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5章 孤行的鍊金術師與人造之愛(上)

作者:星寒之夜
更新时间:2024-07-03 00:30
点击:74
章节字数:4172

举报章节
选择正文字体:

「貴安,榭亞妲大人。」


「貴安,榭亞妲學姐!」


「早上好啊,榭亞妲小姐──」


在賽爾尼亞斯帝國首都旁的王立帝國學院裡,學生們不分男女年紀,都爭相與名為芙洛娜·榭亞妲的美麗少女打招呼。


──但是這種被人群圍繞在中心的情況,對芙洛娜來說卻已經是習以為常。


「貴安。」


及膝的裙擺輕輕飄盪,芙洛娜微微點頭還禮,臉上可愛的微笑頓時療愈了眾人的心。


粉色的及腰長髮在日光下搖曳,緋紅的眼眸透著清澈柔和的波光。


出眾的外貌配上優雅嫻靜的氛圍,令芙洛娜那身與其他學生無異的白色制服都生出了與眾不同的美感。


在一眾貴族中也算不錯的身分背景、極為優異的成績、溫柔開朗的個性、典雅的同時又不會清冷到讓人難以接近的氣質──


毫無疑問,在其他人眼中,擁有這些特質的芙洛娜可以說是過著受歡迎到讓人羨慕的美好校園生活。


……但只有芙洛娜自己心裡知曉,事實並非如此……


————————————————


午間的休憩時間,芙洛娜與事先約好的後輩有說有笑地一同來到了位於學院南方的植物園的開放區域裡。


──整理好裙子的芙洛娜坐到了野餐墊上。


她一邊享用提籃裡的午餐,一邊聽幾個學妹分享近幾天的趣事,接著指導了她們學業上的疑問,最後就在談笑間結束了午休時段。


下午,回到教室的芙洛娜在課堂中完美地解答了教授所提出的問題,出色的表現令她一下課就被興奮不已的同學們團團圍住。


各式各樣的讚美詞彙在耳邊此起彼伏,讓芙洛娜不好意思地笑了笑──熱情的同學們一直持續到放學鐘響才解散。


與另外幾個學生一起用完晚餐後,芙洛娜回到了宿舍。


喜愛文學的室友一見到她又情不自禁地開始談起剛看完的書籍內容,還順便推薦了最新的熱門書單。


這時,另一個室友毫不留情地吐槽她給的太多,於是兩人又打鬧起來,逗得芙洛娜忍不住笑了。


直到深夜,目送玩累的兩人去洗澡準備睡覺之後,芙洛娜才算是結束了她的一天。


「……」


洗完澡換上純白睡裙,芙洛娜不顧還沾著濕氣的長髮,直接倒在了柔軟的床上。


把手臂遮到眼睛上,芙洛娜沉默好了一陣,才發出滿是煩惱的疲憊嘆息。


「……又來了。」


不知為何,在經歷這些明明是再普通不過的、一如既往的日常時,她的心裡卻總是會冒出一種無法言喻的異樣感覺。


──這突兀的奇怪感覺已經盤踞在芙洛娜心底許久了。


可是不管她怎麼思考,都得不出解決方法。


芙洛娜很確定,她絕非對學妹的提問感到厭煩,也不是反感同學圍上來的行為,更沒有認為室友的玩鬧打擾到了自己。


可既然如此……那股莫名其妙的感覺又是從何處而來的呢?


「…………」


雖然是這麼想,但芙洛娜的身體狀況也確實越來越差了。


以前,芙洛娜只是偶爾會因此感到胸悶而已。


然而,最近她的症狀已經惡化到胸口時常會隱隱作痛並產生暈眩感的程度了。


「我到底……該怎麼辦……」


最終,不知該如何是好的少女也只能把纖細的身子蜷縮起來,懷抱著滿腹的心事沉眠。


————————————————


「這應該……不是我的錯覺吧?」


只是無意間的一眼──卻徹底吸引住了芙洛娜的目光。


今天到植物園上魔藥學的時候,偶然路過的芙洛娜看見,在被角落一棵枝枒低矮的茂密橡樹擋住的、爬滿藤蔓的圍牆處,似乎出現了小小的漣漪。


那是……術式發動過的殘留痕跡?


為什麼那裡會需要佈下術式?難道──


雖然芙洛娜很想過去一探究竟,但她不想因此引起大家的注意,只好把這個想法暫時放到一旁。


──但她也沒想到,機會會來得那麼快。


「芙洛娜學姐真的很抱歉……」


「這種小事沒必要道歉啦,讓教授久等也不好,趕快過去吧。」


因為一些變故,原本約好要一起在植物園吃午飯的學妹臨時要提前離開,讓芙洛娜臨時多出了些時間。


趁今天植物園沒什麼人,芙洛娜順利地從百花綻放的花圃悄悄溜到了上午路過的圍牆角。


──她向前幾步,試探性地將手放上長滿植被的石灰岩牆,發現手指前端果然穿過了圍牆。


「好厲害……」


芙洛娜還是第一次見識這種不會太過複雜,卻又十分高明的隱蔽法術。


經過解析之後,芙洛娜確定了,這個術式僅有遮蔽與驅散閒人的效果,並不具備甚麼危險的效果。


「好……」


下一秒,芙洛娜深吸一口氣,緩緩跨越了輕薄的幻象帷幕。


「────」


一晃眼,芙洛娜就來到一條鋪在草地上的磚石小徑。


「哇啊……」


放眼望向靜謐的林間小路,芙洛娜心裡第一次感覺到了不亞於發現新大陸的驚喜感。


──大概誰都不會想到,有人居然只靠一個小小的障眼法,就輕易地在人來人往的植物園裡藏起了一片小天地。


「這條路會通到哪裡呢?」


油亮的黑色小皮鞋一下一下地踩在深灰的長方磚塊上,沒過一會兒,少女就看到路的盡頭矗立著一棟被林木環繞的白色小屋。


「這是……?」


小屋外觀樸素又不失整潔的牆體讓芙洛娜不禁開始思考,這會不會是哪位教授或學院高層的持有物。


但門口堆滿落葉的地板卻又顯示,這間屋子似乎已經有一陣子沒人出入了。


「……」


作為一個受過多年貴族禮儀教育的好學生,按照常識來說,芙洛娜本該就此結束一時心血來潮的探險了。


可她偏偏駐足了下來,深紅的眼眸不住地凝視著深褐色的門板,遲遲不離去。


時間就這樣流逝著……


「…………」


──要是可以進去就好了。


芙洛娜沉浸在這不知從何而來的念頭裡,完全沒發覺自己的右手已然放到了有些年歲的門把上。


「────」


結果沒想到,僅僅是輕輕一壓,門就這麼被打了開來。


「……欸?沒有上鎖?不對,我──」


這時的芙洛娜才後知後覺地反應過來,她剛剛都做了什麼。


我怎麼會……


「────」


即使知道不該擅闖他人的私人空間,可一股更強烈的未知情緒仍然驅使芙洛娜推開了門扉。


「啊……」


芙洛娜突然懂了。


這麼一想──她或許只是想有個可以一個人稍作喘息的小空間吧……


————————————————


這裡是,儲藏間?


明亮的陽光自穹頂旁的窗口灑落,芙洛娜一眼望去,房間裡全是大大小小的桌子,上面擺滿了許多從未見過的結晶體和金屬塊。


那些物質被妥善地裝在玻璃瓶裡或是金屬架上,雖然種類繁多,卻整理地井井有條,地板上也很乾淨,看起來有在定時打掃環境,讓芙洛娜感覺到了使用者的用心。


在這個安靜且沒有旁人的空間裡,芙洛娜可以感覺到,她的心情久違地完全放鬆了下來。


……都已經進來了,而且現在也沒有其他人,那就在不會給房間的使用者添麻煩的情況下,稍微再待一會兒吧。


「好,就待到午休時間快結束吧!」


說服自己之後,芙洛娜往前了幾步,開始參觀起整個房間。


她好奇地繞著桌子,東看看西瞧瞧,看的很是入迷,甚至還哼起了輕快的小曲。


「哼~哼哼~」


時間一分一秒的經過,芙洛娜看完分裝在數個試管裡的各色碎片後,轉過身繼續前進,就瞧見了一具高大氣派的魔偶。


「哇──」


這具淺灰色的魔偶有著重甲騎士一般的外形,看起來卻不會很笨重,反而讓人感覺到了堅不可摧的非凡氣勢。


魔偶從手臂到手指的關節都做的很是精巧,鎧甲上還鐫刻著數種附魔符文,讓芙洛娜不禁猜想,這裡難道是某位鍊金科教授的工坊嗎?


芙洛娜一邊想著,一邊繞過巨象,卻在下一秒猝不及防地對上了一雙眼睛。


「!!!」


她完全沒想過這裡面居然會有人,反射性地就要後退,偏偏腳跟不小心絆到了桌子。


──就在芙洛娜快跌倒、嚇得連眼睛都閉上的時候,對面戴著單片眼鏡的少女立刻向前一步,伸出雙手及時扶住了她的肩膀。


過了幾秒,芙洛娜小心翼翼地睜開眼睛,就不由自主地屏住了呼吸。


「──」



美麗的紺青色長髮在半空中微微揚起,而後垂了下來,與微捲的粉髮親密地纏在一起。


此刻的芙洛娜可以說是被少女懷抱住了一樣,整個人幾乎快貼上對方。


──她們的距離近到芙洛娜能看見那雙明亮通透的淺紫色眼瞳倒映出自己呆滯的表情。


「……沒事吧,能站穩嗎?」


直到耳邊響起清冷的嗓音,芙洛娜才後知後覺地回過神來。


「……可、可以!」


芙洛娜趕緊站直身體,然後像是個做錯事的小孩子一樣,拘謹又不安地望著收回手不發一語的少女。


「謝謝妳……」


「嗯。」


原本以為少女會質問自己為何要闖入工坊,結果對方只是靜靜地將稍顯淩亂的頭髮拆開用緞帶重新綁好,沒有再分出任何眼神給她。


但事情都已經發生了,芙洛娜必須為做出的事負起責任,所以仍是硬著頭皮開口道:


「那、那個!妳好,我……」


說到一半,芙洛娜才突然發現,面前的少女似乎有點眼熟。


她眨了眨眼,努力地回想究竟是在哪裡見過這個少女。


視線掃過少女制服上那件象徵首席身份的深灰色披肩斗篷,芙洛娜這時注意到,她胸口的紋章繡的是中間刻畫著七芒星的圓環。


「啊,我知道妳,妳是之前被校長授獎的鍊金科首席──佐伊·霍恩海姆!」


「……那還真是榮幸,魔法科的優等生──榭亞妲小姐。」


看著芙洛娜猛然意識到,自己以為房裡沒有人而做出的一舉一動,該不會全被對方看在眼裡吧!?


而且她剛剛還很開心地哼歌……


哇啊啊──


想著想著,芙洛娜的臉蛋就整個紅透了。


她羞的想伸手捂住通紅的臉,但佐伊還在,無處安放的手在半空停頓好一陣,最終只能放到身側,無措地抓住了裙襬。


「那個……可以問一下,妳什麼時候進來的嗎?」


「在妳進入房間之前,我就在這裡了。」


「呃……」


整理完上身亂掉的披肩,佐伊自顧自地取下左眼的單片眼鏡,從口袋取出淺黃色的手帕擦拭了起來。


「那妳是什麼時候發現我的……」


「──從妳進來的瞬間就發現了。」


「…………」


聽到這邊,芙洛娜頓時羞愧地垂下了腦袋。


「對不起,我……」


「妳不用道歉。」


「……欸?」


芙洛娜驚訝地抬起頭,而佐伊只是平靜地把擦拭乾淨的單片眼鏡戴了回去。


「這裡原本是某位教授的辦公室,因為閒置不用,學院長才會借給我當實驗室,所以嚴格來說,我並不是這間房子的所有者。」


「加上這裡沒有禁止參觀,不管是誰,只要不亂碰器材,想待多久都可以。」


「是、是這樣嗎?」


這時候,想到什麼的芙洛娜舉起右手,弱弱地問道:


「如果我剛剛碰了任何東西的話……?」


「……那妳已經被我的魔偶丟出門了。」


「……」


看了眼面無表情,感覺就不會開玩笑的佐伊,芙洛娜默默把視線移到身後幾乎是她的兩倍大的重甲魔偶,接著乖巧地將自己弱不禁風的纖纖小手藏到背後。


「──說起來,下午的課快開始了。」


「欸!真的嗎!?我得趕緊過去……」


從來沒有遲到過的芙洛娜著急地想走到門口,就聽到了佐伊的聲音。


「還有,在這裡我們只是展示者與參觀者的關係──」


比她還要高上一些的少女已經來到門前,緩緩打開了門扉。


下一秒──芙洛娜倏然睜大了緋紅的眼眸。


「所以,妳不用刻意去迎合我。」


這個刹那,佐伊的話語與門後穿出的溫煦微風融合在一起,輕柔地拂過芙洛娜的面頰。


「無論什麼時候,都歡迎妳再過來。」


看著藍髮少女沐浴在陽光下的端正側臉,芙洛娜伸手撫向胸口,感受著不再痛苦的平穩脈動,輕輕地點下了頭。


「嗯。」



我要打赏

打赏请先登录

粉丝排行

您目前的粉丝值是:-
排行是:-
打赏动态 更多
  • 还没有打赏记录
没有找到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