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章 上

作者:水沝水
更新时间:2024-07-11 18:31
点击:603
章节字数:3565

举报章节
选择正文字体:

“你愿意和我一起逃离这里吗?”

莱卡期待着夜月的答案。


这天傍晚,两人已经收拾好了东西准备离开这个镇子。临走之前,夜月仍然在担心,问道:“这样突然就走真的好嘛?”

莱卡仍然十分平静,回答道:“没关系的,离家出走就是要这么突然,不然就不刺激了。”

“家里的人会担心的。”

“没事,咱不是经常到互相的家里留宿不和家里打招呼嘛,明天晚上之前他们估计不会担心的。”

“呃……”没有再接着说下去,她和莱卡默默的登上了列车。

莱卡平静的望向窗外,低矮的楼房之后是雄壮的高墙,夕阳被高墙阻挡,其下的楼房早早的便进入了夜晚。她自言自语道:“我走了。”

对于这一次离家出走的原因,两人都心知肚明,只是因为莱卡想要找到自己心中的一个答案。

如今的社会上一直存在着一种奇怪的平衡,这让人们绝对不会存在任何矛盾。这本该是值得庆幸的一件事。在这平衡之下,家里一直都很和平,母亲从来不会对自己发火,她也不对莱卡发火,她经常教育莱卡好好听话,不过莱卡向来不肯好好听话,做一个规规矩矩顽固守旧的人有什么好?从此,令她感到奇怪的地方便开始浮现。

不愿意听话的她多次违反校规,一声不响的便在朋友家里留宿,公然挑衅教师的权威,她却从没受到过责骂,更有甚者,她当着母亲的面将一个名贵的花瓶打碎,最后都没有被责骂。社会上也是,新闻里播放的永远是带有正面情绪的新闻,并且,人们受到委屈后只会选择委曲求全。

注意到了这一切,莱卡开始思考,为什么会变成这样?大家为什么会这么冷淡?为什么都愿意接受痛苦?为什么新闻总是在避免负面新闻的传播?她想得到答案,一个能让她理解的答案。

莱卡看向夜月,一个一直在墨守成规的乖乖女,此时的她靠在车窗边,静静的看着远处即将落下的夕阳。莱卡说道:“这次离家出走不会太久的,这段时间里就和我一起生活吧。”

“一起生活?我们才初一哦?”

“为了这次出走,我准备了很多东西,所以不用担心,我会好好保护你的。”

“……”夜月什么都没说,这发言让夜月感到困扰。

不知过了多久,夜幕降临,两人下了列车,莱卡放下了一个黑方块,顷刻间黑方块就变成了一辆核动力摩托。上了车,拍了拍后座,对着夜月说:“上来吧。”

一路疾驰来到了一家旅馆前,两人今天晚上就在这里居住。

夜晚的床前,即将入睡的夜月此刻还在困惑:“我们这样出来真的好吗?”

莱卡仍然是那样的平静,一眼无法望穿的深蓝色眼瞳聚焦在窗外的明月之上。她没有回答夜月,只是若有所思的盯着窗外的所有事物。

现如今,科技高度发展,建造的楼房却越来越矮,可供食用的肉制品也无端涨价。她何时能够找到自己想要的关于社会真相的答案呢?“难说啊……”

第二天的她就要开始寻找自己想要的真相了。

到达了城市边缘的两人今天就要开始自己的行动了。两人行驶在马路上,本该嘈杂喧闹的大街上却完全没有行人,本该富有生机活力的学校却失去了读书声与玩闹声,本该食客来往不绝的食品街前却寂寥无人,连店主都像从未存在过,到处都是人类存在过的痕迹。很快这段车程便到了头,到了它最终的目的地——医院。

之所以是医院,这也有另一个原因,那便是有可能关系到莱卡寻找的答案的一个疾病——喋血症。莱卡对这病的了解少之又少,曾经试图问过老师,不过由于莱卡实在不受待见,数次被驳回,她唯一知道的就是这病得了即死,死法极其不科学——全身自内脏起一点点溶解,直到全身溶解为一滩血水。没人能够给莱卡答复,那她便自己来寻找答案,首先找寻的就是无人看管的废弃医院。

夜月不同意这样随意乱翻动别人的东西,这样会给医院带来麻烦的,就算没有人也不行。莱卡也没有搭理夜月,自顾自的要进医院翻找。

夜月拉住莱卡:“这样真的好吗?”

莱卡说:“你觉得不好的话,就看着我翻吧,毕竟本来我也就没资格要求你帮我。”

“你这可是要翻医院的东西诶,这样是要抓起来的哦。”

“没事,大不了去警局喝茶。”

“不是那个问题啦……”

仍然没有搭理夜月,莱卡放下了夜月的手,独自走进了医院。夜月放心不下,还是跟了上去。医院里的地上有许多滩血水,血液散发出的味道十分浓重,尽管医院大门敞开也不曾散去。强忍着血味,莱卡开始了搜索。

搜索过程索然无味,夜月始终没有跨过心里那道坎,没有帮莱卡翻找东西。不过最后也是找到了想要的东西——病历本,以及一系列可能记载有喋血症相关资料的书籍。

喋血症,一个极其不符合科学常识的疾病,首先是病因,由矛盾引发。就是如此简单。只要动物之间起了矛盾,就会引起喋血症。发病后的表现也十分离奇,患者会在发病后的约莫40秒内自内脏起开始溶解,直至变作一滩血水,并腐蚀掉随身携带的所有物品,血液的腐蚀性在3分钟后消失,变为一滩普通血液。

搜索完并查阅完所有资料后天已经暗了下来,莱卡带着夜月开着车找了家无人旅馆住下。

是真的无人旅馆,不过电力供应还算良好。勉强在这里洗漱打理之后,这一天便马上要告一段落了。

与昨天晚上一样,夜月躺在床上看着莱卡的背影,莱卡的头却低着,仿佛失去了一切神情地盯着地板。夜月问她:“你要找的东西找到了吗?”

“难说啊……”仍然盯着地板,“矛盾……溶解……死亡……”她得到的答案不够完全,这些东西仅仅能当线索,下一步要做的只能是顺藤摸瓜。不过她确信了一件事,她对夜月说:“后天我们就可以返程了。”

“难道说,明天就能找到了?”

“并不是,不过我有预感,现在得到的线索能够在城市中找出其它对应的东西。”她又重新抬起头看向窗外,“所以,很快就会结束的。”

第三天,旅馆的大厅终端上竟然放出了两人的寻人启事,看样子是两人的家人报警了。莱卡仍旧十分平静,默默的收拾东西准备前去下一个地方。

昨天将大医院全部翻了一遍找到了一点东西,今天就来把诊所逛一遍。

诊所之内跟医院一样,随处可见极其大一滩血迹,散发着令人作呕的可怕味道。顶着这股神奇的味道,莱卡开始了今天她所谓的“工作”。

夜月对这种事自然是反对的,但是她阻止不了莱卡,这在三年前便得到了验证。那年的某天,莱卡拉上了夜月,打算翻墙逃出学校,夜月用尽全力尝试着让她别那么干,却是什么效果都没有,莱卡就这么在学校里消失了两天,没有带着夜月。自那时起,夜月就明白了,莱卡说一不二,说出口的话一定是真话,说到做到。

她只是看着自己的发小做着自己反对的事,不做出任何行动。

为什么不上网寻求答案?夜月也问过莱卡,莱卡对此的答复是:没用。她曾经试过向网络寻求答案,但是从来没有任何一个解答是能让她满意的。要么是说喋血症从来就不存在,要么是说国家一定会为我们解决这些事的之类的话,对于喋血症的真正来源人们只字不提。对此她才做出离家出走来寻找答案的这种行为。

最终找到的东西和先前在医院里找到的十分类似,不过她找到了一本历史书。翻阅完病历本等东西之后,她开始看起了历史书。

大概200年前,那时的大树可以参天,花朵们争奇斗艳,到处都是美丽的生物,人类和美丽的自然和谐共处,成就了一个生物的天堂。然而历史书对这之后的历史却没有半点记载。看到如今的社会,虚假的和平一直在社会里游荡,一只无形的大手扼住了所有人的心。莱卡仿佛有一点理解了,她也许知道喋血症的来源了,不过她需要其他东西来验证,这东西可能在高墙之外。

找到了这些东西,可以做出最后的行动了——回家。来到这里找到了喋血症的病因和表现,同时也找到了网络上和社会中找不到的资料,理解了一点点事情的前因后果的莱卡要在社会里再次去寻找那个答案。

坐着列车回到了城市边缘,有人生活与无人居住的城市边缘,人来人往与寂寥无人的分界线,城市边缘。

注意到了莱卡和夜月的众人全都不理睬她们,只是低头默默的做自己的事。不久有个人上来与两人搭话,说:“你们就是之前寻人启事上的人对吧?”

莱卡只是点点头。那人又说:“我带你们回去吧。不然你们家里人该担心了。”

莱卡只是点点头,小心翼翼的拿起了防身枪。

坐上了他的车,没多久两人便被送回了镇上,放到了警局里,最后由父母带回了家。

莱卡回到了家,第一眼便看到了家里那十分巨大的血泊,还没有干透,而莱卡没有看见母亲在哪里,她问道:“妈妈呢?”

不曾想这竟引爆了家庭矛盾。父亲开始责怪莱卡:“你说你干什么不好?偏偏要把家里人全部逼死才满意吗?以前也是现在也是!都是你害死的你妈!”

“妈妈怎么了!”

“你还不明白吗!喋血啊!都是因为你,你妈跟我吵架了,结果被那该死的喋血症害死了!我怎么会养——”话还没说完,父亲却开始吐血,他“噗通”一下跪了下去,看了喋血症也来到了他的身上。他看了看莱卡,过了好一阵才说了一句话:“不要和别人起矛盾。”随即他躺倒在地,完全化作血水,尸骨无存。

一切都来的太突然了,一天之内,她失去了双亲。她还没能意识到自己已经再也见不到父母了。


“为什么会这样?”


是什么让这一切变得如此突然?是什么让自己失去了家人?是什么让社会变成那样?喋血症。

该行动了,莱卡心想。只要看到了高墙之外就什么都能理解了。她打开了自己的终端给夜月发出了消息:“和我一起走吧。”



我要打赏

打赏请先登录

粉丝排行

您目前的粉丝值是:-
排行是:-
打赏动态 更多
  • 还没有打赏记录
没有找到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