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章 警视厅恋爱物语1

作者:别离未停
更新时间:2024-03-13 21:04
点击:115
章节字数:8176

举报章节
选择正文字体:

“哎,灰原,你真的要和江户川演那个什么假面超人吗?”楚颜枫趴在床上一动不动地看着在不停地敲键盘的灰原哀。

灰原哀敲键盘的声音不停,调侃道:“嗯,怎么你也想演吗~”

楚颜枫直摇头,“不不不,我一点也不想演那么奇怪的剧情,不过为什么是江户川演男主啊?!我很不服!”

灰原哀听着楚颜枫不满的语气,笑了笑,“你不过也是个小孩子嘛。”

楚颜枫从床上爬起来,然后跳下床,走到灰原哀身后,从后面勾住了灰原哀的脖子,靠近她的耳边,“我就是小孩子!我就是不喜欢江户川那个家伙当男主,你当女主!”楚颜枫特地加重了你当女主的语气。

灰原哀感受着脖颈处的热气,有些不自在,而楚颜枫幼稚的话又让她感到很无奈,只好停下工作,来给楚颜枫顺毛,“走吧,我们去买你最喜欢的草莓好不好?”

听到要去买草莓的楚颜枫立马表示,可以,太可以了!

来到水果店的灰原哀直接往草莓的区域走过去,拿了好几盒草莓,却发现本该跟在她身后的楚颜枫不见了,不知为何感到不安的灰原哀正打算去找她,结果楚颜枫拿了好几盒蓝莓走到了她面前,灰原哀看着楚颜枫手里的蓝莓,瞬间明白了,不过还是有一点小不开心,“你去拿蓝莓跟我说一下啊,不要突然不见。”

楚颜枫看着有点不开心灰原哀,感觉自己好像弄巧成拙了,低下头有些不安的看了看灰原哀,“对不起嘛灰原~我忘记跟你说了,下次我离开一定跟你说,不要生气好不好啊~”

灰原哀看着楚颜枫那不安的眼神,莫名联想到了小狗湿漉漉的眼睛,还挺像小狗的这家伙,算了看在她是去拿了蓝莓的份上就放过她了,“走吧,去结账!”

楚颜枫欣喜地抬起头,“好的!”

在回去的路上,楚颜枫一直牵着灰原哀的手,一蹦一跳的,但始终没有松开,她们的影子在夕阳的照射下,逐渐融合到了一起。

第二天的黄昏,在一栋废弃的大楼里,少年侦探团和三个伪小孩在排练园游会的剧本。

“错不了的,她已经有点察觉你的真正面目了,再这么继续隐藏下去也已经没有了意义,只是伤害到她而

已。”轻轻抱着胸的茶色短发的小女孩,面无表情地淡淡道。

“可是,你为什么要告诉我这些呢?”站在她旁边的戴着黑框眼镜的小男孩怔愣地问道。

短发女孩看了一眼少年,凉凉地说道:“因为你这双正义之眼,虽然能够看透邪恶的内心,还是不明白女人心。”

戴眼镜的小男孩疑惑道:“女人的心?”

短发女孩嘴角勾起一抹极淡的笑,“其实她从遇见你的那一天起,就已经爱上你了,你还没注意到吧,假面超人。”

少年的瞳孔微张,显然是对这番话惊异不已。

“卡,卡,这样不行了,柯南。”旁边突然传来不悦的声音,光彦拿着本子双手叉腰,一脸不满,“你应该更惊讶才对啊!这一幕呢,演的是一个背叛邪恶组织的女间谍主动向假面超人做出爱的告日,最具冲击性的一幕啊。”

柯南回过头,额头冒出一堆黑线,无语道:“拜托,这是要在园游会表演的节目吧,既然这样就该演些普通一点的戏啊,好比说桃太郎或是一寸法师之类的。”

“这么荒谬的事情我做不到。”光彦不甘示弱地与柯南对峙。

元太这时也走上前,露出同光彦一样的神情,不满道:“我这次可是忍耐了很久才愿意演芋头魔人的,你还有什么好不满的啊?”

“就是说嘛,”光彦补充道:“我就为了让你有那种感觉才特别躲到这个废弃大楼里的!”

“那我们干脆来演警察的故事吧,有犯人跑到废弃大楼就和警察火拼了。”柯南不死心地提议。

“我拒绝!”楚颜枫突然出声,“这故事太老套了!”

刚说完,就听到一阵慌乱的脚步声和一道模糊的女声。

“站住!”

“砰!”地一声,原本紧闭的门被撞开,一个跌跌撞撞的中年男子跑了进来。

紧跟着,一个短发的干练女子双手端着一把手枪,喘着粗气立在大门处,手枪瞄准那名中年男子,“不许动!”

孩子们都还没反应过来愣在原地,柯南看到短发的女子的时候惊讶地张了张嘴,因为那名女子不是别人,正是之前便见过的佐藤警官。

“佐藤警官?”步美也同样认出了佐藤警官的身份。

佐藤警曾因为步美的叫声而分了神,虽然只是短短的一瞬,不过就是在这短暂的分神中,让那名歹徒顺利

地将离他最近的步美一把抱了起来,威胁道:“别过来!”

“步美!”侦探团的人也因为突如其来的变故惊到,当然某楚除外,毕竟手握剧本,知道步美没有事,看着身旁有些慌张的灰原哀,附到她耳边小声的说道:“步美不会有事,那个男人他不会杀人,只是逼于无奈所以才劫持了步美。”

灰原哀不知道为什么楚颜枫知道那个男人不会杀人,但是她的话成功安抚灰原哀,那颗不安的心也放了下来。

不清楚真相的佐藤警官只能恨恨地盯着那名男子,不甘地放下了枪。

看着目的达到,那名戴着手铐的男子紧紧抱着步美,一步一步地往后退,说道:“别过来!不要过来!”然后抱着步美扭头冲了出去。

只见那名中年男子的身影消失在楼梯上之后,柯南他们几个紧跟着佐藤矫健的身姿追了上去,楚颜枫则是牵着灰原哀慢悠悠的走了上去。

所幸他们未跑多远就在某层的楼梯间见到了独自一人站在那里的步美。

“看吧,我说了她不会有事。”

“嗯,我相信你的话。”

“步美,你怎么样?”柯南焦急地问道。

“柯南!”看到柯南之后,步美的不安的心安定了下来。

“那个男人呢?”佐藤看着步美没有受到伤害之后,急急忙忙地追问道。

步美指了指楼梯,说道:“好像跑到顶楼去了。”

“很好!”

楚颜枫拉着灰原哀上去后就看到的就是佐藤警曾双手扒着一个铝合金制的圆型管道,然后干净利落地开枪打断了把圆型管道固定在墙上的叶片,借着弯曲的管道纵身跳到了对面的大楼。

“好厉害啊!”三个小孩都被佐藤警官矫健的动作惊呆了,就连柯

南都忍不住赞叹。

“佐藤警官可真帅啊。”以前只在动漫中见到这个场面的楚颜枫也不禁感叹,毕竟现在可是出现在自己面前。

“高木警官!”就在这时,急急忙忙赶来的高木警官还没来得及喘

口气,就看到佐藤警官再一次开枪打断了通向大楼的门。

“佐藤桑!”

“高木君,你从下面追下去!”

“嗨!”高木警官答应了一句,赶忙就要听从佐藤警官的吩咐下楼。

柯南赶忙叫住了他,“呐,到底发生什么事了?”

高木警官脚步顿住,回头看了看柯南,一脸的纠结,张了张口,却什么都没有说出,很明显觉得柯南就是一小孩并不能回答他的问题。

就在这时,一直安静站在一边的楚颜枫突然轻飘飘地说了一句:“我想应该是高木警官一个不小心让被押解的犯人逃了吧,我猜的对不对呀高木警官~”

“什么?押解犯人的时候被犯人逃掉了?”众人在听到楚颜枫那震惊的话之后不禁目瞪口呆。

高木警官没想到会被一个小孩子猜到事情的真相,感到有些窘迫,只好硬着头皮把事情的原委说了出来,“我们正要把他带回总部的时候,发生了机车和卡车相撞事件,犯

人趁我不注意的时候偷偷跑掉了,因为他看起来很老实,所以根本没有想过他会逃走!”高木警官一边向对

面的楼跑去,一边无奈地解释。

步美他们对此忍不住吐槽,“高木警官你这也太不小心了!”

所幸高木警官今日并没有走霉运走到底,因为行动迅速的佐藤警官已经抓住了目标。

灰原他们跟在高木警官后面走进男厕所之后,看到的就是佐藤警官将犯人的一只手与自己的手用手铐拷了起来,只是犯人的手臂却是从厕所后面的铜管后穿过的。

高木警官忍不住扶额,“你在做什么啊?一般不是规定,要把手铐铐在嫌犯的两手的吗?”

“因为我不想再让他跑掉啊!所以就拷到自己的手上了。”佐藤警只好尬笑着解释。

“那钥匙呢?”高木警官探前两步,小声问道。

佐藤警曾不好意思地回答道:“好像弄丢了,要是让一课的人知道的话会丢死人的,可以偷偷的帮我拿钥匙来吗?”

高木警官只觉得额头上的黑线越来越多,“怎么可能偷偷的啊,那个嫌烦跑掉的事情,早就已经惊动整个总局了!”

看着高木警宫的吐槽,佐藤警官眉间一挑,一把捏住了他的下巴,“怎么啦,这是对学姐说话的口气吗?这件事要是追究起来都是因为你没有好好地看管嫌犯,才会让他逃走的!”

站在他们后面看戏的几个人不禁无语,就在高木警曾要走的时候,瘫坐在地的歹徒突然大叫起来,“不是我!凶手不是我!我也不知道怎么回

事,我一早起来村西小姐就已经死了。”

“这个嫌烦一直说他是无辜的。”佐藤扭过头冲着疑惑的高木解释。

“这是真的,请你相信我!”听着那名中年男子的解释,步美在一旁插话道:“我相信这个叔叔不是坏人,因为刚才这个叔叔不但把握放开了,而且还对我说了对不起,如果他是坏人的话,不会说对不起的。”

楚颜枫也云淡风轻地说道:“他确实不是凶手,他不敢杀人,他身上也没有杀过人的血腥味。”

这下换其他人一脸惊愕的看着楚颜枫,一旁的柯南凑到她身边,“喂喂,麻烦你收敛一下好吗!你现在只是一个七岁的小学生,不要说这种恐怖的话好不好!”

楚颜枫没把柯南的话当回事,不过她还是转变了声线夹着音说: “咳咳,开个玩笑啦~大家不要当真嘛~我见电视剧里都是这么演的!”

“什么嘛,颜枫酱你刚才吓死我了!”步美不满的说道。

佐藤警官和高木警官也收回了视线,看着手铐,只觉得好艰难啊!

楚颜枫往前走了走,在众人又一脸诧异的情况下,把钢丝掏了出来,在手铐里鼓捣了几下,“咔”地一声手铐打开了。

步美惊呼道:“颜枫酱!你好厉害啊!”

光彦也忍不住夸赞:“楚桑没想到你还会这个。”

在众人的注视下,楚颜枫淡定的把钢丝又揣进了兜里,回到了灰原哀的旁边,佐藤警官看着眼前的这个小孩,心里感到一丝不和谐,但是也没有说出来,毕竟人家可是好心帮她解决了一个大麻烦。

灰原哀看了眼旁边一脸淡定的楚颜枫,突然开口:“你刚才说的,是真的,不过你怎么感觉出来的?”

“很简单,我杀过很多人,已经多到数不清了,真无趣。”

这时灰原哀也感觉到楚颜枫的不对劲了,有些担心的看向楚颜枫,感到灰原哀视线的楚颜枫,立马调整了一下自己的状态,然后给了灰原哀一个安心的眼神,“我只是想到了一些事情,我回去再跟你说吧,而且我现在有些事情要去忙,灰原晚上见噢。”说完,楚颜枫转头便走了。

灰原哀不知道楚颜枫到底发生了什么,但是她既然说晚上再跟说,那便等吧,她一定会说的。

——————分割线——————

离开后的楚颜枫来到了七号基地的酒吧,看着前面的贝尔摩德,坐到她的旁边,“贝尔摩德姐姐~我来了~”

贝尔摩德好奇地看着眼前的Fino,上次Fino的提醒,她去调查了小侦探身边姓楚的小家伙,跟Fino现在的模样完全不一样,白发赤瞳,一种不属于人间的美感,眼前的女孩却是黑发紫瞳,易容术如此高超连自己也看不出来。

“小家伙,来找姐姐干什么?”

“来酒吧当然是喝酒!给我来杯玛格丽特(30°~45°,鸡尾酒之后)”

贝尔摩德看着眼前似乎很不开心的Fino,挑了挑眉,“小孩子可不能喝那么烈的酒,你今天怎么了小家伙?”

Fino很不满的说道:“GIN那个家伙他绝对是组织的劳模!我就一个星期没理他给我发的任务,他又给我发了十几个任务!我现在堆积的任务有三十多个了!做不完根本做不完啊!”

贝尔摩德没想到居然是因为这种理由,无奈的说道:“GIN那个家伙就是这样,恨不得把所有时间都用去做任务。”

Fino用那湿漉漉的眼睛盯着贝尔摩德,“姐姐~你陪我去做吧~反正你也很闲对吧!你不会让一个只有七岁的小孩子去做那么多危险的任务的吧!”

贝尔摩德看着眼前“纯真”的小女孩笑着说:“当然……不可以,姐姐可是很忙的,想让姐姐陪你做任务总不能白陪是吧?”

Fino笑呵呵地说:“姐姐,当然不会让你白陪啦~”

贝尔摩德静默着不说话,等着Fino说出她后面的话,“贝尔摩德和GIN同为组织的实验体,在乌丸莲耶惨无人道的人体实验下,就只有你和GIN活了下来,不过实验的痛苦给你留下来很重的心理阴影,同时你也憎恶起了同为在组织里原本搞研究的宫野夫妇的女儿们,尤其是宫野志保,或者我该叫她Sherry,这也是你为什么会一直不老的原因,对吧姐姐~”

贝尔摩德拿刀对准了Fino的脖颈,只要微微一动就可以插进去,现在的贝尔摩德很危险,“你到底是谁?!!”贝尔摩德靠近Fino阴狠地看着她。

“我可以帮你恢复正常。”Fino不再用那漫不经心的语气说道。

“你在开玩笑吗?!这种人体实验所留下来的!!!不可能恢复正常!!你再不说实话,这把刀就会插进去!”贝尔摩德情绪失控地把刀又插进了Fino的脖子处一点,血从上流了下来,而Fino完全没有反应,反而把脖子往刀上更近了一步,贝尔摩德没想到Fino会把自己往刀子上送,冷静了下来,撤回了刀,皱了皱眉紧盯着Fino,“你究竟想干什么?”

Fino看着贝尔摩德,眼里没有任何拨动,“我知道因为人体实验,你对组织并没有那么忠诚,我为什么要帮你,很简单,我想让你答应我一个要求,这个要求以后再说,先帮你恢复正常吧。”

随后,Fino拿出一把小刀,用刀割破了自己的手腕,再把手腕贴到了贝尔摩德的额头上,然后变念起了一段古老的咒语,贝尔摩德感受着额头上的温度逐渐升高,身体里的一些东西好像也发生了改变,过了五分钟后,Fino收回了自己手,贝尔摩德感到头也有一些晕,但还好,不过眼前的小家伙好似不太好的样子,脸色变得苍白毫无生气。

“你……怎么样?”贝尔摩德有些复杂的看着Fino。

“无事,只是违反了规则,有点小反噬而已。”Fino平淡的说。

“规则?反噬?”

“这些你不用知道,你只要知道现在的你正常了,就是不再会拥有不会衰老的能力了,你不后悔么?”Fino有些不解看向贝尔摩德。

“后悔?不会,不会衰老这样的能力,让我变得无家可归,呵,怎么可能会后悔。”贝尔摩德自嘲的说道。

“那~姐姐,陪我去做任务吧!”好,正经模式的Fino结束,现在是不正常的Fino!

“你说的要求?”

“以后会告诉你的啦~”

来到一栋大楼顶上的贝尔摩德和Fino正在执行GIN布置的最后一个暗杀任务,“GIN这家伙搞的累死我了!为什么会有那么多任务啊!”Fino现在对GIN不满到了极点,因为他布置的任务搞的她现在身上全是血腥的臭味!气死了!!!

贝尔摩德在一旁安慰道:“就只有最后一个任务了,做完就结束了。”

“哼!”

Fino在倍镜中看见任务目标进入瞄准范围,也不再吐槽,认真的对准任务目标的头,按下扳机,“咻!”子弹从枪中飞了出去,直接爆头,“YES!又爆头了!”Fino乐呵呵的说道,好似这场暗杀只是一场游戏。

贝尔摩德看着Fino暗想,这家伙脑子肯定不怎么正常,不正常实力强劲的疯子。

被击杀的现场一片混乱,不过再怎么混乱也和Fino无关,毕竟这可是离任务目标距离1000米远的大楼顶上。

“结束!回家咯~”

——————分割线———————

找到证据的佐藤警官,高木警官和柯南他们一行人和北川正在进行对峙。

“那录像机接线呢?录像机接线又怎么说,那上面明明查出留了有东田的指纹啊!“北川先生强撑着面色道。

“喂,灰原,”柯南冲着门内的方向扬声叫道,“怎么样啊?”

北川先生一惊,一回头就见一个茶色短发的小女孩背着手从屋内走了出来,说道:“和你想得一样,他家的录像机接线的确少了一根。”

北川先生斜睨了她一眼,冷笑道:“什么最佳证明,一派胡言啊!那你就让看着瞳孔猛张脸色大变的北川先生,佐藤警官继续道:“你一定是拜托对录像机熟悉的东田先生帮你把录像机接线后,再用那条线当作凶器使用,其实案发当天,你就已经向公司请假了,趁着那天日天,从逃生梯那里先到村西小姐家,利用她交给你的备份钥匙进入屋内后,将室内摆设改变,然后就在家里埋伏,等她从公司下班回家,这就是你杀害她

的最佳证明!”

“我看看你说我杀了她的证据在哪里吧!你根本拿不出来,因为那天我向公司请假之后,根本就没有跟她见过面。”佐藤警官咬牙切齿地盯着他。

“你怎么啦,叔叔!”柯南在此时仰起头,用稚嫩的声音道:“你的拇指怎么受伤啦?”

北川先生望着自己缠了绷带的拇指,心中一颤,道:“就算我的拇指受伤那又怎么样呢?你们快带着这些小鬼走人吧。”说罢便要转身回去。

高木警官眼疾手快地一把抓住了他的手,强硬地扯下了北川先生右手大拇指上的OK崩,就看见大拇指上面赫然有几个小小的红点,嘴角微弯道:“果然没错,请你解释一下上面的刺伤是怎么弄的?”

佐藤警官冷笑,沉着脸色道:“只要请警方调查这个伤口跟那些折断的仙人掌刺,马上就会知道,你会受

伤,是因为你把村西小姐带回去的仙人掌在行凶之后,匆忙之间拿到阳台上才受伤的,那么回答我的问题,案

发当晚,展酒屋的老板娘送给村西小姐的仙人掌上,为什么会有声称没有见过她的你的血呢?”

面对佐藤警官和高木警官的连连逼问与证据确凿,北川先生终于撑不下去。

在他的声诉中,众人终于了解到,原来他是在村西小姐强烈的逼婚之下才会将她杀害的。

案件完美解决,佐藤警官和高木警官押着北川先生回了警局,柯南一众人也各自回去了。

——————分割线——————

到家后的灰原哀没有发现楚颜枫,便问了问阿笠博士,阿笠博士摸了摸头说道:“楚桑还有回来,她从昨天就没有回来过了,灰原桑,楚桑不是跟你待在一起的吗?”

灰原哀没有回答阿笠博士,只是摇了摇头,又再一次回到地下室。

坐在电脑前的灰原哀虽然在敲电脑,但懂行的人仔细看就会发现那是一串错误的代码。

“我回来了,博士!灰原呢?”总算回来的楚颜枫问道。

阿笠博士看着楚颜枫脖子处还有手腕处的血迹,慌慌张张的说:“灰原桑在地下室,你这是怎么了,楚桑,怎么还受伤了!”

楚颜枫有点心虚的低下了头,“没事没事,我不小心搞的,我去洗个澡,身上臭死了。”说完就溜去洗澡了。

灰原哀听到了上面的动静,也总算是回过神来,发现了自己那么一长串的错误代码,把错误代码消除后,填上了正确的。

洗完澡后的楚颜枫,跑到了地下室,“灰原,我回来啦~有没有想我啊!”

灰原哀停了下来,转身看向了楚颜枫,微微皱了一下眉,又松展开来,“你的伤怎么回事?你昨天为什么没有回来?你去干什么了?”

面对灰原哀的三连问,楚颜枫感受到灰原哀貌似生气了,慢吞吞的走到灰原哀面前,然后给灰原表演了一个很标准的下跪,“对不起!因为一些事情耽搁了比较久!”

灰原哀被楚颜枫突如其来的下跪惊到了,翻了个白眼,“你给我起来,其他我不管,先解释一下你的伤怎么回事吧。”

楚颜枫爬起来后,没有说话,直接抱住了灰原哀,像是要把她嵌入身体里一样,把头靠在灰原哀锁骨处,一顿猛吸,灰原哀被楚颜枫这一顿操作给整懵了,热气全部喷在在锁骨上,灰原哀的心跳越来越快,耳朵也不禁红了起来,不过她并没有推开楚颜枫,只是让她这么抱着,楚颜枫感受着灰原哀越来快的心跳,发现灰原的耳朵也红了,便笑了出来,然后松开了灰原。

灰原哀听到楚颜枫的笑声后,有些羞愤道:“笑什么啊!”

“没有笑,没有笑!”感受到灰原哀怒气的楚颜枫赶忙道。

“咳咳”楚颜枫咳了一下,开始解释了起来,“伤,是我自己搞的,因为一些原因,这个原因我暂时是不能告诉你的,时机还没有到,昨天为什么没有回来,是因为我去找了一个人帮我一个小忙,结果我和对方就忙到现在才回来。”

解释完的楚颜枫又低下头,好似等待着灰原哀的判刑,灰原哀看着又低下头的楚颜枫,气打一处来,“干嘛又低下头头,赶紧休息去!”

楚颜枫开心的抬起头,然后拉着灰原哀的胳膊,“我要灰原一起来!”拗不过楚颜枫的灰原哀只好跟着一起回了房间。

楚颜枫盯着睡在一旁的灰原哀,一言不发,灰原哀被这一道强烈的视线盯得根本睡不着,只好睁开眼,问道:“你想说什么?”

楚颜枫干巴巴的说:“上次我生气的事情,我还没有解释,对不起(。•́︿•̀。)”

灰原哀怔愣住了,没想到她还记得,“所以,请你解释一下。”

楚颜枫突然伸手把灰原哀圈进了她的范围里,这么抱着,然后轻声道:“我杀了我的父亲,但我并不认为他算是我的父亲,因为他杀了我的母亲,一出生我的母亲就被我的父亲杀了,我的外公也是我的父亲杀死的,后来他找到了我,他又杀死了我的养父母,他逼迫我吃下了我养父母的肉,然后放我的血,我被他带了回去,进行虐打,后来我同父异母的弟弟出生了,虐打的人变成了两个,从十岁到十六岁,然后我把他们所有人都杀了,然后我又杀了很多…很多,数不清,我不知道我究竟杀了多少,太多了……他们全部离开了我,只剩下我一个人……”

灰原哀感受着身旁人的颤抖,听着她诉说着自己的事情,现在的灰原只想紧紧抱住她,原来身上的伤是这么来的么……

楚颜枫感受着怀里的温度,轻声喃喃道:“我好累……”

那个人回应了她:“那就睡吧,我会陪着你的。”

身为神的我却毁灭了三千世界,然后我又付出了代价,自己去修补了三千世界,身边的人一个又一个离去,那时认识的人,也只剩下烛龙,修补结束后,我自己的惩罚也结束了,我开始变得像人了,我想保护她,不想再让剧情按原来的样子走下去,我来到了她的世界,我只想要保护她,所以我要为未来的事情铺路,哪怕违反规则……



我要打赏

打赏请先登录

粉丝排行

您目前的粉丝值是:-
排行是:-
打赏动态 更多
  • 还没有打赏记录
没有找到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