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章 花吻同人——三人的聖誕「我與玲緒與病毒」 (新年X口之家來

作者:Tokito
更新时间:2012-12-16 16:13
点击:596
章节字数:4306

举报章节
选择正文字体:

本帖最后由 Tokito 于 2013-7-9 10:11 编辑


#1 「新年新成員參上!」



抓了幾個錯字。

我會告訴你們我其實是在試水嗎? {:4_347:} x口之家我完全沒有寫的打算哦!

才怪。{:4_342:}

說起來聖誕之前就末日真的大丈夫?在死前我也想死·得·其·所啊!

最後。

這這這是麻衣x玲緒的超清水文,不要看見花吻就想到嗶——啊你們! {:4_354:}








今年的雪下的異常的早,從白天開始飄起的雪花把人家的屋頂和道路都覆蓋成雪白,萬籟俱寂。

明明離耶誕節還有半個月,街道和商店卻已經開始掛起和聖誕有關的產品宣傳單和裝飾了。這樣反而沒有節日的氣氛了,這麼想著,我,澤口麻衣深深歎了口氣。


「麻衣?怎麼了?」

窩在我懷裏的小型軟綿綿物理,我的戀人川村玲緒聽見我的歎息後轉過頭,用她那雙清澈的雙瞳注視著我。



不好,差點大腦的理性就壞掉了,等、等等!唔啊啊啊啊啊玲緒不要用那麼單純的目光注視著我!我會產生罪惡感的!無視心中肆虐的「推倒」的指示,我成功的用理性制服了心中的野獸。


順便一提,現在我們兩人正在合租的公寓內的暖爐裏,一邊吃著橘子一邊看。

為什麼會看這種節目?我也不知道。而且我才不管這種事呢,對我而言能抱著我的玲緒舒舒服服坐在暖爐裏才是最重要的,尤其是這麼冷的冬天。

說起來一開始說要拿暖爐來的時候玲緒還相當抵觸,說什麼「麻衣審美無能」,結果嘗到暖爐與胸枕的雙重夾擊後還是乖乖敗下陣來。

總而言之,玲緒能夠開心就好了。

(而且有暖爐的話推倒也不怕玲緒會感冒了,所以說現在推倒她也沒關系吧?)



「呼呼呼呼呼~」

「麻衣!」

「啊!啊,怎麼了?玲緒。」

「麻衣你,笑的好惡心。」

糟糕,不小心把內心的想法洩露在臉上了,我迅速調節臉部神經,做出一本正經的表情。

「那是因為玲緒太可愛了,想著這樣的玲緒是我的戀人就高興的笑出來了哦。」

「什、什麼啊。」

掩飾性的轉頭,努力將注意力放回電視節目上的玲緒十分可愛,我從身後注視著她那半藏於發絲後的通紅的耳垂。

正陶醉於幸福中時,玲緒像想起什麼似的,再一次轉頭看著我。

「麻衣。」

「嗯?」

這一回有好好的回答。

「明天,明天我不用上課哦。」

從高中畢業後,玲緒正在自己父母的唱片公司學習聲樂,我則在T大上學,因此作息時間不再像以前那樣一致。

「哦,是嗎。」

察覺到玲緒說這話的用意,我眯縫著眼,視線飄到牆上的風景日曆。用紅色圈出的就是我休息的日子,藍色的則是玲緒的,位於明天日期的位置上,紅與藍像我與玲緒一樣交融在一起。

原來如此。

「說起來我明天也沒有課,在家幹什麼好呢?」

露出若有所思的神情,我用下巴盯著玲緒的發旋,十分努力的表演著。

「難得休假,比較想在家放鬆下。」

懷中的玲緒聽見我的話後露出快哭的表情,淚汪汪的看著電視。真是太可愛了!不行不行快忍不住了!我可以在這裏推倒她嗎?可以嗎可以嗎?强忍沖動,我微笑着建議到。

「不過我更想和玲緒約會呢,可以嗎?」

「既然麻衣這麼說的話.......」

啊啊玲緒果然還是這麼不坦率呐,不過按照這個流程的話,推倒大丈夫!於是我將手偷偷從玲緒的睡衣下擺探入。

「玲緒我明明每天都有幫你做按摩為什麼胸部還是没有發育呢?」

一如既往的開着玩笑,我都能想象到玲緒一臉憤然向我撲來的情景了。但玲緒只是死盯着電視屏幕,甚至點了點頭。

......誒?

怎麼回事?

玲緒非但没有生氣,還點頭了?

什什什什麼情況啊!

「麻衣是不是也覺得胸大的話以後比較好喂小寶寶啊?」

嗯?她說了什麼?

總覺得玲緒似乎說了什麼令人十分在意的話,來不及多思多想,處於混亂中的我便被懷中的戀人迎面推倒在身後的坐墊上。

乳白色的屋頂映入眼中,玲緒居高臨下望着我,臉頰布滿紅雲。

「那麼來造吧。」玲緒說。

啊咧?




從圣米卡女校畢業後,我以優良的成績考進T大,玲緒則進行聲樂的學習,目前正想大多數戀人一樣同·居·中。

總而言之,非常幸(xing)福。不過由於以上原因,休息日被理所當然的錯開來了。

玲緒也有交到新朋友,但總有種淡然的焦躁感縈繞心頭。

打比方的話,就是孩子長大後離家的中年母親的心情?


「嗚......」

從窗外透過窗簾的光線進入我眼中,令大腦阻止開始活動,閉着眼,右手習慣性地向身邊一攬。

揮棒落空。

誒?

揮棒落空。

揮棒落空。

三振出局。

如此試了好機會,大腦始終向我傳達回同一條信息。不過我說那個三振出局是怎麼回事啊!

「玲緒?」

不過當務之急還是弄清狀況,我睜開眼,平時總是貪睡的戀人並没有像往常一樣躺在自己身邊。

不會掉到地上去了吧。

以前也發生過還幾次,有一回甚至到了早上才發現她在地板上睡得正香。

昨晚睡前應該讓玲緒睡在裏面了啊。

左手揉着漲痛的太陽穴,我才在床下的拖鞋上,剛一站起就感到眩暈感鋪天蓋地的湧來。

“唔啊。”

還好床下並没有人。不過這樣的話,玲緒究竟去哪了?摇摇晃晃穿好拖鞋,我穿着睡衣走出臥室。

「麻衣,早上好。」

「誒?」

「才不該是“誒”吧。」

玲緒圍着特意挑選的兒童圍裙,站在廚房內雙手叉腰氣鼓鼓的看着我。身前的平底鍋裏似乎正攤着一個煎蛋。

「偶爾也會給麻衣做回早餐嘛,煎蛋這種煎蛋的東西對我可是易如反掌哦?」

「是是,那麼我就先去洗漱了。」

當初用微波爐加熱雞蛋的可是你誒,如此在心底吐槽,我苦笑着走進洗手間。



面對吐司上盛着的金黄色煎蛋,我與玲緒雙手合十。屋外明亮的光線通過大大的落地窗簾在地板與牆壁上拖出一條光帶,我睜開一只眼,悄望着玲緒熹微光暈下認真禮拜的臉龐。

「那麼我開動了。」

與玲緒默契地一同開口後,我拿起煎蛋吐司咬了一口。

吐司蓬松的恰到好處,用新鮮雞蛋做成的半熟煎蛋很有味道。與吐司配合在一起後就成了世上難得一試的美食,面筋與煎蛋的香油混雜在一起,同時還散發着砂糖的芬香。

......

抱歉,我編不下去了。

八成又是把砂糖當成了鹽,煎蛋此時的味道相當奇怪,雖然算不上太糟。

但處於糟糕的一方是我。

奇怪的味道此時正將我先前在洗手間中拼命壓抑回去的恶心感從喉嚨深處再一次拉回,喉中滿是令人不適的感覺。匆忙放下早飯,我奔進洗手間對着洗手池不斷幹嘔。

抬起頭時,從洗手池上方的鏡面中,玲緒复雜的表情進入我眼中。

這下糟了。

雖說好好解釋的話一定能說清楚,但我一點也不想讓玲緒替我身體擔心,更何況今天已經約好要出去約會。

玲緒可是那麼期待今天的約會。

從水龍頭流出的水打着旋兒再次回到幽暗的地底,我盯着鏡子,腦中閃過無數借口。


場景一:「玲緒不好意思我今天似乎有點不舒服。」

場景二:「玲緒抱歉今天是第二天。」

場景三:「」

場景四:「」

場景五:「」

等等這才兩個借口啊!我說我根本就没動腦嘛!快點給我想啊可恶!啊啊啊啊啊啊玲緒走過來了!

看着不斷逼近的玲緒,我閉上眼在心中發出慘叫,緊接着我感到自己的雙手被抓起。

「麻衣你,懷孕了吧?」

「誒?」

「剛剛那是孕吐吧?麻衣有了我們的小寶寶吧?」

「怎麼可能。」

這種事根本不可能嘛。

我愕然地吐槽,但玲緒明顯没有將我的話聽進去,她此時已經進入的超强狀態下,連我這種神經百槽的勇士也打不過她。

玲緒突然松開我的收,用纖細的雙臂環住我的腰身。

......好舒服!

「既然麻衣有了小寶寶,就不能跑出去了呢。麻衣今天要好好在家休息!」

「......」

真不知道該從哪個方面吐槽。

就算再脱線,玲緒你不會連這種常識也没有吧?

「超糟糕,要怎麼給玲緒解釋啊。」

將手搭在眼上,我躺在床上哀嚎。玲緒說什麼去買些東西就一個人跑了進去,雖然我也知道她去買什麼啦。

「不過玲緒一個人,没問題嗎?」

尽管十分擔心,但我可是連吐槽的力氣都没有了。

「唔啊啊唔啊啊。」

苦惱地抱着頭在雙人床上滾來滾去,石英鐘上的秒針“滴滴答答”奮力跑着圈,從窗外傳來鏟雪的聲音。

說起來我到底要怎麼解釋啊?

現在已經不是解釋煎蛋那麼簡單的問題了!

腦中不知為何響起“休息一下”的聲音。

我又不是一休哥!現在的情況就算是小○鐺來了也没辦法解決啊!

大腦思考回路開始啟動。

三十二倍速啟動成功,中央數據處理器成功打開,記憶庫播放開始。

快點想想,小時候從保健老師那學到的內容。


十歲的我。

「那麼,小寶寶就是經過胚胎發育後生出來的哦。」

「老師老師!」

「好的,麻衣有什麼問題嗎?」

「那麼胚胎是怎麼出現的?」

「誒?就算你那麼和我說,大概就是.......那個.......」

「?」

「是送子鶴送來的哦!」


回憶結束。

説起來我究竟是怎麼清楚生育這種事的啊?明明被這種老師一直忽悠到長大,似乎是不知不覺中就明白了。

「唉......現在再怎麼想也没用了,還是好好和玲緒解釋清楚好了。」

歎着氣從床上爬起來。

痛。

右腹突然傳來刀割般的疼痛,我不由屏住呼吸。

疼痛並没有停止,反而越來越嚴重,回過神時自己已經躺在客廳內,手機就放在暖爐上,我伸出手,卻怎麼也夠不着,疼痛迫使我縮回手,用力按着自己的疼痛部位。

好痛。

好痛,玲緒。

將身體縮成一團,大口大口換着氣。我從以前開始就對疼痛相當敏感,現在對我而言簡直就是地獄。

但托這個福,我多少明白了自己處於什麼處境了。

闌尾炎。

絕對不會錯,從早上時就隱約感到疼痛,但因為自己正處於生理期才没有在意,又加上眩暈感恶心感,仔細一想完全就是闌尾炎的前兆。

大意了,現在家裏又没有别人,手機也夠不到......


「我回來了。」

玲緒!

從這個角度剛好能夠看見玲緒在玄關處換鞋,身邊放着白色的購物袋。

「玲....玲緒......」

想出聲叫她,發出的聲音連呻吟都算不上,才出口就消失在空氣中。終於看見躺在地上的我,玲緒匆忙跑進客廳,不知所措的摇晃我的身體。

手機。

發不出聲的我,只能通過口型告訴她要怎麼辦。

玲緒的話,一定可以明白。我這麼堅信。

「手、手機對吧!我明白了,麻衣你要忍住!小寶寶要出生了!」

噗。

一上來就是無論多厲害的捕手都無法接住的强力一擊。

「玲緒,我這是闌尾炎啦!」

「誒?」

「也就是說,我根本没有懷孕啦!也不可能生小寶寶!要生的話肚子也應該會鼓起來吧!」

猛力的吐槽幾乎耗尽了我所有力氣,我捂着肚子顫抖着,玲緒的表情看上去就要哭出來了。

我的表情現在一定很可怕吧。

疼痛開始侵蝕感觀,我隱約聽見救護車的警笛以及玲緒哽咽的不成章的聲音。

感到自己躺在擔架上後,懸着的心終於放下來了,此後我放棄抵抗,任由疼痛侵蝕頭腦。

因為我感到有雙比我小一圈的手正緊緊與我十指相握。

如果用力的話,一定會弄疼她,所以我什麼都不做,就是那樣躺在,閉着眼。

之後一定要好好給玲緒進行科普。

這是我最後思考的問題。



「都怪病毒。」

最近,我的戀人對病毒抱有强烈的執着。

要說為什麼,大概就是醫生對她解釋是由於病毒感染的闌尾炎什麼的吧。

這種事我不太懂,她就更不可能理解了,不過倒是聽懂了。

「真是的,玲緒總是喜歡在意不用在意的地方呢,啾。」

「唔啊啊啊啊啊!」

「麻、麻衣!你的傷!」

「没關系了啦,都過去半個月了,已經痊愈了啦,不會裂開的。」

「可、可是......」

俯視着玲緒,我抽了抽手。

「明明是難得的聖誕節,玲緒你都不讓我出門...我只能做這個啰。」

「咿....!」

「再說住院一周,我可是超——玲緒能量不足呢。」

「麻衣你是白癡嗎!你的手超冷的啊!」

「那就拜托玲緒幫我暖和下了~☆」

一邊調戲着害羞的戀人,一邊回想起醒來後我做的第一件事。



「玲緒,你聽好啰,女生和女生是不可能有小寶寶的。」

「......」

「雖然我知道你很失望......」

「可是人家,就是想要和麻衣的寶寶......」

單人病房中,玲緒吸了吸鼻子,鼻頭紅紅的,八成是哭過吧。

看見自己的戀人痛成那樣,還要一個人在手術室外等待,就算知道没什麼危險,以玲緒的性格卻一定會哭出來。

總覺得高興不起來。

一點也不想再經曆這種事了,讓玲緒一個人呆在陌生的環境裏,還要為我擔心。

不過小寶寶什麼的.......



「玲緒你,為什麼會突然想到小寶寶啊?」

「嗚....麻衣....」

抱着玲緒坐在暖爐裏,讓她坐在自己雙腿間,對其上下其手。

突然注意到面前的電視機。

對了,之前玲緒有在看育兒節目呢。

所以才會有那種想法的吧。

「麻、麻衣......嗯」

「嗯?」

「没有事...真是太好了...嗚、啊」

「是呢,所以不用擔心哦,我不會再讓你體驗那種事了。」

「嗯...嗯...那時候、真的好害怕麻衣出事...好難過」

「没關系,已經没事了。」

扳過玲緒的頭,對着櫻色的雙唇吻了下去。

「唔....咿...啊啊」

抽出手,從桌上的紙盒中抽出幾張紙巾,給軟癱在懷中的戀人做清理。

突然想起什麼,我低下頭,對着正大口喘着氣,雙手緊緊抓着我的衣襟的玲緒,笑着說道。

「小寶寶什麼的,也很不錯呢,下次的聖誕禮物就送這個怎麼樣?」

「.......笨蛋。」







我要打赏

打赏请先登录

粉丝排行

您目前的粉丝值是:-
排行是:-
打赏动态 更多
  • 还没有打赏记录
没有找到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