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9章 兩處寒篇-13

作者:Susceptable
更新时间:2017-10-19 15:18
点击:260
章节字数:2636

举报章节
选择正文字体:

當今英再一次見著長今,是長今為了潛回宮中被內禁衛逮捕,當成罪犯押解回小宮女處所。

宮女未經許可私自出宮,只有被趕出宮廷一途──看到長今狼狽又驚慌的神情,今英近乎是激動的想上前扳開內禁衛的手,說出自己所犯的一切罪行。

可是她所做的,只是靜靜等待提調尚宮和御膳廚房尚宮們的開會結果。雙手藏在衣擺中,在他人看不到的地方握緊雙拳。

「今英,妳要找金雞,為什麼要長今跟妳一起出宮?」同樣等著長今最後判決的連生,率先向今英發難。

聽聞對方責問,今英不發一語。

「明明便是妳的錯,為什麼妳不向提調尚宮娘娘說清楚,而要長今幫妳承擔所有罪責?」

只聽得冷冷回了一句。「因為妳不了解。」

連生氣悶的撇開頭,就在同時,議所的門也拉了開來。

提調尚宮最先離開,而御膳廚房的尚宮們個個臉色凝重,今英連忙提起腳步,跟上崔尚宮。


回到處所,今英才顯露出急切的神態。「娘娘,都是因為我而起的。遺失金雞的是我,說要溜出宮外的也是我……」

崔尚宮擺擺手。「提調尚宮會另外對妳有所處分的。」

「任何重刑處罰我都願意接受,請您一定要救救長今。長今會出宮,不是無緣無故出去玩的,提調尚宮娘娘就是因為不知道原因,才會這麼處罰她。」

「那麼妳出宮的事!為了妳,我瞞著提調尚宮娘娘拿到漢符的事,甚至連把中國皇帝下賜的金雞遺失的事,都是據實以告是嗎?」

今英無語,卻仍不死心的說道。「但是這一切都是因我而起的。」

「開始是妳引起的沒錯,但是沒有按照時間回來,是長今的責任。」看著今英自責的神情,崔尚宮不由得放軟了口氣。「這件事妳就忘了吧,不要想引起更大的麻煩,所有的事妳要記得,一定要三緘其口,聽懂了嗎?」

今英思索一會兒,認真地抬起頭來。「那麼有一件事請您一定要做到。」

「什麼?」對於今英用如此堅決的口氣說話,崔尚宮面露驚訝。

「我聽說長今是待令熟手姜德久的養女,如果長今真的被趕出宮,請您一定要請大伯父好好照料長今一家的生活,至少要做到衣食無虞,這也是我唯一能補償她的方法。」

崔尚宮聽後神情轉過數種變化,末了才開口說道:「難得妳這麼有心,這件事情我會交待妳大伯父的,妳先去休息。」

回到自己處所的今英,卻想著長今的將來,徹夜未眠。


黎明的天色一亮,便是長今該出宮的時候。

畢竟是在一起生活多年的同伴,小宮女們紛紛看著長今向自己的處所做最後告別,心腸軟的忍不住別過頭,落下了眼淚。

在長今面前,今英只有深深的抱歉。「都是因為我。」

沒有責怪,長今勉強擠出安慰似的笑容。「我沒有按照時間回去是我的錯,一定要在規定時間之內把金雞帶回宮來,才能準備好生辰宴會,妳完成了妳的工作。」

本來想對長今說出自己所做的安排,但一切仍是未定之數。今英咬著唇,默默看著長今離去的身影。

「等一等!長今!提調尚宮娘娘已經收回趕妳出宮的成命了!」帶著這令人震驚的消息,連生上氣不接下氣的跑了過來。「但是……但是……要妳去多栽軒……」

經過連生轉述,才知道是在鄭尚宮娘娘和韓尚宮娘娘向提調尚宮娘娘哀求下,並且答應三年之內不領國家俸祿,長今得以繼續留在宮廷。今英目光裡一陣欣喜,隨即又黯淡下來。

她聽過多栽軒,名義上是培育從明國或俄羅斯帶回的藥材或珍貴香辛料的藥軒,實際上卻是流放各個殿閣的犯罪之人處所,栽著永遠不可能培育成功的藥材,在菜園中以小宮女身份度過一生。

現在只是一時保住了長今,那將來呢?錯過了這次晉級考試,無法升為內人的長今,這與出宮有什麼差異?

不,如果韓尚宮和鄭尚宮娘娘為了長今做這麼多,那麼自己也可以做些什麼……


只要像上次一樣,立下像解決元子殿下飲食的那種功勞,就能以此換得長今回來。不管時間多長,她有把握,一定會做到!

「放心,我一定會想辦法讓妳回來。」

可是她們之間信誓旦旦立的誓,總是空言。




※ ※ ※




「我絕不允許妳學醫術,是為了報仇害人!」

想起白日鄭雲白主簿對自己說出如此重話,長今心中一陣難過。

因為金雞事件,而被發配到多栽軒的日子裡,第一位結識的便是看似刁難、無形中卻教導她許多的主簿大人。一路行來,主簿大人是她的醫術啟蒙之師,甚至幫她恢復一度喪失的味覺,對於能於濟州島再次重逢,她的心情就如島上難得一見的晴朗陽光。

但主簿大人明知曉韓尚宮娘娘是被人汙陷,卻不讓她尋著唯一可能回到宮廷的醫女之路,為韓尚宮娘娘申冤,心中升起一陣不被人理解的委屈。

對著漫漫荒草,長今想起韓尚宮娘娘寵溺的笑容,雙眼孤獨地望向黑夜的大海。


「長今,妳還在想我白天時說的話嗎?」

長今猛回頭,見著主簿大人就在身後,心底仍有些彆扭,只是淡淡點了頭。

似乎意識到白天時說話的口氣太過嚴厲,鄭雲白雖然仍皺著眉頭,但語氣放輕不少。「韓尚宮的事我聽說了,我也認為韓尚宮是被冤枉的。」

長今眼裡閃過一絲亮光。

「但不能因為妳蒙受了不白之冤,就拿救人的醫術來開玩笑。心裡藏著仇恨和憤怒,將來的妳會以什麼樣的心態來對待病患?」看著長今無語卻不甘心的神色,鄭雲白輕輕嘆了一口氣。「長今,如果妳真的一直被仇恨蒙蔽雙眼,那麼妳也不是我所認識的長今了。」

良久,才聽到長今低沉又憂傷的聲音。「主簿大人,妳所認識的長今是怎麼樣的人?」

「我認識的長今,就算是自己受苦,也會義無反顧的去幫助他人。如果再讓妳選一次,妳還是會陪那個人潛出宮廷,去找金雞對吧?」

是的。就算讓她提早知道今英日後的種種作為,在當下那刻,她還是會陪她出宮找金雞,因為她不希望今英出任何事。「大人,我從未對自己做過的事情感到後悔。」

對這件事唯一後悔的,是當時趕不及握住今英的手一同回宮。

現在想起,似乎便是那一次的錯過,讓她們兩人走上截然不同的人生道路。






ps.我發現之前今英稱崔判述為"舅舅"是錯,應該是"大伯父"才對。本篇以下,皆更正為"大伯父"。


--------------------------------



在正劇裡,長今要被趕出宮時,今英向崔尚宮求情未果,最後只有跟長今說聲對不起。在觀眾眼裡看來,這種表現也太過冷淡了,妳崔今英好歹也要流個淚什麼的,要不就像連生對著鄭尚宮一哭二鬧三上吊那樣。


就連長今被流放到多栽軒後,也只有連生去看到長今,今英一次也沒有。


後來想想,這大概是因今英"現實性"的性格所致。今英不是沒感情的,只是在感情用事前,她會先審度局勢,知道可行的她就去做,若不可行則想辦法曲線進行。


長今出宮之事抵定,所以她不會擦鼻子抹眼淚的;長今被發配到多栽軒,既然沒有實際幫助,今英索性不去看長今。但她就這麼冷情嗎?劇情沒演到的那面,或許有很多戲。


之前我一直覺得今英變壞得太突然,怎麼肚子一痛就同意去藏符咒?但順著今英性格,她大概是醒悟到這局勢難以改變,索性答應,卻也撂下"我會讓這種命運在這一代終結"的狠話。


果然,今英一有權力能指導思蓮時,她馬上按著韓尚宮教育長今的方法做,甚至直接言明:"這一次之所以讓家族面臨危機,不是因為我,是因為娘娘。娘娘,是您輸掉了"。


今英有點像是漸進式的改革者,她知道哪些時候須跟現實妥協,可是一旦掌控局勢,她依然會照自己當初的計畫進行;韓尚宮和長今則像理想主義者,想法固然是好的,對於守舊派勢力而言卻太激烈。若要選擇最高尚宮,我還是傾向讓今英來當。


後來今英離開最高尚宮之位,小宮女們的練習大概就無法持續了吧?(畢竟這練習方法,可能不是閔尚宮能夠駕御的)真不曉得長今當上那一日的最高尚宮,看著那些曾經熟悉的練習方式,在想起韓尚宮的同時,是不是也會想起今英?


(所以長今,妳才是破壞御膳廚房改革的兇手啊!)


本帖最后由 Susceptable 于 2009-5-19 16:35 编辑



我要打赏

打赏请先登录

粉丝排行

您目前的粉丝值是:-
排行是:-
打赏动态 更多
  • 还没有打赏记录
没有找到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