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6章 游云,飞鸟,四叶草(3)

作者:KasT
更新时间:2024-07-08 00:17
点击:49
章节字数:4464

举报章节
选择正文字体:

离开场还有半个小时,只剩下几个座位上还空着,包括我的旁边的那个。

本来是打算和鶇濑一起来的,但她强烈要求让我自己先去。而结果就是,从我出门到现在一个小时了都还没见到她。

周围也没有我认识的人,我也只能想一些事情来打发时间。就比如,为什么开学几个月后才有鶇濑的传闻。我第一次听到有人谈起她,也是在我遇见她之后的几天内。她之前隐藏得好吗?我看未必,以她的性格来看,她不像是会做这种事的人。唯一的可能,只有她根本就没来学校吧。但她又为什么没来呢?反正不可能是心理问题。之后找个时机问问她吧,如果她不反感的话。

还有5分钟,我旁边的座位仍然空着,发消息问她,她也没回,她不会出事了吧?

[你就好好坐着听吧,我会来的]

过了两分钟,她终于回了我一条消息

既然她是这么说的,那么我也就这么做吧。

灯光歇了,指挥和乐团成员走上台。指挥做着简单的介绍,又与观众们简单互动了一下,大概是在活跃气氛吧。只是我周围的人好像更期盼之后的环节,原来除了我都是出于对音乐的热爱才来的...

“现在,有请我们的小提琴首席”

从台上左侧的门中走出了一位身着衣服的女性,是...

鶇濑?

伴随她的是震耳欲聋的掌声,她先向着观众致敬,又与指挥及周围的琴手问好,然后将琴架到肩上,同其他乐团成员一齐开始了演奏

等等,如果她在上面演奏的话,那我旁边是谁?

是个西服眼镜中年人,看周围人都不约而同地向他致意的样子,大概是音乐系系主任...睡着了会被他撵出去吧...这下不得不好好听了

......

该说是被音乐所震撼了呢?还是单纯的被旁边的系主任吓到了呢?整场交响乐会持续了两个小时,除了solo期间,鶇濑都在盯着我啊...要是她发现我睡着真的会出事的吧。谢谢你,系主任。

结束后,我收到鶇濑发来的消息

[在进门那个标识牌那里等我]

到那里还要些时间...随便想想等会儿怎么回答他的问题吧

——

我在标识牌周边来回踱着,直至人群散尽后,才看到一个缓缓出现的身影向我走来

“辛苦了”

“怎么样?”鶇濑质问着我

“我表达不出来能有多棒”毕竟我个人难登大雅之堂,也说不出能形容的词

“那你觉得我个人表现如何呢?”

“我真的有资格评价你吗?”

“你就说好还是不好吧”

“当然是好啦,要是还能再听一次就好了”她现在想要的是赞赏吧

“那...你愿意听一辈子吗”

“这..."

“开玩笑的,这种话听着很会让人误会吧”

“你原来知道啊”

我们就这样说说笑笑地走着,不知道时针已转动至何处

“要不你送我回去吧?”走了一段路后,她突然这么对我说,

我看了一下时间,十点半,送她回去也应该要不了多久,而且我反正也是在店里睡...门也不会关...

“走吧”

“那就走慢点啦,”她挽住我的手,就像好久之前的那个下午一样“说起来,你和其他人的关系也很好呢。你的朋友和同学们对你的评价还蛮高的。”

“一般吧,只是有什么帮得上忙的我都会帮而已。”

“你还真是平等的宠溺所有人呢。”

不出所料,她果然也去打听了我的事情

当然,她并不会知道,在遇到她之前,我可没有如此“好心”。所谓“宠溺”其他人也只是为了给她留下个好印象而已。“我想宠溺的只有你”这个回答,我又怎么说的出口。我们只是朋友。曾经那份摧毁我的理性,又支撑这我这么多年的感情,现在看来是多么荒唐至极。无法说出,无法咽下,留给我的唯有窒息感。

“哪有啊?”

鶫濑她低下了头,沉默着。我看不见她的表情。

如果是失望的表情就好了,若是这样,也许她想要的回答会和我想说的一致吧,这样至少能给对这份感情绝望的我一丝希望。

“左边就是了。”她指着一栋典型的公寓楼,楼前公路旁的标识牌上写着“赫斯特街”。

这名字有点熟悉..?然后,转过头就看见我打工的地方就在对面,原来我们住的这么近吗?那她之前借走我衣服干嘛?她忍一会儿回去换不就行了?

“我住在601哦。”我回过神时,她已经走到了电梯前,“有什么事可以来这里找我哦。”

“哦。”

“对了,汐芸,你知道我作为一个小提琴手最想要的是什么吗?”她背对着我,走进打开的电梯里

“一把好琴?”

“错错错!是专注于我,聆听我演奏的听众。”她转过身,有些不满地说着“只有我一个人可是会让我难受的”

只是,我并不是很明白她的意思。

“但也不需要很多,一个就足够了。”她双手交叉放在胸前,与我交换着视线“所以,请专注于我吧,汐芸。”

别说这种话啊…

“要是你再把注意力平均地分给每个人的话,我会伤心的哦~拜拜~”

两侧的电梯门渐渐遮住了她的笑颜,我的面前又剩下了冰冷的铁门。

待我反应过来时,电梯已经往上升了,留下我一个人站在灯下不知如何是好。

也许她只是随口一说,但我为什么会浮想联翩呢?

她是什么意思呢?

“我明明一直以来,我的心中就只有你啊。”我对着自己说,也不明白现在是什么心情。

那天之后,她每次来店里找我之后,都会死赖着要我送她回去。虽然也就隔了一条街而已。

“其实我也能陪你走最多五分钟吧?”我清洗着杯具等着店长来换班。

“五分钟对我来说刚刚好哦。还是说,你想去我家再陪我一会儿?”

“算……如果你不介意的话。”我的确挺好奇她家里的内饰是什么样子。

“哎呀,现在就这么放的开啦?那…现在就走吧?”

“你绝对是早有预谋的吧。”

“是又怎么样呢?你会不去吗?”

“哎…在等我半个小时吧”我确实拿她没辙。

“等诺里斯小姐吗?”

“是啊,毕竟23点后就是店长她的上班时间了。”

“但她完全可以再雇一个人吧。”

“也许这也是她的个人爱好?而且明天早上莫蒂奥斯老师休息”虽然不知道这两件事有什么关系,但就是有关系。

“别议论我的事了。汐芸,我就特许你先下班吧。”店长她从后面走出来,冷不丁地说着:

“好好享受你的夜生活。”

“您下次还是从正门进来吧,背后突然窜出个声音挺吓人的。”我放下清洗完的杯具 ,转头看着她。

“但这更有惊喜感,不是吗?”

“是啦,你们也早点休息吧。”随后走进来的莫蒂奥斯老师替我给出了答案。

“走的时候帮我把这个挂门上,谢啦。”店长将“已打样”的牌子塞到我手里,“晚安。”

“走吧,”鶫濑扯着我的衣角,同样催促着我走。

“你们至少等我把衣服换了……”

“我家里有一套你的衣服哦”之前借给鶫濑的衣服好像还没拿回来,

铁了心要我现在就走啊...还是把店里的空间留给店长吧,我把牌子挂在门上后,和鶫濑一同向她家走去。

“我能问你一些事吗?”等电梯的时候,鶫濑像是打发时间一样问着我。

“你说。”

“莫蒂奥斯小姐不是教师吧,为什么你会叫她老师呢?”

“因为你在我刚来这边的时候,除了店长的接济外,其他的很多都是她交给我的,所以她也算是我的老师,她本人也挺喜欢这个称呼的,所以我就这么叫了。”

“接济是什么意思?你现在在经济上还有什么困难吗?”我们走进电梯,按了楼层后继续聊着,

“这倒没有,我想除非我爸突然被抓了,我是不会有什么困难的,只是那时候没想好住哪里。”

“那你现在住哪里?”

“住店里,上次你换衣服的地方就是我的房间。”

“之前你不是给我说那是更衣室吗?你住那里面?!”

“其实那不是更衣室啦。我这么说只是因为我的衣服全在我的房间里,对我来说也算是更衣室了。”

“那地方真的能住人吗?”电梯停下来,我们走了出去,鶫濑边找钥匙边感慨着,“那,你觉得你现在住的地方怎么样?”

“除了有点小之外也没什么缺点了,不过我也没多少行李,也不需要太大空间,所以也可以说没缺点?”

“这样啊…”她终于找到了钥匙打开了门,“先进来吧。”

“拖鞋在这里,不脱也没事,”她指着一旁的柜子,顺便打开灯,“冰箱里面还有饮料,要喝自己拿哦,我换件衣服。”

鶫濑去她的房间后,我稍微扫了一眼她家里。她家户型大概是两室一厅,在这个地段的话,租金绝对不低。不过她家里倒是没什么特别的装饰,给我的印象也就只有:简洁,简约。有点让我好奇的也就只有她与另一个人的合照。

“别站着啦,随便坐嘛,”她穿着一身慵懒的睡衣走出来,“你想喝什么?可可、红茶、水...哦,还有一瓶葡萄酒。”

“红茶吧—你原来也要喝酒啊。”

“不喝,那是一个朋友送我的,”她在柜子里翻找着茶包,“如果你想喝的话,我不介意陪你喝一杯。”

“嗯…杯子在哪?”

“厨房进门的第一个柜子里,上面那个。”

整个厨房没什么调料,连厨具都少见,最显眼的是那个咖啡机。至于橱柜里,也只有寥寥的几个盘子和两个应该是新买的玻璃杯,旁边还有一包咖啡豆。

“酒在冰箱里,”她喊着,紧随其后的是翻找的声音。

冰冷的玻璃瓶让我有些拿不稳——我对自己的酒量同样也拿不稳,虽然突然起兴答应了,但这也是我第一次真正意义上的“喝”酒。现在的我也是骑虎难下,只能带着两个玻璃杯和那瓶葡萄酒回到了客厅。

“没找到红茶包,咖啡可以接受吗?”她晃了晃拿着的两包咖啡粉。

“我可以要现磨的吗?”还是咖啡豆做的更好吧。

“你会帮我洗咖啡机吗?”

“其实速溶的也不错的,”静下来细看的话,这酒不像是随便一个商店的买得到啊。却又有点眼熟...店长的收藏柜里好像有瓶类似的...

“这瓶酒是应该用来收藏的吧。”

“我可没有收藏酒的雅兴,哦,开瓶器给你。”

“谢啦。”打开瓶口的木塞后,香气自然地散发了出来,有这样香气的酒,就这么喝掉有些可惜了啊。

我倒了两杯,一杯递给了刚接完水的鶫濑,另一杯则慢慢放到嘴边,小小地品了一口。

烧水壶“呜呜”地响着,为平静的夜晚增添了几分喧闹。

我们坐在沙发上,静静的对视着。不知为何,一种对这事早已习以为常的熟悉感在我心中油然而生。

“我家怎么样?”

“风格上很合我口味”

“那和我一起住吧,房租什么的你可以暂时先不交哦”

“让我想想...”手中的酒被我一饮而尽,给予我些许苦涩之感

“钥匙,先给你吧,”她将钥匙强塞在我手上,“如果你突然决定和我同居的毒啊,这样会方便一点吧”

“哪有你这样的啊...你这不就是在强迫我吗...”晕眩感涌了上来,我也想不出什么话来反驳她,不得不靠转移话题来让自己保持清醒“那幅照片是...?”

“哪个?啊,那是我和我...大概算是妹妹的人的合照”大概我的确是醉了,甚至有些看不清照片上那个人的脸“有点怀念呢...自从我一个人来这边之后,好久都没和家里联系过了...”

“你一个人?多久了?”之前她说她是小时候过来的...

“快七年了吧,就这么一个人在这里待了七年”她说完后,像是为了壮胆一样,将手中的酒也喝尽了,“不过好在学校和其他什么杂七杂八的问题,家里都帮我处理好了”

“寂寞吗?”

“当然了,前几年我又没什么朋友,放假的时候,一个人呆在家里的情况占百分之七八十吧,一个人呆惯了,也懒得出去了,考上这个学校之后也是,前几个月我都没去上课”

“那为什么又回来了?”

“毕竟我还是不想被开除学籍,请假的理由也编不下去了,而且另外一个重要的原因,是因为你”她紧盯着我“我这么久以来,哪怕人消失了,也不会有人来找我的。所以那天听到有人说一直在找我时,我很惊讶和高兴”

“嘛,虽然直到现在,我也不知道我是不是....不是的话,就这么占着别人的位置也不太好吧,但是,哪怕我不是,我也一定要是....”醉意占领了我的意识,开始有些听不清她的话“至于为什么,那也只有一个原因了吧,我........你,说出来还怪不好意思的,好好休息...晚安”

之后我彻底断了片,这就导致我决定以后再也不喝酒了,因为鶫濑那天之后也不让我喝了



我要打赏

打赏请先登录

粉丝排行

您目前的粉丝值是:-
排行是:-
打赏动态 更多
  • 还没有打赏记录
没有找到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