全是不满。

「那个食蜂,我是同意……痛!」又是一阵疼痛,房间里传出了连续的「Pi」的按遥控器的声音。

「痛,痛啊,很痛啊……住,住手,食蜂……」像触电一样,美琴抱着脑袋蹲在了地上。

因为有电磁屏障,美琴不受食蜂能力的控制。但是一旦食蜂对美琴使用了能力,美琴也会因为电磁屏障而产生类似触电的感觉。

「不要说出我不想听到的回答,御坂同学。」停止使用了能力,食蜂双手环腰看着美琴。

「唔……」头痛得到了缓和,睁开一只眼的美琴慢慢地站了起来,「为,为什么?我的右手只是义肢,就算再被砍掉一次也没什么……」

「你真的怎么认为吗,御坂同学。」走到美琴面前,食蜂露出了认真的表情,「但是我会心痛。」

「诶?」

「我会因为御坂同学的受伤而心痛。」

「突,突然在说些什么啊,食蜂。」大脑的反应足足停顿了十几秒,等美琴意识到的时候,她的身体已经和食蜂拉开了一段距离。

脸上出现了一闪而过的苦涩,然后故意用受伤的语气继续说了下去,「啊咧?我原以为御坂同学会很感动,然后给我一个紧紧地拥抱。果然这种事情是不能期待会发生在御坂同学的身上吗。」

「你又在捉弄我吗,食蜂!」

「你说呢,御坂同学。」眯起了双眼,食蜂转移了话题,「不过你已经因为自己的事情而弄得伤痕累累,现在还要去管别人的事情吗?」

「不管不行呢,这家伙是那些孩子的救命恩人。」美琴走过去将双手搭上了食蜂的肩膀,很认真地看着她,「不要阻止我。」

「啊……」因为突然的靠近,食蜂小声地发出了惊讶的声音,星形的瞳孔出现了慌乱。

阻止不了。

会出现在这里是因为食蜂看穿了美琴的想法,但是看着那双茶色的眼睛,食蜂知道自己无法阻止眼前这个人。

即使会为她的受伤而心痛,即使知道她这是在去送死,但是却阻止不了。

无论是黑子还是食蜂,都无法阻止为信念去战斗的美琴。

「……回来……」低下了头,突然抱紧了美琴,肩膀颤抖着,「答应我……答应我一定要完好无损地回来!」

「啊,一定,我一定会活着回来。」轻轻地回抱了食蜂。

「约定好了哦,御坂同学,我会帮你瞒着白井同学她们,但是如果你不回来的话……」

Pi——

「痛啊!」


「哇啊啊啊啊!!」

咚!物体撞击在地面的声音响起。

「咳……」将嘴里的血块吐了出来,『上条』躺在地面凹下去的坑里大口地喘着气,「哈……哈……」

「是打败前方之风的那个少女吧。」后方之水认出了『上条』,「确实,比上次见面的时候进步了不少,但是想要打败我是不可能的。」

「啰……啰嗦……」美琴挣扎地想要站起来,但没有一次成功,「还,还没结束……」

「『原典』吗。」后方之水露出兴奋的表情,「如果你的最后绝招是那个东西的话,我会很期待。」

「超能力者不能使用魔法。」后方之水说出了这样的事实,「你,真的有这个勇气用吗?」

「啊……」

『如果你使用魔法超过三次,就会死。』

土御门的话突然出现在美琴的脑海里。

先前在假扮成上条模样的时候,美琴使用了魔法。

根据土御门解释的做法,将上条手腕上的皮肤切下十五厘米左右做成护符,就可以拥有适当变身的效果。

和左方之地战斗中受到创伤的内脏还没完全康复,这一次又使用了魔法,美琴的内脏再也承受不住下一次的爆炸。

或许真的像土御门说的那样,再使用一次魔法就会死吧。

但是那又怎么样。

没有使用『原典』不是害怕死亡,而是害怕即使自己使用了『原典』也无法打倒后方之水。

如果给美琴一个能够万无一失地打败后方之水的机会,那么她会毫不犹豫地使用『原典』。

「当然,咳……」将身上所有的力气注入左手,从裤袋里拿出了一枚游戏币。

「我答应过她们,一定会救那家伙,一定会活着回去。」

叮。硬币弹了起来。

「承诺过的事情,我绝对会做到!」

对准后方之水所在的位置,美琴用拇指将硬币以三倍音速弹了出去。

轰!!

「我说过,只有觉悟是不可能打败我的。」后方之水的声音在一片粉尘中响了起来,完好无损地站在原地,金属棍棒从中间切断了超电磁炮。

「到此为止了。」后方之水拿着棍棒慢慢走进美琴,用淡淡的语气说着这样的话,或许是因为没能够和『原典』比试感到遗憾吧。

「住手!」一直在旁边看着这场没有悬念的战斗,无论怎样攻击都没有任何效果,美琴身上的伤口越来越多,五和再也忍不住大声喊了出来。

「五和!」

「不可以,绝对不可以被你杀死!」没有理会建宫说的话,五和已经拿着海军用船上枪朝着后方之水发动了攻击。

哐。金属和金属碰撞在一起的声音响了起来。

「啊……神裂大人……」五和惊讶地看着自己一直追随的那个人。

七天七刀挡住了后方之水的金属棍棒,另一只手抓住了五和拿枪的手腕,神裂的眼睛却看着倒在地上的美琴。

『害怕强大的力量会伤害到自己身边的人?但是这是不对的。』

『因为很重要,所以才会想去保护。』

『因为想要保护自己的朋友,所以才需要强大的力量。』

『一个人做不到的事情,大家一起就一定能够做到!』

「少年。」明知道眼前的上条是美琴假扮的,但神裂还是说出了这个词,「到现在你还是想为我证明『力量是用来保护同伴』这一点吗?」

美琴先是露出了惊讶的表情,然后笑了出来,「诶,当然。」

「是吗。」神裂松开了抓住五和的手,和后方之水拉开一段距离,将七天七刀放回刀鞘,摆出了拔刀术的姿势。

「还想和我打吗,极东的圣人。」

「唯闪。」

神裂用动作代替了回答,用圣人的力量使出的拔刀术,超越了超电磁炮的速度。

轰!整座英国教堂被砍成了两半,响起了坍塌的声音。

「七闪。」

将七天七刀重新放回刀鞘,做出想要再次拔刀的假象,却挥动了手上缠绕着的七根钢丝。

唰。

躲开唯闪的后方之水忽略了钢丝,脸上第一次沾上了自己的血迹。但是即便如此,拥有高速的移动能力,轻轻挥动棍棒就挡开了剩下的钢丝。

「就算在普通的招式到了圣人的手里,也会有不同的效果。但是只有这种程度吗?」

「我一个人是没办法打败你的,这点我很清楚。」

「这么快就认输了吗。」

「但是,一个人做不到的事情,大家一起就一定能够做到!」握紧了手上的钢丝,神裂大声的说出了下面的话,「所以,请把力量借给我——」

「啊……」所有人都僵在了原地,全身都在颤抖,泪水不自觉地掉了下来。

终于被女教皇大人认同了。

终于不再是累赘,而是能够和她站杂一起战斗的同伴。

一直以来的梦想终于得到实现——被眼前的这个人承认了。

「要上了……」建宫发出了作为教皇代理的最后一个命令,「去我们天草式十字凄教应该去的地方!!」

「噢噢噢噢噢噢!!」

即使身上的绷带全部掉落,即使鲜血从裂开的伤口溢出,但是没有一个人犹豫。

所有人都拿起了自己的武器,朝着神力所在的地方冲了过去。

「居然向弱者求救。」后方之水不认为这些伤员会对他形成多大的威胁。

「他们不是弱者,不是属下,是我的同伴。」神裂露出了坚定的眼神,「过去是我一直在否定他们的努力,但是现在不一样,我相信他们,相信着一直相信我的同伴。我会把自己的后背交给他们,只要大家一起就一定可以打败你,后方之水!!」

「你难道认为那种东西可以打败我吗?」

七天七刀和金属棍棒互相碰撞在一起,天草式的成员以两人为中心开始准备术式。

「当然!」神裂一边说着,一边发动了七闪。

如同命令一般,五十个人的天草式所有人的手上都拿出了七根钢丝,两人被网状的钢丝包围着。

「这幅身体也差不多改到极限了。」后方之水露出无所谓的表情,「圣母的慈悲将化解一切严惩。」

伴随着后方之水念出的咒文,在他背后的天空开始发生了变化,传出了撕裂和爆炸的声音。

(这是……!!)

「快散开!」意识到这种恐怖力量的神裂大声喊出了这句话。

「有时,叙述着神之真理的这个力量,就让你在慈悲之中升上天堂吧!!」

随之而来的只是棍棒的重压,但却拥有能够压碎一切的强大破坏力,甚至超过了小行星碰撞地球的威力。

一瞬间,所有的声音都消失了,五感全部被剥夺。

如同火山爆发一样的强烈震动将柏油地面彻底的炸裂。直径为一百米的范围内,全部变成了巨大的坑洞,坑的深度超过二十米以上。

「咳……」神裂倒在一堆废墟中,身上布满了伤痕。

重压被七天七刀挡住,由钢丝组成的防御术式为神裂抵消了一部分的攻击,但是地面却没有承受住这样的攻击,一下子坍塌了。

「挡住了吗,也对,毕竟是圣人。」

「我知道了……」神裂握着掉落在旁边的七天七刀,想要重新站起,但是却失败了,

「为什么你会没有作为圣人的极限,这个原因我知道了。」

「『圣母崇拜』,一切都是因为这个。你拥有『神子』和『圣母』的双重体质,所以说,光是普通『圣人』的我会在力量上输给你。」

「但是相对的,你有着『弱点』,你有着在我之上,不,恐怕比全世界的圣人、在遇到对圣人专用的术式时都要弱的这个侧面!」从神裂的嘴里吐出了清晰地一个个停顿的音节,「『圣人崩落』!」

「『圣人崩落』是将跟『神子』有着类似身体特征的身体的平衡给强行打破,使得体内的力量暴走,最后造成圣人一时之间无法行动的东西。拥有双重体质的你如果吃了那一招,会产生什么后果你自己也不敢想象吧。」

后方之水的脸色第一次出现了变化,然后笑了。

「就算被你们知道了,那又怎么样。」

「一切已经准备就绪了!」神裂同样笑了起来,「持枪之人哟,现在正是『处刑』的最后一刻!!」

「真有趣。」后方之水再次念出了咒文,「圣母的慈悲将化解一切严惩。」

「后方之水!!」神裂将力量注入全身,握紧了手上的七天七刀,再次朝着后方之水冲了过去。

即使天草式的人全部散开,但是发动『圣人崩落』的术式已经完成。

「有时,叙述着神之真理的这个力量,就让你在慈悲之中升上天堂吧!!」

(来不及了吗……)

(不行,不能放弃,怎么可以放弃!!)

神裂将七天七刀挡在身前,站在发动术式的天草式成员面前,只要挡住了这一击,那么后方之水就会被『圣人崩落』击中。

「一定要挡住啊啊啊啊啊!!」

轰!!

和刚才一样的轰音响了起来,五感全部都消失,只有破坏。

(诶?)

没有意料中的恐惧,听觉开始恢复,听到了奇怪的声音,好像刚才的攻击只是错觉。

(消,失了?)

神裂慢慢睁开了眼睛,强光照射进双眼,一瞬间只能看到白色的光。

「怎么,可能……」后方之水慌张的声音的确传到了神裂的耳中。

被剥夺的五感重新回来了。

如同撕裂夜空的雷电,一条人影从后方之水和神裂中间倒下。

由后方之水发动的术式竟然像被『反射』一样对它的主人进行了攻击。立刻挥动起了手上的金属棍棒,从正面接下了自己的攻击。

「已经完成了。」致命般的声音从前方传来,硬是接下了重压的后方之水根本没有做出防御的时间。

「剩下的就交给我吧。」五和举起了发动术式的长枪,「一定会击中的!!」

长枪化成了紫色的闪电从地面飞了出去。

轰——!!



PS:这次更新晚了的说

和后方之水的对战实在是码字艰辛,有太多精彩的部分

但是到了炮姐的主场,战斗场就只能变得乏味了,对不起米娜桑的说{:4_330:}

如果米娜桑有兴趣可以去看原文第16卷的说(拖

再PS:女王S属性爆发,这一话是炮姐女王的说(拖

因为女王的优秀表现,所以获得了最佳后宫奖,现在有请女王上台领奖

女王:把御坂同学还给我yamiboqe002

haruka:助けて!!{:4_380:}

再PS:看了一点新约6,炮姐大战女武神(LV5和圣人究竟谁比较厉害啦,河马又被你唬弄过去了{:4_353:}

但是炮姐居然说出这样的话所谓的好女人啊,就是明明不愿意他去冒险,却依然敲着他的后背,为其送行啊

类人猿有什么好,乃真的是想上位吗小琴琴!!{:4_354:}

这句话在这里应该送给女王才对



我要打赏

打赏请先登录

粉丝排行

您目前的粉丝值是:-
排行是:-
打赏动态 更多
  • 还没有打赏记录
没有找到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