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章 无标题

作者:eva2000as
更新时间:2011-08-16 16:31
点击:550
章节字数:3897

举报章节
选择正文字体:

/11. 现在是本届运动会的最后一场决赛!


“我的麟,决不会让给任何人!”


* * * * * * * * * * * * * *


墨东区,某工地。

阿莱恩·冯·贝尔森环视周围,勉强露出满意的表情。因为金融风暴而终止工程的这片工地的确是个不错的战斗场地。被魔术协会收购后,原本就只打了地基建了底层的大楼依旧保留,周围则布置下了结界。

“也不能抱怨太多呢。”魔术师喃喃道。就他的意见来看,拥有能压制对方LANCER的机动力和视野,并让自己的SABER能在确实命中的情况下施展宝具的多障碍环境才比较合适。不过既然魔术协会只能找到这块区域,也就靠自己的能力来弥补吧。

“少年哟,”他回过头瞥了一眼身边的人,“到时候还要拜托你了。”

蒋沁剡带着复杂的表情点了点头。本来在失去RIDER后他准备就这么回中国去了,不过凛和士郎找到并说服了他,来参加今天的战斗。

“虽然我是被那两人说服了,但真要是背后打黑枪我心里也不太好受呢……”中国男孩用平板的声音说道。

阿莱恩轻轻叹了口气。看的出蒋沁剡完全不适合当魔术师——虽然才能上是无可挑剔的,但他关心和在意的东西实在太多了,而且至少现在看来,他依旧在世俗的那一侧。魔术师的话,无论是否正大、有否伦理,一旦确定了目标便会不择手段地去达成。譬如自己这样……

一阵引擎声渐渐行近,在死寂的工地外面,一个光球从围墙边滑过,然后静止了下来。

章麟、鬼姬和LANCER出现在故意设置的昏暗灯光下。

“你们那里……”章麟好象皱了皱眉头,发现了男孩身影的她似乎有些惊讶。

“毕竟你们那边也多了一人,我总得让战力平衡一下吧。”魔术师装出讽刺的态度回答道。

实际上来看,怎样都都不算平衡呢。

3人VS3人,以魔术师这边来看的话,对面是章麟一众/右边是只有一层楼的大厦/左边是废弃建材的堆放场。

章麟没有再说什么,默默地从腰间取出了武器,鬼姬也平举双臂及胸——

——在她拔出长刀的刹那,LANCER冲了出去。

蒋沁剡立即后退,并洒出了一圈符咒,上面鬼画符一般的文字开始发光,并立即聚合成一道指向性光束射到对面两人的位置。几乎同时,SABER从一片空气中现身,提盾挡开了对方从者的突袭。

“盗垒?来点新鲜的啊!”阿莱恩狂笑着张开手,原本布置在四周魔术礼装立即漂浮在空中,并趁对手躲避风水术士的强光照明的时候发出道道光线。

站在章麟身前的鬼姬的确被男孩的招式命中,暂时失去了视力——但她却仿佛完全不受影响,准确的挥刀挡下阿莱恩的礼装断续射出的激光似的射线。

早就躲在战友背后的章麟伸出手来,手枪不断射击/射击/射击——两发点射X3,将阿莱恩逼到了建筑物里面。接下来的3发子弹次第穿过还没有装上玻璃幕墙的立柱之间的空间,但没有一发命中。

魔术师是从战场上活下来的老兵,应对枪械的攻击他有着丰富的经验。

章麟没有犹豫,马上脱离了鬼姬的掩护,冲到了建筑预定是玄关大门的位置。鬼姬则继续魔术一般地抵挡和躲闪着发射数明显开始减少光线,并闭着眼迎向持续闪光的符咒。

这是只有她们两人才能使用的战法,由章麟的魔力探测提供四周的情况,通过始终联系着二人的魔力线路传输给鬼姬。就好象雷达站和导弹阵地一样的关系。

那个远坂对此有过推测,但阿莱恩并不以为然。

能得到对手的情报是好事,但无法证实的资料没有太大的价值。士兵在战场上无时无刻必须应对情报里没有的状况,自己也早已经习惯了这一点。

因此,阿莱恩在章麟一到达玄光的位置,就发动了埋伏在那里的魔术……

当边人类们相互战斗的时候,英灵们也没闲着。LANCER以长枪挑/刺/推/拨——虽然比不上某本小说里那个姓赵的武将,但朴素扎实的战法足以和SABER抗衡。反观SABER,或是盾格或是剑挡、时而近步刺击时而退步盾削。攻守都度屹立不动。双方都将生前的能力全部发挥出来——为了主人早已下达的击败对手的命令。

蒋沁剡再一次认识到这的确是非普通人可以承受的战斗。

从性格上来说,喜欢直来直去的他的确和RIDER很合得来。而且和阿莱恩与章麟他们一样,自己也是喜欢和从者一起“并肩上”的主人。但自从得知了Assassin及其主人的所作所为后,他便产生了动摇。

原本他以为,圣杯战争不过是运动会一样的东西,除了英灵会被击杀(而且他们其实也只是会了英灵座,并没有死)外,基本不会有人牺牲。

他错了。

很显然爷爷那里借来的有关圣杯战争的书里缺少了很多内容,但当时他虽然考虑到了直接杀死使役者的可能,却依旧认为既然是人类,总不会如此绝情吧。

但魔术师不是人类。

现在一切都晚了,失去了RIDER的他本已经是局外人。可既然自己接受了远坂小姐和卫宫先生的请求,那么就不得不做到底了。

他闪过对手的一记突刺,后跳一步让身体被已经废锈的推土机挡住。然后他抓住了系在腰侧的长条状物体,用手拔了出来。

恢复了视力的鬼姬仿佛预知一般的向左侧猛地跳开,一到电光就这么通过了她原先所在的地方。

蒋沁剡从掩体后转出来,右手紧握着一个金属物体。那东西看上去好象是只有剑锷和剑把的中国剑。不过仔细看的话,回发现剑锷上延伸出大约1米多的半透明的剑刃。

鬼姬重新构筑起架势:左脚前伸/右脚后拖/侧身,右手握刀斜立身前,左手伸到挂在腰间的腰包里。

“抱歉了。”男孩轻念一句,倒拖宝剑一跃而上。

“LANCER!”

女武神的枪,从横刺里插了过来,阻止了风水术士的攻击。鬼姬并没有放过这机会,立即压迫上前并从腰包里洒出了金属弹丸,接着把自己的魔力附着上去,随后跳跃到空中力斩一记。

“呜——!”少年就地斜滚出去,勉强躲开了这将地面炸出一个大坑的斩击。然而鬼姬却没有接着追打。

因为LANCER回应主人的命令,启动了宝具。

长枪犹如有灵性一般回到了女武神手上,在荡开了SABER的横劈后浮至空中。她右手紧握长枪中心,左手的戒指发出耀眼的光芒。

“英灵军势(Hero Legion)!”

瞬间,包括方才蒋沁剡和鬼姬战斗过的地方,LANCER身边半径10米的区域内出现了无数男男女女的战士——手握巨剑/紧握木杖/高举弓箭。

被女武神所指引,于英灵殿中等到;在诸神之黄昏中,响应神之号召的——英灵们。连圣杯战争也是借用了这个概念而作成的。

这些英灵马上开始对SABER的攻击,即使是强如SABER,也终究无法抵挡的吧。

阿莱恩不那么想。

“‘魔女仇火(Burned Stake)’。”SABER用那完全不带感情的声音,宣告自己解放了一件宝具。

她的剑扫过,她的盾砸破,她的身姿掠过之处,那些被她命中的英灵们变化为一团火焰。

“以神之名扫除异端”,拥有这一概念的极致体现的宝具。越远离常识的存在,则越容易被它毁灭。

某种意义上来说,是对圣杯战争绝大的讽刺。

LANCER并没有因为自己的宝具被破而动摇,她再次举起长枪……

指向正在人丛中燃起净化之火的SABER。

“神枪昆古尼尔(Gungnir),以世界之树(Yggdrasil)打造,千掷万穿之枪,其声为闪电,其资为流星——以汝之力,崩裂大地!……”

女武神抬起左手,那戒指闪烁着光彩,将她的盔甲染成七色的北极之光。

“尼伯龙根之环,宿贪婪之力,行诅咒之权——以汝之力,撕破天空!……”

“快走!”鬼姬听到了LANCER咏唱,立即档下了蒋沁剡的斜刺,并在用刀身绞住剑身后,一把抓住少年的左臂把他拖过来,然后转身借着他挣扎的时机把男孩抛了出去。然后自己也飞身跃开。

SABER所在的位置出现了巨大的黑色球体,不断膨胀并连同英灵和SABER一起吞没。

“——应诸神之绝望,毁天灭地!”

球体一瞬间收缩了。

女武神布伦希尔德,在诸神黄昏的最后放弃了职责,毁掉了尼伯龙根之环,盗走了昆古尼尔,将爱人齐格弗里德的尸体焚烧,自己也一起徇情——并最终导致了神之国的毁灭。

自认犯了无可饶恕之罪的她,被圣杯具现化,并获得了强大的力量,以实现弥补过错的愿望。

“诸神的黄昏”——与传说中的大战同名,将女武神指定范围的空间隔离并压缩的最强物理破坏宝具。

而拥有毁灭异端存在之技的SABER,又有何能力来应对呢?

章麟抚摸着因为受到光束直击而烧焦的皮肤——再生能力已经开始作用,因此没有什么大碍。

得到作为女武神的英灵自然是获得了巨大的优势,然而这优势也不是完全没有限制的。LANCER的三件宝具中最强的一件“诸神的黄昏”,其威力和效果固然是其他英灵难以企及而代价也非同小可。使用它的代价是……

……控制英灵的最终手段,能引发奇迹甚至改变战斗结果的魔符——令咒。

然而,SABER活了下来。

黑色的球体收缩到一定程度后便不再变化。LANCER对章麟描述的时候说过,它应该一直缩小直到消失才对。

有什么地方出了问题。正当少女一面对着魔术师藏身的方向展开压制性射击、一面引导战友躲避风水术士布下的符咒阵同时还在思考以上事项的时候,那黑色的球体破裂了。

从外观上看,是被光所撑破。

SABER从光芒中再次现身——却多少有了些不一样地方。

黑色的铠甲和衣服变成了银甲和蓝装,紧闭的全罩头盔变成了半罩式。从头盔的开放出可以看见金色的后脑编着麻花辫的头发,和湛蓝如天空般纯净的眼眸。

“SABER?”阿莱恩出声道,他似乎也被这一突变震惊了。

“应吾主之愿,借天父之力,行正义之行。”SABER开口道,不再是之前的冷漠机械,而是充满了激昂的斗志。

LANCER握紧长枪,扑了上去。

SABER正手持剑,盾牌架开一击后马上贴上去斜砍一剑。

接着,双方又如之前那样纠缠在一起。

阿莱恩飞身一跃离开藏身之处,躲过了少女趁自己发愣时绕过来后的枪击,但侧腹部还是中了几粒散弹。

虽然不知道究竟是怎么会事,但SABER依旧在战斗,自己的也还持有一枚令咒……一枚?

原本还有两枚的令咒,不知何时已经消失了一个。“……算了,SABER还在就好。”魔术师这样判断。

以后有时间的话再来反思好了,现在无论如何,都只能以击败对方为前提。

“SABER,宝具解放!”他通过魔术联系下令道。

SABER一剑一盾双击迫开了LANCER,随后双手握剑立于胸前。

“神存在之证(In the Name Under Arc)!”

简短的咏唱后,她提剑冲刺。

LANCER迅速后退并再次浮于半空中,提枪举戒,又一次咏唱起宝具之名。

鬼姬躬身躲进了建筑,凑到章麟的身边。蒋沁剡猛跑后奋力一跃,翻滚着躲进一台水泥泵送机的后面。

就在外面场地清空的一刹那,光与暗相互碰撞——

——吞噬/融合/搅拌/扭曲/纠缠……

……消逝。

待到众人现身查看时,SABER和LANCER中的一个已经都不见了。

“看来,是我赢了呢。”章麟站在满是伤痕,缓缓降落地面的LANCER身边道。

“哼!”阿莱恩没有任何准备离开的迹象,之前交替攻击的礼装又再次齐结在他身边。

蒋沁剡有点不明白,即使对方的英灵应该是受到极大的损伤,但即使是魔术师中处于上位的阿莱恩,也完全不是对手。更何况对方两个“人”依旧可以战斗啊。

“有时候魔术师也是会犯傻的——人啊,总有不得不去战斗的时候。”阿莱恩通过通讯魔术,这样说道。

然而就在下一秒,空间被扭曲了。

章麟、鬼姬和LANCER,就这样消失了。



我要打赏

打赏请先登录

粉丝排行

您目前的粉丝值是:-
排行是:-
打赏动态 更多
  • 还没有打赏记录
没有找到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