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章 无标题

作者:0000cctv
更新时间:2012-09-11 22:48
点击:360
章节字数:4395

举报章节
选择正文字体:



此刻的酒桌上,是傻逼和狗剩齐飞,智障和白痴一色啊。我始终都没想明白领导是怎么把这么个一看就不是个好人的货请回来的,可能外貌是决定人第一印象的第一印象吧。不过我还是对领导的智力表示担忧,毕竟人家名片上印着“十六夜咲夜”,你不能在当天晚上的欢迎晚宴上举起杯子来一句:“让我们欢迎十六!”——特别是您内普通话念十六跟石榴似的。如果榴,请草榴。

怎么看也觉得十六夜是姓啊。后来我才知道,这位石榴小姐也不是纯正的尼轰金,貌似有点其他方面的血统,要不解释不了那双蓝眼睛。所以,我们领导固执地认为,她的名字一定是倒装过的,应该是夜咲夜.十六,理由是,山本五十六。

我们都不好意思打击他了。

“石榴小姐啊……”

石榴受不了了,转头礼貌地微笑:“我叫十六夜。”

“哦,石榴叶儿啊……”

十六夜的脸色跟死了妈似的,我估计她此刻肯定非常地想说一句“艹”来着,不过显然不好意思,所以强笑着与领导干了一杯。接下来就比较程序化了,该吃吃该喝喝,石榴叶小姐祝了两回酒,也没出什么同归于尽,大便饭之类的问题,总之是宾主尽欢,大家基本上都喝高了。

而至于那条小狗。纯属是自己跑进来的,后来让我们赶出去了。我只能说,猫来穷狗来富,它来了,就预兆着十六夜来了,十六夜来了,我们就有资质做这个了,有资质做这个了,我们就有钱了!所以我完全能理解经理这个青春的小鸟都已经飞过去好多年,现在估计也只能望胸空流泪的中年人为什么一直对十六夜举着啤酒杯说:“来,石榴小姐,干一个。”

“我叫十六夜。”虽然脸上还在微笑,但我能清楚地看到额头上的青筋。



第二天.

“CAD?”

“不会。”

“3D?”

“不会。”

“那你现在……”


石榴叶确实不是绘图高手,在一问三不知之后,她熟练地报出了一连串软件,我们听都没听说过,一边张罗着下载一边叹气,这就是资本主义出来的无耻之徒啊,居然不懂得就地取材,看不起我们的软件怎么着,虽然CAD也不是我们中国发明的,但是是中国盗版的!呸!我们是全世界最大的CAD用户群!

“那我干点什么呢。”石榴叶有点不好意思,托着下巴想了一会。

“收贿吧。”

“收贿!其实她想说是行贿吧,这小姑娘上道啊!”经理大乐,马上包了两个红包扯着石榴叶的手跑出去给别人行贿了,直到下午才回来,经理红光满面洋洋得意,想必拽了个美女过去事儿办的挺顺利,而石榴叶坐了下来,叹了口长气。

“我是说,手绘。”

她把这俩字儿写了下来,我们所有人都囧呆啦。看来推广普通话还真是挺有必要的。


晚上。

如果说这个公司有什么不好处的话,就是高压政策。所谓高压政策就是在八个半小时的工作时间内基本不许聊QQ,MSN,刷微博,玩苹果之类的一切,晚上还加班。谢天谢地,今天领导高兴,忘了提这茬了。晚上六点,下班了,我开始考虑一天之中最重要的三个问题之三。这些问题是,早晨吃什么,中午吃什么,晚上吃什么。正在考虑,经理拍拍我的肩。

“美铃啊,你晚上有事吗?”

我艹,这是加班的前兆啊,万用开头啊。我没点头,也没摇头,小心地反问道:“经理,有点安排,不过你说是啥事儿吧。”意思是,如果小事,那就办了,如果大事,你玩去吧。

经理抽口烟说:“没啥,你给石榴安排一下住哪儿,我一个男的,不方便给她找。别总让她在旅店将就。”

只要不加班,怎么着都行啊,我连忙点头,拉起石榴叶的手说:“走,咱们租房子去。”

我这么胸有成竹是有原因的。我这个单元的三楼,就有空房。顺带一提,我是五楼。再顺带一提,这楼破的要命,就是便宜,所以藤原妹红经常咬牙切齿道:“要是小爷有钱,不租这破房子开买卖!”这小姑娘在中国住了这么多年,普通话说的比边远山区的同胞还溜嘿。我估计石榴叶也没什么太多的钱,所以带她去那儿应该没问题。有钱还来中国干啥啊。金家银家都比不了自己的穷家,故土难移有木有。


“这就是你要让我看的房几?”

“对,这就是我要让你看的房子,不是房几。”

“哦。”

于是石榴叶不置可否地走了。这明显是没看上啊。明显是我他妈宁可住旅馆也不在这地方住的表情,你不知道住房问题一直是劳苦大众始终没能解决的几个问题之一嘛?万恶的狗大户!

“我和你讲哦,经理的意思是要我照顾你。”

“要你照顾我?”

“不然他干嘛要我帮你找房子哦,你个瓜娃子,日你先人板板,看你长得瓜兮兮的,你个龟儿,砍脑壳的背时娃,老娘一片好心帮你找省银子的你还跟老娘两个叫,你好胎嘛,你龟儿脑壳进水老?”

“对不起我听不懂。”

“我是说,我完全理解你,不过这儿总比旅店好,而且你一个人孤身在外,咱俩多少可以照应,而且这附近超市医院什么的都有,挺方便的。”

“那你刚才直说就行了呗。”

“对不住嘿,一不小心说了几句家乡话。”

这就是对外国人的优势噻。其实我哪是四川人啊,但是掌握点外语确实是有好处的嘿。


“不行,这房子不行。不够好。”她认真地又重复了一遍。

“咋个不行喽?”

石榴叶一副怒气爆棚的表情。脸都给气红了,一拍桌子蹦了一串日语,现在轮到我体会她刚刚的郁闷,等她说完之后,我还木有问,就主动道歉说:“抱歉,忘了这儿不是日本,说了几句日语。”

行了吧孙贼,从你奸笑的眼睛里就能看出来,你刚刚说的肯定和我刚刚说的不差啥。

石榴叶调整了一下情绪,在桌子上使俩手指头磕了几下,应该是在组织语言。

“我其实想要……”

“你妹,这是中国的土地,张作霖手黑,寸土不让啊!你日本鬼子亡我们之心不死!你再说一句难听的话试试!”


总之不知道怎么回事,吵架吵到藤原小姑娘的菜馆了,她解决问题的方法非常简单,拿出两盘寿司来,说:“免费。”下一秒钟,我俩就摇着尾巴吧唧吧唧了,她看着我俩,叹了口气:“瞅你俩那点儿出息。”

然后她和石榴叶俩人用日语交流半天,最后石榴叶一抹嘴,冲我说:“好吧,我就租这了。先回客栈收拾东西了哈。”就走了,等她走远,我冲妹红一挑姆指:“不错啊,太君,是怎么把这个花姑娘摆平的。”

“我跟她说,这儿便宜,房子也说的过去,最好的就是这周围有不少我们国家的人,总算有个交际圈子。”藤原抽了口烟:“而且这儿的漂亮小姑娘不少。”

我哈哈大笑:“得了吧,你以为谁都像你一样出柜?还专门把萝莉?”

我可没开玩笑,妹红都二十五六了,她的小女朋友慧音同学才高二。小萝莉一枚啊我艹,妹红这个禽兽也真下得去手,作孽啊。




总之,搬家在妹红那儿的小伙计的帮忙下完成了。小子……不对,小姑娘人挺好,不知道哪个国家的孩子,偷渡到中国来的。看来不论是民主还是独裁,有饭吃是真格的啊。

小姑娘姓littlebug,小马鹿,妹红叫小八格。其实这种非中非洋的起名方式我不太喜欢。她叫莉格露,也就我们几个嘴闲的熟客和妹红这个老板乱叫一气。我一度抗议过这种乱叫的方式,谁料这丫头片子梗着脖子说这是他们的光荣传统,被社会接受的现象,而且古已有之。

“有之个屁!你给我举个中洋结合乱炖混搭的例子来我就吃键盘。”

妹红吐个烟圈,仰望四十五度。“小泽玛丽亚。”

我他妈当场就吐血了。

这事儿还没完,妹红又补刀:“樱井玛丽亚。小八格,给这位女士来份红烧键盘。”


石榴叶看看房子,还算满意吧。

“其实这房子不错,就是垃圾太多了。”

我嘴角抽动一下:“真不好意思噻,都是我的。”

“你平时不收拾屋子?”

“万物有灵,舍不得扔。这是我们的道家思想,你不懂。”

石榴叶半信半疑地看了一眼,最后还是没说什么,关上了自己房间的门,留下我和莉格露面对一屋子已经生了蘑菇的垃圾。不,是日用品。

“红姐,你刚刚说的是真的吗?”

“废话,你个洋鬼子哪里懂。”我给她一脚,然后亏心地找两个袋子装起来拎下楼丢掉了。

“红姐你不是说——”

“闭嘴!”又是一脚。

“难道没听我们中国人说过,此一时彼一时?”

这群蛮夷。


事情的原因是这样的。

“你这房子一个人住浪费了。”妹红抽着烟在报纸上指指点点:“咱这儿的房子基本上都是半年起租的,最差也是季度租的,咲夜你在这儿能呆多长时间不知道,住不到期限你房租也是白扔了,所以你给她补点钱你俩住一块儿得了。”

我是无所谓,石榴叶也点点头,看来她没啥意见,我更没意见了,反正我平时也做饭,你做饭的话用电给我电钱用水给我水钱,看钱面子上我就收留你一下又能怎么着,反正过了这一两个月咱俩就都该干啥干啥去了,我在这公司也做了两年多,也怪没意思的。正所谓设计师在一个公司干半年是正常的,一年是超常的,两年的话——

“你已经是神了。”我想起了我导师对我说这几句话时的表情,像是被勒死的鸡。

于是,妹红就指挥莉格露把东西都搬到了五楼,我给她腾出了里屋。她不担心我,我也不担心她卷包会。我俩没什么交集,都为了省点钱。那时还定下了不要乱带生人的约定,但那个时候我不知道她出柜,她也不知道我出柜。唯一的问题是,她当时问了我一个问题。

“你没男朋友吧?”

“当然没啊,你也没吧?”

“我也没。我没什么别的意思,我不怎么想在屋里睡觉的时候,外面的人在床上发出什么奇怪的声音。”

“我也一样。”我耸耸肩。“放心吧,我用春哥的名义发誓。”

“春哥?”

“春哥纯爷们。我们的神。

用纯爷们的名义发誓,当然是真的。在这里住了一年半,我一个男人都没带回来过。


带回过六七个女人,嗯。


如果说一个设计师说他有一年工作经验的话,那么一定是假的,他有两年,多出的一年是加班的。加加加加无穷匮也,颈椎病和肩周炎是设计师的骄傲,干二十个小时的活拿八小时的钱,师爷,你告诉我,什么叫傻逼!年少不努力长大做设计,设计不努力就去学管理,管理不给力只好宅家里啊。我好歹还没到最后一步呢,现在正在好好学习天天向上。好了,扯淡完毕,现在早晨八点,我们上班。

说是八点,其实是差二十分钟八点。如果是往常的话我应该是上个洗手间然后刷牙洗脸,上班路上买份早餐,骑着我的电单车幻想自己是藤原拓海——算了吧,这个没什么好憧憬的,我更期望的是撞死人不偿命的李刚——应该是这样的,但是现在的问题是——

说白了吧,就是屋子里有俩人,但洗手间只有一个,你懂的。

这个问题直接造成了我没吃上早饭。小丫头从洗手间里出来了就欢快地哼着歌打扮自己,看得我牙根痒痒,然后她就坐那儿等我载她,开玩笑,被交警抓着电单车载人是要罚钱的,我果断给她两块钱让她挤公车。等到到公司,这小姑娘还没来呢,全公司的人都觉得我把她杀人焚尸了,一个个的都不够朋友,杀人焚尸那得看对象,石榴叶儿长的哪那么抱歉,要对她犯罪也是密室监禁.AVI,高清无码颜X那种啊。

事实上就算是石榴叶儿也没架住我天朝的大公共,九点了才过来,整个人被挤成了一个平行四边形,我问她怎么样,她说还好,终于找到了在日本挤地铁的感觉,我心想,哼,你丫有什么不满么,这是在中国,没有电车痴汉.rmvb。但说归说,总让她这么挤来挤去的也不好,就算是外国友人,天天这么迟到也会让同事不高兴的。这一想就到中午了,古力这孙子仰天长笑着进来了,丫现在在某个会所当健身教练,干得风声水起的,成天陪那些满身肥油的富婆做运动,他长的还黑,就一口牙白,跟黑人似的,长的也确实不难看,把那些富婆迷得跟傻逼一样,想收他做干儿子。赶快收了他吧,这个活畜牲,省得成天拿我当节过。跟她一块儿进来的是今天上午去印刷厂打图的小姑娘,这俩人怎么一块进来了。

“他用电单车拉我回来的。”

“怎么能啊,不是罚款吗。”

“新交通法出来了,这个随便了,以后要是电单车和机动车发生事故,无论到底怪谁,主要责任还是在机动车上。”

好吧,这是个好消息。以后可以拉石榴叶回家了,省事不少。

晚上八点半,我们加完班,我告诉石榴叶坐在后座上,把着把手别掉下去,实在不行可以抱着我的腰,她哼了一声,不太高兴。小丫头片子,你有什么好不高兴的,你当我就那么希望你贴上来么,贴上来也得有料啊,像姐这样,胸部贴上任何一个男人或拉拉的后背都能让他(她)兴奋得喷血,就你,呸,抱我腰我还嫌硌呢。

一路无话,顺利到家。到了楼下,我和她这一天都够累的,脖子嘎吧嘎吧响,骨头都硬了,谁都没那个心情做饭,我说去豆腐坊吃点吧,她说行,于是我拐了个弯,往豆腐坊去也。到那儿了一推门,发现只有小八格在那,我问她老板哪去了,她说在后边忙呢,明天有包桌儿的,全素席,得准备点东西。我说难道又是那两伙人么,小八格说是,石榴叶问我怎么回事,我说现在说不明白,今天周五,后天跟你说。

她问,怎么不是明天。

我说明天周六,而且我们不在家。

她表示不明白。

我解释道,明天我们还要上班,所以没办法给你很具体的解释,周日我们在家,你一看就明白了,但是如果你不看,你就不能明白,毛主席说过没有调查就没有发言权,我们伟大毛主席的好学生三岛由纪夫说过,你今天想吃点啥菜?

她看了我半天,说平时也没看出来你这么能贫啊,我听了直乐,小姑娘还知道贫,看来这是师天朝以制天朝啊,鬼子都一个样。不过话是这么说,再想想现在在后边忙活的,骂起街来比中国人还中国人的藤原小姑娘,也觉得挺有意思的。



我要打赏

打赏请先登录

粉丝排行

您目前的粉丝值是:-
排行是:-
打赏动态 更多
  • 还没有打赏记录
没有找到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