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6章 无标题

作者:Susceptable
更新时间:2011-11-04 11:28
点击:201
章节字数:3449

举报章节
选择正文字体:

本帖最后由 Susceptable 于 2011-11-11 11:47 编辑



「這是崔家藥材廛的證明文件,妳拿去吧。」提調尚宮將文件置於桌上,像是眼前僅是無足輕重的幾張紙。

阿烈卻是激動不已。「娘娘,這件事情並未辦成……」

「妳拿去吧。」提調尚宮笑了一下,卻帶點冷惻。「但是從今而後妳必須效忠我崔家,為我做事。」

「原本長今即將被趕到惠民署,卻被新上任的副提調閔政浩破壞了……」阿烈眼神不動聲色的看著一旁今英。「上次封鎖災區時也是這樣,請問醫女長今和閔政浩大人是什麼關係?」

「不用多問,現在的重點是如何除去李淑媛,妳只需辦好我交代之事即可。」提調尚宮也將眼神放在今英身上,冷哼一聲後隨即拂袖而出。

今英十指抓著衣襬,語氣陰鬱的開口:「妳還不走嗎?」

「小的有事拜託娘娘。」阿烈又露出絲絲帶媚的笑容。「崔家藥材廛,可否請娘娘帶我前去一趟?」

「妳到漢陽的街上問,自會有人到街上問。」

「畢竟接收藥材廛是大事,怎麼只取信於薄薄幾張紙?」阿烈說至此頓了一頓。「方才提調尚宮娘娘欲將文件交予我時,娘娘似乎不太高興?」

「阿烈,妳很聰明。」今英心裡咯噔一下,正眼看向兀自笑得歡快的人。「可是我不喜歡太聰明的人。」

「小的並不聰明,至今仍不能猜透娘娘討厭我的原因。」為了掩飾臉上神情,阿烈低下頭去。

「聰明反被聰明誤。」今英語氣連同神情冷了下去。「阿烈,不要忖度我的心。」



吳兼護在朝中逐漸失去皇上的信任,似乎已是不爭的事實,而李連生再度獲寵懷有龍胎的消息,對於崔氏家族便是雪上加霜。李連生是鄭尚宮娘娘一手帶大,亦是長今至友,尤其對兩位最高尚宮之事更耿耿於懷,崔氏家族不得不將矛頭由長今轉向新晉的李淑媛。

對今英來說,同樣是對付自幼認識的人,心境上卻有極大的不同。至於不同處在哪裡,正思索時卻被皇后娘娘的傳喚打斷。

「不知娘娘找小的來是為了何事?」今英坐於皇后娘娘面前,心底卻多了一層揣測。

「日前皇上封了宮女李氏為淑媛娘娘,本宮聽說妳與淑媛為舊識,此事可當真?」

皇后臉上帶笑,今英琢磨此話用意,過一會兒小心答道:「曾經見過。」

「最高尚宮客氣了,妳們的感情應該比『曾經』還要好些。」皇后話中猶帶玄機,今英卻不知該如何辯駁,只聽聞皇后往下說道:「本宮想請最高尚宮親自前往一趟,詢問淑媛可有什麼喜歡或討厭的食物,若有什麼喜歡的,自明國運來的食材最高尚宮亦可自行取用。」

皇后在眾女官面前展露威儀,慎重說道:「後宮和諧乃是身為皇后之職責,本宮亦希望宮內人人交好,齊心協力。」

與他人同應一聲後,今英退出中宮殿外。皇后手段著實高明,此一問食不僅展現大度,更以崔實之事命自己須與李淑媛交好,皇后到底探知了多少內幕?若知道得如此清楚,便也應知御膳廚房內長久以來的矛盾,怎是簡單的問食便能消融。


在連生面前舉手行禮,這對今英而言尚可忍受,但前去詢問飲食忌諱時,卻令今英再也沉不住氣。

今英並不意外會在連生處所看到長今,而是訝異於長今看著自己時,眸中若有似無的一絲冷意,令今英原就抑鬱的神色更形不快。

只聽見已升為淑媛的連生,一句客套的詢問:「妳怎麼親自來了?」

「是,皇后娘娘吩咐奴婢前來詢問,娘娘有沒有特別喜好或是不喜歡吃的食物?」

「現在還不知道。」連生淡淡的笑容裡有著譏諷。

見問不出所以然,今英便向內人吩咐道:「打開蓋子吧!」

甫一掀蓋,便見淑媛以袖掩面,一副反胃的模樣。

一旁已晉升淑媛至密的閔尚宮,著急問道:「您怎麼了?是不是味道讓您不適?」

那端傳來淑媛柔柔弱弱的聲音。「對不起,崔尚宮,看來我吃不下這些東西。請您重新再準備吧!」

今英不帶情緒的說道:「請娘娘稍等一下,我會重新呈上。」


使指著內人將桌子端出去,待今英離開後,長今才出聲提醒。「娘娘……」

見連生露出笑容,一旁閔尚宮才知道,方才這位新晉的淑媛娘娘是趁機回敬一下已在御膳廚房多年的最高尚宮,不由得暗道這連生膽子果真變大了。

孰不知,連生是因長今近在身旁的關係。

再度呈上飯菜時,淑媛才剛舀了一匙湯水,又作勢欲嘔。

「娘娘,要幫您準備什麼樣的膳食?您才吃得下呢?」

「這個我也不知道。我肚子很餓。可是看到飯菜就會反胃。」

見今英沒有回話,連生又壯著膽子說道:「以前鄭尚宮做的飯菜就不會這樣,看樣子崔尚宮所做的菜餚少了某樣東西。妳不這麼想嗎?我看我實在吃不下,桌子就先端出去吧!妳再準備菜餚的時候,一定要找出妳缺少的那樣東西才好。」


見最高尚宮不說一句便將膳食撤下,同樣是從小看到大的孩子,閔尚宮亦明白第一次撤膳是今英尚可維持的修養,第二次撤膳可成了對自尊心的挑戰。這幾個孩子,怎麼長大了還讓人這麼不省心?「娘娘,怎麼說她都是御膳廚房的最高尚宮,您要給她留點面子才好。」

連生已見今英方才神色不豫,也正琢磨著做到什麼地步才好,便點了點頭。

長今這才舒了口氣,亦點頭表示贊同。

卻沒想到這次呈上膳食時,連生卻又以袖遮面──「崔尚宮,對不起,這一次是真的反胃。」

連生道歉的話一出口便懊悔起來,這不正戳破方才自以為是的小聰明?撞見今英臉色,小時那般對其懼怕的感覺又回來了,連生慣性的將眼神投向長今求救。

今英將連生舉動看在眼底,愣是不往一旁偏過頭去,強自壓抑下心中的怒氣。「是,娘娘。我再回去重新做。」


見今英幾乎是含著怒氣離開,長今與連生說了數句便匆匆話別,冷然平靜的神色才化成揮之不去的擔心。

不知道見面時該說些什麼,卻又覺得不見上一面更為難受,兩種思緒如疾行的雙腳不斷交替著,最後在朱子軒前留下一地茫然。

今英上哪去了?慶幸和失落兩種心緒錯雜交織,長今只得茫茫嘆了一聲,隱忍離開。


今英此時正在聽伽耶琴的蒼涼之音,但嚴妍彈了一陣,見今英眉頭漸趨凝鬱,亦停下曲式攬琴在懷。「通常妳沒事的時候不會找我,只是今日特別嚴重?」

「妳繼續彈琴。」

今英自進了處所,背脊只顧挺得耿直,連嚴妍看了也覺得累,難得好心關切道:「怎麼?還有誰敢惹我們的最高尚宮?有什麼事直說好了。」

今英不語,目光卻落在了角落旁已如小丘般的柿餅堆。「還沒吃完嗎?」

「鎮日遣思蓮送來,吃完的及不上吃不完的。」

「全部吃掉。」似乎嫌意思不夠清楚,今英又多補了一句。「妳自己吃完。」

景風回來時正見著今英欲離開,向最高尚宮行了禮,好奇跑至自家尚宮娘娘跟前。「最高尚宮娘娘好久沒來了,娘娘知道最高尚宮娘娘這次是為了什麼事過來?」

「恩,鬧脾氣吧。」

景風望著自家尚宮娘娘的笑臉,實在分辨不出娘娘是在開玩笑還是說真話?只是,最高尚宮鬧起脾氣來竟是這番模樣?



自從晉升為淑媛娘娘後,連生住所的訪客明顯增加不少,至三四日後才有逐漸散去的勢態。

只是今日一位小小宮女在住所外探頭探腦的,眼尖的閔尚宮一陣驚呼:「呦,這不是景風嗎?」

與連生一行人的相熟,得追溯回當日景風和思蓮奉了最高尚宮之命,前去燒廚房裡借調味醋,當時連生等人見景風聰穎便多問了幾句,末了還叮囑有空便多來坐坐。沒想到隔日景風即提了兩袋柿餅,說是自家的尚宮娘娘要送的。

「又是柿餅啊?我們家連生都已經成為淑媛娘娘了,景風妳倒沒什麼改變。」閔尚宮親膩帶著景風進殿,對這孩子她實在喜歡得緊,雖然背景有些古怪。「我說我怎麼都沒見過妳家那位娘娘?晉升淑媛這件大事,好多娘娘都快把我們這兒的門楣給踩平了。」

「柿餅就代表我們家娘娘啊。」景風拿著柿餅晃了兩晃。

「妳還說這柿餅!我們這兒除了長今偶爾來坐坐之外,這玩意兒一般時候還沒人吃呢!」閔尚宮自是不說那柿餅早已吃膩,只往其它地方推脫。

「長今醫女也喜歡吃嗎?」

「長今是我們娘娘一同長大的好朋友,這柿餅就是她最愛吃的點心。不過妳們家娘娘也厲害,到底去哪裡弄來這麼多柿餅……」

景風興味聽著閔尚宮的碎碎叨叨,進了廳內才發現有兩名醫女正與淑媛娘娘在聊些什麼。景風早見過長今數次並不陌生,但另一名醫女卻是首次瞧見,只聽見那醫女正柔聲細音說著話。


平日長今見著景風,常是報以一個微笑,而今日的微笑卻有些勉強。雖升為正式醫女,但長今接獲命令,即日起將改派至中宮殿問診。

「阿烈醫女經驗比我豐富,她的醫術比我更優秀,那小的告退了。」

長今告退後阿烈亦跟著告退,走出殿外,阿烈隨即褪去謙和的神情,語帶譏嘲:「從副提調大人到淑媛娘娘,沒有妳不認識的,我不知道妳這麼有來頭,竟然想要挑釁妳,真是太不自量力了。」

長今看著阿烈,自從替皇后娘娘診脈意見相左後,阿烈便對她懷有莫名敵意。但近日來在這敵意之中,又摻雜了幾分深切的痛惡,這點長今始終不解。

待阿烈離去,長今在原地怔忡一會兒,想起原本負責的所有工作已悉數移交阿烈,為了避免再與阿烈起衝突,短期內定不能常至連生居所。但宮女診斷不在此範圍內,內心又游蕩回同一個問題中。


猶豫良久,長今才下定決心再往朱子軒走去,方到門口,便聽見裡頭隱隱約約傳來的談話聲。

「以娘娘脈象觀之,是長期心力交瘁所引發的疲累,宜放寬心神才是。」

「是嗎?」今英帶著點疏遠看著眼前不請自來的醫女阿烈,沉思的神情不知在想些什麼。

阿烈不以為意,只是一手拉過今英玉腕,一手忖量力度按揉起來。「娘娘的手很纖細,真是難以想像呢。」

今英疑惑的望向阿烈。

「娘娘纖細的手,卻要負荷御膳廚房如此繁重的工作,又能煮出美味的料理。」阿烈的表情逐漸柔和。「這手指頭的粗繭,看來娘娘也像我們窮苦人家吃了不少苦。」

「我有五個兄弟姐妹,在一年飢荒裡差點全餓死了,幸好遇到了恩人幫助,只是恩或仇又怎能說得清……」

聽著阿烈的話語,今英只感到內心有什麼角落被碰觸一下,卻被那固執的理智給打了回來。

而長今帶著不可置信的心慌,退出朱子軒外。










-------------------------------------

這章有些東西要配合前面寫過的看……


說到阿烈,其實她有幾個地方應該是被人喜歡的,甚至於是可以和今英並提的反面角色,

只是很可惜的,阿烈的性格轉變因為劇情急轉的關係被省略了,

諸如她的反間計到底是怎麼回事,還有她到底是重情重義還是絕情絕義?

阿烈原本該是個出采的角色,可惜了。



我要打赏

打赏请先登录

粉丝排行

您目前的粉丝值是:-
排行是:-
打赏动态 更多
  • 还没有打赏记录
没有找到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