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章 无标题

作者:Tokito
更新时间:2013-01-01 00:51
点击:383
章节字数:2572

举报章节
选择正文字体:

本帖最后由 Tokito 于 2013-1-1 09:24 编辑


說過的x口之家。

什麼?你問我這到底是幾口?你問我我也不知道啊,不過如果按我們犬類的生法,估計是個十六七個左右。

今天去剪毛,因為毛長了開始打絞變得非常麻煩,結果我便明白了為什麼人類總是一臉苦大仇深的走進理發店。

那是因為,他們在下一盤很大的棋! {:4_354:}




剪毛前 剪毛中 剪毛後 洗澡後

↓ ↓ ↓ ↓

{:4_379:} → {:4_368:} → {:4_379:} → {:4_377:}




接下來是家庭氣息滿滿的花吻,相信我,這回絕對没有直球!也没有擦邊球!更没有大恶意! {:4_347:}

請各位尽情欣賞,若有錯字或不足歡迎指出。





#1 「新年新成員參上!」





我緊張的跪坐在地上,全身緊繃,連吞咽口水都很困難。整個家都彌漫着一觸即發的火藥味。

中國一個IQ很高的大叔說過,萬事俱備,只欠東風。但不管怎麼樣,在明知不可以動的情況下,我還是動了。

因為腿已經麻了啊!

一直緊盯着我的母親就像是聽見發令槍的運動員,幾乎在我挪動僵硬的腳的同一時刻開了口。

「清海。」

「是、是!」

「你知道你的舉動意味着什麼嗎?」

母親十指交叉,撑住下巴看着我,深紫色的長發呼的一下滑到母親胸前。一般母親都會把頭發束在身後,為什麼這次散開的呢?

那是因為母親為了等還没回家我洗漱完畢後一直坐在客廳的沙發上,接着便與躡手躡腳走進廚房的我撞了個正着。

......於是就演變成這個結果,順便一提,我目前已經跪坐30分鐘了。

「唔唔......」

被母親那雙紅寶石般的瞳孔注視的滋味,相當不好。我總算明白為什麼母親可以把公司打理的井井有條了,想必她的部下一定很怕她。

「而且你知道你媽媽最近要幹什麼嗎?」

「唔......要開音樂會。」

「是啊,你媽媽很忙的。」

真的很忙嗎?

以我看來,無論媽媽去哪工作,工作有多重要,都一定會在晚飯時回家,然後一家人一起吃一頓熱騰騰的晚飯。這似乎是母親小時候就有的規矩。人多的話飯菜也會變得美味,所以我每天最期待的就是晚餐時刻。

但是今天,我没有及時回家,也理所當然的没有趕上晚飯。

「但是呢,既然已經做了,就一定要對人家負責哦,知道嗎?」

「我......」

「......(咕)」

没有緊張感的聲音在最不該出現的場合出現了。

「.............」

母親將視線移到我的肚子上。

「......(咕)」

像是為了響應母親的視線一樣,肚子又發出一聲空腹聲。

不好意思的捂住肚子。

母親看見我的反應,緊皺的眉頭一下子松開了,似笑非笑的看着我。

「清海,你該不會是餓了吧。」

......說對了。

為了送那個小家夥去醫院,我没能來得及回家,更别說是吃飯了。母親從沙發上站起,伸了個懶腰,隨後環顧四周。

「我給你熱點飯菜吃吧,說起來那只小貓呢?」

「它有在獸醫那吃東西......所以我想應該没問題......」

放學回家的路上,撿到了一只小貓,外表看上去很不健康,於是就送去了最近的動物診所。

結果只是單純的營養不良,但弄來弄去,不知不覺夜幕就已經降臨了。

這是我第一次没有趕回家吃飯,十分害怕,於是就一個人帶着小貓躲在了自己家的院子裏,看見裏面的燈熄掉後,才偷偷用钥匙開了門。

「進門之前為了換鞋就把小貓放在玄關,可是現在哪去了.......」

意識到小貓不見了的我,開始在客廳裏找來找去。

「你在找什麼。」

懶散的發問從我身後傳來,我像炸毛的貓一樣,渾身汗毛倒立,緩緩回過頭。

穿着黑色襯衫,身材高挑發型淩亂的女生正站在我身後不遠,不想聽見的聲音就是她一邊撓頭一邊發出的。

「姐姐,你很嚇人誒。」

「啊,是嗎。」

「你不知道你的聲音有多可怕嗎?」

「啊。」

目前17年的人生說話都是以句號結尾的悠,是我的姐姐。興趣愛好没有、特點没有、喜歡的食物或討厭的食物也没有。總而言之,我的姐姐就是一個没有個性平淡無奇毫無進取心的五月病患者。

不過是個長相略好的五月病患者,有的時候我真的不太明白大小姐們的想法,這種奇怪的人為什麼也會受到歡迎呢?這種問題我思考了很多次,但只要悠擺出一副「不行了老太婆快來給我錘錘腰」的懶散表情,所謂的FANS就會變得像吃了貓薄荷的貓一樣渾身顫抖體溫升高心跳加速動作卡帶。

我的人生目標,就是不要成為悠那樣的人。

「我給清海熱飯,母親去休息。」

就在我正在內心進行第137次清海人生目標及對悠的批鬥大會時,悠與母親已經切換完畢。看着母親打着哈欠走回一樓那個在晚上會有奇怪聲音的臥室,怎麼說呢,非常愧疚。

為了等我,母親一定非常擔心吧,說不定回房之後還要安慰傲嬌屬性的豆丁媽媽。没有遺傳媽媽的蹭的累真的太好了,不知為何我總會有這樣的想法。雖然母親一點也不覺得麻煩,反而還有點樂在其中......就是了。

「今天是咖喱,清海要什麼味道。」

目送母親回房後,悠有些艱難的挪到冰箱前。明明問我要什麼味道,卻不給我回答的時間就拿出了一碟被保鮮膜覆蓋的咖喱,拿掉薄膜後,徑直放入微波爐中加熱。爐中橙色的光在牆壁上拖出一條光帶,站在輻射區外的悠被鍍上一圈光暈,比家中其他人都要棱角分明的雙眼中倒映出牆壁上光帶的輪廓。

悠是一家人中和母親長得最像的人,無論臉型還是發色還是......胸部,

雖然有想過自己胸部以後說不定還會變大,但一看見夕和夜,什麼長大後會變大的想法就立馬沉入海底,比大海撈針還要不切實際。

「哎......」

不由得歎氣,突然又想到一件事,站起身望着悠。

「姐姐,你有看見一只灰褐色的小貓嗎?」

老實說完全不指望悠會有什麼正經的回答,只能任命的繼續尋找小貓。

「嗯。」

看吧,我就說不會有正經的回答的。呶呶嘴,我往玄關走去。

......誒?

悠剛剛,說的似乎是「嗯」吧?好像不是「嘎」也不是「啊」。

總、總而言之......

「貓,這裏。」

邊說着,悠抬起她的右腿。有一團灰褐色的毛球掛在上面,四短爪死抓住她的運動褲褲腳。

「下來上廁所的時候被抱住腿。」

「......唉?」

「很麻煩,所以快抱下來。」

「是。」

把小貓從悠的運動褲上解放下來時,微波爐那邊正好傳來「叮」的一聲,告示人們加熱結束。

悠把裝有咖喱的碟子放在桌上,微甜的咖喱味便開始擴散到空氣中,是我最喜歡的甜咖喱。

果然,母親做的甜咖喱最高。

幸福的聞着已經不在晚餐範圍內的晚餐的香味,小貓繞着我的腿叫個不停。結果悠只是說了聲「貓,過來」,小貓便向剛開始那樣再次抱住悠的褲腳。

多虧這樣,我總算可以安心吃飯了。而悠只是沉默的看着我,對小貓在她腿邊抓來抓去的聲音充耳不聞。

「清海。」

「嗯?——唔咳、咳咳!」

悠竟然會主動向我搭話,這難道是天地異變的前兆嗎?我好不容易擺脱差點被噎死的深淵,萬分驚恐的望着面無表情的悠。

「明早記得好好給母親和媽媽道歉。」

「嗚——我明白的。」

「還有夕和夜。」

「誒?為什麼——?」

「夕和夜也很擔心你。」

「.......」

我完全没有想過那個唬爛鬼夜也會擔心什麼的。

但是悠的話一定不會有假。

為了藏住尷尬,我幾乎將整張臉都埋進了咖喱中。

「困了,等會記得洗餐具。」

默默觀察了會狼吞虎咽的我,悠終於打了哈欠,十分小心的挪動腳步,從我身邊經過。

「貓很可愛借我玩一個晚上。」

這是經過我身邊時對我說的話。

「對了。」

走到樓梯下時,對我說的話。

「歡迎回家,晚安。」

直到從樓上傳來關門的聲音,我才抬起頭。

幸好現在没有鏡子,不然我一定會害羞到死。

雖然挨了罵,但不知道為什麼,總覺得,非常非常開心。

啊啊,好害羞。

已經藏不住了,我忍不住綻放出笑容,發自內心的幸福通過笑的方式表達出來。

有家人的我真的非常幸運。

所以,小貓,恭喜你成為我們家的一份子。

......還有,目標稍微改一下吧,就改成好了。




第二天,澤口悠的全勤獎金破滅。原因,貓過敏。









我要打赏

打赏请先登录

粉丝排行

您目前的粉丝值是:-
排行是:-
打赏动态 更多
  • 还没有打赏记录
没有找到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