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0章 兩處寒篇-14

作者:Susceptable
更新时间:2017-10-19 15:18
点击:223
章节字数:2770

举报章节
选择正文字体:

長今因為成功培育出珍貴藥草百本,立下大功回到御膳廚房了。今英是在退出崔尚宮的處所後,才聽到這個消息。

「我聽說妳回來了。」深夜裡,今英站在長今的處所外,臉上有著淡淡的笑意。「這是有關飲食的書籍,我不知道會出些什麼試題,不過也許有幫助,有空妳就多看看。」

看到今英站在處所外頭,長今起先嚇了一跳,隨後也抱以笑容。「謝謝妳。」

只不過當天快亮時,今英經過涼亭,依舊看到埋首苦讀的身影。

「長今,妳整夜都在這兒嗎?」

「啊?是今英?」似乎感受到今英的薄慍,長今有些心虛的解釋道。「其實也沒有整夜待著……剛才跟連生、阿昌一同讀完了書,想說自己一個人再複習一下……」

不用想也知,長今是整夜幫別人複習了。「那麼紅豆蓮子粥應該怎麼煮?」

「要注意下鍋的先後順序,不易煮爛的先放:蓮子要先去掉苦的芯子;生的杏仁、核桃仁最好先水泡剝皮去苦味後再下鍋;生花生、藕、百合等快熟時最後放入,以保持鮮脆的感覺;薏米仁下鍋之前要先泡至發亮,起鍋前幾分鐘放入即可。」

「豆泥紅棗呢?」

「湯性溫和,有補血之效。羅漢果捏碎放入清水中,將渣濾去。紅棗去子磨成泥茸,將豆沙加入清湯之中和紅棗一起煮滾。」

「銀耳蓮子湯?」

……

看到長今的頭不住地往地面點去,今英拿走長今手上的書,柔聲說道。「回去睡吧。」

長今睏乏地揉揉眼睛。「可是我還沒……」

「走吧。」今英扠起長今的腰,半推著長今往處所走去。

好不容易讓長今回到了自己處所,幫忙蓋好棉被,今英出來時卻看到了一個令她意外的人。


「今英,妳怎麼在這裡?」

今英恭敬地說道。「我看見長今一個人在涼亭讀書,差點睡著,便帶她回來了。」

「是嗎?」

隨即又是一陣漫長的沉默。

今英的頭仍是微微地低著,掩飾住臉上的複雜神色。除了多年前在燒廚房的不期而遇,今英已許久沒和韓尚宮娘娘單獨相處過,而崔尚宮對韓尚宮的排斥,以及每次韓尚宮娘娘對著她時細微的臉色變化,她都一一記在心裡頭。

「辛苦妳了,妳也回去休息。」

今英以點頭回應韓尚宮的客套疏遠,卻在步下階梯時,轉身對韓尚宮行了深深一揖。「娘娘,謝謝您。」

謝您沒有放棄,謝您救回了長今。

「今英。」

聽聞那不同往常的語調,今英抬頭望向韓尚宮。

「今英,我可以相信妳嗎?」

韓尚宮的神情裡有一點的悲哀和無奈,還有隱隱籠在霧中的,她看不清楚的情緒。




就算是徹夜苦讀,長今的內人晉級考試並不順利。答不出第一關的試題,只得落到最後順位才能挑選食材,甚至比賽的前一晚麵粉被偷,未保管好食材應該遭到淘汰──可是一切卻造成了意想不到的後果!

長今以大白菜代替麵粉為餡皮,做成的白菜饅頭,意外獲得太后賞識,甚至是讚不絕口的表揚。


「這麼一來,狀元是不是要換人做了?」

「就是說嘛!太后娘娘都誇長今做得好吃?」

「對啊,第一名要換人囉……」

「──喂!妳們在說什麼廢話!」令路粗聲粗氣地吆喝著,嚇得其他小宮女們紛紛躲開。「今英已經是狀元了,她啊,只是瞎貓抓到死老鼠!」

「不管抓到死老鼠活老鼠,太后娘娘既然這麼講讚她,那她就是了不起。」

「這些臭丫頭,還囉嗦!過來,給我過來!」令路生氣地舉起袖子便打,直到趕走其他小宮女,才又回到今英身邊。「不要難過了啦!本來就這樣,妳一直都很棒,她偶爾棒一下才會這麼出風頭,她根本就沒有什麼本事嘛!妳說對不對?」

今英沒有回話,有些事情卻是在心裡頭早明白的。長今的天賦,她比任何人更早地便看到了,就像一顆深埋地底的種子,終於到了破土而出的時刻。

她聽到自己的心裡,有點傍偟、有點失落、有點害怕,但更多的抑制不住的激動!如果可以再比賽一次,不限制食材的使用,最後贏得勝利的會是她或者長今?

這是今英第一次有這種感覺,想要贏過某個人──長今,如果是妳,我真的很想跟妳比比看。




從小宮女成為內人後,便有自己的內人處所。當今英聽到與長今分配到同一間處所,沒有過多的尷尬,甚至內心慶幸著如此安排。

倒是長今,從一進入處所後便沉默下來,卻不時拿眼偷覷著。

「我們竟然會在同一間房。」今英整理著帶過來的東西,平淡地開啟話題。

「是啊。」眼見今英沒介意白日裡發生的事,長今才放心露出笑容。「今英,以後就拜託妳多多照顧。」

停下手中動作,今英抬起眼來,仔細端詳著長今。往常在她心裡像個孩子似的長今,不知何時出落得這般水靈剔透,又是從什麼時候開始有擔下責任的肩膀,與自己併駕齊驅的腳步……

「今英?」長今不解地喚著她。「想什麼這麼入神?」

「想妳──」意識到話說得太過直白,今英自己也皺起了眉。「想妳以後會給我添多少的麻煩。」

「才怪!」長今紅著臉笑了起來。「不過今英,我很高興。」

「我也是。」


正當無聲的凝視落入這氤氳的氣氛,外面忽然傳來一陣吵鬧的聲音。開門一看,才發現是連生和令路分配在同間屋子裡,兩人吵起架來。

「我寧願受罰也不要跟令路在同一間屋子!」連生看到長今,簡直像看到救命符一樣,馬上躲到了長今身邊。「娘娘,請您給我換屋子吧!我就算睡在外面也行!」

「妳們兩個!」鄭尚宮娘娘發了火,狠狠打了兩人手心,但互相瞪著彼此的令路和連生依然互不退讓。「那麼連生妳和今英換房間,把東西收拾好後,馬上回去睡覺!」

看著連生得意地攀上長今手臂,長今只是無奈笑著。今英不說一句話回房整理東西,迅速離開了屋子。




※ ※ ※




半夜時,長今從夢中驚醒。

濟州島寒冷的長夜,常使人睡不安穩,跟以往做為宮女時不同。那時半夜驚醒,多半是被連生的夢話或夢遊舉止給嚇醒。

不知御膳廚房裡的其他人過得如何?長今懷念連生哭鼻子撒嬌的模樣,又或者阿昌見著好吃東西時會雙眼發亮,閔尚宮娘娘也不知現在擔任什麼職務……可是最終不該想仍每每想起的,是今英。

今英是不是仍像前從一樣,對其他人總是高傲?長今想起唯一與今英同住的夜晚,那雙眼睛在燭火映照下像流水清澈、螢光閃耀,眼底只剩下自己的形影。

可是更多的時候,今英眸子裡總承載許多她看不清也道不明的東西。對自己若即若離的態度,有時夾雜著不知名的憤恨及哀傷,如果那個夜晚她開口要今英留下,如果把今英留在屋子裡,那麼她是不是就能多了解今英一些?

今英一個人,半夜時會想著些什麼?






-----------------------------



越看越覺得,大長今根本是部今英悲慘史來著。

改革者:今英 VS 平衡破坏者:长今

我喜歡這句。


承接上次的話題,其實今英的處境,很像末期的晚清局勢。


晚清末期已開始推動西化,甚至有君主立憲的打算,可惜一陣槍響,革命派推翻滿清,卻又使得中國陷入長達十數年的軍閥割據內亂。當然,晚清政府割地賠款自不是少,但也不能否認人家在屈辱中求進步,如果君主立憲真的成功,起碼中國一下子少了十幾年的自相殘殺;但能說革命派有錯嗎?革命派也是為了整個中國好嘛。


今英也是如此,在割地賠款(放符害人)中求進步,如果讓她當最高尚宮再多個三五年,也許御膳廚房的改革會更徹底。(照時間推算,今英坐上這位置大概沒多久)


讓今英當最高尚宮,才鎮得住場面。崔家本身是掌權者,由他們來推動改革,遇到的阻力當然不會這麼大。今英處理事情明快果決,對付起敵人,所用的手段比崔尚宮不入流的綁架,不知道高明多少。更重要的是她能博採他人的長處,不是照抄,而是更深一層的化用。


要不是主角必勝的原則,其實要扳倒今英實在太困難了。(要不是今英對長今存著同窗之愛,長今醫女早不知道被攆出宮廷多少遍了→大誤)


今英就是長大以後太內斂、太被動了,長今才會被其他人搶走啊!(誤)

這也算今英吸引人的個性之一吧(喂!)

恩,如果今英多對長今示意一點,我想連生是沒機會成為長今最好的朋友的。


話說本來我還挺喜歡李英愛的,可是看到長今替鄭尚宮調味出差錯的時候,非但沒有幫她捏把冷汗,感想反而居然變成=>長今、妳這個衰鬼!

難道,這是看了SUS君文章的後遺症嗎?(爆)


沒想到...我成功了!我終於改變其他人對長今的印象了!!(喂)

這樣子以後看大長今,我再也不會覺得自己的觀點奇怪了XD


(看到長今有"畫出味道的能力"時,我心裡的感想只有一句:徐長今,妳這個唬爛的小孩!)



我要打赏

打赏请先登录

粉丝排行

您目前的粉丝值是:-
排行是:-
打赏动态 更多
  • 还没有打赏记录
没有找到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