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章 【转载】【东方】贫嘴红美铃的幸福生活

作者:0000cctv
更新时间:2012-09-11 22:47
点击:562
章节字数:5557

举报章节
选择正文字体:

本帖最后由 0000cctv 于 2012-9-11 23:14 编辑


原文来自喵玉殿,作者为司徒弦风。

原帖地址:http://bbs.nyasama.com/forum.php?mod=viewthread&tid=15068&extra=&page=1


授权书:http://bbs.nyasama.com/forum.php?mod=viewthread&tid=15068&extra=&page=6 第58楼

我:好有趣的文章,请问可以转载么?

司徒弦风:请问您打算转到哪儿去?

我:我想转到百合会论坛

司徒弦风:哦,请吧,只要标明作者和原帖就OK。


电梯

1-2,本楼

3-4

5-6

7-8

9-10

11-12

13-14

15-16(完)





这个故事献给我即将宣告结束的设计师生涯。部分情节根据真实经历改编,另外一部分纯属虚构,如有雷同,算我抄你。因为那些真实经历能够与我印象中的一些人物对上号,所以有了这个故事。更新周期大约一周一更。


喝酒为了青春,为了我们的自尊,好日子一路狂奔。




我在桌子旁边吃了一包又一包的口香糖,地上一地的嚼过的口香糖。唯一的问题就是这口香糖长的他妈跟烟似的,所以你如果说,嘿,这是一地烟头,我一定会同意你的真知灼见的,你是我亲姐姐,要是你是男的,你就是我亲姐夫。

我在这抽烟抽的蛋都快碎了,她还不开门。哦,确实,我没蛋,于是我跑去冰箱取了俩鸡蛋在地上磕碎了,以表明我蛋碎的心情,但她还是不开门。春雷震震夏雨雪,咲夜就是不开门。上穷碧落下黄泉,咲夜还是不开门。天长地久有时尽,咲夜还是不开门。五星红旗迎风飘扬,胜利歌声多么响亮,歌唱我们美丽的祖国,可咲夜就是不开门。

不过这完全可以理解啊,她不是我们中国人啊,所以听了这个歌完全可以不受指挥啊,不过问题是,她再不开门我就要睡沙发了,我同你讲,这个沙发是她花大价钱我花大力气扛回来的,睡着可舒服了。

“开门吧,咲夜,不然我就要把沙发用打火机点了。”

事到临头果然只能出这一招,果不其然,咲夜把门猛地拉开,叉着腰高喊道:“小兔崽子,你敢把它点了我就敢把你烤了作烧肉定食!老娘花两千五买的!”

行了,她来中国两个多月了,基本上把所有的粗话学了个透。她总说是被我拐的,开什么玩笑,这明显是犯罪,我又不是黑人,怎么会犯罪?咲夜我们同为黄种人你不要搞种族歧视好不好。


贫嘴红美铃的幸福生活




少壮不努力,长大做设计。

这句话为什么小时候没人和我说呢?如果说我小时候知道这个,就一定不会被我爸妈忽悠去学这个死专业,如果我爸妈的知识水平再高点儿,就一定不会被别人忽悠,如果别人素质再高点,就一定不会传播这种谣言,如果……总之,丘处机你他妈干吗路过牛家村?


总之一句话。亲爱的客户朋友们,我恨死你们了。


一万个来我这儿的客户有两万个或更多人没长脑袋。之所以会加上“两万个或更多”,很明显,因为单身的人不需要装修。他们只需要一间屋子,一个冰箱,一张床,一台电脑和放电脑的桌子,唯一的区别是,男士的桌子上有包纸巾,女士的冰箱里装满了黄瓜。当然是切片敷脸,你想什么呢。

问题就是这样。客户都是一群什么人,你给他几粒儿颈复康胶囊,他们一定会问你这玩意儿能不能顺便把他们三十年的腰椎间盘突出给治好喽。因为在他们心里只要是骨头的病你这药都应该管,可是还有种骨头叫化石呢,你给化石贴膏药试试,最好再配个音:“亲,感觉怎么样呢?亲,包邮哦~”


包你MB。


这是我每天的真实想法。客户想要的东西永远是你给不了的,所以如果我是我的老板,我想我会让我手底下的人全都改行做黑客,没事儿就去黑人,也总比可以说是基本上是几乎是他妈的就是每天都加班强。他快五十了,一心烦就挠头皮,头发掉了不少,我看着都心疼,那可是假发,好贵的。他有个儿子,搞体育,准确来说是被体育搞,再反过来搞女生,皮肤被晒得像假冒伪劣的金帝巧克力一个色儿,每天晚上五点半准时跑进公司来散发男性荷尔蒙。我是说,汗臭。谁发明的篮球,据说是上帝。那么上帝,你应该只发明流川枫,然后让他干点儿文静的运动,就算你再花痴,面对着一个满身是汗味的如花似玉,你可能也只会给他一脚让他赶快滚进浴室洗澡。

我的意思是,他对我有意思。不过我很显然对他没意思,当然,态度不能显露得太明显,因为我还要指着他老爸吃饭,而他也不是个坏人,只不过是看多了漫画,觉得每天在我面前挥洒汗水很帅罢了。但是我不能明确地拒绝它其实是有坏处的,因为老祖宗教育过我们,妻不如妾,妾不如偷,偷不如偷不着,我就是那个偷不着的。


行了说回客户。每个设计师的心里都有一座断头台。把客户按在上面,威胁说:“你不把钱交出来就杀你的头。”当然交出来了也杀头,所以我们这行的改行率太高了,据统计有88.9%的室内设计师都改行去当了棺材铺老板,剩下的都成了全职杀手,每天在摩天楼顶上拿着把大狙狙杀一切敢登装璜公司门的不开眼的傻逼,然后装璜公司的员工们把尸体就地掩埋,冲着开枪的方向一挑大拇指,而杀手抱拳回应,最后被警察叔叔趁他抱拳还礼时当场击毙。我甚至都和同事这么演练过,我演前台,他演客户,进来得先说几句暗号的。

我:“请允许我尘埃落定。”

他:“用沉默埋葬了过去。”

我:“满身风雨我从海上来。”

他:“才隐居在这沙漠里。”

说到这儿的时候远方一剑天外飞仙袭来,是水枪的攻击效果,然后假装客户的同事哦了一声,倒在门上,伸出一只手:“这是我这个月的党费。”

“太俗了,换一个。”

“好吧,告诉我老婆,我爱她。”

“演的越来越好了。”我洗了几个苹果丢到每个人的手里,刚刚那个演客户的同事一把接过来,冲我一抱拳:“多谢局座夸奖。”

“局你妹啊。”我们几个开始吃苹果,这会儿正是午休时间,离一点半这个该死的打卡时间还有二十分钟。十二点下班,这座楼还他妈不带电梯的,我得从七楼爬下去吃饭,再爬上来,算上吃饭的时间四十分钟过去了,剩下那点时间还能干啥。但就算这样我也宁可爬出去吃饭也不愿意在公司里呆一分钟,因为天底下所有老板的唯一一个共通爱好就是,压榨一切他们能想到的可压榨时间。

哦,说错了。他们的共通爱好不是唯一的,起码有以下几条是共通的。

一, 装B,搞什么企业文化,员工素养培训。恨不得给要饭的都请个经济人。

二, 就是压榨时间了。

三, 不给加班费。


……全世界的无产者联合起来啊。


“你听说了吗?印共都发表声明说不和中修走了。”好死不死,老板的儿子突然凑了过来:“我同你讲,这么做是有道理的。”

“哦。”应付吧。

“因为共产主义是按需分配的。而我们是怎么说的呢?按劳分配,你干得多得到的就多,干得少就得到的少……”他在我面前喋喋不休,我只能微笑着听他废话,有没有人告诉你不要在一个女性面前干多干少的,这实在是太容易让人误会了,不过他就是喜欢和我废话,哪怕我捏着拳头问他:“你和我说这些要干啥?”他也会一扬给染成白色的头发耍帅道:“干你。”所以说,完全没效果啊。

这孙子叫什么,古力。给自己取了个英文的名字叫查力度。这都是什么破名字,怎么没人去他家查水表。MLGBD,孙子,查水表了。我现在只想睡一觉,昨晚实在没休息好。我住的地方的墙不是砖墙,隔音效果太差。而对于一个独居的文艺女青年来说,昨晚从隔壁传来的声音,太不友善了。

隔壁住着藤原一家。这座城市好歹也是座港口城市,什么国家的人都有,而我们这个政府对外来居留人员也是睁一只眼闭一只眼。藤原一家来中国已经五六年,目前已经混得比中国人还中国人,当然了,在做菜方面不是。一个日本人为什么会来中国开饭店,这是什么精神,这是脱离了低级趣味的精神,这是毫不利己专门利人的精神,总之,没事的时候去吃点东西还是不错的,毕竟就开在楼下,因为便宜,所以租,冬天的暖气不是很好,而那两扇大窗户明显成了最要命的冷气源,安了双层玻璃以后效果也不是很好。

老板姓藤原,名妹红,过去我一直不知道他的名字,不,是她的名字。谁叫饭店的招牌上只有五个大字“藤原豆腐坊”,如果把前面两个字换成赵钱孙李氏的话,那么就是个正宗的中国菜馆了。她一直戴着帽子,所以我一直没看到她的长发,在那一天之前,所以我一度想过,如果我有妹妹,我会把她嫁给这个帅小伙。直到那一天,我发现她搂着一个女孩子的肩摇摇晃晃地准备上楼,我马上跑到便利店给她买了包杜蕾斯,然后赶在她掏钥匙之前拍在了她的手里。她的脸血红,喝醉了。

“别出事。”我告诉她,她惊讶地看了我一眼,然后接过来塞在口袋里,回家了。

当天晚上,只听见一声惨叫。然后,就没有然后了。





第二天,我在猫眼里看见昨天那个女孩子一脸不放心地走出了她家,但她家的门还没关。我摸了过去,看见她坐在床上沮丧的抽烟。我当时第一眼确实没看到她散下来的头发,我承认我当时对昨晚的惨叫的好奇心的欲望压倒了一切。

“怎么了?”

“我忘了我昨晚大姨妈来了。”

“哦。”我点点头,太理解了,昨天一看她喝成这样,肯定是在那个小姑娘身上花了大力气,估计是陪吃陪喝陪轧马路陪看电影等等三四五六七八陪,结果因为小姑娘来了大姨妈而没推成,换我我也郁闷啊。


等会儿。


这信息量太大了!


“你你你你是女的?”我这时才发现她没扎头发,而且衬衫的扣子没系,虽然确实是很平,不过那里还是有点看头的!

“是啊。”她点点头:“你才发现?”

“果然,那个小姑娘是伪娘!”我当时完全理解到相反的方向去了:“你老牛吃嫩草啊!”

“放屁!”她愤然捻灭了烟头:“虽然她比我小四岁,不过确实是女的!”

“你果然是老牛吃嫩草!”

“不是不是不是!”

“你是……操,我觉得我吃惊的方向错了。”


好吧,藤原妹红,原来是个出柜的货。而她的小女朋友,我以后就经常见到了。包括昨天晚上,两个人在那边HIGH得不行,而我在这边形影单只的,在家里加班。油然而生了无生趣之感哪,感得我半宿都没睡觉。

所以我现在只想利用这几十分钟休息一会。做个小梦。公司刚刚拿下了一个大单,大到经理做梦都会笑醒的程度,走了不少后门才赢得了这个标。什么投标啊,都是假的,后门才是真的。我们经理走了不少人的后门……艹,太不纯洁了,我的意思是,拉了不少人的皮条,不对,是拉了不少人的关系,终于标下了这个大项目,经理高兴的都要去换一顶新假发了。不过这不代表我们也很高兴。首先,项目大代表图纸多,图纸多代表工作多,工作多就代表负担重,负担重……经理你大爷的,招几个人啊!指望把我们这六七个人累死不成!你当我们每个人都是套马的汉子威武雄壮,画出的图纸像疾风一样啊?再这么下去我们所有人都罢工了,就算你斟满美酒也不能让我们留下来(撸下来!)!!!!更别提悠悠地唱着最炫的加班风,是这个社会最美的姿态了!你不知道!


正这么想着,总设计师,一个姓顾的三十多岁的刚当爸爸的男人幽幽地叹了一句:“落花有意,流水无情啊。”

我心想这孙子怎么哪壶不开提哪壶啊,一口气横在嗓子里无处撺,只听他又叹了一句:“落花有意!流水无情啊!”

我再也忍不住了几步蹦了过去,正想找他理论,只看他屏幕上的QQ聊天框里,显示着“XX客户”的名字底下,赫然一行字:“我们这个度假村的后园,一定要做出落花有意,流水无情的感觉来。”

当时我们所有人都趴了,你他妈准备建个红楼梦的片场吗我艹!是不是门票六十八即可享受被林妹妹和花瓣一起活埋的待遇啊我艹!是不是每个人发一份手抄的葬花吟然后烧成纸灰化到水里喝下去以后百病不侵啊我艹!落你妹啊!流你妹啊!有什么好流的啊!人流啊!无痛人流啊!今天人流明天上班啊!今天人流今天上班啊!一边人流一边上班啊!

反正我们一办公室的人是集体暴走了,正在大家都很忧郁的时候,老板进来了,脸色很不好,估计也是被人流了。

“和大家说个事。来会议室碰一下吧。”


三分钟后大家齐聚会议室。经理嘬了根烟,叹了口气:“设计院说我们资质不够,不批。”

这句话把我们说晕菜了,当时关系打的太到位了,后门走的太溜了,谁都没想过资质的事,结果我们这个乙级没有资格承建这个大项目,这个问题怎么办啊,总不能让煮熟的鸭子黑喂狗吧。

然后经理又嘬了根烟,道:“不过我们要是有职称够的设计师的话就可以了。”

总设计师被雷劈死了。

“对不起,我职称不够我职称不够我职称不够我职称不够我职称不够我职称不够我职称不够嘤嘤嘤嘤……”

这种赶脚,跟玩三国志要招降关二爷张三爷夏侯大爷他们时,爷爷们从牙缝里憋出一个“尔政治不够”的感觉差不了多少,不过以我们经理这个脾气,他一定是有办法了。

“所以说吧,我们要请一个新设计师。要请就请个好的,直接拍死他们。”

有道理!

“外来的和尚会念经,所以要请就请个外国的。”

经理你最近智力噌噌的上涨啊。吃胆结石了还是吃脑白金了?

“反正咱这儿外国人多,不过她就是管一管大体的设计,具体的还是得听咱们的。咱们中国人画施工图技术天下第一,北京那个鸟巢,都是外国人出的概念图,中国人出的施工图。”

经理,我他妈自豪不起来啊。而且你别提鸟巢,提提世博会中国馆行不。那个……那个才是真正的国耻级的啊我艹。

“你们也知道,‘光的教堂’,‘火的教堂’,都是经典,所以我这几天在外面面试了好几个,聘了一个日本的设计师来。”

你先告诉我度假村和教堂有个蛋关系,然后你怎么在外面面试的?把年少无知的日本少女骗到哪个宾馆潜规则了?

“所以她今天下午就来了。不怎么会说中国话,你们担待点吧。顾啊,她不涉及到太具体的设计,也就是挂个名,你不用太有压力。”

得了,他已经石化了,赶快沉到太平洋底当人才储备吧。


下午,一点半。理论上来说,那个设计师应该来了,我们所有人都摩拳擦掌抓耳挠腮,总设计师这时才悠悠还魂,大吼一声:“大刀向鬼子们的头上砍去!”

“砍去!”

“想架空我吗!不可能!此处不留爷,自有留爷处!处处不留爷,老子投八路!”

这人彻底精神错乱了。

他正在这边慷慨激昂,忽然一声门响,大家都跑去看这个设计师长成什么样,这帮人啊,日本人就不是人怎么着,不也是一个鼻子俩眼睛,何至于这么赶着要看,太肤浅了,我一脸严肃跑的比谁都快。


门口,躺着一小狗。银毛,蓝眼睛。看我们来了,马上摇尾作乞食状。


“设计师?”我问。

“汪。”它说。



我要打赏

打赏请先登录

粉丝排行

您目前的粉丝值是:-
排行是:-
打赏动态 更多
  • 还没有打赏记录
没有找到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