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章 须尽欢

作者:最终的旅程
更新时间:2024-07-08 10:04
点击:262
章节字数:7788

举报章节
选择正文字体:

白井咲是白井黑子在断壁残垣中收养的孩子,她为孩子取名咲,因为她觉得这个孩子像是废墟中盛开的花朵,也希望这个孩子永远充满生机。


步入二十代的白井,已不再像从前扎着双马尾戴着蝴蝶结,她将长发简单盘起,衣着是成熟社会人的样子,性子也变得沉稳许多。


白井偶尔会拾到一些过去的旧报纸,在上看到一些旧友的信息,这也是她们之间仅有的联系。对那些曾经的朋友来说,白井黑子这个人大概早已销声匿迹。


白井守着这座空荡又拥挤的巨大坟场许多年,想离开过,也试着离开过,后来她只觉得自己某天会葬在这里。


自己与小咲会是这座荒芜的城市最后的活人风景。


然而今日,小咲突然领了一个女人到她面前。理论上来讲,她走不出这城市不代表没人能走进来。


女人有着金色的长发,绑了一个高马尾,戴了一顶棒球帽,个子很高,身材丰满。


对方戴了一副眼镜,那或许是什么高新科技,镜片不是透明的,因此白井看不到她的眼睛。白井觉得女人给她一种熟悉的感觉,却记不起来是谁。


“白井黑子。”对方一见面就完整的叫出了她的名字。


“你认识我?”


女人沉默了片刻,回道:“有很多人一直在找你。”


女人从挎包中掏出一张印有她头像的悬赏令,上面的价格可不低。只是照片还停留在多少年前她当学生的样子,对方能一眼认出她职业水平确实不错。


“你要带我离开吗?”


女人没有立刻回答,而是瞥向了一旁的小咲。


“这是你女儿?”看起来和白井不太像,一头金发说是她的孩子都更靠谱些。


白井将小咲揽进怀里呈保护姿态,“她是我收养的妹妹。”


女人看着白井笑了笑,确实,娇小的白井黑子看着本身就像个孩子。尽管她已经腿去了青涩,变成了一个成熟可靠的大人。


“如果可以的话,我当然想带你离开,就看这个鬼地方愿不愿意放我走。”


白井不知道对方眼中是怎样的景象,她所看到的是这座城市在两副面孔间切换。一面是被破坏后的满目疮痍尸骨遍野,另一面是一个井然有序的城市,所有的灵魂像被设定了固定程序每天重复着他们的工作。


说这是个鬼地方也没差。


“既然走不了就留下吧。”


不知道是不是久违的见到活人的原因,白井对面前这个拿着她悬赏令的女人并没有多少厌恶和恐惧。又也许是面前的女人天生有种亲和力。总之她对对方竟有些莫名的好感。


女人挂着温柔的笑对小咲招了招手,小咲挣脱白井的束缚走了过去。白井想把人捞回来,女人抢先一步抱起来小咲,自来熟道:“既然留下了就好好过日子吧。”


白井没理会对方言语中的戏谑,伸手将小咲抢了过来,转身带路将女人领到她住的地方。


不知是不是受这座城市磁场的影响,白井不仅失去了能力还忘记过去不少的人和事,只有极个别印象深刻的旧友她还记得,这也还要感谢那些她找到并存留的旧报纸帮她不断重复记忆。


“我还不知道你的名字。”


“干我们这一行的不能透露名字,不过你可以叫我的代号‘女王大人’。”


“喔。”有些自恋的称呼使白井很敷衍的应了一声,女人却没因此感到不满,反而咯咯的笑出声。“你还是像以前一样,对我存有很大的意见。”


“我们以前认识吗?”


“当然,我这么出名,怎么会有人不认识我。敢主动忘记我的你是第一个。”


“你又怎么知道我是主动忘记的?”


“我不需要知道,我说是就是。”


傲慢又无理的人。白井心里对女人做着评价,那莫名产生的好感瞬间降低了一些。


白井的家不算大,但很干净整洁,床只有一张,一进屋女人就直扑倒床上。


“奔波这么久,终于让我摸到床了。”女人言语中带着倦意,似乎很久没有得到休息。


“喂,那是我的床。”


“借我睡一觉。我可以回答你一个有关外面的问题。”


白井被带入了女人的思路,她真的很想知道一些外面的事。她本想问在找她的都有哪些人,又怕女人答不准她的问题。于是她放下小咲,从柜子里拿出一个盒子,盒子里面是她珍藏的报纸。她拿出报纸指着上面的短发女孩问:“她现在怎么样了?”


女人随手接过报纸,看着上面的图文,陷入了短暂的沉默。


“这个人啊,现在过得不错,她也在找你,认为你还活着。”


得到想要的消息,白井的内心获得了巨大的慰藉,她就知道姐姐大人是不会放弃她的,这是人世间无与伦比的情谊。


“谢谢,你休息吧。”


随着女人闭上眼睛,白井将报纸从胸口拿开,重新放进盒子,收进柜子。她轻轻关上门,带着小咲去领取今日的食物。那些被设定程序的灵魂每天会在固定时间、固定地点提供生存所需的食物。一开始还是小咲将白井领过去,否则白井早饿死在这一片废墟中,成为那些机械灵魂的一员。


因为多了一个人,白井今日多领了些。和小咲拎着东西回到家时已不见女人的身影,白井没去管人究竟跑哪去了,只按照往日的习惯做自己的事。


大约过了几个小时,女人拖着疲惫的身躯回来了,意外的是她不知从哪里找到一朵小黄花拿在手中。


“我去找出口了。”她主动交代,“但只找到了这个,送给你吧。”


白井伸手接过,心下有种说不出的感动,也许是为这朵难得发现的生命而感动吧。


接下来的几天,女人就像刚被困在此处的白井一样,每天都要出去四处探查。过了差不多有半个月,她终于停了下来。女人好像终于接受了现实,放弃了希望,决定好好在这出不去的鬼地方过日子。


和女人相处久了,白井发现她并不是真的不可理喻,大多数时候是很好相处的,有些时候的傲慢都是她故意的挑逗与戏弄。而且女人和小咲玩得很好,小咲很喜欢她。白井不知自己是不是被小咲影响了,对女人的好感虽时有起伏,总体来说却是蹭蹭的涨。


“呐呐白井桑,这里就只有我们两个人,要不要试着和我交往?”


“为什么?”她才不要和一个连名字都不肯说眼睛都不肯露的女人交往。


“我长这么大还没和别人交往过,这辈子说不定就困死在这了。我看你长得还算标致,人也不错,才想和你交往的。否则你这辈子都不会有这个机会。”


“说的谁稀罕和你交往似的。”


“你还有别的选择吗?”


“怎么没有,我可以选择一个人生活。再者,既然你能进来,说不定以后还会有别的人进来,就算要交往也有的是机会。”


“我就说试一试,又没要你怎样,你怎么这么多话!不敢就算了,不用找真么多借口。”


“谁说我不敢?我只是不想。”


“你就是不敢。”


“我是不想。”


“不可能,你在说谎。没有人不想跟我交往,你就是不敢。”


“喂,你这个女人也太自以为是了吧。”


“你不自以为是,你倒是答应和我交往啊。”


“答应就答应!又不会怎样。”


原本一场无厘头的幼稚吵架,最后以白井答应交往而结束,虽然白井也没觉得答应之后两人的生活有什么变化。


两人每天都会拌几次嘴,白井其实很喜欢这样的吵吵闹闹,自从她来到这座城市后,已经受够了死寂般的安静,尽管有小咲陪她,但小咲从没说过话。


就是这样的毫无变化,让白井黑子以为交往那件事是女人开的一个玩笑。


直到某天女人提出了更进一步的要求,白井才意识到对方是认真的。


“这也是出于你的好奇吗?”白井说不出此时自己的感受,不算抗拒,但也不会毫无顾忌的欣然接受。就像喝了一杯白水,说不出滋味。


“我是真觉得你这人不错。本女王可不是什么随便的女人。你应该感到自豪。”


来了,对方适时的披上傲慢的伪装,来掩盖她的紧张。白井此时并不想和女人拌嘴,她在认真思考这件事。


这是一件无可厚非的事,恋人之间互相触碰身体。如果不去接触,要么是有什么心理或身体问题,要么是一对虚假恋人。


“我同意。”白井面色认真的回答了女人的请求,“但我有一个条件,你要摘掉你的眼镜。”


“好啊,到时候等你亲自来摘。”


忐忑不安的期待,掺杂着难以言说的羞怯。越发膨胀的野心,糅合着丝丝令人费解的忧伤。白井黑子恍惚听到了自己的心跳声。也许对很多人来说稀松平常的事,对她来说却十分的郑重,好似只要做了就踏出至关重要的一步,且再难后退。


这就是恋爱的感觉吗?白井低下头在心中喃喃自语。


夜,悄然降临。


将小咲哄睡后,白井蹑手蹑脚地去了女人住的地方。女人的小屋是白井帮着重新装修的,和白井家只隔了一堵墙。


白井从一个小门抄近道到了女人门口,门没关严留了一个缝隙,于是白井直接推门进去。


“白井桑,我可是恭候你多时了。”


“小咲刚睡。”


熟练的脱掉外衣挂好,白井走到床边坐下,然后便陷入了不知该做什么的窘境。女人笑了笑,掀开被子,露出清凉的装束和丰满的身材,及腰的金色长发披散下来更添几分韵味,和她平时扎着马尾戴着帽子是完全不同的感觉。


“外面冷不冷?要不要进来暖和暖和。”


面对女人诚心诚意的邀请,白井脱掉鞋袜爬上了床,拉过被子将两人盖好。


被子下的左手忽然被女人握住,白井瞬间觉得自己的脸开始发热。


“你的手有点冰。”


“嗯。”虽然忘了很多事,但白井直觉自己面对这种事不该如此害羞。曾经的她好像做过更大胆的事,对另一个女孩。


“你不是想摘掉我的眼睛吗?”于是注意到白井的走神,女人出声试图重新拉回白井的注意力。


白井随声转头,她看向女人。自从女人来到这里从未在她面前摘掉眼镜,哪怕是睡觉的时候。她总觉得那副眼镜下藏着什么秘密。


这样想着,白井伸出了手。还没碰到眼镜手腕就被女人握住。


“你可要想清楚了。”女人难得的如此严肃,“一旦做了这件事将没有回旋的余地。如果你爱着什么人,这意味着你即将背叛你的爱。”


闻言白井竟下意识的缩了缩手,对方抓的不紧,使得白井很轻松摆脱了对方的束缚。


女人神色未变,只是定定的看着白井,等待着她的最终答案。


其实白井已经想的很清楚,她确实忘了很多事,但她活了这么大岁数已经可以分清什么是友情什么是爱情。少年时的感情界限是模糊的,因为她们的爱是纯粹而热烈的,有时甚至无法区分开友情爱情亲情。


然而她现在已经不是什么懵懂少年。


白井忽然下定了决心,以不可阻挡之势干净利落地取下了女人的眼镜。然后她看到了一双星星眼,对,就像眼中落入细碎的星辰,十分漂亮。


怪不得要戴上眼镜,这双眼睛确实很容易被记住和发现。


与此同时,一股熟悉感从脚底生出席卷全身,白井几乎是不受控制的问出:“我们以前认识。”虽是疑问,语气却十分笃定。


“可不是,你以前爱我爱的要死呢。”


一如既往戏谑的言语被白井自动将其归为鬼话行列然后抛到九霄云外。


“以前我不知道,但是现在我努力。”


白井也说不清自己的胆子怎么就突然大了起来,她好像什么都不在意了,低头将唇印在了女人的唇上。


一场如青梅般的情事就此展开。有人生涩,有人酸苦。然尚未成熟时采摘便是如此,虽苦,亦要甘之如饴。


初尝欢愉的白井感觉很不错,第二天她醒的很早,便躺在那一边回味一边傻笑。好像有个女朋友是挺不错的。


一旁醒过来的女人看着脸上挂笑的白井轻轻垂下了眸子。要不,再等一天吧。


虽然白井的情绪很亢奋,但她还是感觉到了女人的不对劲,话少了,对她还有些冷淡。难道她昨晚哪里做的不好惹她生气了吗?


白井小心翼翼地观察了一天,到了晚上她终于忍不住问道:“你怎么了?身体不舒服吗?”


“我们分手吧。”认真的语气丝毫不给白井认为是开玩笑的机会。


“为什么?”白井觉得自己的好像一下沉到了谷底,并且上面还压了一块大石头。


女人轻推了推自己的眼镜,笑道:“到现在你还看不清吗白井黑子?我和你的那位挚友是死敌,我想做的不过是将她的东西全都抢过来或毁掉。我们以前当然认识,曾经我费尽心思要把你挖到我身边可惜都失败了。幸运的是,这次你彻底背叛了她。”


“你一直都在骗我?”


“两情相悦怎么能叫骗呢?我觉得你这人不错是真的,我也提醒过你继续的代价。”


“那现在为什么要分手?”


“自然是两情不相悦了。有些东西得到了就没意思了。能让对她最忠诚的人投敌这就够了。”女人说着抬手摘掉了自己的眼镜一把扔掉,“这眼镜其实没什么用,我戴它就是怕你看到我的眼睛想起什么。”


“就算如此,这里只有我们两个”


“你不会以为我和你一样废物,待了这么久还找不到出去的办法吧。”


“你有办法出去?”


“秘密。”女人掏出一包药来夹在指间,“当然如果你愿意喝掉这包药说不定我就会告诉你。”


不知道是出于对女人的信任还是赌气,白井连问都没问,接过药就冲水喝了,然后她就被放倒了。


白井不知道自己睡了多久,但她醒来的时候发现自己真的离开了那座城市。她一时弄不清自己处在什么位置,身边也没有个人,好在她记忆恢复了一些,就连能力也恢复了,如此事情就好办了许多。


离开正常世界十几年,乍一回来白井还有些不适应。不过她没有时间理会这些情绪,当务之急是想办法和朋友联系上。


得益于朋友并非籍籍无名之辈,白井很快见到了一众好友。真好啊,大家都在,就是感觉少了点什么。那女人的身影在脑中一闪而过,也不知道她现在在哪,是否和她一样离开了那地方。


好友见面,言语来往间便提到白井这些年去了哪,又是如何从那鬼地方离开的。


白井自是不知道自己怎么离开的,肯定和那女人有关,可那女人又说和她姐姐大人是死对头,因此她就简单提了几句那女人,不想还是被朋友们认出来了。


“是食蜂前辈找到你了?她还把你带了出来!”


“食蜂…前辈?”


“是啊是啊。”好友喋喋不休的说着她口中的食蜂前辈,白井只觉得脑袋里有什么记忆在破土而出。


食蜂操祈,原来那个女人叫食蜂操祈啊。


原来,在她失踪前,她们两个才确认恋人关系没多久。


所以她做那些事,说那些话究竟是什么意思?


为了寻求真相,白井不得不踏上寻找食蜂操祈之旅。意外的是她很快找到了小咲。


小咲仍旧不会说话,但和白井传达了她的意思。


她说当初白井是意外跳跃到了陌生次元,而她是那个次元之主。她留下了白井是想让白井陪她。


后来食蜂去了,她刚去那会儿每天都往外跑并不是在寻找出口,而是在寻找收集灵魂。灵魂收集齐了,食蜂就开始和小咲谈判。


小咲的要求很简单,她可以把白井安全送走,但是食蜂必须留下。


“那你为什么在这?”白井知道事情肯定没有这么简单。


[她委托我办一件事,所以我出来了。]


“代价呢?”


代价,代价其实也很简单,就是一场冒险。


在世界基本平静下来后,食蜂派阀就提出了一个“安魂计划”,食蜂说她家的孩子叫她一声女王大人,她就有义务将她们都接回家。这些年她已经找到并安置大部分死去的人员灵魂。能见到白井还是因为安魂计划的线索和白井的线索同时出现并重合了,因此食蜂才决定亲自走这一趟。


去之前她也是做了充足的准备的。


和小咲交流后,食蜂了解到这个次元的人想要离开,必须要有一个活人或次元之主坐镇。有小咲在白井和食蜂随时可以离开。但小咲想离开必须有人留下,并且在小咲离开后该次元会崩塌。


食蜂带不走这个次元的灵魂,只能委托小咲把这个次元的灵魂带到她的世界安置。代价就是小咲离开,次元崩坏,食蜂陷入次元乱流。


[她说她有把握能支撑一阵子,但能活多久要看你什么时候去救她回来。]


[她还说不救也行,反正你们现在分手了。]


“食蜂操祈。”白井黑子现在恨得咬牙切齿,虽然也不知道在恨谁,也许是食蜂,也许是自己,也许是小咲,也许是这个狗血的世界。


进入次元乱流并不是什么容易的事,即使有小咲这个懂得很多的存在,且当前次元研究已取得很大成果,也需要白井不断试验,还要保证自身安全。


白井黑子很急,因为她不知道食蜂操祈能撑多久。但这又是件急不得的事。白井只能不分昼夜拼了命去研究试验,原本清瘦的身形更加单薄。


次元研究所过来学习的后辈很是担忧白井的情况,在她们眼中白井是将能力发挥到极致的英雄,是实现不可能的奇迹,是踏实可靠的前辈。研究能否取得新的突破还要指望白井,她们不希望白井过度消耗累垮自己的身体。


“前辈,休息一下吧。”看着后辈递过来的水瓶,白井迟疑了一下还是接了过来。


白井很讨厌休息,她通常都是累极了直接倒头睡,一旦闲下来食蜂操祈的声音就会像魔咒一样在她脑袋里不停重复播放。从她进入那座城开口第一句叫她“白井黑子”,到最后哄骗她的那包药。白井总在想,那段日子看起来一切正常,却暗藏了不知多少心酸与悲戚。


或许我们两个真的不合适——白井意外得出了这样的结论,她承认自己作为恋人很失败。


[你再不回神,她可能就要死了。]小咲及时和白井做了沟通。


白井将自己从情绪中拉回,将水瓶放在一边,拍了拍自己的脸给自己打气。情绪解决不了任何问题,她必须保持绝对理性去完成她该做的任务。


“前辈,我发现了一片很好看的花,摘了些送给你,感谢你一直以来的照顾。”还没开工,一个刚刚回来的活泼后辈拿着一束花走了进来。白井定定的望着递过来的花,思绪又不受控制的翻涌。


【我去找出口了。但只找到了这个,送给你吧。】后来那朵小花被她夹在报纸间保存。


“谢谢。是很好看,能麻烦你先将它先养在这里吗?我不太会照顾花。”白井伸手轻轻触摸了花朵。


“没问题的前辈,我一定把它们养的好好的。”


看着开的正好的花,白井给自己下了一个命令:就在这些花落下之前进入次元乱流吧。


有了时间期限的白井更加拼命,在她的印象中采摘下来的花并不好养,很快就会凋谢。然而随着技术的发展,现在花朵已经能保留更长的时间。即使没有技术支持,后辈们也会根据小咲的暗示偷偷将快枯萎的花换掉。小咲其实对救回食蜂操的期望不大,但她希望白井心中希望的火焰永不熄灭。


不要说现在连次元乱流都还进不去,就算进去了在其中找人也是大海捞针。再退一步,就算有一天真的找到了,最大概率还是找到一具尸体。她也不是没有劝过白井放弃,但白井执拗的很。和她说什么食蜂能够为了接派阀的孩子回家以身犯险,她为什么不能为了女王大人以身犯险。说起来,她也曾是她派阀的孩子。


劝不动,根本劝不动,小咲只希望白井不要某天失去希望彻底变得颓废。


半月后,那花出白井意料仍旧开的好好的,她们的试验也取得了重大进展。白井觉得这是一个好兆头,她做足了准备打算今天进入次元乱流去看看。


然后白井成功了。虽然在次元乱流里待得时间不长,好歹是进去了。接下来只要争取在里面停留更久,然后找到食蜂。


食蜂派阀那边给白井提供了帮助,食蜂走时身上带了很多可以发射接收信号的设备,她戴的眼镜就是其中之一,除此之外还有许多。她们做了一个便携的显示器给白井,只要在搜寻范围内接收到信号就能定位到食蜂的位置。


于是白井开启了一次又一次次元乱流之旅。然而直到一年后白井才发现食蜂的信号。她一刻也不敢耽搁的前去,可她还是耽搁太久了。如小咲所料,食蜂已经成为一具尸体。不过在次元乱流中保存的很好,宛如熟睡般。


小咲说次元乱流不会摧毁身体,但是会撕毁灵魂。所以那个女人啊,永远也回不去了。


白井带着食蜂再次来到了那座城市,如今看上去就是一片废墟,不过已经在规划重建了。


从十几岁困在此处,白井曾以为自己某天会葬在这里……


新的次元研究所在废墟上建起,根据食蜂操祈生前遗愿她的遗体捐赠给研究所做研究,白井成了研究所的所长。


多年后白井在一次试验任务中死在了次元乱流,根据她的生前遗愿,遗体同样捐赠给研究所,但立墓碑的时候要说明她和食蜂是配偶关系。


即便食蜂提过分手,白井也是不认的,更何况她们确认过两次恋爱关系,而食蜂只提过一次分手。


白井去世后,小咲便失踪了,没人知道她去了哪里,也许她是去寻找曾真心陪伴过她的两个灵魂了吧。


Fin


她们都没有想象中那么爱对方,她们都比想象中爱对方。她们的爱不该被高估,也不该被低估。她们的内核很相似,即是有情有义。她们没有为爱人殉情,而是以身殉道,以道循情。她们比想象中更坚强,也比想象中更脆弱。她们是最好的。


我要打赏

打赏请先登录

粉丝排行

您目前的粉丝值是:-
排行是:-
打赏动态 更多
  • 还没有打赏记录
没有找到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