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章 中篇:忆往昔,卿为何人?

作者:糖葫芦
更新时间:2011-04-22 23:52
点击:311
章节字数:3540

举报章节
选择正文字体:

本帖最后由 糖葫芦 于 2011-4-23 00:23 编辑


“池塘边的榕树下,知了在声声地叫着夏天……”

——罗大佑《童年》


黄梅时节家家雨,青草池塘处处蛙。

叶上初阳干宿雨,水面清圆,一一风荷举,一场春草池塘梦。


——摘自唐宋诗词


**************************


华年一直以为那些歌或诗词描述的都是不真实的,至少她就没看见过,直到在乡下小姨家附近见到那样的场景后,才推翻了自己的怀疑。


华年出生在城市,文革结束后,华年的母亲考上大学,后便在异乡城市安了家。而华年的小姨母则嫁给了当地人。因为距离遥远,华年的母亲又忙得很,只是将华年的外婆或这边的亲戚招待到城里玩,却从没有回乡看看。这样一来,直到华年高考结束后,华年才一个人到了姨母家探亲,体验一下农家生活。


小姨家周围环境真的不错,小桥流水人家就是那样了,尤其是旁边一汪活水聚集而成一方半亩小池塘,左手边是一株榕树矗立,茂密树叶倒影水中,恰似英气女子临镜自顾。右手边却是新栽的几株细柳,亭亭玉立,宛若少女弱柳扶风。华年是六月份去的,那时池塘水面清透,池中种着数棵莲藕,蓬蓬圆叶,煞是可爱。


华年对于这一次回乡的记忆仅停留在美好的风景上,第二次回乡却已是华年参加工作后了。按理来说,大学有的是寒暑假,不愁时间,反倒没有抽空去一趟,这点华年自己也觉得很奇怪。


那是三年前的事情了。华年奉母命前往老家接年迈的外婆北上去城市里享福。外婆年纪大了,华年的母亲担心“子欲养而亲不在”这种情况,强势地让华年把外婆带回去,无论怎样都行,刚柔并济都可,只要能把人带回去就行。否则华年也不用回去了。


华年的母亲是典型的女强人,那时刚出茅庐的华年根本不敢违抗,虽然心里腹诽訾议,还是打点行装坐车回了老家。


*******************************


小姨家的池塘还在,感觉却有点变了,水面似乎变得有点浑浊,水面也被一些水草掩盖,清透的部分变小了。华年不觉感伤起来,惆怅地回屋去逗弄小姨新添的孙女,小姨的媳妇不久前和表哥南下打工去了,把孩子留给了婆婆带。


小娃娃还不到一岁,长得白白嫩嫩的,非常可爱,无论是谁逗她的时候,便会露出甜甜的笑容,让人恨不得抱着她揉啊揉。


“哇,真是贼可爱哦~”24岁的华年抱着小娃娃不撒手。


小姨好笑地从旁边经过,“觉着可爱的话,自己赶紧结婚去生一个好了!”


“才不呢,别人家的孩子才可爱!”华年坚信这一点,她是个没耐心的人,偶尔带着小孩玩玩还挺开心,要是整天呆在一块,她会暴躁得崩溃的。华年觉得自己并不是个适合结婚的人,最后双方都不会幸福,因此不知道从什么时候起便打定了单身的主意。


“说什么傻话!”小姨不以为然,“你有谈朋友么?什么时候结婚啊,小姨有空怎么也会跑去喝喜酒的。”


华年黑线,“小姨,我跟我妈说过,以后不想结婚啦。”


“你这傻孩子!这念头想想就行啊!女人到最后还是要有个家的。”小姨嗤之以鼻。


华年沉默,难道一个人的家就不成家了么?哪个上帝定的规矩?华年不想跟小姨再争论下去,肯定没有结果,说不好还会伤感情,于是假装去逗弄小娃娃转移视线和话题。


小姨见她这样,叹息着走了。华年觉得有点难过,于是,抱着小娃娃又去了池塘边榕树下的木椅上坐下。刚坐定,华年便看见五六米外的池塘对岸站着一个长发的人影。


华年有点近视,到了这里后便把眼睛收起来,因为小娃娃总是好奇地去抓着玩,华年烦不胜扰,反正视物没大问题,又不用拿着书看,所以就睁着近视眼,雾里看花水中望月,别有一番美感了,尤其是夕阳西下的时候,满目的灿烂彩霞,分外美丽。


不知道那是谁,华年想,于是挥手向对方笑着打了个招呼。那人却突然转身跑开了。


啊嘞,难道把人都吓跑了,华年莫名其妙地摸摸鼻子,觉得没趣起来,于是一边逗弄着小娃娃慢悠悠地在园子里散步,走啊走,又走回了正屋。


******************************


堂前空地上,小姨正和人说着话,那身影怎么看都像刚才的人影。华年不由地走近去看,噢嗬,这人的头发真长,皮肤和头发真黑!


“这是附近你林婶家的孩子小绿,这孩子太野了,天天跑日头底下,瞧晒得跟非洲黑人一样,女孩子家家的,你都15岁了,太不像话了!”小姨恨铁不成钢地数落着,似乎把小绿当成了自己的孩子,小姨只有两个女子,倒是想有个女儿,华年来了后,小姨十分关心,啰嗦不断,华年回城后,时不时还能接到小姨的电话,嘘寒问暖,叮嘱她常打电话之类的。


叫小绿的女孩子只是温顺地低头听训,看不见五官。


“华年,这孩子学习不好,又不用心。这都初三了,你林婶都担心她毕业就要去打工。你是大学生出来的,好好教教她,让她明白出息一点。”小姨絮絮叨叨地叮嘱着,“说起来,小绿还是你的救命恩人呢,你更该用心了!”


救命恩人?这是怎么说?华年诧异地望着小姨,等着她说明。


“你果然不记得了。”小姨一副不出我所料的表情,摇摇头叹息,“我还以为你这辈子都不来了呢,隔了几年,你倒是全忘了,又跑来了。一个人跑到池塘边玩得开心,我也就没提从前的事情。不过,小绿这孩子可还记得你呢,刚才才池塘边看见你,就来咱们家了!”


好吧,华年曾经被小绿救过,但却一点印象也无,但是小姨啊,拜托您干脆点说怎么回事好不?


“你不是喜欢那个池塘么?你高中那年第一次来,临走前的几天,不知怎么的就翻到了水里。小绿那天刚好经过,这孩子胆大,十岁不到,也不管自己会不会游泳,扑通自己就跳下去了,差点两个人都没命。这是太乱来了。你醒来后马上就回城了。不过这孩子游泳上倒有天赋,从那以后就跟水里的鱼一样,可灵活了,前段时间还救了一个玩着玩着掉进水里的小孩子呢。”


居然还有这回事!


这样看来,确实要好好感激人家,怎么就忘了呢?也许是受惊吓过度吧,其实忘了也不错,否则华年担心自己将一辈子对水充满恐惧感,那生活多没意思!


“小姨,你放心,我会好好跟小绿说的。”华年向小姨作了保证,亲热地拉着小绿的手进屋说话。


小绿是个乖巧而聪明的女孩子。这是华年一直以来对小绿的印象,你说的话,她会认真地听,眨巴着大眼睛点头如捣蒜,间或会细细地应一声,声音听起来也像小猫一样,可爱得很。其实近看的话,小绿的五官很精致,只是碍于皮肤黑,看不出端倪来。


“小绿,好好学习,将来考到姐姐的城市,姐姐带你到处玩哦。大城市里很多有趣的东西可以玩的……”华年诱之以利,动之以情,“还有呢,小绿其实很好看的,要是皮肤白白的,肯定会有很多人喜欢你的哦~”


小绿愣愣地歪头看着华年,似乎在问,真的么?华年见状肯定地点头,随手揉了揉小绿触感极佳的头顶,“相信姐姐吧,小绿的头发很漂亮,姐姐非常喜欢哦!”


小绿便笑了,重重地点头,羞涩腼腆的笑容,黝黑的脸上透出一丝羞赧的红晕来。


真是听话又可爱呢,华年忍不住又捏了捏小绿的小鼻子,扑哧笑了出来,“小绿,你真可爱~”


小绿吸了吸小鼻子,鼻尖翘了翘,眯着眼又笑了,笑容不分脸色黑白,宛如华年见过的小娃娃纯真而甜蜜的笑容,见的人只觉得心里暖暖的,生活格外美好。


这孩子,将来一定是个美人。华年看着小绿的笑容确信不疑。


*******************


这一次的回乡华年不止成功接回了外婆,还留下了一段美好的回忆。半个月之后,华年跟小姨通电话,说起了小绿,小姨的话匣子一下打开,喋喋不休地说起来。


“华年啊,到底还是你有本事,不愧是读过大学的人。”小姨先大大地夸赞了华年几句,华年不禁苦笑,要是早几年,考上大学还真的跟古代做官衣锦还乡的待遇差不多,现在可是满山都是,不值钱了,有技术的农民工都比大学生混得好。


“听你林婶说,小绿最近可用功了,考试也有很大进步,老师都说了,考上高中不成问题,说不定还是重点呢。还有啊,小绿可讨厌她的头发了,她的头发又黑又粗,长得又快,你林婶看她野得没边,先前淘气得不行,于是打死都不许她剪头发。如今呢,她也不野了,不天天往外跑,头发也爱惜起来,这才几天,脸就白了好多,原来是个小美人呢!”


“这样啊,那挺好的,林婶肯定最高兴了!”


小姨在电话里表示自己也高兴,还说打算收小绿做干女儿,相信这孩子将来肯定会有出息的。


小姨确实很有眼光,后来的几次与小姨的电话,总能或多或少听到小绿的情况,这孩子变得可漂亮了,人又文静聪明,老师同学家长都喜欢。她考上了重点中学,学校还给免了学费,听说要冲刺名牌大学来着。小姨还说,小绿还腼腆地问起过华年,问她什么时候回再来。华年当时听了心里稍微感动了一下,但是当时华年的工作刚开始起色,入了正轨,而且已经跟母亲摊牌,打算搬出去自己住,因此与家里闹得有点不愉快,事情又多,实在没有时间去乡下了。便把这事暂时放到了脑后不管了。


过了两三年,华年的工作稳定了下来,日子也过得蛮舒心,跟小姨通电话的时候,主动问起了池塘和小绿的情况。小绿过得不错,似乎学校打算保送她到省里的不错的大学,算了有了保障了。而池塘,小姨说近一年来,水就有点发绿了,夏天的时候还有点发臭,水面全被水草覆盖着,淤泥也堆积起来。


“我还打算把池塘给填平了,将来好作其他用途呢!或许养点挤鸡鸭什么也不错。”小姨在电话里盘算起来。


“池塘生春草,园柳变鸣禽。”谢灵运的诗,这其中的遗憾只怕只有过来人才明白吧,高中的时候华年背过这首诗,却完全没觉得有什么好的地方。


“那是因为没人管的原因啊,如果把水草什么的拔掉,淤泥清掉,说不定过去的池塘就回来了,小姨,我还记得以前见到的池塘可漂亮了!”华年急了,脱口而出。


小姨笑出了声,“现在乡下男人们都出去打工赚钱了,家里只有老人和小孩,哪有那个闲工夫弄你说的这些。好了,不说了,我听到囡囡在哭,下次再说吧!”


华年怅怅地听着电话里的嘟嘟声,发起呆来。


***********************


“喂,华年,你听到我说话么?”电话里的小姨着急得提高了音调。华年惊得忙回过神,再次确认刚才听到的关于小绿的事情,明明小绿还活着的,怎么回事?


“小姨,我听着呢。刚才被吓到了。”华年深呼吸沉静了下来,“小绿突然怎么就出事了呢,医生确定真的死亡了么?还是已经下葬了?”


小姨唉声叹气道,“什么医生哟!小绿这娃啊,跳到江里救人,自己却丢了命,如今生不见人死不见尸,估计也凶多吉少,你林婶哭得眼睛都快瞎了,苦命的人哪!”小姨说着自己也哭天抹泪起来。


华年脑海里思绪奔腾,勉强安慰了小姨几句,便挂了电话,继续发呆。


明明是盛夏,华年却觉得身体发冷,小绿,你到底是谁?



我要打赏

打赏请先登录

粉丝排行

您目前的粉丝值是:-
排行是:-
打赏动态 更多
  • 还没有打赏记录
没有找到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