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章 怨家宜結,不宜解

作者:黑樂
更新时间:2024-07-08 22:28
点击:241
章节字数:4582

举报章节
选择正文字体:

噢!撒旦!這是甚麼回事?Martha頭痛欲裂地發出痛苦呻吟,右腦傳來大錘子反覆粗暴敲擊和攪拌器翻騰扭曲神經的噁心感。


虛弱乏力的Martha扶住濕漉漉污穢不堪的牆邊搖搖晃晃站起來,卻像剛出生的鹿崽般跌回地上。對此毫無頭緒的女人倚著綠色大型垃圾箱坐起身,強烈偏頭痛令她感到反胃作嘔。


到底是甚麼事?伸手擦拭額頭時發現到奇怪。冷汗隨著她抺過額頭像水簾般滑落,左眼因此貶過不停,但右眼……


只剩下一個空洞。


顫抖地看清楚雙手,鮮紅色的皮膚和黑色銳利的爪子。


而這抹詫異的紅色……不久前才見過。


FUCK……


三個月後。


Martha走進這家名叫「消音槍」她根本不會光顧的餐廳。音樂太沉悶、酒水抬價太貴、能打炮的對象不好找,她並不喜歡在地獄裏仍保持最不值錢的道德感的地方,虛偽得讓人發笑。


若果不是之前那床上功夫特別好的優質男魔約她在這裡約會,Martha壓根不想來。反正有人請客,那似乎也沒啥好投訴。


她踏進餐廳瞬間便吸引人們。


女魔的嫉妒目光,男魔的驚豔饑渴,都讓Martha如淋春風。


以前尚是有家室的母親時,即使身材火辣美麗動人讓她追求者無數,但為了維繫人間世俗中的完美家庭,她還是沒把放蕩殘暴的真面目放上桌面。


現在不單止撇除家庭包袱,還生活在天堂般一切都可以充斥瘋狂和創意的地獄,她每天都能振臂高呼「老娘愛怎瘋就怎瘋!」


沒有法律,理所當然亦不用背上任何刑罰。


沒有疾病,不會懷孕。再也不用擔心疱疹、HPV、淋病和HIV,更不用他媽的浪費金錢買衛生巾和安全套,只要她希望就能隨時隨地像隻發情野獸般徹底滿足肉慾。


這些魔們也非常結實沒有那麽容易死亡,即使不小心玩瘋將別魔煎皮拆骨,只要及時救活,過上幾天,對方還能蹦蹦活跳,甚至曾經遇見重口味的還會求她玩第二遍。


她靠著驚人魅力弄來一塊能來回人間的阿斯蒙蒂水晶,並活用高超烹飪技巧在地獄開了家食人族私房菜,生意可謂蒸蒸日上。


不過這次她沒有像以前那麽高調,免得經社交媒體宣傳一番後這類料理的對手變多,所以都只作客人間互相介紹的優質生意。


好吧,這地方食物還是物超所值,或許以後能多來幾遍為菜單取靈感,並順道勾搭廚師,看能不能深入交流「廚藝」。


飽暖思淫欲,桌底下早已蠢蠢欲動用山羊蹄子挑逗著男伴的Martha苦苦等待服務生把信用卡還回來。


正在此時,門外傳來一陣電鋸發動的嘈雜聲音。


女性憤怒的咆哮和男性娘炮的尖叫後,一切重歸寧靜。


不久後,店門就被推開。


一個淺紫色皮膚,頭頂山羊角灰白色長頭髮的女罪人提著電鋸走進餐廳。


天啊!居然還有魔會在地獄穿長袖高領的衣服?哪來的保守老古董?Martha挑起她細心修飾過的眉毛……對的,如果你希望自己有吸引力,即使活在地獄當然也要好好打扮。


櫻桃紅的衣服和電鋸鋸齒上還滴著小惡魔的黑血呢,但這裡的員工似乎都對此很習慣。對地板上的髒污沒多大抱怨,馬上就拿出水桶拖把清潔現場。


「嘿!妳要去更衣室換掉髒衣服嗎?」蜘蛛罪人酒保伸出其中一隻爪子接過對方沉重的電鋸「又碰上跟蹤狂了?」


「哈!不就是那點屁事」從她這邊只能看見那身段其實還滿苗條有致的背影無所謂地聳聳肩「沒事,一會回家洗乾淨罷了」


……為何這聲音那麼似曾相熟呢?總覺得這事情很重要。


躺在床上抽事後煙的女罪人努力回想,卻也不忘把享受完畢在床上昏昏欲睡的男魔一腳踹到地上,沒人能夠在她家過夜!


打從那天起,Martha便不時光顧那家餐廳。


一方面,想勾引廚師取得肉料理的獨家配方(可惜被酒保兼老闆的蜘蛛發現,差點被列進黑名單)


另一方面,她想見見那個電鋸女魔,有時候甚至會拿著獵槍埋伏在餐廳附近等對方出現,就像過去在人間捕獲獵物般興奮難奈。


某晚上,等Martha下班經過時,發現門外出現被電鋸撕碎的殘肢碎肉,她便抓緊愛槍躲到一旁。


許久沒有感覺到重生的心臟如此猛烈跳動,簡直要蹦跳出胸膛。


漫長的一小時後,目標終於離開餐廳,她毫不猶豫就愉愉跟在對方背後。


但過於專注面前背影的Martha卻大意地沒察覺到,對方正把她帶進死胡同。


直至她在陌生的林間小路一轉角,失去了對方縱影。


「該死的!跑去哪?」無頭緒地搔搔比生前來得更蓬鬆毛茸的紫髮,Martha將獵槍抬在肩膀四處尋找。


當徑直走出矮林之際,迎面傳來一陣呼嘯,在猛烈衝擊下她失去了意識。


~~~~~


當Martha再醒來時,雙手被反縛在木椅後,每邊腳踝都固定在椅腳動彈不得。


身體傳來陣陣散架重裝的疼痛,大概是被車撞了。


「真是冤家路窄」打火機火花石轉動磨擦的聲音從身後傳來,隨即是被點燃的煙草味「想不到妳還當上跟縱狂」在漆黑中香煙前端的紅光就像螢火蟲的發光屁股。


「妳是誰?」她記得這聲音,正是拿著電鋸進「消音槍」的女魔「妳這瘋婆子開車撞我了?」


「非常可惜速度不夠,沒把妳撞死」語帶遺憾的女魔打開燈,昏黃燈光照亮四周Martha才發現自己被綑在書房中央。也第一次看見這個令她思來想去許久的女魔真面目。


倚靠在辦公桌旁一手橫胸一手夾住香煙吞雲吐霧的她還是那身保守得可笑的衣裙。


灰白色長髮一絲不苟地被黑髮帶裹弄整齊向腦後,挺有氣派的同色山羊角也貼攏頭部兩側伸展而尖銳得能把人刺穿的末端則彎指向天。赤紅大眼裡是憂鬱的黃色瞳孔正透過紅框眼鏡目不轉睛瞪著自己。


尖尖長長的耳朵配上小家碧玉温潤可愛的臉蛋讓她挺似某老鼠樂園裏長久陪伴長不大男孩的綠色小精靈。雖然她是紅皮膚白頭髮且長有一條靈活的箭頭尾巴。


而且……雖然胸部尺吋沒自己來得雄偉,但如果Martha是個男人或是男魔,絕對會對上身那對雙峰和下身將束腰長裙撐出漂亮弧度的屁股垂涎三尺。


也許甚至可以為它們打上一炮。


「妳居然忘記我?真讓人傷感」湊近將深深一口煙霧,故意為之吐到被五花大綁的Martha仍然美麗的臉上,此舉也不過讓同樣有抽煙的女罪人空洞眼眶感到搔癢。


「Jarold Mayberry有印象嗎?」她提到了一個難以忘記的名字。正確來説,是難以忘記的姓氏。


這姓氏能代表兩樣東西。


第一個,某個已經忘記啥樣子的有婦之夫。但Martha記得關於他的細節大概只有會戴安全套和喜歡玩p眼的混蛋。


另一個,就是在視頻通話時發現他們通姦的對方妻子。Martha甚至在被槍擊時亦沒有見過其模樣的女人,卻為大難不死的自己帶來白花花的兩百萬美金和贏得被全國稱為英雄的名利。


「哈!FUCK 撒旦…的確是冤家路窄」


「所以妳是要報復我?」將抽完的煙屁股丢進玻璃煙灰缸,回來就伸手粗暴拽著Martha既像鹿角又像枝丫的黑角扯偏她的頭「整整一個月,妳以為我真的沒發現嗎?」咬牙切齒恨不得立刻撕碎這害她下地獄的婊子「所以這次妳又想從我身上奪走甚麼?感謝妳和Jarold,都把我弄得不敢開展新感情!」


「也許妳只要别再挑上愛玩p眼的混球就好」毫不在意地說出無疑會引爆對方的話「又也許,妳該接受傳統傳教士體位外的新體位」不懷好意地用僅餘的左眼打量面前恐怕就是因為性生活不和諧而導致丈夫出軌的女罪人。


憤怒得眼冒紅光,白髮隨着渾身散發的不祥氣息飄浮起來「臭婊子!」狠狠送上巴掌,力度之大甚至連送巴掌的女魔都扶著手腕,可能是使錯勁扭到手「妳就是這樣勾引男人的?!」


狠食巴掌的Martha頓時頭暈目眩,她感覺到鼻子和右邊空眼窩甚至因為重擊開始流出黑血。源源不斷地沿住臉龐滴落,黑色污漬弄髒紅色皮膚後滲進紅色波點上衣「别把事情弄複雜,聖母瑪利亞」腦震盪外加失血使她感覺很快會失去意識「我只是……想知道妳叫…甚麼名字」


~~~~~


Martha再醒來時已經是隔日中午,搓揉眼睛爬起來的她發現自己不單躺在沙發且被柔軟毛毯蓋著。


「醒了,把東西食完就滾」坐在昨晚綑著她的木椅子上,邊抽煙邊打開電腦埋頭苦幹的女罪人厭惡地跟睡醒的Martha說道。


扶著腦袋爬起身的Martha發現自己被剝得剩下純黑色的性感蕾絲內衣褲「喂,聖母瑪莉亞,妳把我剝得一絲不掛是甚麼意思?」


連頭都懶得轉過來的女罪人只是抽了口煙後繼續自己工作「叫我Mrs. Mayberry,臭婊子。若果妳想穿著未乾好的濕衣服離開,就自己去洗衣機拿」


這女人腦袋是真有毛病吧,她沒忘記自己是把她弄得家破人亡吧?還幫她洗衣服?


Martha疊好剛才用過的毛毯,便慢悠悠地走到Mrs. Mayberry旁邊。


……可沒想過會有人為情敵煮鬆餅,而且已經有一組餐具被清空。


她非常自然地拉開對面椅子坐下,倒蜜糖食起來。


「妳就不怕我下毒?」見她如此安心食下從蜜糖海撈起的鬆餅,Mrs. Mayberry忍不住調侃。


「那妳昨天就該動手」打從成為母親,她就已經由食鬆餅的那方,步進煎鬆餅的一方。許久沒食過火候如此完美的鬆餅「該不會又打偏了吧?」直覺告訴Martha,這蠢女人可不是自己的同類,與早就縱情縱欲沉溺在禁忌之海,注定死後必定墜入地獄的自己不同「還是電鋸更順手?」


對Martha挑釁似的言論沒多大情緒起伏地Mrs. Mayberry只是露出莫名疲憊眼神「只是習慣煮兩人份而已」長長尖尖的可愛耳朵沒精打采地垂塌「有興趣,妳可以將冰箱裏剩下的粉漿都弄來食」腳蹄不自在地磨擦著木地板,大概也沒想到跟Martha平和相處「我前夫……Jarold…他胃口總是很好」


「妳的平底鍋都放那?」既然都被邀請,順道祭祭五臟廟也好。


Martha還是第一次堂而皇之踏進另一個女人的廚房。嘛,像她這種金髮漂亮的南方婊子可總是能挑動每個場合的荷爾蒙,忠於自我需求又沒多少道德規範的女人怎可能是婦女之友。


看見這井井有條的廚房,她突然明白為何那叫Jarold的臭男人會不安於室。


「洗手盆上方的櫃子,拿中間的」清洗得沒半點油膩的平底鍋很有質感,會挑優質日用品。她是那種忠於家庭忠於丈夫的女人,好得男人都不敢要求玩新花樣的完美妻子「我去收衣服」


對啊,現在Martha身上還只穿着內衣褲呢。


她還是首次不為煽動别人~欲~火而半祼煮食「妳要來一片嗎?」手中的份量還能煎成三四塊鬆餅,估摸今天午餐都不用食。


「我還能多食一塊」Mrs. Mayberry從隔壁房間大喊道,連聲音都是軟綿綿不帶殺傷力。


媽的,Martha覺得自己還挺厲害,居然能逼瘋一個這樣循規蹈矩的完美妻子。


待她煎好鬆餅回桌子時,只見自己燙好的衣服牛仔褲被掛在椅背,摸起來暖呼呼且帶有柔順劑淡淡清香。她都不知道地獄有柔順劑能買。


Mrs. Mayberry活像隻停不了的小蜂鳥,忙完疊燙衣服,然後又轉戰洗手盆裏剛使用完的平底鍋。


並不焦急穿起衣服的前小三安静地邊食著自己煎焦邊的鬆餅,邊看著這抹忙碌不停的背影,某個奇怪的想法從腦內蹦出來。


待Mrs. Mayberry回桌子享用鬆餅時,Martha已經食完自己的份並好整以暇地穿衣服「滾出去,别讓我再看見妳」因為食到焦黑而皺起眉頭的淺紫色女罪人不耐煩地用蹄子叩擊地板。


「不,我拒絕」穿著完畢的Martha將比生前更蓬鬆毛茸的長髮撩出衣服外,甩甩秀髮的她吊兒郎當坐回椅子滿臉壞笑地對Mrs. Mayberry說出足以讓人血壓狂飆的話「我決定成為妳的室友」


Mrs. Mayberry氣怒得將桌子硬生生拍出蜘蛛網裂紋「媽的!開玩笑!要不是妳這臭婊子我根本不會來地獄!!」灰白長髮騰升閃動紅光,尾巴直聳指天。


習慣大風大浪的Martha可沒半點害怕「要不是妳那麽焦急殺了我,我還有機會一家四口移居這裡呢」伸手把Mrs. Mayberry仍未食完的鬆餅放進嘴巴食掉「就等我陪妳找到别的男人,走出情傷吧。」對這種盛怒殺人的類型,激將法會很好用「有誰會比我這南方婊子更懂男人?」


誰能想到小三和正妻會住到一起呢~



我要打赏

打赏请先登录

粉丝排行

您目前的粉丝值是:-
排行是:-
打赏动态 更多
  • 还没有打赏记录
没有找到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