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2章 沮丧的利兹和嫉妒的青鸟

作者:Fisher007
更新时间:2024-05-02 11:29
点击:464
章节字数:5749

举报章节
选择正文字体:

Frustrated Liz and the Jealous Blue Bird 沮丧的利兹和嫉妒的青鸟 


 


“我是高坂丽奈,很高兴能与各位一起集训。” 


挺直了腰板,高坂露出一个微笑——虽然只是个简短且随意的自我介绍,但面前的这些高中生们却是掌声如雷。这些孩子们已经知道她是谁了,因此再说下去的话就显得多余。不过,即便举止矜持,却收获了如此热烈的反响,小号手多少还是有些受宠若惊。管乐社的成员对于她的到来显然十分兴奋。之前,光是得知此次的特别指导老师是谁之后,就已经在社团里引起了巨大的骚动。 


唯一高兴不起来的人,就是他们的副顾问了。 


当泷老师温和地督促孩子们安静下来时,丽奈回到了自己的位置上,她的身边是新山老师。在脑海里屏蔽掉泷老师的声音,小号手把目光集中在了久美子身上。她的挚友坐在房间的后面,双臂交叉放在胸前,看起来无精打采的。好像一天还没开始,她就已经筋疲力尽了。 


她们俩是自己开车来到旅馆的,比其他人来得早很多。表面上看,久美子一切正常,但丽奈知道她有些心绪不佳。比起往常,上低音号手明显更加寡言了,每当丽奈试图和她说点什么时,她都只会用单音节的语气词应答。 


小号手真心希望,挚友的沉闷只是因为她有点起床气。然而,和久美子成为朋友的时间足够长了,丽奈知道,无论如何,这都和她们昨晚的谈话有关。 


丽奈叹了口气。 


久美子不想让自己去集训,这样的认知让丽奈感到非常困扰。如果她没记错的话,几年前上低音号手还在问她是否愿意来帮忙辅导管乐社。也曾经问过她可否和即将毕业的学生们谈一谈,尤其是那些有志于专攻音乐领域、且有足够才华能获得国外奖学金的人。 


毫无疑问,丽奈当然乐意做这些事,甚至做更多也可以——只要这些能回报她的母校,帮助到她的挚友。稍有遗憾的是,此前她的日程安排总是很紧凑。 


可当她终于践行了承诺,为什么久美子会突然兴致缺缺,甚至还有些反感呢? 


“高坂老师对我们今年的自由节选曲非常熟悉……” 


被突然点到名的时候,丽奈才回过神来。意识到自己的心不在焉被发现后她立刻脸红了。然而泷老师只是对她笑了笑,再次面向大家。 


“她和久美子老师在北宇治读二年级时,这就是我们当时选的参赛曲,”他继续说,“遗憾的是,虽然我们在关西大赛拿到了金牌,却没能进入全国大赛。所以她这次能来听我们的复仇演出真的是非常机缘巧合,你们说呢?” 


学生们一致点头赞同。 


“这样一来,我们的特别指导老师不仅自身水平一流,同时还对曲目了如指掌,我们这次可以说是有着绝对的优势了。那么现在要做的就是认真练习,确保不会错失这次的机会,要让全国都能听到我们对《利兹与青鸟》的诠释。” 


学生们兴奋地交头接耳起来,台上的泷老师耐心地等他们消化这些信息。丽奈微微笑了,《利兹与青鸟》,多么愉快的巧合,不免勾起了一丝怀旧的心绪。 


她想起来高中时候叶月问及她对那个故事的看法。当时17岁的丽奈还有几分少年气的矜傲,不加思索地认定这就是所谓的幸福困境,即是说人们往往接受不了终将失去的命运,于是选择亲手毁掉自己的幸福。 


这个多年前的回答不由得让她开始思考当下和久美子相处的境遇,尽管和挚友的关系暧昧不明,但毫无疑问的是丽奈感到快乐和满足。但是……她要在命运降临之前亲手结束这一切吗? 


还是说,应该像利兹一样打开笼子,让青鸟回归自由呢? 


突然,打击乐部中有人举起手来。泷老师点头之后,一个结实的学生站了起来,“可以问高坂老师一个问题吗?” 


“当然可以,”高坂有点心绪不宁地开口。 


这个大概是二年级的男孩咧开嘴笑了,“距离你和久美子老师上次演奏《利兹与青鸟》过去多久了?还有…老师你有妹妹吗?” 


站在泷老师身边的桥本老师大笑出声,“伊藤君,问得好,但询问女士的年龄可不礼貌啊。” 


这话引得其他人都笑了。 


浮出一丝笑容,泷老师拍了几下手,好让年轻的音乐家们安静下来,“好了各位,现在,让我们开始干正事吧…” 


—————————— 


在太阳快要落山的时候,丽奈终于忙完了。 


在旁听了每个小组并且给出一些指导建议后,丽奈走到外面去透透气,顺便想找找她的挚友。在路上碰到的学生都微笑着向她问好,眼里尽是钦佩的光芒,她想这大概就是那一年新山老师第一次见到她们时所经历的。 


她找到久美子的时候发现对方正坐在一张野餐桌上,全神贯注地研究着一堆乐谱。拿着一个可爱包装还系着一条简单丝带的小盒子,丽奈加快了脚步,想要快点走过去……只是在快要接近的时候又停了下来。 


自从一大早的排练开始,她就没能和久美子待在一起。午休时她的挚友没有在教师队伍里,而是和学生们坐在一起。就算一天的多数时候丽奈都在泷老师身边,也没能改善久美子十分阴郁的心情。一切看起来都糟透了,上低音号手那副样子就好像小号手把她心爱的多肉植物全数扔进垃圾桶了一般,可意外地,丽奈却发现了为什么她如此阴沉的原因。 


久美子在嫉妒泷老师。 


起初,丽奈对这想法将信将疑。因为这实在是太不讲理了,也太危险了。要知道,久美子一直在支持她追求泷老师。此外,不同于丽奈总是对靠近上低音号手的人很是嫉妒,久美子从来没有显露出想要独占丽奈的意思。如果一定要说有什么不同的话,上低音号手希望她更友善一点,在社交上更圆融一些。 


但是今天久美子的表现,再结合她发现丽奈会出现在集训营之后的异样,这一切都说得通了。 


老实说,久美子偏偏在这个时候判若两人,十分地情绪化又难以接近,丽奈感到非常挫败。明明她们隔得这么近,久美子却一直和她保持着距离,这让丽奈感到前所未有的孤独。而上低音号手将她推向泷老师的举动则愈发惹火了她。 


尽管如此,一想到久美子在嫉妒着泷老师,小号手就感到几近让她晕头转向的兴奋。 


毕竟,这意味着丽奈并不是在单相思。 


同时,让小号手惊讶的是,叶月也发现了这一点。当丽奈和久美子一起去帮她看婚纱时,这位前大号手迅速地发现了两人之间的端倪。 


久美子已经在洗手间呆了15分钟了,丽奈担心挚友只是为了逃避叶月的问题。正当她准备去看看什么情况的时候,叶月突然开口了。 


“久美子说你对泷老师还有感觉…早就没有了,对吗?” 


有些吃惊于叶月不同寻常的直率,丽奈紫罗兰色的瞳孔微微地放大了。不太想对老同学说谎,丽奈点了点头。 


“她知道吗?” 


“不知道。” 


叶月有些困惑地皱起眉,“为什么?你一直拖着不说,纯粹就是在浪费时间。再说了,她也不是没有感觉。” 


同样疑惑不解地盯着叶月,一种挥之不去的恐慌窜上了丽奈的脊柱,她该不会…… 


“我看到了,”调皮地笑了一下,叶月补充说,“你们俩太投入了,完全没看到我进进出出好几次了。” 


叶月的话证实了丽奈的猜想,脸上瞬间就烧了起来。 


“不相爱的人可不会像你们那样热烈地接吻呢,”叶月继续陈述着一个显而易见的事实,面对着小号手尴尬的神情调侃地笑了起来。 


“欲望同样能驱使人那么做,”丽奈说着,回避了和叶月的眼神接触。 


“你是说久美子只是被欲望控制吗?这不可能。” 


现在看来叶月反而是那个乐观的人。有些疲惫地叹了口气,丽奈知道最好不要把事情说太满,“…浪费时间是我现在唯一能做的事了。她…不太想和我在一起,不然的话,在我们第一次这样的时候她就会约我出去了。” 


震惊于丽奈无意中透露的信息,叶月睁大眼的表情颇有几分滑稽。小号手立刻意识到了自己的口误,无奈地捂住额头闭上了眼。 


“你才回来不到一周,就已经和你那个假模假样的好友一模一样了,根本藏不住话,”叶月笑着说,她看起来很喜欢丽奈这难得的窘态。 


“假模假样的好友?”小号手有些困惑地重复道。 


“鉴于你俩最近的所作所为,你不会真的以为你和久美子只是好朋友吧?”叶月挑起眉毛,“绿是我的好友,但你就算用枪顶着我的头也不能强迫我和她接吻。” 


丽奈张嘴想要解释些什么,但很快就意识到叶月说得有几分道理。 


“你和久美子之间有那种相互吸引的磁场,”叶月继续说,“我之前都没注意到,主要是先入为主觉得她是直的,又和塚本在一起。这样一来,我没能和他在一起也顺理成章了。” 


“对,”小号手笑着点头,“所以我和久美子一直以为你的Gay达失灵了,或者说根本没有。” 


有些不好意思,叶月笑了,“你和久美子就不肯让这件事过去是吧,那个时候我怎么知道堇是——” 


“我们不提过去的事了,好吗?” 


“好吧,”叶月同意了,又对丽奈提及她以前那并不存在的Gay达有些不甘,撅起了嘴,“但现在不一样了!我知道久美子其实一直是被你吸引,不是塚本或者其他任何人。” 


小号手叹了口气,“我真的很想像你这样乐观,但如果真的是那样的话,我们就不会坐在这儿等她了。” 


“那你就告诉她啊!振作点!你怕失去什么呢?” 


“她,”直面着叶月的目光,丽奈苦笑着说,“如果久美子也这么想的话,你觉得她会在你面前隐瞒我们的关系吗?你可是她最亲近的朋友之一……如果我说了之后她拒绝我怎么办?然后呢?我不想拿我们的友情冒这个险,这个代价我承受不起。” 


听到她这么说,叶月明显泄气了。 


无法直视叶月向她投来的同情目光,丽奈移开了眼神,“所以我现在已经很满意了,”她低语着,用着只比耳语略高一点的音量,“只得到这些我也知足了,好过失去全部。” 


—————————— 


“嘿,你知道高坂老师和久美子老师在高中时是好朋友吗?” 


“知道啊!我从川岛同学那里听说了。” 


“川岛?” 


“川岛琥珀,低音组的那个女生,弹低音大提琴的那个?” 


“哦,她啊。” 


“嗯,她跟我们说她姐姐和黄前老师高坂老师是好朋友,她们经常一起在家里学习。川岛同学还说,她想起以前经常看到黄前老师和高坂老师在一起出现。” 


“这样吗?但她们现在看起来好像不太亲近。从集训开始她们就没说过话,你说她们是不是闹翻了?” 


“有可能,也许她们喜欢同一个男孩,然后就吵架了。” 


“或者说…为了一个女孩吵架呢?” 


“哈?不是吧!你是说——” 


一声巨响突然回荡在女厕所里,两个高中生被吓了一大跳。 


“前辈!不要这样吓我们!” 


“别再说闲话了,赶紧出来吃饭,组长在到处找你们呢。” 


“是~~” 


随着两人的离开,房间里安静下来。有些无语地翻了个白眼,丽奈拉开栓塞,从那个她已经待了15分钟的小小隔间里走出来。 


回忆起与叶月的对话让丽奈感到泄气,她决定还是回缩一下,给久美子留足空间和时间。她的挚友并不是一个残忍的人,丽奈相信当她冷静下来想清楚之后会来找她的。 


小号手走到水槽边洗手,想起之前管乐社成员的有趣之处不由得轻笑起来。高中生当然喜欢八卦,她希望当时的她们没那么惹人嫌。 


“丽奈?” 


久美子轻轻地打开洗手间的门,把头探了进来。看到要找的人之后如释重负地笑了,打开门走了进来。 


小号手期待着看着她,可上低音号手也只是盯着她看。于是接下来好几秒钟,两人便浸润在这令人不安的沉默之中。 


“奇怪,”久美子试探着发问,缓慢地走到丽奈边上,“那些小孩跟我说这里没人。” 


“我在隔间里,”一边用纸巾擦干手,丽奈一边苦笑着回答,“她们在谈我和你,我想如果突然出来大概会很尴尬吧。” 


久美子笑起来,看起来松了口气,“那真的超尴尬,所以…她们说了什么?” 


丽奈走到另一边去拿之前放在小架子上的东西,“她们在想我们还是不是朋友。” 


“哈,这帮小孩,真是的…我敢肯定是花子同学,那个女孩恨不得把所有人的信息都给搜集一遍,有点像我们那时候的拉拉?(Lala-san,原著中圆号组非常八卦的一个女孩)” 


看到久美子现在的心情有所好转,小号手微微笑了,“啊,我记得她,吹圆号的。还是她来跟我说你会和你的仙人掌说话的。” 


久美子无奈地摇摇头,“我到现在都没搞懂她怎么知道这些的。不管了,我是来找你的,该吃饭了,”然后她盯着被丽奈抱在胸前的那个薄薄的礼盒,问:“这是什么?” 


瞥了一眼久美子所指的东西,“这个么,我本来之前打算给你的,但你一直很忙。正好你现在过来了…”丽奈走近久美子,把盒子递给依旧疑惑中的上低音号手,“生日快乐。” 


“生日?今天不是我…哦,”久美子尴尬地挠了挠脸,“是今天啊。难怪我手机从早上开始就一直在震,我得找个时间回复一下。”她把这个像一张小画布一样大小的盒子翻了过来,看到了上面附着的贺卡。 


“我希望这对你多少能有点用,”看到挚友露出为难的神态,小号手开心地笑起来。 


“谢谢,”久美子感激地低声说。 


在久美子开始拆外包装的胶带时,丽奈的笑容越发灿烂。突然,上低音号手停下来,抬头看向丽奈。 


“无意冒犯,”久美子有些迟疑,手指不安地摆弄着丝带,“不过我想你应该把这个给泷老师,他的生日还有两天。” 


这句话仿佛是根雷管,丽奈脸上的微笑瞬间消失了。尽管她竭力想要对久美子和她那弯弯绕绕的想法保持耐心,但她真的再也忍不了了。她可不是来当上低音号手的情感出气筒的。 


“老天啊,久美子,够了。不要再说泷老师了!你为什么总是要提他?”她咬着牙,对于上一秒她们还非常亲近,下一秒却又那么遥远的境况感到异常沮丧。 


久美子琥珀色的眼睛危险地眯了起来,“不要再说泷老师了?”她怀疑地重复道,“这么多年来,一直是你不停地说泷老师的事,我说过什么了吗?再说了,我们都知道你出现在这里是为了他。” 


绷紧了下颌,丽奈有些难以置信久美子竟会这么说。她深吸了一口气让自己冷静下来。很明显,久美子的情绪还没下去,而如果小号手也让愤怒占上风的话,事情只会更加失控。 


“我来这里是为了你,”丽奈呼吸稳定,但她紫色的瞳孔里却灼灼地燃烧着伤心和愤怒,“我来指导管乐社,因为这会让你开心。我希望做些对你有益的事,因为我a——”即将脱口而出的字眼让小号手立刻停了下来,她还没有准备好,久美子也没有。 


上低音号手看向别处,显而易见地对刚才的失言感到羞愧和后悔。 


她们之前有太多需要探讨和坦承的事情了,但丽奈已经没有心情,而且此时的心境也并不适宜,“就这样吧,”死死地盯着久美子觉得自己不值得,所以没有还打开的生日礼物。丽奈厌倦了和挚友进行这样的对话,也厌倦了无法读懂她,同时还意识到她也许不再了解久美子的某个部分了,“你不想要的话,就把它扔了吧。” 


从久美子身边飞快走过,小号手拉开洗手间的门,头也不回地走了。 


其实丽奈是能理解久美子的,真的。嫉妒可以让人做出丑陋且幼稚的事,甚至还会催生出愚蠢的决定。她相当清楚明白这一点 – 因为,几年前的自己也处于相同的境地。 


……在久美子见到她的时候。 


 




作者注:不得不说,每章节以不同人物视角来写真的是颇有挑战。这样的写法往往会让令人焦躁的篇幅拖得太长。还真是抱歉了呢。希望各位还没被久丽这拧巴的关系给烦到吧。我保证最后会好转的! 


顺便,丽奈的“幸福困境”理论来自她们高中二年级时阅读的小说。哎,久美子的小号女神那时候还真的有点“中二” XD



我要打赏

打赏请先登录

粉丝排行

您目前的粉丝值是:-
排行是:-
打赏动态 更多
  • 还没有打赏记录
nokching
nokching 在 2024/05/05 15:35 发表

堇是谁?久美子之前和她发生什么事吗?

惊寒川
惊寒川 在 2024/04/29 01:46 发表

写得真的好好

显示第1-2篇,共2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