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9章 厄里斯魔镜

作者:kinn kocho
更新时间:2024-07-07 03:02
点击:673
章节字数:1932

举报章节
选择正文字体:

可剖开一个人的心是件不容易的事,那些盘踞在柔软易碎处的结节中,尚未被发觉出其中究竟为何物,它们只顾着病态地膨胀和生长,让忍的内心疼痛又酸涩。


第一个被忍想到的是厄里斯魔镜,它被三姐妹在有求必应屋里发现,到现在忍还有点怀疑它的能力。


在她眼中镜中就只是身旁的姐姐妹妹,她既没有变得想姐姐一样高,也不像故事里描述的那样身披再完美不过的女房装束,她就是她,和其他千百面镜子映照出的忍没有什么不一样。


一旦敲定了计划,忍便一刻也不会浪费,干脆利落的特质她从未丢失,只不过在日常中被掩在了平和之下。


城堡八楼,巨怪棒打巴拿巴的挂毯处,忍在心里默念着她需要一间可以帮助明了心意的房间,折返三次以后,一扇高大铜门悄然而至,镶在城堡的石墙上。


忍深深吸气,双手刚刚触碰到两侧的纹饰,它便自动向内旋开了。


是一间空洞又沉闷的房间,墙壁四周点着火烛,摇曳跳动着,高度直达天花板的镜子立于中央,爪型的底座,镜子顶部镌刻着“厄里斯·斯特拉·厄赫鲁·阿伊特乌比·卡弗鲁·阿伊特昂·沃赫斯”的字样。


忍闭上眼睛,细跟皮鞋在石质地板上带出一阵极为规律的响声,直到走进那面古朴的镜面,忍才亮出自己坚毅的眼眸。


它不必要双面镜那样的水纹连接两个镜面,化形是在忍踏入房间的瞬间就完成的事,忍看清了镜面里的两个人,是香奈乎和自己。


香奈乎亲密地搂着忍的腰,捏住忍的下巴,将唇瓣与她的相贴,有意无意地去轻咬忍的嘴唇,手还不安分地往忍最敏感的腰部抚摸,两个人看上去粘腻又甜蜜,然而这幅画面没有持续多久又被另一幅画面取代。


约莫七八岁的忍出现在了镜面中,她穿着枫叶图案,干净得体的小纹和服,除香奈乎外,还有一位身着百合花纹饰和服的慈祥妇人,那是她们的母亲。


三人中间放着一大篮应季的鲜花和三只白釉花瓶,胡蝶夫人悉心教导着两人孩子,尽管花枝被两双小手修剪地不符合心意,她仍是对孩子们的每一次尝试都给予自己的支持与认可。


忍感觉眼眶湿润,透过镜面映出的温度似乎真实存在,是多么温暖啊,忍不受控制地向它伸出了手,那幅温馨场面却离她而去了。


它变换回了最初的模样,香奈乎和忍仍吻得难舍难分,如果说刚刚对于这幅样子,忍仅仅是羞耻与疑惑不解,那么现在便是本能地感到恶心,隐秘于心间的感情被明明白白地投射在镜面之中,直白地令人惊恐。


她不敢想象如果父母亲发现这件事要如何作想,她这样无疑是否认了长久以来香奈乎与自己之间的亲情,辜负了父母的爱子情深,她也许会失去如今作为支柱的一切。


忍转过身不愿再看,缠绵时的水声却在脑中时隐时现,忍与香奈乎的确共度过一段段温情的时光,忍在那时会尝试着将身上的重担暂时卸下,只管倚着香奈乎肩膀,好像自己被一团柔软的棉花稳稳托住,罪恶感却同梦魇一样给周身附上一层潮湿的阴冷,让忍于温柔乡中惊醒。


她难道做了什么十恶不赦的事情?以至于上苍要一次次地剥夺,撕裂她所珍视的一切。


这种命运的恶意让忍不平稳的抽气,她强硬地直起身,想在它酿成大祸前,扼杀这份尚在襁褓之中的感情。


如果不扼杀它,到最后被羁绊之线深深嵌入皮肉,扭断骨头的人,就是自己。


可她变得优柔寡断了,面对着这个如同新生命一般,柔软又新奇的感情,由她的心脏所孕育出的新生命,她无法下手,这份喜欢里封存着的香奈乎的笑颜,让她溃不成军。


更何况,这真的是脆弱易折的吗?能在她心中破土而出,说明它已经生了根,深深扎进内心的世界,忍并不迟钝,但也不是一个对感情多么敏感的人,她的发现会晚于行动,就像她曾经发现自己对香奈乎的确有一些好感后,便转手送了自己亲手绣的护身符一样。


忍还可以扮演好一个姐姐的角色,香奈乎不会来戳穿她的,只要她骗过了自己,一切万事大吉,只可惜忍不会这么做。


她无法在面对事实之后再假装一切都没发生过,如果过着那样背弃内心的生活方式,在鲜花与坟墓中又有什么区别。


忍不是一个太敏感的人,但幼时父母亲带着自己寻医问药,母亲那样时时把笑容挂在脸上的人,会在哄睡她以后跑到廊下哭泣,那时忍就知道,也许她注定时日无多。


这个概念给她的印象太深刻,所以忍从小就是不怕做过或是失败,只怕没有尝试过的后悔,虽然有时候会太过跳脱,惹下祸,但是谁让她有了不起的双亲和姐姐呢?


她完全就是一只小狮子,时时勇往无前,却从不乏蛇的谋略。


可忍这次犹豫了,只管定在原地,只因这件事是前所未有的紧急而敏感。


她就像提着魔杖的治疗师,面对一位遍体鳞伤的病患。


不医治会死,医治时有任何不恰当之处同样会死,任谁并不想接手这种麻烦。


她应该怎么办?


忍有些迷茫地望着天花板,原本空荡荡的石顶有无数细小的嫩芽开始迅速生长,只一瞬间,便长成垂下的枝条。


槲寄生,爱与拥抱,多么容易被联系到一块的词呢。


也许,忍应当要与它们绝缘了。


迈着快步走向出口,忍甚至搞不清急促步伐是出于面对还是逃避,总之,那些槲寄生已被她远远抛在身后。



我要打赏

打赏请先登录

粉丝排行

您目前的粉丝值是:-
排行是:-
打赏动态 更多
  • 还没有打赏记录
没有找到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