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1章 葬礼上的黑蝴蝶

作者:醒来睡去不说话
更新时间:2024-07-07 03:01
点击:70
章节字数:2500

举报章节
选择正文字体:

临行前,她认真挑了一件黑色的连衣裙。自己有两条黑色连衣裙,一条是有点蓬的百褶短款,上身则裸露出肩头和一部分手臂,用黑纱覆盖;另一条是素黑的长裙,上身是较宽的V字领,是紧身款。她想了想,那条短款的话,只是裸露着腿,加上一双黑色的高跟鞋,也足以引来一大片令人不悦的目光,而且那薄薄的黑纱所覆盖的肌肤所带来的若有若无的神秘感,也是吸引那些目光的一大因素。而长款虽然看上去素净,但是那个宽宽的V字领异常的能显露那片皮肤上锁骨的线条,所以引来的目光应当于前者相差无几。或者这么说吧,无论她如何穿搭,那些目光总会向她投来,目光的主人们也不在乎她乐不乐意。最终她选择了长款,原因一是它能遮住膝盖,参加葬礼的话,果然还是长裙稳妥才对。二是她没有黑色的高跟鞋,她一双高跟鞋都没有。


她从未见过这次葬礼的逝者。父亲、叔叔和姑姑应该也没有见过。父亲接到一个电话,一开始似乎还没搞清楚对方是谁,正用他平时那种公式化般的语调和那边的人交谈,聊了几句后她感觉他的语调发生了微妙的变化,然后答应了什么事。她偷偷看他,看到他的面色变得有些红润,眼睛转来转去,似乎思考着什么。父亲用彬彬有礼的语气挂断电话后,随即又打了两个电话出去。在等待对方接听的时候,他嘴里还一直念叨着什么。


打完电话,父亲对她说,明天和她叔叔、姑姑出门一趟。他说,这回是去一个姓曲野的人的葬礼帮忙。


有人去世了?她问。


那家人不知是哪一脉,与奉原一直没什么联系。但是打电话来的人是个老太太,说她的亡夫叫曲野应荣,与曲野沧博认识。这位曲野应荣似乎是曲野沧博的堂弟,之所以使用“似乎”这个词,是因为曲野沧博没怎么向父亲提起过这个人;但从老太太的叙述中却听得出她对曲野沧博的了解,说明这不是来诈骗的。老太太的独子意外去世,家中并无什么亲戚,孙女又还小;要是全依赖儿媳那边的人来帮忙处理后事,她心里过意不去,思来想去也找不到什么人了,便想请他们来帮个忙。至于曲野沧博,则是父亲的父亲,现在已经老得不成样子的一个老人,天天躺在医院的床上靠别人照顾起居。老太太本想为了自证清白似的再将亡夫与曲野沧博之间认识的故事多讲一些,父亲却没再让她絮絮叨叨下去,安抚了老太太几句后便挂断电话。


虽然面上看不太出来,但她心里清楚父亲的内心可能有些兴奋,才一股脑儿把事情全向她说了吧,平常的他不会这样的。葬礼。她想着。她还从没参加过葬礼呢。微妙的猎奇心思浮上心头。她想去看看。那是在电影里,小说里看过、读过的场景,偶尔身边的人会提起的场景,是脑海中朦胧浮现的黑白色调。死亡这件事虽然在客观程度上它是人类的日常,但其实它对于大多数人来讲是非日常。千百年来,绝大多数人类对于死亡总是采取避讳的态度,尽管如此,为什么要去看尸体,为什么看到某人的遗像时,会有种被轻轻扼住呼吸的感觉……藏在人们内心深处的诡秘情绪从未消散。


“爸,我想和你们一起去。”她说。


“抽的什么疯?你都要高三了,还跟着出门干什么?况且又是件晦气事……”


父亲皱了眉,并露出了犹豫的表情。


“就当长长见识,这也是我要学的东西之一吧?”她看着父亲,“刚刚补完课,有一星期的假,就稍微出个门嘛……我想换换心情……”


“这种事情又没什么意思……不过也算是重要的场合,你去学习一下也可以。”父亲望着她,叹了口气,还是勉强答应了她。于是她精心挑好了自己出席葬礼的衣服,抛开繁重的课业,怀着些许忐忑不安和兴奋,跟着父亲他们走了。



黑色裙摆轻轻摆动着,小腿交错出平稳的步伐,缎子一样的黑发披在脑后。跟在曲野随甫身后,曲野珉不急不慢的、像一只黑蝴蝶一样飘了进来。如她所料,这姿态吸引了不少目光。葬礼的这天,天空中下着小雨。接近殡仪馆的时候,便能远远听到阵阵呜咽声,不亲自临场听一下,是无法感受到那种特别的压抑感的。一早,她便跟着父亲他们来到了这座陌生城市的殡仪馆。——她连自己家乡的殡仪馆都没去过呢。不过想来没什么区别吧。


父亲他们倒还真装出一副帮忙的样子了。说实话曲野珉连帮忙的样子都懒得去装,在瞥见他们在大厅里走来走去后,便不再多看,自己立在一旁。父亲和叔叔是男人,有时候会发出一两声男人独有的悲哀、悲壮的感叹(不知为何,这总令她联想到西方戏剧里的场面);而姑姑是女人,则起了缓和气氛的作用,更容易进入女人圈子,安慰起遗孀更加方便……淅淅沥沥的雨,南方夏季的闷热,人群的攒动,哭声。这里倒是十分热闹的,走廊上站满了人,可能是这个葬礼的宾客,也可能是旁边大厅葬礼的宾客。女人们话着家常,眯起眼睛、咧着嘴巴用怜悯的语气谈起逝者的事情,这个动作让她们的眼袋特别明显,法令纹也异常突出;男人们则不停的抽烟,不同人吐出来的灰白烟雾互相交错,蜿蜒着盘旋而上,不多时便与与同样灰白的天空融为一体。


一个人站着倒也自在,那些时不时投过来的叵测目光让她还是没能按捺住厌恶之情,但是还在忍受范围内。曲野珉的目光漫无目的的四处游荡着,越过一张张平庸无奇的面孔,最终轻飘飘地落在一个十来岁的女孩身上。曲野珉是从那女孩旁边憔悴得吓人的女人那儿注意到她的,女人年龄不算很大,应当只有三十多岁;但个子不高又有些佝偻着背,双眼肿得不像话,一下把年龄往后加了十几二十岁去了——那枯槁的样子让人觉得她只是站在那里就已耗费了极大的气力。女人不停地接待着宾客,与他们交谈,频频点头道谢。就算听不到,也能猜到她的声音该是沙哑无比的。


看来这女人就应该是遗孀了,那她旁边这女孩就应该是她女儿。女孩与她那憔悴的母亲不同,她站在母亲旁边,面无表情,一言不发。怎么?她不难过么?看起来完全没在想死去父亲的事呢。不过撇开那冷漠的神态不谈,这倒是个长相可爱的孩子,要说哪里可爱,曲野珉也说不来,大概就是普通的十来岁孩子的那种可爱吧。虽然她这么敷衍地想着,目光却一直落在那女孩身上,没怎么离开过了。她在想什么?曲野珉稍微揣测着,试图从女孩的动作与表情上看出一点端倪,但是失败了。女孩一副冷冰冰的样子,木头似的杵在母亲身边。


忽然,曲野珉想到了一件事。现在在这里姓曲野的,除了奉原的这四人,就是躺在棺材里的男人,以及那个女孩了。那就是自己的亲戚了呢。她定睛注视那女孩,女孩的表情还是如刚刚一样,让人猜不透心思。她会叫曲野什么呢?



我要打赏

打赏请先登录

粉丝排行

您目前的粉丝值是:-
排行是:-
打赏动态 更多
  • 还没有打赏记录
58023citrus
58023citrus 在 2024/07/12 22:03 发表

期待更新!从喜好来说是偏爱骨科爱而不得纠缠不清的虐文的,但是理智上更希望和同学走到一起,黎氧的暗恋实让我回忆起曾经暗恋别人的自己,也许现在也是。只不过曾经是不敢说,现在是不能说。

显示第1-1篇,共1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