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章 【自选组】为君而来(精灵环保文)更新第二章

作者:糖葫芦
更新时间:2011-04-22 18:09
点击:434
章节字数:3885

举报章节
选择正文字体:

本帖最后由 糖葫芦 于 2011-4-23 00:21 编辑


1982年的夏天,27岁的冈岛妙子离开东京前往乡下,一路回忆童年。


——《岁月的童话》


2004年的夏天,27岁的华年窝在首都的家里看《岁月的童话》,脸上一直挂着微笑。


——《为君而来》



***********************


上篇:南风起,疑是故人来


“你是——”华年的手还放在门把手上,眼前的披散着深黑长发的少女熟悉而陌生。


“华年姐姐……”少女苍白的脸抬起,声音因疲累而发颤,套在瘦弱的身体上的衣裳满是皱褶。


熟悉的五官和长发唤起了华年的记忆,“小——绿?”


少女小绿安心地一笑,身子一软,往前扑倒,华年一手接住,触手是柔软而纤细的感觉。


说曹操曹操就到,华年刚重温完宫崎骏的动画《岁月的童话》,于是想起三个月前又一次回老家的情景,然后门铃就响了。


华年很惊讶,门外是来自老家的少女林绿慈,华年喜欢叫她小绿。最近一次听到小绿的消息,还是大约半个月前,华年打电话回老家,小姨跟她提起小绿考取了华年所在城市的大学,希望华年有时间多照顾一下。华年很爽快地答应了。


小绿是华年老家比较偏远的亲戚,但住得比较近。小绿是个很可爱的孩子,最后一次见到小绿,那还是三年前的初夏,15岁的小绿初中即将毕业,脸被晒得黑如非洲黑人,与发色媲美,不过不同于非洲土人的卷发,小绿的头发又长又直,令人一见难忘。


华年当时还逗弄小绿,干脆称呼她小黑好了。现在刚八月初,大学九月才开学,小姨没告诉她,小绿会来得这么早,难道说要提早过来适应环境?华年琢磨着过后一定要好好问个清楚才行。


***********************


小绿说她是走过来的,所以有点累。华年想了想自己家和火车站的距离,虽然不太远,但走路,又是大夏天的正午,对于小绿这样柔弱的女孩子——花两个小时也不是不可能,小绿这么瘦弱的孩子,如果又走得急,不虚脱才怪。


华年扶着小绿进屋,她慢慢缓了过来,挣扎着说可以自己走路了。华年强硬地扶她直接去了浴室,浴巾等一切用品齐全,华年将少女小绿推到莲蓬头下,自己退到门口吩咐,“小绿,你先好好冲个澡,那样精神会好点,我去给你做点吃的,等你洗完差不多就可以吃了。”


见小绿乖乖地点头,华年满意地拉上门去了厨房。


华年刚开火,便听见浴室传来一声细声惊呼,急忙奔到浴室门口,“小绿,怎么了?”


浴室里没有回音,只听见水声,华年也不管那么多,担心小绿可能又晕过去了,直接拉开门,眼前的场景令华年觉得好笑。


小绿仍穿着来时的那条浅绿碎花连衣裙,站在水花四溢的莲蓬头下,全身湿透,听见动静,她茫然地转头,眉间带着疑惑,“凉水……华年姐姐——”


原来如此,华年无奈地摇头,这是她疏忽了,小绿从乡下过来,对城里的一切很陌生,估计一个失手,衣服还没脱,就打开了放冷水的水龙头,难怪惊呼了。


“热水是往右掰,记住了么?”华年弯腰关掉了水龙头,顺便示范了一下,“赶紧把湿衣服脱了吧,别又着凉了!”


***********************


半个小时过去,华年把饭菜端上了桌,浴室里的小绿也拉开门出来,身上的浴巾有点胡乱地搭在身上,长及大腿的黑发一缕缕搭在白皙的肌肤上,末端还滴着水。小绿一边走,一边摆弄着浴巾,似乎正苦恼着如何固定住。


“华年姐姐,有没有夹子?”小绿睁着大眼恳求道。


华年这才想起自己忘了给准备换洗的衣物了,她自己的习惯通常都是浴巾解决,直接上床裸睡。好笑地拍拍自己的头,华年转身去卧室翻出了一件很久前买下却只穿过一两次的睡衣,招手让小绿进来换上。


“你换好赶紧出来吃饭。”华年停在门口,虽然洗过澡,小绿的脸色仍旧稍显苍白,没有这个年纪的少女该有的红润光泽,果然是没吃好吃饱么?


小绿吃饭的动作出人意料的优雅,一小口一小口地,令人想起小仓鼠或松鼠之类的小动物进食,十分可爱。等到小绿吃完,头发已干了大半,已是午后三点,轻薄的浅蓝窗帘随风飘曳,知了鸣叫混着汽车的笛声似乎从远处传来,华年突然觉得有点困了。


“小绿,你累么?要不要休息一下?”华年征求着不速之小客人的意见,“正好,我也有点困了。”


小绿眨了眨眼睛,歪着头笑了一下,轻轻地应了一声好。


OMG,治愈系的可爱啊,真乖的孩子呢,华年克制住想揉揉小绿头顶的欲望,嘛,这种近乎把人当小孩或宠物的举动,对于一个差不多成年的孩子来说,肯定不太受欢迎吧。


华年住的是单身公寓,一室户设计,一室一厅一厨一卫,一个人恰恰好,两个人也可以挤挤。两人相对侧躺在床上,开始聊天。


“小绿,怎么提前一个月来了呢?”华年闭上眼睛酝酿堆积睡意,把心里想着的这个问题问了出来。


“学费……”小绿轻软的声音如微风般拂过耳际。


华年一听就明白了,小绿出生于一个单亲家庭,家中还有一个小五岁的弟弟,三年前的小绿本来打算一毕业便外出打工,家里仅仅温饱而已。听小姨后来说,小绿走运得很,本来成绩中等的小绿居然超常发挥,考上了县里的重点中学,还获得了学校的减免学费优惠。小绿的妈妈林婶见这样,也不忍心女儿年纪小小就出外挣钱,还不如去读读看,要是考上大学也不错,到时候再想办法。其后三年,小绿高中学业居然一直出类拔萃,学校定了保送到省里的大学,但小绿却考上了更好的学校。


没关系,学费以后姐姐帮你。华年冲动地就想说出这样的话,到底还是忍住了,她睁开了眼睛,只看见小绿低垂的眼帘,“这样啊,幸好还有一个月,睡好一觉后,我们就出去看看,有什么合适的打工可以做的。”


侧躺着的小绿正要点头,这动作有点难度,于是嗯了一声。


计议已定,两人心安,睡意很快来袭,窗外知了不停歇,南风阵阵,掠过窗帘,飞过午后人们的梦乡,翻山越岭,跨过原野,稻浪千里起伏……


************************


小绿的打工当天晚上就确定了下来。华年所居住的小区很大,住的多为在附近商业区上班的年轻的白领和知识分子,讲究情调与生活品味,咖啡馆开了好几家,其中一家就在华年楼下,华年经常去坐坐,与年轻的时尚男老板David已经熟悉了。刚把情况一说,David忙不迭地答应了。


“华姐,先不说和你认识了这么几年,光顾了我多少生意,我帮忙是应该的。况且你家小妹这长相,简直是送给我们的礼物,我还该感谢你才是。至于工资,我David不会那么小气的,小绿姑娘在这里做事,保证不让她受委屈,华姐尽管放心。这样吧,明天是周日,华姐可以带小绿妹妹去玩玩,后天正式上班如何?”


“那再好不过。”华年客气的笑笑,当初就图这点,华年才直接带了小绿来找戴维,这样她也可以安心,“小绿是个好孩子,人又聪明,学东西也快,你也不用太顾忌才好。”


David点头表示不会。华年便领着小绿告辞了,又在小区了逛了几圈,让小绿熟悉了一下环境,便回到家做饭,收拾好东西准备明天出去玩的计划。


“小绿,你想玩什么不?”


“我不知道,都听姐姐的。”


华年翻出市内名胜地图,琢磨了一遍,很快便定下了地方。这夜两人照例睡一张床,半夜的时候,华年觉着有点热,醒了过来,发现小绿睡得有点拘谨,几乎要缩到床沿,而自己则大喇喇地霸占了大半张床,华年感到极不好意思,这么多年都一个人睡,也知道自己睡相不怎么好。她小心地将她移了回来,以防她再次被自己波及,干脆揽住了小绿的腰,小绿的体温似乎偏低,身上清清凉凉的,虽然是夏天,两人挤在一起睡,也不觉得怎么热。


一夜无话。


*********************


翌日华年打着呵欠醒来,却发现小绿缩在身侧,虽然已经醒了,却死闭着眼睛,眼睫毛颤个不停,显见得紧张不已。


“哟,早安,小绿,该起床了!”华年先下了床,出去洗漱了。半晌小绿才磨蹭着出了卧室,白皙的脸上总算带上了一点红润。


两人出门的时候,太阳已经升上了半空,太阳有点大。华年站在路边,招停了一部计程车,拉着小绿坐到后座,把地址告诉了司机。


“坐稳了?”司机问了一声,便启动了车子,窜了出去。路边的行道树忽闪着往后倒退,街上的人们衣着五颜六色,表情各一。


“呕——”小绿难受地弯下腰去,却是干呕着,胃里一阵翻山倒海,她似乎晕车了。华年的小手指被小绿揪得死紧,回头就看见小绿难过的样子。


“哎,小姐,你可别吐在我车上啊,我昨儿才彻底清理过的。”司机从后视镜里看到,着急地提醒着。


华年不悦地皱眉,“你赶紧找个地方停车吧,我们下车,不会弄脏了你的车的。”


车子拐上辅路,很快停在了路边,附近便是植物园的偏门。


华年扶着小绿下车,付了车费,便到了植物园门口的长椅上坐下。


“小绿,你还好吧?我去找个塑料袋给你。”


小绿连忙摇头,拉住华年的手不放,勉强提起声音,“我没事,只是不习惯汽油的味道,现在不是那么想吐了,再坐会就好。”


华年担心地看了看小绿的脸色,觉得她所言不假,便揽着她靠在自己肩上休息,思考起接下来的打算了。本来目地地是城市另一头的游乐园,这才走了一小半不到,小绿晕车那么厉害,公交车估计也不习惯,游乐园肯定是去不了了,这可该怎么办?瞥了一眼植物园的楷书招牌,华年沉吟,难道就近在这里看看?


十多分钟过去,小绿的声音又恢复了朝气与活力,表示自己已经好了。


“小绿,我们去这里面玩吧。”华年指着植物园门口提议。


“好啊,我很喜欢花草树木和水流小河呢!”小绿高兴地答应了。


两人一拍即合,牵手买票进门。正好附近有一处出租自行车的地方,这植物园占地面积极广,光靠两条腿,那估计累死不说,也看不了多少。华年便做主租了一辆双人自行车逛了起来。


那天时间过得很快,也很开心,尤其是小绿,眉飞色舞,五官灵动,宛若回到了故乡的精灵纯真而开心,吸引了不少人的目光,见她那么开怀,忍不住也微笑起来。


小绿似乎认得许多草木,一路上看见了新的植物,总会抢先一步报出名字来,什么紫薇啊、华年惊异不已,与附近的名牌一对,还真的被她说对了。华年不禁惭愧,她认识的植物花草屈指可数。


到了傍晚,两人慢慢迎着晚风,走在林荫路下,慢慢地往回走。路上遇到一个卖小盆栽的大爷,两人手上于是拎了几盆绿色植物回家了。


******************************


接下来的一周过得更快,小绿的打工也适应了,同事们见她可爱,格外照顾,小绿也乖巧,很少犯错,相处甚为愉快。华年下班回来,便去咖啡馆坐坐,等小绿一起下班上楼回家。David很细心,特意给小绿排班的时间只到晚上七点半,时间一到就可以走人了。


至于城市生活,小绿早就适应了,一开始对电脑等电子产品新奇不已,后来也会自己操作了。但小绿似乎并太不愿意出去玩,理由则是不喜欢大街上的味道,会难受。华年本来也有点宅,于是也乐得休闲时间都窝在了家里,偶尔就在小区里散步消食。小区的绿化工作做得不错,很适合晚间散步。


转眼又是一个周末,小绿这天仍旧要排班,第二天才能轮休。华年决定抽空给老家的小姨打个电话。电话接通后,寒暄问候了一遍,聊了几遍近况,华年突然想起了小绿的事情,于是跟小姨在电话里商量起来:


“小姨,跟你商量一件事。上次你不是说过要我照顾林婶家的小绿么?你看这样如何,要是小绿的学校离我这里不远,干脆就让小绿住在我这里好了,我一个人住着也没什么意思!”


华年似乎听见小姨在电话里一声叹息,“不用了!小绿这孩子可怜,几天前下河救人,结果自己却……”小姨声音哽咽了,“亏你这孩子还记得她,你林婶会感激你的……”


华年眼前一片黑暗袭来……


**********************上篇结束************************


说明:此文为怀念童年而写,记那些逝去不再的记忆和风景……还有童年梦想中的精灵世界……



我要打赏

打赏请先登录

粉丝排行

您目前的粉丝值是:-
排行是:-
打赏动态 更多
  • 还没有打赏记录
没有找到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