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2章 无标题

作者:eva2000as
更新时间:2011-08-18 17:09
点击:633
章节字数:4151

举报章节
选择正文字体:

本帖最后由 eva2000as 于 2011-8-18 17:19 编辑


/12. 感谢各国运动员的参与,本界赛事圆满落幕!


漆黑。

若是以虚空来说的话却又是被充满了,

充满了漆黑的空间。

章麟用脚尖点了点地面,确认那是可以稳固站立的地面。鬼姬和LANCER则警戒着周围。

“那么,这是哪里呢……”说完,女孩噗嗤一声笑了出来。在她看来这实在是有些老土的台词。

“大圣杯之内。”回答不期而至。

三人一齐将视线转向声音的来源——

——高耸入漆黑之中的阶梯。

惊讶/困惑/不知所措。

“胜利者的奖杯在此。”声音继续道。

“好像,又得运动了呢。”章麟吞了一口口水,和其余二人一起走想阶梯的底部。


* * * * * * * * * * * * * *


当SABER的最后一击被确认失败时,亚尔托莉亚本来是准备出手的。

阿莱恩也已经释放了全部的魔力充入礼装、

蒋沁剡虽然犹豫了一下但还是提剑起身、

卫宫士郎手上握着竞技用的复合长弓、

远坂凛捏着随时可以握碎后化为光弹的宝石。

但在所有人来得及攻击前,目标便消失了。

曾是骑士王的少女松了口气,这样的偷袭本就不合她的性格,而且无论从何种角度来说,那几个人都并没有被杀害的理由。

只是若真就任意由她们获得圣杯的话,事情很可能一发而不可收拾。

战斗刚开始没多久,从冬木市负责解体大圣杯的魔术协会人员那里传来了大圣杯内的魔力全部消失的消息,同时东京的教会组织也通报地脉中突然出现了前所未有的魔力波动。

“有什么东西”从圣杯中流出来,并“自己跑到这里来了”。

卫宫士郎感觉心脏现在依旧在狂躁地博动。

那个东西,如果真的是“那个东西”出现的话,只靠他们几个能抵挡得住吗?

虽然在上一次战争中被认为大大削弱“圣杯里面东西”的力量,但现在失去了所有英灵的他们,只靠“人类”的力量能阻止吗?

本来希冀通过和对方的交涉,获得至少能留下一个、最好能两个英灵都留存现世的结果。但如今那个主人却和LANCER一起消失了。若这也是“那个东西”的把戏的话,它究竟成长到何种程度了。

远坂凛不敢想象这个问题。她亲眼见过冯依在自己妹妹身上的那力量,那确实不是常人所能对抗甚至是能理解的。即使是身为魔术师的自己在当时也几乎是束手无策……可是、可是正因为如此,正因为“樱的经历”,我这个作姐姐的“才不能让它重演”——决不。

所以她依旧强忍住不安的心情,在现场指挥着一众魔术协会和教会的人员清理现场,搜寻线索。

哪怕是莫大的牺牲,也要封住它。即使不能封住,也至少拖延到包括“Master V”和大师傅在内的圣杯处理部队的到来。

但如果这样、“如果这样都不行的话”……

阿莱恩扯起嘴角苦笑起来,要真是这样的结局,那么谁都无法幸免呢。

SABER最后那奇怪的变化,他其实是明白的,因为那是SABER亲口对他说的。“您希冀胜利与救赎的渴望,唤起了我被神所召的那一面。”那个英灵这样说道。随后的,大概是可以被称做“还原”、或是“力量解放”一类的状态吧。然而即使如此,她依旧败给了LANCER。

被神眷故的少女,终究还是敌不过抛弃了神的女神吗?

可即使如此,也不能作为离开、作为逃避的借口。士兵最终还是为了保护“某人”、为了保护“某事”而战斗——既然如此,便要战斗到最后一刻。

蒋沁剡下了坚守到底决心。

自己既然已经被卷进来,在就有觉悟无法全身而退。而且以他的性格来说,半途而废的确是几乎没有考虑过的事情。

吕布曾经说过,如果他能像蒋沁剡那样的生活就好了。少年告诉他,你的生活怎么可能和别人的一样呢。

既然如此,就继续在这里看到最后吧,无论结局如何,自己的人生始终是自己的轨道。遵照内心的愿望去做的话,至少也不会在后悔八。

带着各自不同的心情,众人忐忑地等待着。


* * * * * * * * * * * * * *


“那么,我去去就回,红叶。”

松开方才紧握着的鬼姬的手,章麟转过身向阶梯上方走去。留下一脸担心的爱人和有些苦恼的LANCER在原地看着她穿着裙子跑上台阶。

那个声音,指定只有作为MASTER的自己可以上前。有意思。

LANCER最后还是说出了她的愿望,自己也牢记在心,若能一起实现的话就好了呢。

章麟一步一步,稳稳地踏着阶梯向上走着。

终于她来到了顶端,那里也是一片与四周的黑暗几乎融合的地面。女孩回头看去,另外二人就在下面。

有二十来米吧。她心想着,突然发现前面有了光亮。

一个好象是杯子的物体悬浮在半空中,散发出柔和的光彩。

“触摸它,祈求它。”声音再次响起。

章麟深吸一口气,迈前一步,将右手触碰到杯子的杯沿。

鬼姬和LANCER看见上面爆出剧烈的光芒。随后整个地面都开始颤抖起来,四周漆黑的空间仿佛玻璃一般的开始碎裂。到最后,她们发现自己又回到刚才的工地上——就站在她们消失的地方。

章麟,则在半空中。

“感谢你们,这个身体太棒了。”女孩开口道。

在周围的人作出反应前,鬼姬已经开口了:“你是谁?!”

“我?你不认识我了吗,红叶,我是小麟啊。”

不对,蒋沁剡对自己说,她语音语调语气都和之前的那个女孩有天壤之别。虽然不知道章麟在其他时间是怎么样的,但从自己与她接触的几次来看,她是绝对不会用这样的语气说话的——当然也无法排除平时女孩就是这么和自己的同伴对话的可能。

“麟从来不在有他人在的场合叫我的真名。”鬼姬提起了日本刀。

阿莱恩好象饶有兴致地看着这两个女人完全旁若无人地兀自对话,但礼装却已经全部准备就绪。刚才这几个女人消失的时间里肯定发生了什么——

“唉呀,我也是才掌握了这个身体,多少有些读取不全嘛。”女孩的声音变地轻浮和充满挑逗。

——绝不是什么好事。远坂凛确信,她能感觉到章麟正散发出奇怪的魔力波。而这好象完全无视了魔力变换法则一般无限制的放出如此浓密的魔力,决不是她所认知的事物里的任何一种能办得到的。

“你……究竟是什么东西。”鬼姬欺近一步,仰头看着不久前还和自己并肩战斗的同伴。

卫宫士郎放下了复合长弓,开始在体内构筑自己的魔术。他的身体先于思想,灵魂先于理性告诉了他那东西的本质。没错,就是“那个”,他曾见过的“那个东西”!

“嘛,”女孩露出一抹妖艳的微笑,“那也就没得玩咯。”

然后,亚尔托莉亚冲到了鬼姬的身前。

一道黑色划破夜空,击中骑士王斜立在身前的宝剑上。

“什……”鬼姬还没来得及反应,远坂凛已经射出了数道魔力光弹,阿莱恩也操纵礼装齐射。

巨大的气流爆炸开,在亚尔托莉亚身后的鬼总算是没被轰飞。

章麟依旧浮在空中。

鬼姬其实是知道的,那女孩还不会“飞”。若是强大的魔术师,飘浮和飞行都只是小把戏,但章麟还不会。

所以,是“有什么东西”操纵了她,并运用她的力量“飞了起来”。

她和章麟的魔力联系还没有被切断,但她从离开那空间起就一直试图以此来呼叫,女孩却从未回应。不过魔力联系所附加的,可以获取对方身体状况的机能却还有大半能正常运作。

“有什么东西”在汲取章麟的力量,并和“那个东西”本身的力量混合;并通过章麟以魔力回路为基础,近乎完备的身体管理系统来运用。

“它”好象“从一开始”就准备要这么做了。鬼姬有这感觉。

“章麟”从虚空召唤出更多的黑暗,那仿佛软泥一样的东西如汹涌的洪水一般自半空中倾泻而出。现场的人无不惟恐避之而不及。

是“恶”,阿莱恩用礼装蒸发掉一波袭向自己的黑泥。虽然好象比起情报中的要来得容易对付,但那的确就是远坂凛提到的,“污染了圣杯”的东西。

被圣杯吸入,并于其结合,完全扭曲了圣杯最终技能的“安哥拉曼纽(Angra Mainyu)”——“全世之恶”。

虽然有说过就算是英灵也会被起吞没、污染。但蒋沁剡只是挥下手中的剑,就能劈散一大坨。他手中的剑是风水术士蒋家代代相传的宝剑“太理”,是和魔术师的礼装同类的道具。少年就这样依靠着剑和符法守住了周身的一片区域。

“这样看来,‘那东西’的确是‘虚弱’了呢。”卫宫士郎用手中不知何时多出的一对短刀迫开黑泥,赶到了少女骑士王和鬼的身边。

鬼以长刀斩除一波袭向自己的黑泥,开口问道:“那是什么。”

上一届圣杯战争的幸存者,一边协助二人抵挡,一边将自己所知和盘托出。

“……连英灵都无法抵抗吗……”鬼姬用余光看了一眼正在帮助几个不知是协会还是教会的工作人员脱困的LANCER。

“咦?为什么那个英灵还在……”远坂凛也注意到了这一点,但她还没来得及思考就不得不把心思放在对付一只似乎是由黑泥和建材混合而成的牛型生物身上。

鬼姬深呼吸了一口,对着身边的卫宫士郎和亚尔托莉亚说:“相信我的话,就对着那女孩全力攻击。”

说完,不等二人的回答,她举起了自己的右手。

那右手上,有一道奇异的纹身。

“LANCER,宝具解放!”

女武神带着惊讶/随即变得不舍/痛苦/悲伤的表情,举起手中的长枪。

“别怕!”鬼姬大喊道。然后她低下身,把刀收回到手掌中。

布伦希尔德最后一次咏唱了那禁忌的宝具,将整个工地包裹进了球体中,然后收缩——

——除了“人”在内的一切。

黑泥和章麟都被包裹进了球内,其他人则毫发无损地留在了原处。

“居然还能这么用么……”阿莱恩诧异道。

然而即使是女武神,即使是如此强大的宝具——

——球体破裂,章麟依旧在空中睨视着众人。

“真是抱歉……”LANCER渐渐消失了,“如果我……”

“谢谢你,LANCER。”鬼姬一边说,一边从还处于防御姿态的骑士王身侧掠过,直冲向浮在空中的女孩。

“愚蠢。”章麟轻描淡写地说了一句,随及在空中召唤出了数颗火球袭向女人。然而还没等火球启动,远坂凛和阿莱恩就将其悉数破坏。

“可恶!”她怒吼道,但一阵符咒旋风将她保卫——爆炸。蒋沁剡闪过一边,对方自烟雾中开枪还击却未能命中。

“挣扎。”章麟想要追击众人,却突然中止并举起没拿武器的左手——一道澎湃光柱就这么撞了过来。骑士王即使不再是英灵,手中的宝剑还依旧是神器。

“蝼蚁!”硬是用魔力屏障挡下了圣剑的解放,接下来她却只能用手枪不断地射击由卫宫士郎用复合长弓射出的附魔箭。即使子弹都令人惊讶地和弓箭准确相杀,女孩也无心去关心其他人了。

鬼姬。

鬼跳跃起来,远超过凡人的脚力的跳跃。她自左手手掌中拔刀。

行云。

刀刃向着章麟的右肩,自己以前曾经伤过她的地方。

但现在,就算要杀掉她,也不能放手。

章麟侧过手枪,由下往上用力打飞刀身。鬼姬紧握刀柄,顺势后拉后蓄力从上往下一记重劈。

流水。

刀深深地砍进了女孩左边的肩颈部。

章麟仿佛完全没有意识到受的伤,用左手一把掐住了鬼姬的喉咙。

“这个身体……”她呻吟着,却完全不似是因为伤痛,“好不容易得到的这个身体啊!!!”

蒋沁剡明白了。“那个东西”,那个被阿莱恩先生他们称做“全世之恶”的东西——它的确很虚弱,它的确是在上一次圣杯战争中被击溃了,它也的确依旧贯彻着自己被赋予的概念……

……所以它进化了,它想要得到一个可以让自己修生养息的地方,一个可以让它有足够的时间恢复并有足够的力量贯彻自己存在意义的地方。

一个身体,一个拥有强大力量的身体——比如说,章麟小姐。

鬼姬没有挣扎,她松开了握着刀柄的手。章麟将掐着她脖子的手垂低,并用一种轻蔑的眼神看着她。

女孩的肩上依旧在流血。鬼姬突然想起了那一天,在那个雨天,在那片树海中,也是这样——虽然伤口的位置变了。

不过现在是现在,自己必须履行承诺。

现在章麟擒住她的姿势,正好可以让鬼姬够到女孩的大腿——她也这么做了。

鬼姬摸到了那皮鞘,随即抽出了那件武器。

“我的麟,决不会让给任何人!”

服部理惠送给章麟的苦无,深深地插在了女孩左手上。

“章麟”怪叫一声,松开手抛下了鬼姬,然后突然仿佛断了线的木偶一样摔落到地面。

原本准备再跳一次,拔出刀后攻击的鬼楞在了原地。其他准备趁机援护的众人也停下了。

“怎、怎么可能,我、我应该完全……握……停……”女孩嘴里含糊不清地念着什么。

鬼姬想起什么似地冲了过去。她握住了刀,章麟握住了她的手。

“麟、麟?”

“抱歉……”

女孩一用力,将爱人连刀一起推开。然后,她用右手盖住了自己的额头。

“麟!停下,不要、不……”意识到将会发生什么的鬼姬哀嚎了起来。

被现状弄地一头雾水完全混乱的蒋沁剡,只听到女孩用汉语轻轻的说了一个词。

“分解。”



我要打赏

打赏请先登录

粉丝排行

您目前的粉丝值是:-
排行是:-
打赏动态 更多
  • 还没有打赏记录
没有找到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