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3章 〈章四十四.五.平凡的願望〉

作者:hkopenh038172
更新时间:2024-07-05 22:12
点击:59
章节字数:6204

举报章节
选择正文字体:

〈章四十四.五.平凡的願望〉


我在八歲的時候到過領主家,為重傷的大小姐治療。治療完了就被丟出來,送回河川村。我本以為跟貴族的關係到此為止,應該不再有機會接觸阿克西斯家,但天神總是愛作弄我,時隔兩年就要再度「被綁去」。

雖然在河川村,被大家「女神」前「女神」後地稱呼,很難為情,但大家都待我很好,我不想像被貨物那樣拋來拋去了。自從被綁架過兩次,領主大人派更多衛兵到河川村保護我,「女神」的名號就出現了。我漸漸地習慣大家會送我禮物,爸爸說過不能收,他絕不賣女,但他們總會哀求我收下,是不能不收的。每逢祭典,我和眾神一樣,收到人們奉獻的「貢品」。全部人都送,唯獨你一家不送,到時候女神不救你就是你自作自受,我曾聽有人這麼說。就當作是治療的費用吧,大哥說;也不能讓春香做白工啊,二哥加把嘴,爸爸聽了只得嘆氣收下。

「大哥,我跟你播種。」

「春香啊……你去找阿嫂她們煮飯好嗎?」

「二嫂,我幫你切菜。」

「春、春香,你去走走吧!看看大家有什麼要幫忙?或者跟小孩玩!」

自從成為「女神」,一切都變了。不論生氣蓬勃的春天,還是農忙的秋天,家人都不想我太「操勞」,家裡什麼事都由他們做就好。家裡人多,我也有幾個侄仔侄女了,阿嫂她們要照顧他們又要打理家務事,真的什麼都不用我做嗎?我執意要幫忙,她們不會阻止我,但是卻把我排除在外似的,不會告知家裡的事。我成為河川村所有人的「女神」,就脫離了家。

我忐忑地聽從二嫂的話,去找通山跑的年紀相若的孩子玩。我們從小玩到大,都是鄰居,都是村中的同伴……

「春香……好、好喔,我們一起玩。喂,你看著春香,不要讓她受傷。」

「怎麼又是我!這樣我就不能玩了!」

「要是被媽知道『女神』受傷、『女神』生氣,誰都不用玩!你再嘈我就跟阿姨說你欺負她!」

「我才沒有!是你欺負我!」

他們吵作一團,看著我的眼神跟哥哥、阿嫂一樣,都是冷冷的。為免他們不歡而散,我悄悄地退出,退到豬欄邊,摸摸無所事事、終日吃喝的豬。

明明沒有「女神」這個稱呼之前,大家都會熱絡找我,知道我有治療魔法也不會這麼客氣。忽然,哪裡都容不下我。大家需要我,卻又不是真的接納我。

「姑姐,你在做什麼?」幾歲大的侄女呆呆地走過來,抱住我的腿問道。

「我……無事可做。」

「我想騎牛牛,姑姐幫我!」她拉著我往田間去。

家裡就只有侄仔侄女沒把我看作「女神」了。他們還小,不懂事,長大後會跟著大家叫我「女神」嗎?

「春香!」一個人從家中出來,直直地向我們走過來,「昨天忘了,這是我和媽媽給你的!」

那是一籃果乾。可露可家貧,拿不出什麼「貢品」,摘果實曬乾做成果乾,或者揉些飯團,摘棵菜,就是她們花心思擠出來的美好東西。可露可剛剛應該跟阿姨在她們那小塊的田上插秧,做完才來找我。

「謝謝……」我接過竹籃,遞給侄女,「食嗎?」

「嗯!」饞嘴的她馬上就啃起果乾。平常收太多「貢品」了,吃那麼多不好意思,我都會分給他們。

他們終有一日,也會稱我為「女神」吧。我看著我的青梅竹馬,從嬰兒起就一起成長的可露可,確信著。

「可露可你現在要練射箭嗎?」我扶侄女騎上牛背。

「是啊,我要努力練習,保護我們的『女神』嘛!春香你要陪我嗎?」

「好……」反正我也沒事做。跟可露可一起,比較舒服。

「女神大人──春香──有衛兵找你!」一個男人跑來找我。

難道又要抓我去治療?心感奇怪,可露可伴我走到衛兵面前。

「領主大人有令,要春香你跟著二小姐打獵。」

「現、現在嗎?」

「對,請跟我走。」

「春香,我通知叔叔,你放心去吧。阿叔,一定要保護好春香!」可露可跟我揮揮手之後,便朝我家的田地走去。

「是我們有春香在,安心得多才對。」衛兵笑了笑,走在前頭,我則跟上。

走到村外,能望見幾個人和馬在小丘上等候我們。

「守井大哥,接春香來了!」

「你好,我是衛兵長,守井。領主大人擔心二小姐打獵的安危,特別要求春香你同行。春香你只要跟隨我們就好,不需要參與狩獵。」粗獷的男人恭敬地對我說。衛兵長雖然是平民,但身任要職,應該比我這個農民孩子的地位還要高級,卻是對我客客氣氣,一定是因為我是「女神」。

守井身後,有四位跟他差不多高大的年輕衛兵。衛兵的中間,便是「鶴立雞群」的二小姐。我曾跟她見過兩次面,又只有她一位女生,該沒認錯。

二小姐坐在馬上,高高在上的看著我,臉色嚴肅,不苛一笑的,一聲不吭就踢踢馬身,轉身領大家起行。守井見狀,立即上馬,越過二小姐,領隊。兩年前她還特意跑來河川村感謝我救了大小姐,不論是擔憂而哭還是感謝的笑容,都比現在不喜不愁臉無表情美麗得多。看來,二小姐跟阿克西斯家的其他人一樣,或許貴族就是這樣的。

衛兵扶我上馬,我們便隨著守井的馬步而行。聽他們說,這次是守井帶隊,待二小姐熟悉打獵後才放手給她帶領。其實這是二小姐第一次打獵,他們有幸被選上跟隨二小姐,不用做無聊的訓練。不過這是另一種訓練,馬術和野外生活技能就在此被驗證。

走了一會,我們進入了樹林。樹不算茂盛,但生機處處,似乎有不少動物在這裡生活。他們來了一場比賽,比試誰獵得最多兔仔。除了我和守井,大家都鬥志高昂的出發,我們倆則只是跟隨沒有參賽。

不出一會,大家就四散了。再不出一會,大家又回來了。人人手上都有一隻或以上的兔仔,唯獨二小姐兩手空空。

一集合,大家就看到沮喪的二小姐和一眾戰利品,察覺到出大問題了。這場比賽有勝有負,有獎有罰,輸家唯獨二小姐,唯獨二小姐要受罰……罰、罰貴族?我雖然不是參與者,但也怕被波及。

衛兵們你眼望我眼,誰都不敢說第一句話。這時,守井走到眾人面前。

「我看……大家都獵到兔仔,做得好!二小姐,唯有你獵不到,我們說好了會有懲罰。」守井來到二小姐前,語氣嚴厲。

「願賭服輸,罰吧!」二小姐堅毅地道。

「今天你自己搭帳篷,不得叫任何人幫忙。獵回來的兔,他們先享用。」守井說完這話,看了我一眼,「還有,你要跟春香一起睡。」

誒,怎麼我成為了懲罰的內容?要貴族小姐跟平民睡覺,太羞辱二小姐了!

「是!」二小姐立正,大聲回應。

今天的打獵活動到止為此。兩位衛兵處理兔肉和晚飯,兩位衛兵和二小姐一起練習弓術,守井監督,只有我無所事事。我在這裡本來就只是為了以防萬一的治療,所以沒有人理會我,各忙各的。

「二小姐,腰挺直,手拿穩!」守井喝道。

「是!」

「眼望前,望向遠處!」

「是!」

箭矢「咻」的一聲從樹幹旁掠過。

「回去再練百次!」

「是!」

「你!二小姐都這麼努力了,誰准你偷懶!給我把箭撿回來!」守井指著鬆懈的衛兵。

「啊、是,對不起!」

聽說二小姐日後會到雷格爾學院,就考戰士系,沒想到連射箭也要學。她與比她高大強壯的衛兵們一同競賽,也毫不怯懦,還和他們一起練習,一起被守井罵。罵不還口,二小姐和大家一樣順從守井的話。

接著守井教導二小姐搭建帳篷,叫衛兵和他一同示範。二小姐認真地看,認真地聽,認真地動手試。她在搭的時候,沒有人伸出他的手。

她和大家一樣。那我呢?我在這裡,跟在河川村一樣,被排擠在外……

「二小姐,我、我來幫你!」我拉住繩,對上她錯愕的眼神。

不,二小姐還是特別的。雖然大家沒有表明,但都默默照顧著她。只要我跟他們一樣是二小姐的跟班,跟大家一起服侍二小姐,那就能融入大家了。二小姐彷彿是光芒,把一切的「特別」吸到她身上,而我就能躲到影子之下,不受注目。

「我要自己……」二小姐搖頭。

我用力地扯住繩,不願放手,「是我自己要幫你,不是你叫的!」

「可以這樣嗎?」二小姐呆然地喃喃自語,「好像……好像沒有錯。」

「嗯!讓我幫你!」我笑著走近她。

守井微笑地看著我們,一語不發,應該沒問題的!不過二小姐好像不懂看他臉色,還在糾結。

「要怎樣做?」我接著問她。

「把釘穿過繩,釘在地上。」二小姐糾結歸糾結,還是回答了我。

我快速地打個結,套上釘,遞給她。

「我、我來釘在地上。」她慢了一點才接過,然後拿錘使勁地錘釘,把釘牢牢地釘在地上。

我們就這樣一步一步地搭起了帳篷,中途有做錯的守井便替我們糾正。以第一次來說,做得不錯了吧。我們剛完成,就聞到陣陣肉香。大家圍著營火,口水垂涎的看著火上的野兔。豆與米混合的糊仔已經煮好,裝了糊仔的碗一個傳一個,人人手上都有一碗。

野兔燒好,斬成不同部份,也是一個傳一個,很快一隻兔腿就傳到我手上。二小姐眼睜睜地看著香肉傳來傳去,卻沒有任何一塊肉落入她手中。

「二小姐,給你。」我把我的兔腿放到她碗中。

「不行!我要等你們食完!」二小姐把它推回我腳邊。

我看衛兵沒有人在意這件事,一同笑著吃飯。反倒是二小姐這麼一說,氣氛就變得僵硬了,他們都不好意思吃。

我使勁地扯開兔腿,一分為二,一半是我的,一半是二小姐的。

「一人一半!」

她看看我,一面不可思議的,又看看兔腿,思想片刻才拿來咬。她一邊咀嚼,一邊看著我,默不作聲。

豆米糊和兔肉一起吃,好美味!吃兔肉好奢侈……不能吃這麼多,平常我在河川村已經吃得夠多了!在河川村還能因為我是「女神」,常治療大家,是一種「工作」,但我在這裡什麼都沒做,沒資格跟大家同吃!衛兵們長得這麼高大,平常辛苦了,要讓他們多吃。

我把手上這碗豆米糊和這半隻兔腿吃完之後,匆匆將碗匙收起,幫助衛兵分肉。大家有講有笑,氣氛很熱絡,守井也加入其中,只有我們兩個女生沒話好說。

晚餐後休息一會,我和二小姐就鑽入帳篷。守夜由衛兵負責,我們還小,所以守井叫我們早點睡。但是在貴族旁邊怎睡得了,我眼光光望天光,望著夜空的星星,覺得連星星都太刺眼了。二小姐也睡不著,她望望天空又望望我,狹小的帳篷裡我無處可躲。她好像有話想說,卻又沒發出聲,最後翻過身背對著我,不知何時我就入睡了。

身邊隱約有點騷動,有點聲音,有點動靜。這動靜沒有大得驚動衛兵們。是野兔?小狼?野狗?棕熊?小鹿?是肉食動物就糟糕了!本想繼續睡的我,驚醒過來。

旁邊是空蕩蕩的,沒有任何動物走進來。二小姐不見了。二小姐被咬走了?該不會的,要是野獸攻擊一定會有血跡和氣味……

我狐疑地爬出帳篷,天空點起了微弱的日光,弱得僅僅能看到手腳,連衛兵的臉都看不見。但是聲音,不會因陽光而減弱。在我們的帳篷後方,眼不能見之處,傳來「咻咻」的微音。

我慢慢地靠近,眼睛漸漸適應光與暗之間的亮度,才發現那是二小姐,並沒有其他人在旁。她手上是一把弓,專心致志地射箭。

弦音一直在我腦中迴盪,堅強的背影一直印在我的眼中,直至衛兵們紛紛睡醒,發出雜聲,才把弦音蓋過。

這天他們又來了一場比賽,跟昨天的一模一樣。二小姐意志堅定的要參賽,用力地拍打馬身,一馬當先地跑走。

「春香,跟我們打獵還習慣嗎?」守井也如昨天跟我待在一起。

「我只是看著你們打獵,什麼都沒做,怎會不習慣呢。」我不好意思地搖頭。

「要你混在我們這班臭男人之中真是難為你了。是不是我們汗臭太強,臭到你沒胃口食飯?」他打趣地道。

「不、不是!我、我只是沒資格食得多……」我連忙擺手,「是難為二小姐才對。」

「不用擔心,二小姐兩年前就跟我們一起練習了,她已經習慣跟我們相處。」

「也習慣了早早起來射箭嗎?」

守井頓了頓,嘆氣,「真是固執的人。春香,二小姐身邊沒有跟她同齡的女生,請你多多照顧她。」

「沒問題!我會跟大家一樣照顧二小姐的,有什麼事都即管吩咐我!」

衛兵做什麼我做什麼,就像他們多了一個可以使喚的人,我卻樂得輕鬆。

閒也是閒著,不如到溪間抓點小菜,我向守井如此提議,便到了鄰近的溪流。溪中有些小魚,也有青蛙、螺等,不知道大家喜歡吃什麼呢?螺放在水裡煮,很有風味……

我哼著歌,愉快地採摘。手腳濕漉漉地上來時,聽見了急促的馬啼聲。馬踩在平坦的地上,團團轉似的,沒有跑出一個方向。我和守井應聲而出,馬上的人便跳下,抱著戰利品衝過來。

「春香!」紅著臉的二小姐大喊,「給你!」

她把懷中仍溫熱、流著血的小野豬塞給我。小豬一般都會跟著媽媽,是牠不幸落單嗎……真是對不起。

「給你食的,整隻。」她認真地說,「他們不能搶。」

「太多了!」我把小豬推回去。

「你昨天食好少,會餓的。」她堅持地按下。

「我、我沒有餓……」

「你的就是你的。」

「那、那二小姐你努力打獵也餓了,我們一齊食!」

二小姐又呆呆的望住我,這次她死氣的臉上有了一絲生機,一絲微笑。微笑流露,微笑相對,不知不覺我也笑起來了。

打獵不長,兩三天就一定結束。但是打獵不只一次,往後的日子,二小姐不定期的來河川村找我,拉我上馬。每當打獵的日子,我就是二小姐的跟班。當跟班陪伴二小姐,在帳篷裡看星星聊天,分享村裡的趣事,一起睡覺,一起……

當跟班是件快樂的事,沒打獵待在村時,偶爾會盼望二小姐來。今天會來嗎?還是明天?下個月?經過村口,多了一份期待。

然而在十四歲那年,二小姐再沒來過河川村了。

而我,繼續履行從來不會改變的「女神」的職責。




舒服的床,舒服的香氣,舒服的早晨。陌生,卻又安心。同眠而不在帳篷,既新鮮又熟悉。

神智從過去回到現在,才感受到一隻手的重量躺在自己的身上。沿著手臂看去,是金色的散髮,是精緻的臉龐,是安眠中的澪凜,這個房間的主人。

竟然比她早醒來,真是不可思議。不是跟班,而是朋友嗎,這也不可思議。

就在我笑著欣賞她的睡顏,她的眉頭皺了一下,眼簾緩緩昇起。

「唔唔……」低沉而糊塗的聲音,聽不出什麼來。

「今天不練習嗎?」我輕笑地問。

「咦……咦!太陽這麼亮了!」她嚇了一跳,彈起床。

「偶爾睡懶覺沒問題的,澪凜你要多休息才對。」我也坐起來,輕撫她背。

「唉,也沒辦法了,今天打算拉可露可和彩攸到豐田城走走,沒時間練習。」她懊悔了一刻便下床,「對了,春香穿我的衣服吧!我的衣服好多,平常放在家裡都沒機會穿!」

「吓!怎……」我下意識地想拒絕,卻在話說完之前想起「朋友」二字,「那、那我不客氣了!」

「來揀一套!」她笑嘻嘻地打開衣櫃。

「叩叩」,「凜凜、春香,你們醒來了沒有啊!」,「嘭」──三種聲音順序傳來,卻不到我們反應,門便被推開。

「你們在做什麼?我又要我又要!」可可衝進來,見到衣櫃便興奮了。

「我沒批准你進來,滾!」澪凜兇惡地罵道。

「可可,下次記得要問……」我無奈地夾在二人中間消滅火氣。對上澪凜的眼睛時,她瞬間就變溫和了。

可可望望我,又望望澪凜,「你們昨天聊了什麼?凜凜的床一定又軟又舒服。」

「與你無關,是我們的秘密。」澪凜轉過頭。這樣不是更令人好奇嗎。

「誒!春香──告訴我──」可可抱上我,撒嬌道。

「嗯……秘密。」我倆相視而笑。她不想說,我亦不想說。

「春香也不肯說?唔……你們好可疑……」可可脹起臉頰,瞇起眼睛盯著我們。

「你們今天跟我走豐田城,去把彩攸叫到門廳等我們。」

「逛街?耶!我馬上去!」聽到有趣的行程,可可拋開剛才的疑惑,快樂得像一支箭飛出去,來去如風。

澪凜關上門,回到衣櫃前,親暱地抓住我的手挑選衣裳。她的手好溫暖。

這一夜是屬於我們的秘密。以後說不定會有更多秘密。我能下定決心的是,我想回報這份溫暖,彷如她對我般的愛護她。

我忽然地察覺到,有一個地方,那裡的我不是任何人的「女神」。而這個地方,近在咫尺。


這次的番外同樣是澪凜春香回合。回應了章七點五。
其實春香的過去也有很多故事,但是很難加插在主線劇情中,而且春香的戲份相對比較少,只好由番外補充。至於為什麼要挑有澪凜出現的時候,那當然是因為這段日子對春香來說很重要。
春香其實接受了自己是「女神」,承擔「女神」的職責是理所當然的,同時卻矛盾地想逃避「女神」,逃避獻上貢物的村民們(家裡就是另一種壓力)。兩種想法一直拉扯著春香。十歲開始的打獵時光,正是提供了逃離「女神」的機會,讓她能喘口氣。當時十至十四歲的春香可能沒留意,但心裡是很喜歡能當「普通人」的時候,所以能做二小姐的跟班很開心。
同時,因為打獵才能見到春香,才能有放鬆的時候,澪凜同樣珍惜這段時光。也稍微補充那時的澪凜的性格和成長,是異於一般貴族的。因為遇見春香,澪凜才會像現在比較多話(雖然都是嘮叨的多),開朗一點。
打獵就成為了二人特殊的休息場所,某程度上二人互相救贖。在章四十四,春香才想起來,以前她和澪凜就是這麼過的。
有趣的是,過去的春香一直覺得自己是跟班和人民,而澪凜早就把春香當成好朋友,所以早期的章節就有這種不協調感。
最後的可可,其實有在想「原來我一直都是電燈泡啊」,但因為是春香視角就沒加上去了。哎呀可可你辛苦啦(喂)。

這章是小說本2會收錄的一章,另外還會多寫一至兩章番外加筆!

小說本1印調仍然收集中 有興趣可以填寫 謝謝!
https://docs.google.com/forms/d/1tUyqNJOAu3JedubAa__joJYuRs5MtGU3UCfv7ra2-5s/edit


我要打赏

打赏请先登录

粉丝排行

您目前的粉丝值是:-
排行是:-
打赏动态 更多
  • 还没有打赏记录
没有找到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