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8章 岁节

作者:律百九号
更新时间:2024-07-09 23:44
点击:66
章节字数:4656

举报章节
选择正文字体:

“爷爷、奶奶、妈妈、姐姐、妹妹,新年快乐——!!”

时间迎来了农历新年的第一天,空在这天的早饭向全家人献上了祝福,父亲举着手机录像,面上满是欣喜,母亲虽也是同样的面容,但只是说何必搞得那么隆重,坐下先吃早饭。

“伯父、伯母、舞小姐、小空、小希,新年快乐——!!!”

空坐下之后,刚扒拉两口的花茶又站起来续下一轮,整个家中都洋溢着格外欢脱的空气。

吃过了早饭的年糕汤,一家人有的坐在客厅沙发,有的坐在院子走廊。舞回复着千奈、雪枝、秋子三人的祝福短信,外加父亲群发的短信。不时,父母消失了一会儿,然后出现在她们身旁,给每个人都塞了红包。

这提醒了舞,便也给花茶和空发了红包。

再和千奈聊天的时候,又收到了她发的一个小红包。

收到了红包,又发出去红包,总觉得左手倒右手,余额又回到了原点。

不对。

这么想着,她又给雪枝和秋子各发了一个小红包,这下算是花出去点了,作为年长的人也的确不容易。

空难得的会抱着手机在看,见她手指一直戳着屏幕,面带着笑意,便能猜到是在聊天。

如此进行了一会儿,她又双手握着手机,从沙发那边小跑到院子走廊这边,在舞的身边坐下。

稍感疑惑。瞄她的屏幕一眼,才知道她正在和通视频电话。画面的另一头,是她班上的朋友,黑川安祈。

“看嘛,乡下的院子就是这样,看起来很普通的。”空举起手机,让镜头从左到右把院子扫了一遍。

“又宽敞又干净,有点缀花草还有布置池塘,在城里见过这么多房子,还没几家人能有这么好的院子,这可不普通了。”

“应该是因为乡下人少,每家人才会有更大的房子吧?”

“理论是这样,但家庭经济能力不够的话,就算有足够的土地也建不起大房子。可以稍微站远一点让我看看房子的全景吗?”

“好呀。”

然后空小跑到院子围墙边上,发现镜头不能收入房子的全景,又跑到马路上去,然后小跑回来,坐下。

“的确,外墙装饰比起周边的房子要明显高档一些,是很气派的传统房屋,长见识了。”

“是这样嘛。”

“在乡下,会有人欺负你吗?”

“不会啦,同龄人都很热情,时不时会来找我玩。虽然有时候男生比较调皮,但妈妈的朋友都是小孩的首领,所以也不敢玩的太过。”

她指的是家里开小卖部的花茶,和竞技游戏造诣颇深的秋子,一个抓住了他们的胃,一个抓住了他们的脑。

能看见画面另一边的安祈露出了笑容:“要是有机会,真想到你那边玩几天。”

“那要是不介意,下次暑假应该可以。”说着,她意识到还没取得前提条件,于是扭过头,“妈妈,下次暑假如果回乡下的话,可以带安祈来玩嘛?”

她说是在请求,但眼中所闪烁的光,已经照出了到时享受夏天的画面,是对舞的极致信任。

“那有空的话,家里的杂物间得清理出来当客房了。”

舞面带微笑的一句,令她如所想那样得到了肯定的答复,便连忙给安祈回话,对方点点头,表示了认同。

不时,画面里传出了浑厚的声音,偷瞄一眼,是安祈父亲出现在她身后,再又是她的母亲。面对空,他们热情邀请她到自家来做客,稍后安祈提醒他们空现在在距离很远的乡下,他们才笑笑掩饰掉尴尬。

可即便得知人在乡下,她们也希望倘若开学之前有时间,能来到访做客。

她们再多聊了一会儿,安祈便说要和家人一同去神社做新年参拜。她起身,空才发觉什么,脱口出:“你穿了新衣服嘛?好好看。”

“嗯,没错。”被空这么一提,安祈顺势转了一圈,“你的新衣服呢?还没换吗?”

被这么一问,空看起来还没什么表态,舞反而先紧张了起来。

“妈妈和爷爷奶奶已经给我买了很多,再多衣柜就要放不下了。”

在新年之前,舞有找过空说要带她去镇上买新衣服,但被她以『家里衣服很多,再多买就浪费了』的理由回绝。

大人会理解她的懂事,但舞也担心她的朋友,这些心智未熟的同龄人,并不理解她的做法,而只觉得她没有新衣服穿,好逊。

“好棒。”可安祈的眼中在闪光,“爸爸妈妈带我去买衣服的时候,我也觉得有点多了,但最后只想到多了一件也没关系,还是去买了。看见你这样,想想明年还是不买了。”

“……”舞不禁想,两个原本轨迹不同的小学生都十分懂事有家教,并同时存在于一个学校一个班级,还恰巧相识要好的概率是多少。

最后在她们挂断电话之后,舞便搓着空的脑袋,语气轻轻的:“你们关系很要好吧?”

“嗯!”空立刻回答。

“那要好好珍惜对方,像这样的朋友,可能长大之后也很少见了。”

“我当然会!”

“我也知道你会。”

空笑笑,枕入了舞的怀中。

稍晚些,她们家也要去山顶的神社参拜。此前父母催促着她们去换上浴衣仔细打扮,保持住节日的仪式感。空换上了父母特地请裁缝制作的浴衣,而舞原本想把自己的浴衣给花茶穿,但事前提到她们之前有计划去镇上买新衣服,空觉得衣服很多没有买,舞觉得年前买的冬装还很新,而花茶的行李中只带了几身朴素的衣装,于是便把全天的精力留给和她一同挑选。

所以现在,她更想穿自己新买的衣服,浴衣便只得自己穿上了。

花茶和空都未曾见过舞这身打扮的模样,迈出房间,她们两人都看得出神。

“怎么,有这么好看吗?”

“嗯,妈妈穿起来特别漂亮。”

“唔…好不好看说不准,只是觉得蛮新奇的。”

舞面带微笑,边搓着空的头发,边给花茶的脑袋来上一下。

而后舞帮母亲挂上扎绳,花茶帮父亲摆上门松,一家人便能出门了。脚快的父母抱着希走在前面,舞左手牵着空,右边是花茶。一向僻静的乡间小道难得人多,精心穿着打扮,少有这么热闹的时候。

一阵风刮过来,花茶哈了口气,呼出的蒸汽又蒙在她的脸上:“就算是白天,可也好冷呀。你们这样穿的话不冷嘛?”

舞没有立刻回答,只是抬起手,往里拉了下袖口,露出里面的毛衣:“我们又不是只穿了这件衣服。”

“原来是这样啊,还想说像这样的话,如果有风从脚底下灌进来估计会超级冷。”

“高二那年夏天逛庙会,穿浴衣被一股风从脚底灌了全身,在那之后就没再想穿过浴衣。”

“耶…要说凉飕飕的感觉,穿裙子也会吧?”

“嗯,所以在毕业之前,我都穿了安全裤。”舞说完,脑袋忽然转向花茶,“你要不也买几条穿上吧,毕竟你隔三差五就会穿丁字裤去上学,走光的话太危险了。”

“欸……这个是方便我健身的啦,多加一件的话有点麻烦,感觉还容易捂出汗。”

“倒也不是非要你穿上,只是觉得你这么漂亮身材还好,要是不小心让别人看到…会比一般人更加吃亏。”

舞的劝说中掺进了半句对她外貌资质的赞美,哄得她面颊泛起几点红晕,于是不无得意地笑着,插上腰:“既然舞小姐这样建议,那回家之后就先买两条试试吧!”

又走出两步,花茶忽然想到了什么,拿手指戳了舞两下,一副狡猾样子:“舞小姐这话说得好像『别人看不行,只能我自己看』一样,好霸道哦。”

“是吗,那要求你以后每天向我汇报内裤的款式和颜色。”

“…淫魔!”

路上人多,神社前的一片相对空旷的路段,支起了五颜六色的小摊,卖些小吃或是小饰品。走好一阵, 到神社脚下,人群熙熙攘攘,父母不时和周围打着招呼,神社刚维护的第一个新年,想必大半个村子连带镇上的人们都赶着今天过来。

踏着台阶一步步往上,路线不短,舞走的倒显几分吃力。想来小时候也经常和另外两人爬上神社打闹,怎么现在成了这幅样子。

她边喘气,不得不回忆起了自己大学之后就没运动过的前半生。

“舞小姐,要走不动的话,我可以背你哦。”花茶打着趣说。

“我只是喘,不是上不来气。”

还好在她感到累这会儿,剩下的台阶也没几级了。登上最后一级,越过鸟居,她们来到神社内,洗过手,接着便去投香火许愿。

或工作、或学业,因为希还不懂,于是空投了两次香火,并替她许愿能够健康成长。

“舞姐——我就知道能碰上你——!!”

许完愿刚离开,就见到雪枝一家打着招呼过来。中年人凑在一块闲聊,她们年轻一辈组成临时队伍,前去抽签。

“今年我家的御节料理做的很丰盛,晚些给你们家送一点过去,怎么样?”

“好呀,今年因为家里热闹,我妈也做的比往年都要花哨,就当是和你们交换吧。”

“要是有舞姐亲手做的就更好啦——”

“我只能负责吃。”

取签时,雪枝特地盯着柜台后的巫女看了几眼,然后捏着签条退走几步,等她们聚过来。

“秋子明明说她在当兼职巫女,可我看了几个打扫卫生和接待的,都没发现她。”难怪她会没事盯着人家巫女看。

“会不会是你漏看了。”

“绝对不会!我在神社转两圈了!她总不能是待在神社里面的巫女吧……啊,开到凶了。”

边说着,她们各自打开了签。

“好耶!抽到吉了!”

“舞姐是什么?”

“大凶。”

“难姐难妹呀——”雪枝拍了拍舞的肩膀。“等会儿一起把签绑在这吧。”

舞点点头,瞄了空一眼,赫然在她签条上看见一个红艳的『大』。

而这时空也转过头来,笑笑:“是妈妈把好运分给我,才抽到了吧?”

在场三个大人听完,都怔了一下。

雪枝&花茶:“小空好懂事——!!!”

两人激烈感慨,舞没多说些什么,也笑着,眯起眼,摸摸她的脑袋,她也笑得更甜。

回头看看两人的父母还没有聊完的苗头,她们便先去把凶签绑到旁边神签架,顺带叮嘱抽到吉签的两人把签收好,回去之后夹在书包里。

“然后等到暑假,再来还回去吧。”

接着再去买个御守,就可以回家了。

她们讨论着要买什么类型,雪枝立刻回答要买学业御守,但还没等到第二个人回答,她们就走到了柜台前。

接待的巫女,扑克脸,圆眼镜,毫不热情,与节庆气氛倒显得几分格格不入。

“舞姐、雪枝,新年好。想买什么?”

“新年好呀。”舞回应完,转头和雪枝对视了几秒。

“不怪我呀!我当时也来这里看过了,当时见到的也不是秋子!”

“刚刚我去了趟厕所,就让同事在这帮忙看一下。”秋子淡淡道出真相,“怎么,你们在打赌吗?”

“那倒没有。”舞摆摆手,“只是她说自己在神社转了两圈了,绝对不可能看漏。”

“真可惜,还以为有乐子看。所以想买什么?后面已经有人在排队了。”

雪枝*举起手*:“我我!我要学业御守!”

舞:“我普通一点,拿个招福御守。”

花茶:“那我也要学业…吧?”

舞:“平安御守会更好?我听说健身不小心的话可能会受伤。”

花茶:“也是哦,但我成绩也不好,不要学业御守要是考不上大学怎么办!”

秋子:“不用担心,考虑到这种需求,神社特地做了复合款的御守,我找找,叫什么…噢,『升学平安』御守。”

花茶:“考虑的真周到!就要这个了!”

舞:“空,你想要哪个?”

空盯着满墙花花绿绿的款式,正思考着,舞问上一句,她才转过头:“家庭美满御守,可以嘛?”

雪枝&花茶:“…小空好懂事——!!!”

“好。”听后,舞便转告空的诉求给秋子。

“没问题,说起来你不是还有个很小的女儿,今天没一起来吗?”

“在父母那边,应该一会儿会来。”

“这样啊。”秋子转过身鼓捣,不一会儿,递过来两个御守,嘴角勾起一点微笑。一个是空要的家庭美满,另一个是健康成长。“收下,当是我给小朋友的一点心意。”

“这还怪不好意思的……”

“因为我还没毕业,手里没什么钱,不然我会包封红包。”

“那我们就收下了。”

舞拍拍空的肩膀,她便自己上前,双手接过,连带希那一份鞠躬道谢。

道别之前,舞询问了秋子下班的时间。之后和父母汇合,向他们告知已经买好了希的御守。

他们点点头,接着去光顾时,边寒暄,边让秋子见见希。

据说还想让希道个谢,但看他们的表情,显然是以失败告终,兴许是因为她小小的脑袋里还没能理解为什么要向这个陌生姐姐道谢,而最终没被诱导吧。



我要打赏

打赏请先登录

粉丝排行

您目前的粉丝值是:-
排行是:-
打赏动态 更多
  • 还没有打赏记录
没有找到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