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章 《青涩的果实》居酒屋上篇

作者:剑峰月代
更新时间:2024-07-12 17:41
点击:94
章节字数:3033

举报章节
选择正文字体:

埋下一粒种子后,无声无息之中就会吐露出青翠的嫩芽,那之后不论是开花与结果,都会毫无停留,笔直的往前进。

当我与安达刚开始搬到一起住的时候,我才对长大稍微有了一些实感,那是无法躲开的和风细雨,在雨水的浇灌下,带走了年幼时期的天真烂漫。

而对于高中时期就不曾保留过这些的我,并没有产生太大的影响,与安达一起生活,能明确的感受到幸福之中拥有着的温暖。

直到深陷社会的泥潭之中,工作所带来的疲惫与困倦,这一刻我才清楚的意识到自己现在已经不是曾经那个可以与安达一起翘课打乒乓球的“不良少女”了。

[周末真好啊~永远停留在这一刻该多好]

我坐在与安达一起住的公寓沙发上,对枕在我大腿上的安达撒着娇,双手好似不太想清闲下来,一直在玩弄她的头发,摸上去软软的,手感很棒,我想如果她开始掉头发,那一定是我害的。

[那...就让我...来养你吧]

[不可以不可以,安达你这个时候要立刻制止我,纵容我的话,我会彻底颓废的]

这个对话从我们工作之后,已经经历过不知多少次了,安达的回答倒是不曾变过,曾经也有想过“接受安达的提议吧!”。

这根本不能算提议,我很清楚我做大部分事情安达都会包容我,这件事也一样,那之后我会愧疚又幸福的过完后半生?虽然我现在也很幸福就是了,但是果然还是不能接受这个提议,我的内心有什么东西不允许我去这么做。

所谓“大人”仅有在周末能够很清闲的享受这来之不易的时光,而百忙之中的人突然空闲下来就总是会想去做些什么。

我又开始思考起那个最原始的问题,“长大”究竟意味着什么?

[安达...]

我把脸凑到她耳朵旁轻声细语的呼喊她的名字。

即使她现在是闭着眼睛很享受的表情,殷红也能在瞬间席卷她的脸颊与耳垂。

要是以前我这么做,应该多少会在她从我大腿上弹坐起来的时候下巴狠狠的吃上安达的一记头槌。现在的她比以前稳重了不少。

“不少”究竟是有多少呢?

[我们来做一些大人才能做的事情吧?]

说完我就立刻直起了身子,那一瞬之间,也完美的回避了她的头槌。

她面红耳赤,我多少能猜到她在想什么,觉得很有趣,于是我趁着氛围用手臂勾上了她的肩膀。

[安达小妹~,教我来做你最擅长做的事情吧?]

那一刻我见到了整个地球乃至整个宇宙最鲜艳的赤红。这样的红晕真的可以在人类身上体现出来吗?安达说不定比那个吃白饭的家伙更像外星人也说不定。

但目前我是没有闲暇时间思考那么多了,因为血液正如同涌泉从安达的鼻腔流出。

我慌慌张张的从一边的柜子上拿来纸巾递给她,在享有片刻的安宁后,她才终于有所好转。

[我...没事了]

安达捂着鼻子,似乎想让我放轻松,她看上去比我还要慌张,笨拙的告诉我她没事了。

我想我的表情担心的成分是比较多,同时也在思考,下次,还是不要这样挑逗她比较好,虽然很有趣。

[我想和安达去居酒屋啦,是说这件事噢]

[嗯...]

她这才终于平静了下来,总感觉刚刚有一瞬间,她像是露出了想要把我“吃掉”的表情,应该是错觉吧。

[嗯...可岛村你,不能喝酒吧?]

之前尝试过一次,的确非常狼狈,也许是遗传的母亲的。

有的事情,做不到就是做不到,飞蛾扑火只会被燃烧殆尽,我很清楚这一点。

[是不能喝,只是想和安达一起去玩啦,安达不愿意吗?]

她眼神迷离,好似在考虑什么事情的样子。

[...没有不愿意,岛村之前有去过吗?]

[一次都没有过]

我又不能喝酒,这应该是不需要去思考的问题才对。

[去!现在就去吧!]

她突然激动起来,看上去很开心的样子,应该是很在意我是不是第一次去这个地方吧。

两人相处时间久了,就会产生所谓的心灵相通,现在光是靠安达脸上流露出的各种各样表情,就能猜到她心有所想的事情。

安达她很热情,直到靠近傍晚时分,我们才换好便服。

即将结束的夏季迎接着落叶飞舞的秋季。

安达穿着花格子色彩的连衣裙,头顶带着草席编织的凉帽,透露出一股与平时穿着的便服所截然不同的韵色。

[噢..这样真有夏天的感觉呢]

凉鞋所暴露出来的双脚在晚霞的点缀下那脚背洁白的肌肤反射出晶莹剔透的光芒。

我仔细端详了半天,欣赏着这如同诗境中的画卷,竟情不自禁的看得入了迷。

[...怎...怎么样]

安达这时又变成了粉嫩的樱花色,她在等着,又或者期待着我所能给予的评价。

[有这样一个女朋友,有时还挺让我不放心的]

[怎...怎么了...]

[因为安达你太漂亮又太耀眼了,不可以花心,也不可以被外面奇怪的大姐姐拐走哦]

[不会...完全不会...我只会想着岛村一个人!]

即便她不作答,我也知道会是这样的答案,心灵相通,还真是一个很方便的能力。

[我们走吧?]

我牵着她的手,与我们的幸福城堡暂且作了短暂的分别。

深邃的夜空中闪烁着点点星尘,月光指引之处,却比这光芒还要耀眼,是那灯火通明的街市。

这是附近比较有名的一家居酒屋,那些在周末为了生计,还四处奔波的人们,对于他们来讲,这是一个歇脚的好去处。

我挽着安达的手,刚进门就传来了清脆嘹亮“欢迎光临”的热情招待声。

[这位客人,请问是准备结账吗?]

[不,只是先散步]

偶尔听到这样的对话,不太清楚散步为什么不是结完账出去散步,但看得出来目前这里很拥挤。

[两位客人,不好意思,稍等片刻,很快就会有位置了]

待客的是一位看上去比较年轻的女孩子,安达似乎有些在意的样子,一直紧拽着我的手不放。

这种有着人间烟火气息的地方,说不定安达也是第一次来?绝对是第一次来吧?她会感到不安吗?

深思熟虑之后,我就领着她去选了一个刚空下来的单独包间。

这只有我们二人的地方,像是回到了学生时期那小小的体育馆二楼,当时那“狭小”的空间只能容下安达与我两人,我们在那里相遇,互相理解彼此、接近彼此、珍惜彼此、想要每天都见到彼此,直到现在,又或许是直到来生。

包间这里的装饰看上去很具特色,墙壁上挂着几幅山水画,不远处的装饰桌上还摆着鱼缸,里面养着几条叫不上名字的金鱼,挂灯暗淡但不孤寂,发出温馨的暖色调。

服务员递来的菜单也很奇特,比起菜单,这更像小孩子涂改的画卷,字迹弯弯扭扭,但没有让人看着不舒服的地方,配图与菜名很简洁,虽然看似上面画满了涂画,还是一下就能找到自己想点的东西。

[岛村喝...橙汁吧?]

安达把手指向酒水那一栏,虽说是酒水,但是也提供了一些非酒类的普通的饮品。

喝完酒的我一定会给安达添很多麻烦,说不定还要她背我回家,便点点头同意了这个提议。

[安达你会醉吗?]

出于好奇,在点单完成服务员离开后,我想对安达的酒量有所考量,只是知道她可以喝酒,但是酒量有好到千杯不醉的程度吗?

[...没有...没有喝醉过]

她看上去没什么底气的样子,成功加重了我的好奇心。

不一会儿端上来的烧烤拼盘,里面有着烤肉烤鱼各种各样的东西,香味弥漫整个房间,餐具也有提供刀叉和筷子,一旁还有两碟味增。

回忆是件很美好的东西,我现在能清楚的认识到这一点,烧烤的香味勾起高中时的回忆。曾经去过安达打工的地方吃过几次饭?或许也不能算“几次”因为安达似乎很介意,之后就不曾再次去过。

工作时的旗袍安达很棒,那套衣服非常适合她,即使现在,在特殊的日子里,旗袍安达也会“限时回归”,而这个并不是打工时期必要穿的,这是仅属于我的旗袍安达,所以每当过了“限时”时期后,我都会依依不舍。

[干杯!]

[噢...干..干杯!]

配合我高高举起的酒杯,橘色的橙汁与安达白澈的酒杯碰撞,那响声回荡的空气中夹杂着幸福的气味。

相信就算来生来世,每当我举起这具高脚杯时,一定还能回想起现在与安达所累积起来点点滴滴的小幸福。

炙烤扬起袅袅炊烟,浮现在眼眸的想法与可口的食物一并吞咽,羞涩之情把那份话语掩藏进胸口那不停跳动的心脏。“我想要与安达在一起,永不分离”。


因为太长所以一篇写不完,还有下篇。
下篇准备用安达视角。
顺带,我本人特地去本地的居酒屋考察了一番,可能与个别地区的稍有不同,还请多包涵。


我要打赏

打赏请先登录

粉丝排行

您目前的粉丝值是:-
排行是:-
打赏动态 更多
  • 还没有打赏记录
没有找到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