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3章 盛放:Dear My Fortune

作者:博凌
更新时间:2024-07-09 23:46
点击:25
章节字数:4911

举报章节
选择正文字体:

這就是我的自我介紹,化身魔鬼,我的真面目。

「那麼搗亂的陰影さん已經被消滅了,屬於你我的茶會繼續吧。」

拍拍手,發覺那是逐漸發黑變長變尖銳的鬼手,藏於身後,梢呼喚著陷入愣怔的花帆。

「啊啦~失禮了喝茶前得把手清理乾淨。」

走過來的同時,梢抽出手絹將掩蓋指尖,每一分每一寸都擦拭乾淨,一步一步間地面發出了碎裂的哀鳴,好像踩在她的心上,「……你害怕嗎?」隨手放開,花帆的視線隨著手絹跟著清風飄向遠方。

無聊、無趣,讀取人心、玩弄人心是如此輕而易舉,梢可以輕易知道世界上所有人的心思,一草一木、風吹草動都逃不過她的感知,但是她不願意,或許更正確地說──她不敢,是的,她不敢去讀、去思考、去知道花帆的心思。

她害怕,她肯定也是如此想。

對啊你應該要害怕。一無所有,如此面目可憎、骯髒又醜惡真面目。

照耀在陽光下卻很寒冷,梢背對著光,冷酷的眼神、淡漠的語氣,凜然的嗓音變得嘶啞、混濁又飄渺,彷彿失卻所有情感。

靠近花帆,壟罩的影子變得巨大露出了尖銳的牙齒,一舉就能將人啃食殆盡的銳利爪牙。

很近,距離無限地趨近於零。梢雙手捧上花帆那如同嬰兒般柔嫩的臉頰,四目交錯之間,那雙湖水的碧綠對上的不是往常溫和的若竹色,而是金黃色的豎瞳閃爍。

那雙總是溫柔呵護花朵的雙手相當冰冷,足以將人渾身上下都凍僵了,枯枝般斑駁的筋絡,粗糙的磨礪著花帆的臉頰,在那嬌嫩上頭蹂躪留下艷紅的痕跡。

「……害怕,梢、前輩……我害怕。」

真是奇怪呢,明明在訴說著害怕,身體也在觸碰到那瞬間劇烈的顫抖著,梢想,可是為什麼還能與我直視,那直視的、濕潤的無辜眼神中究竟帶有什麼樣的情感。

「抱歉呢。」可惜了那束美麗的櫻桃色花束,梢將僅存的,被她牢牢保護在懷中的粉色花朵插在花帆耳鬢,整理那被風切得凌亂,夕陽餘暉的美麗秀髮,「真美啊,很適合你。」

一手一邊,梢繞過花帆腋下輕鬆拎了起來,幫她把身上沾染的灰塵拂去,撫平衣服的皺褶,放在雕刻精細的椅子上,好乖,就像洋娃娃一般隨她擺弄。

「太好了,茶還是熱的。喝吧。」盯著花帆喝下了茶,捧著杯子沒有所謂的正確的喝茶規矩,但是梢可以理解,畢竟那顫抖著不停的雙手可不適合用最標準的姿勢欣賞茶,「冷靜點了嗎?也累了吧,一直奔波沒有休息。」

「嗯。」花帆那清脆如水流的聲音也混雜著牙齒打架的沙沙聲,「抱歉梢、梢前輩我沒辦法捏好茶杯。」

「不需要逞強喔,花帆真的非常努力了呢。沒關係,嚇到了吧。」

柔聲安慰,就想往常那般輕柔的、舒緩的語氣,梢高舉著茶壺混著空氣給花帆斟上新的茶,琥珀的茶在杯中搖曳倒映著愁容滿面。

「畢竟要把陰影們一個一個揪出來一網打盡還是有點難呢,躲在黑暗中不敢露面,只敢在暗處惹事生非,我只能等它們出來了。這是它們計畫的最後一步,在這裡王家書庫,離世界起源最近的地方復活神明。而我一直在等待這個機會,它們臨門一腳傾巢而出的機會,不留餘地將所有的邪惡消滅殆盡。」

屠龍者,終成惡龍。

凝視深淵的同時,深淵也在凝視你。

轉過身,攤開雙手,梢看著自己逐漸變長變細宛如枯枝布滿經絡紋路的手想,也讓自己全數顯露了醜惡的、狼狽不堪,一無所有的真面目,攥緊藏在袖子下的手,側著身企圖降低些許外貌逐漸改變帶來的影響。

「花帆,喝完這杯茶就回去吧。」

熱氣蒸騰,可花帆卻放下茶杯,玻璃碰撞發出了清脆的聲響。

害怕了吧。這樣就好。剩下的就是離開,永遠的消失。

「那梢前輩呢?」

隔著桌子,花帆伸長了手拉住梢的衣角,「花帆,怎麼了想撒嬌嗎?」梢順著力道走到花帆身邊,就被花帆拉過梢已經變形的那雙手掌輕輕的磨蹭著,「多久了?偶爾……梢前輩回去公爵府消失一下子後,回來會露出很可怕的表情。」

一直沒有問,不如說花帆問了,梢不願意訴說,只是從背後抱著她,不給她看清表情。

「總有一天,我會告訴你。」之後笑笑轉移話題,時間一長她就知道了──梢真不想說,可是時機到達的那天她會說的,在那之前,花帆會稱職的擔任好擋在梢前方的女人,為她充電,給她打起精神繼續努力下去。


為什麼呢?明明那麼害怕,看啊,手下明明是恐懼地顫抖。

「我也不知道多久了,打從有記憶開始就是待在實驗室,所以我也不清楚……說起來記得嗎?我教過你了,魔導士最重要的是?」

魔法,帶著神秘色彩的奇蹟,方便卻也帶著抹滅人性的強大力量。

「正因如此,契約、倫理,規範就變得很重要。不能忘記必須要履行約定的『契約』,及人與人之間隸屬與平行的『倫理』規範。」

「很好喔,我教過的事情通通都有記住。」

「當然,梢前輩說的話我都有牢牢記住喔!」

不想忘記,也絕對不會忘記。

「陰影一直以來都是為了復活陰之神……也稱為冥神蓮華,一開始只是為了復活拚命研究,狂熱的信徒,後來隨著實驗的進展,可以操弄他人命運與生命使它們的慾望空前膨脹,最後產生控制神的貪婪慾望,它們觸碰禁忌失去肉身、失去人性,變成不敬神、褻瀆神明之人尼特斯普里特。

為了製作神的容器,它們製造出很多像我,這具軀體有著強大魔法潛力的孩子。避免製造出的孩子反抗就會融入它們自稱的高等魔導士血脈,只要套上血脈的枷鎖就只能為它們所用,實驗反覆的試驗,不需要顧慮到實驗品的心情。

畢竟只是附屬品,濫用人倫次序的漏洞,但這是人族界定下的規則,世界所承認的不能夠輕易違反。」

製造,簡直就像是物品一樣,這樣玩弄著生命還能被稱為人嗎?


──梢ちゃん的名字真好聽,啊對了你的名字是船梢,我的名字則是船帆,好有緣喔!


啊實驗,逃跑、火焰,以及人們的悲戚哀號、叫罵恐慌。


──王啊,快成功了……就差一步,小鬼就成為王復活的祭品吧,別走!


相握著的雙手,約定好永遠在一起而緊握彼此的雙手,卻在最後的最後分開了。


──花帆聽著你得走,不要回頭。


梢、梢……梢ちゃん,曾經的我沒有拯救過她。

「這樣……梢ち、ゃん。」

這是報應吧,一無所知過得幸福的我,曾經的我沒有拯救到她。

「你想起來了嗎?真是的,花帆不需要想起來喔,討厭的回憶已經過去了。」梢說:「你早就已經拯救我了。」

給予了我,行屍走肉的我屬於人的溫度……可惜了,這好不容易獲得的熱度,獲得的感情啊。

滿溢的情感默默從濕潤的眼中流露出來,花帆壓緊撫著臉頰的掌心,輕輕磨蹭著,「梢前輩問我會害怕嗎?嗯……我會害怕喔,很不安,因為梢前輩是為了保護我,我、我害怕梢前輩受傷。而且……梢前輩稱呼陰影是祖先,那那、那麼也就違反了『倫理』,會遭受什麼懲罰,我、我也會陪你承擔!」

「……怎麼哭了呢,花帆還是那麼愛哭呢。」但是沒關係,我會替你隱藏起來。梢擁緊花帆讓她靠在肩膀上,感受著冰冷的軀體逐漸變得溫暖與濕潤。

為了未來,我已經沒有未來了。

最後了,這是最後了,就讓我最後一次沉溺在命運之人的氣息之中吧。

「真是溫柔也很天真,不過你的天真我不討厭……所以你一直沒有放開我,謝謝你。」


──比起警戒心低,不如說我是對梢前輩的信任度破表喔!


純潔無瑕,卻不是盲目愚蠢,經歷了各式各樣的痛苦、戰亂、黑暗與背叛還能夠選擇善良,努力前進,不忘初心,這就是你那小小的身體所蘊含的力量啊。


「但是我會放開你,將你交給別人。」


──你真的很相信我,我也相信你。


「沒事喔。如果要反抗陰影,我必須做好準備,將那些拘束於我的破除,布局將它們全部引出來,如今我想起來一切,一切的一切以及最初的約定,所以捨棄人的身分。」

「……捨棄人的身分?」牽起梢的手,手中的紋路逐漸發黑、裂開,一格一格不規則的紋路,抬頭望向那變成豎瞳的雙眼變得尖銳而漆黑,額頭突出著不祥的角,「魔法是……抹滅人性的強大力量,魔物化……不可以、梢前輩,不可以!」


──只是,我不相信我自己。


「陰影有一點我很感謝它們,讓我與你再度相遇了,所以我要實踐我與你的契約。」

最初的也是最後的約定。

「LoveLive!,實現心願的寶物。

如同惡魔低語般滿足慾望的聖杯,魔道的極致──而這,正是我所渴求的……」

溫柔的嗓音中訴說著,梢纖長的指尖沿著臉頰掠過花帆下巴,「魔道極致,實際上指的就是世界樹,在群星見證下,於神聖的魔道殿堂──世界起源、初始之地,獻上足以消滅一切邪惡的──最棒的閃耀。

而你,花帆擁有世界上最美麗的閃耀。所以──」

拉開一臂的距離,看清楚梢的表情,明明是在笑,可是那個笑容卻帶著破碎,脆弱易碎的美,梢的半張臉逐漸染上了詛咒般破碎的紋路。

「我、我不知道……不可以,梢前輩……」花帆囁嚅數次,腦袋的思緒很亂不知該如何是好。


閃耀,我應該要守護純潔無瑕的世界,我得要獲得……這是──我得要掠奪的閃耀!


「我不是一個好人,也不是一個好前輩、也不是一個好師傅。」梢搖搖頭,抵住花帆欲言又止的唇瓣,「不乖喔,你早知道、你早知道了,只是不願意承認。」


最差勁了。

「陰影們說對了一件事情,我沒有了芯也沒有心。」

陰影就該藏好,不該出來。

花帆捏住梢的手臂,明明距離如此近,可是彼此的距離卻變得遙遠,「梢前輩──不要說,我拜託你不要再說了,我不在意、我不在意!」

其實我,一直對你……我一直在欺騙你。

「其實我是鬼、是陰影、是深淵的魔鬼!」

……卻不能是花帆背後的女人。

花帆,我的命運之人。

「我的芯,一直在你身上。」

壓著雙肩的手沉甸甸的,可梢的聲音變得空靈十分遙遠,就像是隔著氣泡膜,花帆想伸出手,觸碰那一張一闔的雙唇,無論如何掙扎都不能碰觸、無法觸碰。

「我的心,一直在你身上。」

你對我的依賴,你對我的依戀都是如此,通通都是虛假的,你的心不在我身上,一切都是我的強求,我的奢求,但越是想要、越是需要,那些醜陋的慾望卻將所愛越推越遠,看得著,摸不了,得不到。

一直都在欺騙,真是最差勁了。

從最初開始,就是為了掠奪而存在。

心懷不軌、蓄意接近,種下希望的種子,呵護初生的枝枒、孕育綻放的花朵,最後奪走盛放的閃耀。


「永別了,異世耀夜之人!」


花帆,我愛你。


但我沒有資格說愛跟喜歡,一無所有、面目可憎的我,沒有訴說愛的資格。


花帆,我的命運之人。


所以,永遠不要原諒我。


背叛。那雙總是對她溫柔寵溺、嚴格訓練的雙手,變長變細變得尖銳,那是惡魔的爪牙,花帆只能眼睜睜的看著梢貫穿她的胸口,也傷透了她的心。

「花帆你只要幸福的活著……不需要與我一同沉淪深淵。」

梢前輩你達成目的了,可是為什麼眼角泛著的淚化作了淒慘的血流了下來,揚起的嘴角隱含著淡淡的苦澀,為什麼在哭泣呢?為什麼露出難受的表情?


你也不想這麼做吧?


為什麼?


伸出的手觸碰不了,那道背影遠來越遠。


為什麼?


又要拋下我了。扼緊咽喉的她早已失聲,沒辦法大喊、呼喚對方的名字。


我笑不出來。


梢前輩、梢前輩、梢前輩,不要走得太遙遠了。

花帆在黑暗中奔跑,追隨著那道身影,就在光與暗的交界處,凜然的背影越來越遠。


「乖真是愛撒嬌呢,睡一覺忘記我吧。」

矇蔽逐漸失焦,總是清澈又筆直地望向前方的碧綠雙眼,胸口只剩下沉穩的規律呼吸與呢喃細語。

「梢前輩欺、欺負人……大壞蛋……大壞蛋……梢ち、ゃん……我不要、我不要忘記!」


梢ち、ゃん……不要,不要丟下我一個人!

乖,花帆只是睡一覺而已,在劍裡睡一覺,我的芯會保護你順利離開這不再美好的地方。

可是沒有芯,失去了你的心,梢ちゃん你會被深淵……

沒事的,你我的命運相連在一起,有你在的地方就是我的歸屬之處……沒事的,我會找你,我會找到你,絕對,吶……花帆……我的命運之人……


又要一個人承擔了……難道我就不可以嗎?

不要忘記,絕對不可以忘記。忘記了,忘記了,肯定會後悔。

為了絕對不要忘記,為了能夠馬上想起……

腰際傳來熱度,尤拉門通發出淡淡的光芒與如訴如泣的嗡鳴,「花帆,乖不要掙扎。忘記吧,你不會後悔。」梢輕搭著劍柄,很快的劍安靜了下來。

「我會、我會後、悔……後悔什、麼?梢、梢ち、ゃん……奇怪,那是、那是誰,我在說……誰?」

……

「……乖,花帆真是好孩子。」

忘記我,不要原諒我。

「在為你打造的箱庭一無所知的,快樂的、無憂無慮的活下去,才是你的歸宿。」


春風中飄舞的櫻花色

夏空吶喊的湛藍

暮秋燃燒的緋紅

冬季的銀裝素裹


滿是空白的一整天

方才逝去的一秒鐘

只要和你在一起 都成為我心中的寶物


這是我的寶物。

哼著歌,輕哄著,小心翼翼的不讓這雙恐怖的手、兇殘的角、醜惡的面貌傷害她,梢覆蓋了花帆的雙眼,看不見、聽不著,回望著走過的道路,抹除踏過的軌跡,寂靜的像是整個世界都死絕的悲涼,所有的感官都被遮蔽了。

呼吸的氣息,心跳的鼓動,只需要在這一瞬間只為我留下,也只要再見一次面就好。


晚安,我的花帆。


盛放篇,完。



我要打赏

打赏请先登录

粉丝排行

您目前的粉丝值是:-
排行是:-
打赏动态 更多
  • 还没有打赏记录
没有找到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