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章 趣事

作者:仪上鸟
更新时间:2024-07-09 15:53
点击:61
章节字数:2872

举报章节
选择正文字体:

“用热风吹完头发,为什么会感觉冷呢?”


在回家的巡轨船上,两人并排坐着,纳西妲两手乖巧地放在两膝之上,芙宁娜则双手交叠置于身前。

纳西妲脸颊上泛起点点红晕,当行至山间时,盯起自己右手的食指,渐渐伸展,慢慢地顺着手臂探出右手食指。死死盯着小食指与身旁芙宁娜白皙的大腿轻触的那一刻……轻轻碰在了一起,微微凹陷,感受着手指尖端被包裹的感觉,这似乎让她想起了那个轻吻,那个不久前在她心上留下痕迹的那个吻。

巡轨船行至开阔的山间,忽然的光亮让纳西妲回过神来,不舍地收回了自己的右手。芙宁娜这时也意识到了时机,收回望向远方的目光,转头看向脸颊泛红的纳西妲,装作毫不知情地问道:“怎么啦?”。纳西妲连忙振起身子,回答道:“没……没什么,只是……不小心,碰到了”,说完便把头摆向正前方,接着用余光悄悄瞥向身边的芙宁娜,身子也软了下来,脸颊上的红晕好像扩散了。

“哦~,这样啊”,听到这样的回答,纳西妲不知是庆幸没被发现,还是失望于没有被发现,将头重新低下,再次看向自己刚刚放回来的右手。

船行至一片山间的花海,纳西妲的视线前出现一只手,那是她再熟悉不过的,芙宁娜的右手。芙宁娜托起纳西妲的小下巴,将头转向彼此,轻轻吻下去。

“你想要这个,对吧”,芙宁娜脸上露出了俏皮的微笑,纳西妲脸上的红色又回来找她了。

“嗯”,两个人再次吻起,这次吻了很久……


回去的巡轨船上,那个吻结束之后,两个人红着脸,身体紧挨在一起。

芙宁娜为了遮住羞红的脸,把身体前倾,有偷偷转过头瞥向纳西妲,“纳西妲,你的脸好红”。似乎是被问道了在意的点,纳西妲头沉得更低了,想要把头埋进身体里似的,“因为……那是被我喜欢的人亲了”。听罢,芙宁娜也终于意识到了什么,回正身子,伸出手轻轻握住纳西妲放在大腿上的小手,在她耳旁轻声说道:“我也是。”

------------------------------------------------------

“我没有在看星星,因为我在看着她。”


如你所见,又是一天清闲的夜晚,明月当空,连小鸟都忍不住好奇地盯着圆月。纳西妲与芙宁娜坐在沙发上各自享用着手中的书。

似乎是看完了,纳西妲合上了书本,放到桌上,解下自己头上的白色绑带,白发顺势垂落到肩上,换了个姿势跪坐在沙发上,身体朝向一旁的芙宁娜,用食指轻轻点了点,另一只手上拿着刚才的白色绑带。

芙宁娜也刚读完手中的小说,感到肩膀处传来的动静,把书放在一旁,转而看向纳西妲。

“怎么啦——呜——”,刚要发出疑问的芙宁娜被纳西妲用绑带抵住了双唇,纳西妲顺势吻了上去。隔着那条白色的绑带,两人亲吻了。

“啊,真是的,又搞突然袭击”,嘟起的嘴仿佛是在向总是拿自己做实验的纳西妲抗议。“你啊,又把从小说里看到的情节拿来实验是吧”,看出芙宁娜好像有点生气,纳西妲也嘟起嘴回答道:“我好奇嘛。”

“好好好”,说罢,芙宁娜把手放在纳西妲肩上,轻轻一推,两人顺势躺倒,纳西妲也就被压在下面。似乎对这突然的动作感到害怕,纳西妲抓着绑带的手不自觉地移到了嘴边,手心里的绑带早已乱成无规线团,另一只手也早已被芙宁娜控制。

“你好奇接下来要发生什么吗?”芙宁娜居高临下地发问,将纳西妲抵住双唇的手,也就是“最后一道防线”握住,锁到了一边,那手中的绑带也随之解开,舒坦得待在两人交叠合十的双手间。

芙宁娜慢慢俯下身子,两人相互对视,眼神不离对方,双唇逐渐靠近。

“吻我”

“嗯”

------------------------------------------------------

成为长生之人的四百多年里,芙宁娜体会着世间的种种。水系神之眼代表着“纯粹”——纯粹的爱,对于芙宁娜而言,她的热情是来源于对歌剧的爱,可岁月流逝,歌剧演出而落幕,一起而一落,她的热情在这一上而一下的调动之下,渐渐变得难以保持。她只能尽可能地泡在剧院的环境里保持自己的热情,也期待着自己的热情能够有重新燃起的那一天。

她没有想到甘露花海的那滴泪水就是她所期待的契机,在两人交织的日子里,热情竟不断升温。当她将自己的风筝线交给纳西妲时,自己不断升温的热情便找到了港湾。

温柔之人往往是残缺的,而热忱之心正是填补的良方。现在,在燃起纯粹之爱的芙宁娜之下是柔弱地揣着粗气的纳西妲。似乎是中场休息一样,芙宁娜温柔地将右手收回,舔了舔自己的两根手指,细细品味

“啊~好像有股青草的味道”,芙宁娜似乎是想让纳西妲说说感想一样的,嘴角微微翘起,头弯着看向脸颊泛起微红的纳西妲,

纳西妲似乎有点闹别扭,微微侧过身子,用一只手挡住自己脸上泛起的红晕,"你不用一边做一边说明感想,多羞人呀!!"

“不好意思,好久没有感受到这种情感了……情不自禁就……说出口了”

“就是说嘛!!”

“……不过也好,我就是喜欢你这种性格”

纳西妲伸出手,拉起芙宁娜身上仅剩的白衣,轻轻吻了芙宁娜的嘴唇,“想吻你”


两人家中地毯上写着“liang ren”的符号,但其中的“g”似乎被小心地划掉了,这看起来就像是“lian ren”

------------------------------------------------------

我爱所有人,但我只想对你撒娇。

夜幕降临,芙宁娜完成了今日的夜戏拍摄工作回到了家中,山顶处唯一白光照亮着回家的路,温暖而又放松,

“我回来啦!!”,芙宁娜提起精神推开家门,

“你回来了”,纳西妲放下手里的书回应道,而后拿起书继续津津有味的看着,还不时摇着小腿。

芙宁娜略带兴奋地小步走到沙发边上,悄悄坐下,慢慢滑倒纳西妲边上,小心翼翼地问道:“纳西妲,我能躺倒你的腿上吗?”

纳西妲把书放在旁边,把另一只手放在腿上拍拍,“来吧~~”,侧脸笑着。

芙宁娜躺倒在纳西妲腿上,身体蜷缩在沙发上,纳西妲继续拿起书来,把另一只手放在芙宁娜脸颊上。感受着那只小手传来的温暖与双腿的柔软,芙宁娜渐渐进入梦乡。芙宁娜进入睡梦后不久,纳西妲看完了手里的书,用手摸摸芙宁娜白皙的脸颊,也渐渐进入梦中。

待到半夜,芙宁娜从好梦中醒来,将脸颊上的小手小心地移开,坐起身来。看着纳西妲可爱的睡颜——弯着头睡着,情不自禁地把头靠上去,亲吻了纳西妲的小脸颊。可能是吻得有点深,吻后,纳西妲也从睡梦中醒来,半睁着眼脸颊微红地看向芙宁娜。芙宁娜似乎有点害羞,脸颊现出了相似的红晕,低下了头。纳西妲伸出右手,托起芙宁娜的下巴,亲吻了芙宁娜的嘴唇,芙宁娜从惊讶中会过神来,伸出自己的右手,与纳西妲的左手一起,双手合十,“想吻你”。

在两人深吻之后,芙宁娜白皙的脸上的红晕好像更加深了,问道:“纳西妲,明天是周末,我没有拍摄任务,你也不用去科学院,我……我们能不能做一下……”。纳西妲再次上前,轻轻吻了芙宁娜的嘴唇,“好呀,我已经洗了澡咯”。


隔天上午,两人仍在梦中酣睡。纳西妲两手放在身前,蜷缩在芙宁娜胸前,芙宁娜则两手抱住纳西妲,两人双腿交叠,身上都只有一件白色单衣,似乎是个好梦呢。



我要打赏

打赏请先登录

粉丝排行

您目前的粉丝值是:-
排行是:-
打赏动态 更多
  • 还没有打赏记录
没有找到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