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1章 深入地下

作者:不知名的抛瓦
更新时间:2024-07-09 02:49
点击:60
章节字数:4294

举报章节
选择正文字体:

“嘀嗒——嘀嗒——”


菲欧娜和希思莉亚一前一后地走在仅能容纳一人通过的旋转阶梯上。两人的身影被摇曳的烛火映在石砖墙壁之上,在她们的头顶——身后那不知已经走过了多少级台阶之上传来清晰的雨声,这至少说明她们唯一的逃生通道暂时还没有封死,如果真的在下面遭遇了无法应对的情况,最起码还有一点生还的希望。


“嘀嗒——嘀嗒——”


从菲欧娜身上滴落的水珠在狭窄的回廊中形成一道道清脆的回声。菲欧娜本人对于身上这件衣服的防水性很是满意,编织成这件暗影面纱的梦丝上附着暮光精灵们代代相传的古老魔法,祝福它们的使用者可以免受一切外物的侵扰——


刀剑加身视若无物;


尘埃雨露不可染污;


严寒酷暑穿行自如。


正因如此,暗影面纱才能在滂沱大雨中保护菲欧娜不被淋湿,尤其是保护了她视若珍宝的头发。


不过,走在后面的菲欧娜发现希思莉亚的身上似乎也没有被淋湿的痕迹。出于好奇心,菲欧娜开口向希思莉亚说出了她的疑问。


“只是个简单到连魔法都算不上的小戏法而已。”希思莉亚用着轻描淡写的语气回答道,而这样的语气也很难让菲欧娜对她所说的话产生怀疑,因此她想都没想就相信了对方的答案,“控制魔力在身体四周形成一个防护壁,就能达到扭曲即将接触到身体的物体路径的效果。”


“任何一个稍有魔法天赋的人都能做到,只是要下点功夫练习如何精密地控制自身的魔力而已。”


“不过,虽说只是个戏法,但是用处却不输任何威力强大的魔法。不仅仅是雨点,就连箭矢与威力稍小的魔法射弹也能弹开。多亏有这个,我不止一次地从危险中捡回了一条命。”


“听起来很厉害的样子!”听完希思莉亚讲述的菲欧娜发出了一声赞叹,不过相比那个小戏法,她其实更加在意对方口中所说的危险。在她不知道的地方,在她和希思莉亚相遇之前,对方就已经经历了好多的冒险吧,菲欧娜这样想着。


“要是你想学的话,说不定我能教教你,”希思莉亚看来是误解了菲欧娜的意思,语气略带着一丝玩味地说道。“不过嘛,你要付我一点学费——而且要等有机会的时候才行。”


其实从进入这条密道以来,希思莉亚都不如表现出来的那般镇定,敏锐的感官在此刻似乎都失去了作用,她预料之中的亡灵气息并没有出现,只有一个念头在提醒着她这下面充满着未知的危险。


长久以来一直作为赖以生存保障的东西突然间不管用了,换作是谁都难免会紧张和不安的吧,希思莉亚这样想。


“欸,过分,咱们明明是好朋友吧?”希思莉亚回过头,正如她预料的一般,菲欧娜脸上兴致勃勃的神情在一瞬间就完成了向失望的转变。看着这引人发笑的一幕,希思莉亚嘴角的弧度也忍不住再往上了几分。


幸好,还有这么个同伴能陪着她开这样的玩笑。


“话说,不知道你发现没有,这墙壁上的蜡烛好像有些眼熟——”


随着两人往下深入,菲欧娜敏锐的感官率先感到了些许生理上的不适。墙壁上那些原本熄灭着的蜡烛在某种触发魔法的作用下能够感应靠近的脚步声而自动燃起,这一点倒是不值得稀奇,以至于一开始没人注意到这些蜡烛。


可这密道深处的空气似乎已经许久没和外界进行过交换,蜡烛的燃烧逐渐让菲欧娜感到了些许窒息感。也就在此时,她才抬起头来真正观察了一下固定在烛台上的白色蜡烛。


“要我说,这些蜡烛和之前那个傻子镇长房间里的圣炷都是一路货色,”希思莉亚回答道,“都一样劣质,浓烟滚滚,简直要把人呛个半死。我曾经见过一种产自一个名为罗斯兰德镇的蜜蜡,用它制成的蜡烛燃烧起来不仅没有烟尘,甚至伴有浓郁的花香...”


“慢着,希思莉亚!先别提那什么米什么拉了,你刚刚说的——圣炷!”菲欧娜几乎要兴奋地大叫起来,她踮起脚尖,伸手掰断了一节离她最近的蜡烛,把它放到眼前仔细观察起来,“这个花纹,和那些圣炷上的一模一样!”


几乎可以确定的是,菲欧娜的判断没有错,因为希思莉亚的记忆中也清晰地保留着圣炷上的图案——阿塞德利花,一种产自霍尔罗萨瓦大陆中央阿塞德利高原上的雪白无瑕的花朵。传说中,被奴役的亚历山大就是在阿塞德利高原上带领和他一样的奴隶发动了起义,他们头戴着洁白鲜花编织而成的花冠向暴政的暗夜精灵与他们的巨龙仆从们挥舞着象征自由的旗帜。正因如此,阿塞德利花才成为了教会的象征。


“也就是说,这些蜡烛实际上就是圣炷...”希思莉亚低声说着那几乎毫无疑问已经无限接近事实的推测,她从菲欧娜的手中接过那截断掉的蜡烛,通体透亮的白色蜡烛在她手中燃烧着,周围的空气因为光与热而微微扭曲,指尖似乎还能感受到尚未消散的余热。“换句话说,这条密道的主人,其真实身份,不,应该说他用来伪装的身份,与我们头顶的那座教堂脱不了干系。”


“他的名字,我想,已经呼之欲出了。”希思莉亚举起断烛,火焰在她翡翠色的眼瞳中映出一个倒影,那被烛光照亮的脸庞上满是严肃的神情。


“桑德里奇...”菲欧娜几乎脱口而出——老实讲,早在一开始她就将这个处处都充满了不对劲的神父列为了怀疑对象,只不过直到现在才有了一点较为直接的证据而已。


“看来我们想到一起去了呢,”希思莉亚轻轻吹出一口气,那支断烛在微风中顷刻熄灭,只留下一缕白烟升腾而上,“是啊,恰好因为教皇的安排来到洛兹伍德,恰好因为传教取得了马尔福的无条件信任,恰好因为和镇长的关系而从镇民收揽钱财...哼哼,可这世上哪有那么多恰好,这一切估计早就在某个人的谋划之中了,而事实也的确如他所想的一般顺利进展到了现在。”


“可我还是有许多想不通的地方...譬如,一个神官为什么要接触死灵法术呢?”


“这其中的先后顺序也许正好相反——也许桑德里奇原本就是一个死灵法师,出于某种目的才混进了教会,不过那种事情谁也没办法只靠猜测就得出正确的结论。”希思莉亚一边说着边把那半截蜡烛融化的头部对着墙壁用力地摁了上去,蜡油接触到冰冷墙壁的一瞬间就凝固在了上面。


“我的疑问可一点也不比你少,那个神父的身上可是连一丁点死灵魔法的气味都没有。或许是他用什么特殊的物质掩盖了那股味道?不过在我的认知里还不存在那种东西。”


“总之,在我们找到决定性的证据之前,任何出于主观的猜测都是没有意义的,”希思莉亚接着说道,鞋跟踏在台阶上发出清亮的响声又回荡在狭小的回廊之间,“所谓偏见就是这样生根发芽的——人与人之间并不准确的猜疑滋养了无时不刻都在滋养着这种畸形的怪物。”


听着希思莉亚的话,菲欧娜似懂非懂地点点头,涉世未深的她暂时还不明白那种名为偏见的东西到底有着多么强大的力量。


为了将这一切的来龙去脉摸清,两人只能选择继续向下探索。再次确认了通往地表的唯一通道畅通无阻之后,菲欧娜跟上希思莉亚的脚步,向着那似乎根本没有尽头的阶梯底端走去。


又不止往下迈了多少级台阶,两人终于再次踏在坚实的地面上。感受着脚下传来的踏实厚重的触感,希思莉亚原本不安的情绪也瞬间缓解了大半。


眼前是一条监狱似的幽暗长廊,一条约莫五公尺宽的通道连接着旋转楼梯的出口与另一端的镶嵌在石砖墙中的厚重铁门。两侧的铁栅栏门在昏暗的烛光下显露出些许暗红色,不知那些究竟是铁锈还是干涸的血迹。


“啧,真恶心...”既然已经走到了这一步,自然也不存在原地折返的道理。希思莉亚捏着鼻子前进,她对这条通道中浓郁的亡灵气息的嫌恶溢于言表,“我觉得我好像找到导致我鼻子失灵的罪魁祸首了,那些圣炷,虽然一点也不好闻,但是那些蜡烛燃烧起来会产生一种味道,这种味道完全遮盖了这些亡灵的气味。”


一边说着,希思莉亚一边提醒菲欧娜往她们的两边看去,映入眼帘的一幕足以让一个毫无心理准备的人当场吐出来——数不清的残肢断臂,还有头颅躯体,这些身体部位的尸块以各种诡异的姿态胡乱拼接在一起,形成了一堆又一堆的不可名状的血肉混合物。而这些血肉块似乎还有生命一般的蠕动着,鲜血随着那一堆肉块的每一次蠕动从随处可见的撕裂般的伤口中喷涌而出。


像这样诡异的怪物堆满了走廊两侧的每一间牢房。而且似乎是因为感受到了鲜活的生者气息,那些血肉块开始向着菲欧娜和希思莉亚的方向缓缓蠕动,大片的鲜血与腐烂发臭的尸水从铁栅栏门的缝隙中流出,顺着石砖缝汇聚起来,最后流到两人的脚边。


“看来这些东西也是那个死灵法师的作品了?”不敢稍作停留,两人一直快步走到走廊对侧的铁门前才停下来,希思莉亚忍着反胃的感觉大口呼吸了一口空气后说。


“这种东西称为作品未免有些勉强了吧...”菲欧娜有些接受不了将各种肢体拼接在一起的行为,更无法理解一个死灵法师居然将这些东西赋予了生命——哪怕是在充满着原始野性的北方群山里,菲欧娜也没见过有哪个部落有这样残忍恶劣的习俗。


“有一种人造的亡灵生物,叫做缝合怪,它们的组成就和这些东西差不多,”希思莉亚用右手撑着铁门说,刚刚她用力推了一下面前的铁门,却发现纹丝不动,“一些死灵法师将各种肢体拼接在同一具尸体上,这种方法原本是为了最大限度地利用尸体的残缺部分,但后来他们似乎发现使用这种方法造出来的怪物往往比正常的死尸要强大的多。”


“更多的血肉就意味着更强大的力量,只要在死灵法师的控制限度之内,他们可以往一句尸体上无限的拼凑各种各样的肢体,甚至是各种非人型生物的身体部位。”希思莉亚回过头来看着一副若有所思模样的希思莉亚,继续说道,“所以,这些血肉块应该就是制造缝合怪的失败产物,被它们的制造者舍弃在牢房里的垃圾。”


那些怪物试图从牢房中破门而出,几只手臂从栅栏门空隙当中伸出来,偶尔与栏杆碰撞发出巨大的声响。菲欧娜只是扭头看了一眼就回过头来不愿再看,她可不愿意这些东西在未来几天里出现在她的梦境当中。


“想想办法吧,我们得打开这道门才能继续前进。”希思莉亚双手叉腰,盯着面前的铁门,似乎一时之间也想不出什么办法。


说来真是失算,连最简单的问题在一开始居然都没有考虑到——万一在地表的密门之下,还有一道上锁的门呢?


“让我来试试吧!”菲欧娜摩拳擦掌走到门前,这副自信满满的模样让希思莉亚也往后退了两步,拭目以待着她的这位同班要怎么打开这扇厚实的铁门。


“你会撬锁?”希思莉亚问道——出于好奇,她选择在菲欧娜动手开门之前询问了一下,不过却的到了一个让她几乎跌掉下巴的回答。


“不会啊,我怎么可能会那种东西。”菲欧娜一副理所当然的样子回答道,说着她还用手拍了拍铁门,顺便还把耳朵贴了上去。


“那你要怎么——”


“看我的吧,嘿呀——!”


没等希思莉亚的疑问从口中完全说出,菲欧娜就抢先一步用行动——当然,还有一声更大的动静回答了她。


“轰隆!!!”


之间菲欧娜的身侧闪现出一个淡蓝色的巨大虚影,那似乎像是某种野兽的爪子,随后那只巨爪握成拳头,重重的砸在了铁门上。


巨大的响声与猛烈的震动让希思莉亚下意识的捂住耳朵,先前那句问到一半的话也被她给咽了回去。等她缓过神来向那扇铁门——不,应该是那扇铁门原来所在的地方看去时,只剩下了一个站在滚滚烟尘中的身影。而那扇铁门,早就已经不见了踪影。


“嘿嘿,搞定!”



我要打赏

打赏请先登录

粉丝排行

您目前的粉丝值是:-
排行是:-
打赏动态 更多
  • 还没有打赏记录
没有找到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