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7章 47

作者:未知说
更新时间:2024-07-09 02:49
点击:42
章节字数:2328

举报章节
选择正文字体:

凌驾在她上方的那人,在刹那间恍然觉悟,她们当下的姿态无疑过于暧昧,极易引发误解,引人遐想了。正当华春欲要缓缓站起,一个热心的店小二闻声而来,他手中的托盘在空中划出一道弧线,随之啪的一声重重地拍在了华春的头顶。


“姑娘莫怕,这恶徒已被我制止!”


咣当——


华春被这突如其来的拍击打得一个趔趄,身体瞬间失去了平衡。她疼痛地叫出声来,转头向店小二投去难以置信的目光,陷入自我怀疑:恶徒,你说我?


她已无法保持平衡,整个人向前倾倒,跌入了一片温软之中。


“好柔软...”这是她的首要反应。


她的脸埋入的位置使李云裳面上绯红之色愈加浓烈,如同朝霞映红的天际,更显女儿家的娇羞与妩媚,但在一心被英雄救美蒙了眼的店小二看来,觉得华春真是色胆包天,还敢在他的眼皮底下明目张胆的轻薄人家,于是,他手握托盘,便欲冲向华春补上一刀,想要将他当场制住。


然而,李云裳见状,急忙出声制止,声音也是担忧无比。她迅速将华春圈护在自己的胸怀中,如同一个母亲保护孩子一般。在华春的感知中,她只觉得李云裳胸怀中的那两处柔软如波涛般汹涌,紧紧地挤压着她,几乎让她无法呼吸,有些许的窒息。


经过一番解释,待她们二人都坐直身子,店小二打量着她们,怀疑道:


“你们...是夫妻?”他显然是不信。


“当然啦!”


话音刚落,李云裳行动迅速,她温柔地将还在轻揉头顶的华春拉至身旁,自己则小鸟依人般地倚靠在她宽阔的肩头,那双明亮的眼睛闪烁着狡黠的光芒,她微笑着,可谓是媚而不俗,反倒是让人心生几分喜欢,看得店小二都有些呆愣。


她的语气坚定而又带着几分散漫:“我们夫妻二人方才不过是在玩笑,不料却惊扰了小二哥,真是抱歉,你说对吗,相公?”


店小二审视的目光犀利地转向华春,只要她稍有否认,他就会毫不留情地一展身手,将她的脑袋拍出一个与释迦牟尼同款发型。


华春此刻还沉浸在方才脑袋被拍的嗡嗡作响的茫然与惊愕以及李云裳柔软的胸怀所带来的奇异感受中,她的大脑仿佛被一团迷雾笼罩,思维无法快速运转,一时竟无法回应。


就在这恍恍惚惚的瞬间,李云裳巧妙地以一手肘直击中她的腰腹,突如其来的疼痛让她不由自主地痛呼出声:“啊,对对对,你说得对。”


这怎么看都很可疑吧?难道!一种大胆的猜测在他的心中轰然炸开。他的眼神依旧在她们二人之间游走,却多了一丝真会玩我都懂的深意。


来投宿的客人络绎不绝,各式各样的面孔他都已司空见惯,李云裳的谎言也显得那样拙劣。她尚未将发髻盘起,这又如何能够作为婚嫁的凭证呢?再者,他与不少富商权贵有过照面,深知他们的风采与气派。尽管李云裳只是简单地披散着头发,且未佩戴过多的首饰装饰,看似朴素无华,但她那张面容——却仿佛凝聚了天地间的灵气,散发出一种难以言喻的魅力。


这种魅力,即使是那些权倾天下、富可敌国的贵妇人也难以企及。而她身上那套衣物,款式虽然简单,但质地不俗,剪裁得体,线条流畅,一眼便能看出是出自名家之手,绝非寻常百姓所能拥有;


再看华春,穿的虽是粗布麻衣,人也不太灵光的样子,皮肤更说不上细腻,对李云裳的亲近似乎也有些僵硬,可李云裳对其的举动却异常亲昵,仿佛两人早已熟稔多时,这样的反差让他一下就明白了。


店小二心中暗自摇头,这种戏码他看得多了,无非是富家千金厌倦了家中的奢华生活,想要体验一下寻常百姓的朴实与真挚,于是便找了一个看似平凡无奇的男子,一寻刺激。


这种故事,他早已见怪不怪,但每次看到,心中仍旧会有些感慨。


华春此刻才从李云裳的“温柔攻击”中回过神来,她揉了揉腰腹,侧头看向李云裳,这人却向她眨了眨眼,嘴角勾起一抹调皮的笑意,顺势又往她身边靠了靠。


推开她的话,给店小二的说辞也圆不过去,告诉店小二,是李云裳占她便宜在先?就李云裳那张巧言善辩的嘴,到头来恐怕自己还会被安上一个颠倒黑白、抛妻证道的罪名,那时可就百口莫辩了。


而且就那样推开,她竟然有些舍不得,李云裳身上那股香气,她又闻见了,不同的是这一次她闻出那是淡淡的兰花香,混合着女子特有的体香,让她无法抗拒。她微微低下头,避开了李云裳那似笑非笑的眼神,她轻咳一声,试图将话题转移开去:


“小二,可还有热水?劳烦你取些来。”


店小二这才想起自己的本职工作,连忙点头应允,转身离去,边走边嘀咕:“真是有钱人的游戏。”


不过,二人容貌出挑,倒也相得益彰,颇为养眼。与那些常见的富家女与平凡男的传统配对不同,李云裳与华春之间的气氛却异常微妙。


他们之间的互动,既不像真正的夫妻那样默契,亦非初次见面的陌生人所显露出的那份拘谨与生涩也不像初次相识的陌生人那般拘谨生涩,别有趣味。


李云裳见店小二离去,脸上的笑意更甚,她轻轻凑到华春耳边,声音如同细丝般柔和:“相公~”


华春被这声酥到骨子里的亲昵称呼惊得浑身一颤,她转过头,对上李云裳那双充满戏谑的眼眸,她欲推开李云裳,但那双柔荑却如同藤蔓般紧紧缠绕着她,不给她挣脱。


那双明亮的眼眸深处的笑意愈发浓郁,她微微前倾,几乎与华春的脸庞贴在一起。她朱唇轻启,语调中带着几分调皮的玩味:“相公,你怎地如此羞涩?我们可是夫妻啊。”


华春的脸颊瞬间涨得通红,如同熟透的苹果,她慌乱中用力地推开了李云裳,急忙辩解道:“谁……谁是你的相公!”


“怎么办呢,我们都当着店小二的面承认了,你还....”,她捂住胸前,无辜的望向华春。


“现在你要反悔,传出去了,要我一个弱女子可怎么办才好?“娇弱的声音,泫然欲泣的模样衬的她真的成了一个无助的小女子。


呵,华春的嘴角抽搐了一下,拳头硬了。



我要打赏

打赏请先登录

粉丝排行

您目前的粉丝值是:-
排行是:-
打赏动态 更多
  • 还没有打赏记录
没有找到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