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1章 第四十五章·Fate

作者:文青小宅
更新时间:2024-07-05 22:08
点击:73
章节字数:3275

举报章节
选择正文字体:

第四十五章·Fate




发烫的枪管对准鲁珀特,泰斯特罗莎家族的私人保镖已经接管这里控制住局势,血腥味悄悄蔓延,侵入在场每个人的鼻腔。菲特冷淡地看着被保镖按住半跪在她面前的鲁珀特,将枪管向前抵在他额间。




“在今日之前,我以为我们之间相处还算和平。”拇指微微摩挲枪柄,菲特语调颇为平稳道,“今天的事布朗侯爵需要给我个交代。”




听到这话,鲁珀特突然暴起,很快便被保镖再次制住,他猛然拔高声音,眼中满是不可置信,“你威胁我父亲,就为了个奴隶?”他声音尖锐得有些破音刺耳,“菲特·泰斯特罗莎你疯了,你要敢这么做,我保证你——”




他话还未说话,菲特就不耐烦地一枪打在他腿上,尚冒着烟的枪口再次对准鲁珀特。这次Alpha神色痛苦地闭上嘴,不敢再往蹦半个字。




“保证我什么?退出议院?”她神情漠然地扬扬枪,如果鲁珀特不是她姑姑的儿子、布朗侯爵的继承人,那枚子弹就该和其他子弹一样打入他的心口,“就算她是个奴隶,那也是我的所有物,轮不到你和你背后的主谋来染指。”她收好枪缓缓蹲下身平视鲁珀特低声反问,“何况你真以为今天的事能传出去?”




说完,她立即起身低声嘱咐保镖处理好现场后朝外走去。




一直守在门外艾尔芙见主人出来快步迎上,“阁下人已经送到医院。”她顿了顿,似乎在斟酌言语,“您现在——”




“我们先去珀肯顿宫。”




今夜的事能够瞒过平民,但绝对无法在贵族处隐藏,她必须在政敌行动前替自己找好同盟。没有人比陛下更合适,即便她会就此打上保皇党的标记。尽管内心颇为担心奈叶情况,那幅样子不像是没事,可菲特很清楚现在自己该做什么。




皇室总管并不惊讶她的到来,略微行礼后极自然地将她带入女皇书房,随后躬身退出阖上大门。




“三个伯爵次子,两个子爵。”皇帝坐在椅子上翻阅报告,“喔,还有一个侯爵继承人。”放下手中报告,皇帝似笑非笑地望着她,“倒有你母亲普蕾茜亚的风范。”




菲特知道皇帝指的是数十年前的旧事,初初继承爵位的普蕾茜亚为稳定地位排除政敌,借口恐怖袭击在反对党集会时率后闯入,一连击毙数位贵族重创反对党,从而使泰斯特罗莎重新站稳脚跟,也让皇帝顺利收回部分权力。即便讣告上说陛下与公爵阁下为此颇为哀恸,可整个权力核心圈都知道那不过是两个人为了瓜分权力而心照不宣的一次行动。




母亲的行动得到皇帝授意,她今夜的表现出乎意料却正中下怀。坐在前往珀肯顿宫的车上时,菲特就在思索自己该如何做。尽管曾同皇帝有过默契的数次行动,普蕾茜亚这只猫头鹰却始终未曾飞上雄狮的肩头,轻微但可见地同皇室保持距离。历代泰斯特罗莎家主都是这般做的,保守却中立,他们回圜周旋于贵族皇室之间,一点点地扩大守卫自己家族的权力。




但她不一样,她是Omega,这既是优势更多的是劣势。中立的航线将迎来前所未有的风浪,新上任的舵手必须选择航向。这点,她与皇帝彼此心知肚明。




“我从不敢奢求能得到像我母亲的评价。”她缓缓开口,声音低沉谦恭,“我同母亲相差太多。”




“你们从来都不缺乏拔枪的勇气。”随手将报告丢在桌上,皇帝灰色的眼眸极具压迫感地盯着她,“如果不是发色和瞳色,我想我无法分清你与你的母亲。”皇帝意味深长地问了句,“这会成为你们最大的不同吗?”




垂在身侧的手指微蜷,菲特没有立即回答,她竭力收敛自己的呼吸声,生怕稍重一点就引来女皇进一步的盘问。她们之间最大的不同从来都不是外貌这类在权力角逐中近乎微不足道的东西,立场才是。她知道皇帝想要的答案,可在说出那个令陛下满意的答案前,菲特总要犹豫踌躇,哪怕那是她早已做好的选择。她不知道自己到底是在改变命运,还是像俄狄浦斯般于改变命运的途中踏上命运。




良久她才听见自己的声音,听见自己清楚地回答不会,也听见皇帝的轻笑。




“你们当然不同,普蕾茜亚可不会为了奴隶拔枪。”




“因为那个奴隶是陛下的赏赐。”她恭敬地回答皇帝,做出选择。




闻言,皇帝大笑起来,她起来走到菲特面前,温和地拍拍她的肩膀,“我很高兴你能如此珍视我送出的礼物。”她深邃的灰眸里只倒映着灯光,“我想没有什么比率领军队更适合嘉奖我们击毙反叛恐怖份子的公爵。”




“能够替陛下的分忧是我的荣幸。”菲特弯腰行礼,接过女皇伸出的手,吻在无名指的戒指上。




从珀肯顿宫出来已是深夜,菲特疲倦地靠在车后的椅背上闭目养神。右手攥紧十字架,她向上帝祈祷,就像记忆中那个被尘封已久的夜晚,她也是这般攥紧十字架祈祷。汽车驶入医院,她倏地睁开双眸,推门下车抬步往五楼的隔离室走去。




大厅里电视紧急插播着反叛组织恐怖袭击的消息,电视中的图像俨然是奈叶被带去的庄园。眼角余光掠过电视屏幕,她没作丝毫停留。莎玛尔早已在隔离室门口等候,金发医生神色颇为不虞,往日温柔的浅笑不见影踪,只余下严肃。




为防止信息素泄漏,隔离室作了全封闭式处理,只有进去才能知晓情况,菲特向莎玛尔问道,“情况如何?”




眉头紧紧打在一起,莎玛尔递给她一管试剂和面罩,“情况很不好,她被迫进入易感期。”




性盲症患者Ⅱ型几乎没有自主易感期,医学文献对此完全没有记录。今日之前菲特还未担心过这个问题。




“他们给她打的是最新型的烈性诱导剂,她体内本就有多种信息素残留,还受到外界强烈刺激。抑制剂已经对她失去效果。”越说莎玛尔的脸色越加难看,她捏捏眉心,压低声音,“作为医生,我希望你能进去安抚她,但作为朋友,我更希望你像个泰斯特罗莎。”




接过试剂面罩,菲特温声感谢医生,她望望紧闭的大门,“如果我像个泰斯特罗莎,我今晚就不会赶过去。”




“恰恰是这样,你才是菲特。”莎玛尔抱抱她,退开几步,“我会一直守在这直至你出来。”




因害怕刺激到Alpha,隔离室灯光昏暗,隐约可见一个人坐在角落。室内满是沉香,近乎凝成实质,她从未像此刻般清晰地感知到奈叶的信息素,和情绪。信息素里满是未曾显现过的狂躁,和印象中的奈叶大相径庭。




菲特竭力放缓呼吸靠近Alpha。当看清对方时,瞳孔猛然一缩。奈叶戴着止咬器,双眸猩红,呼吸粗重。若非奈叶手腕上绑着束缚带,菲特敢保证对方必然会对她出手。




“奈叶。”




她试探性地唤着Alpha,希冀能得到丝回应,好让她安心——对方理智尚存。她没得到回应。掀起眼皮,奈叶看了她眼,又垂下头,神情痛苦,半张的口中隐隐透出尖牙。在她与莎玛尔的设想里,只需要她站在原处释放出信息素,让奈叶在她的引导下整理体内紊乱的信息素,但这样做的前提是奈叶尚有理智。她没想到对方理智得如此之快,莎玛尔说她被送到医院里意识还算清醒,就连束缚带与止咬器也是她自己要求的。




抿抿唇,望着眼前的奈叶,菲特作出个大胆的决定。摘下面罩,伸手解开束缚带,菲特小心地释放信息素。小苍兰的香味缓缓升起。忽然后背一疼,身上一重,她被奈叶推倒在地。奈叶望着她仿佛野狼在看心仪猎物,汉尼拔在看猎物时也是这样的眼神吗,脑洞里突然冒出个不合时宜的想法。




沉香味逐渐逼近浓郁,失去面罩防护,这过份浓郁的气味险些呛到她,然而更多的是带来恐惧。那是刻入基因的恐惧,Omega对Alpha最原始的恐惧。菲特从未像现在般认识到奈叶是个Alpha,一个对她而言危险至极的处于易感期、丧失理智的Alpha。




她克服着内心恐惧,抚着奈叶的面颊低声道,“奈叶,我相信你从不会令我失望。”指尖探索着抚到卡扣,用力一压,卡扣应声打开,菲特用力将止咬器丢到一旁。下一秒颈侧一疼,奈叶咬了她,咬在堪堪擦过她腺体的位置。即便没有咬住腺体,大量高浓度信息素的注入亦使得她产生片刻眩晕。眩晕过后,菲特抱着奈叶手抚摸后背,温声引导Alpha整理信息素。




颈侧一松,灼热的呼吸打在肌肤上激起一阵战粟。菲特知道最危险的时刻已经过去,她暗中松口气,继续安抚奈叶。




“这样很危险。”奈叶虚弱的声音飘过,她撑起身子似乎想起身,可惜没有力气只能躺倒在地上。




“抱歉。”




她听见奈叶低低说。




“你永远不必同我致歉。”菲特吻了吻奈叶额,“现在一切都过去了。”


——————


注释:


俄狄浦斯:希腊神话中人物,因想逃避弑父娶母的预言而走上预言中的道路。


汉尼拔:同名小说中人物,喜欢吃人。



我要打赏

打赏请先登录

粉丝排行

您目前的粉丝值是:-
排行是:-
打赏动态 更多
  • 还没有打赏记录
没有找到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