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章 坠梦

作者:ElleRay
更新时间:2023-12-14 16:38
点击:402
章节字数:4977

举报章节
选择正文字体:

周围是一片混沌的虚空,悬浮的火球像泡沫,伸手触碰却感受不到热度,只能看着刺眼的光从手中流逝。在下坠,仿佛断线的风筝一样下坠。失控的感觉贯穿了她的全身,就好像有股力撕扯着她,把她往下拽。

她会掉去哪里?下面是地狱吗?她会死吗?

但这都不重要。

刚才在一团混乱中,她拼尽全力甩出跃影飞绫,只差一点,但她还是没能抓住Yang,只能眼睁睁看着自己最重要的人掉进虚空之中,最后消失。绝望仿佛海啸在一瞬之间席卷而来,吞没了她。接着,她也坠落了。

她只想知道,Yang在哪里,她只想见到她,只想抓紧她的手……

这是Blake在失去意识前脑海中唯一的念头。


再次醒来,Blake发现自己躺在地上。耳边依稀听得见风轻轻刮过,吹动枯枝落叶的声响。她站起身,目之所及,一片萧瑟:头顶上是层叠交错、遮天蔽日的树枝,树叶落尽,只剩下黑压压的枝头在风中颤抖;几只乌鸦听见落叶踩碎的动静,扑腾着翅膀从地上飞起落到树上,发出几声尖利的啼叫;一条小路笔直向前,一直延伸到树林的尽头,她看得见那里的光。

这是死后的世界吗?

Blake不知道。

她往光的方向走去。这一次,她或许再也不会在树林里遇见Yang——她记得,也会永远记得,在翡翠之森的时候,她一路跟踪Yang,直到抢在Yang对最后一只怪兽出拳之前,替她解决掉了不必要的麻烦。当然,一切都是她有计划有预谋的。很难得的是,从在礼堂被Yang搭讪那个时候起,她就对这个金发女孩产生了兴趣——虽然Yang很吵,似乎有说不完的话,还有一点自恋,但跟Yang做搭档也许是个不错的选择,因为Yang看上去是个很有边界感的人,对他人的私事似乎并无太大兴趣,这让她莫名产生了一种安全感;而且,Yang也很可靠,在森林里,她刻意躲在Yang看不见的地方,等待对方发动灰烬天堂,静静观察她把凶猛的尔萨熊击倒,这正是她想要的队友。没有错,她只是需要这样一个人在信标学院陪着她,但又不会添乱。然后,她渐渐发现,Yang是一个温柔可爱、敏感细腻的人,她的心里有过伤疤,很多时候她总是把自己放在重要的人之后,似乎这是她从小的习惯,乃至于变成一种本能。直到有一天,Blake一个人站在家里的阳台上,无人打扰,周围很安静,只偶尔听得见微风吹动椰林沙沙作响,她才体会到了一种孤独,与之相伴的还有失去Yang之后的疼痛以及不舍,但是她选择逃离的,她无法直视自己曾经坚定不移选择的路没有任何的未来,无法面对信标一夜之间轰然倒塌,更无法承受她给Yang带去的巨痛和新的创伤……是的,这个时候她才明白,她对Yang已经有了戒不掉的依赖,而Yang或许也是如此,她知道。而那一刻她还知道了,她喜欢上了Yang。于是,在解决掉自己的问题之后,她选择了回去,回到朋友还有Yang的身边。Yang没有生她的气,但她们之间好像隔了层纱,她捅不破,也走不近。那之后,她们共同面对过去的梦魇,再一次牵手……那个时候她终于明白了,Yang只是需要她的理解,以及希望她能留在身边,哪怕她们只是作为搭档或是朋友互相陪伴,仅此而已。但是她知道,她们已经不仅是朋友。她的目光总是不由自主地停留在Yang的身上,追随她的身影,跟随她的脚步,她一点也不疲惫,也不厌烦,反而感到满足和开心。她终于意识到,最开始从Yang那里得到的安全感,永远都在,让她感觉安心,不再需要戒备和伪装。可究竟为什么,到最后,她又一次失去了Yang?即使这一次,她无论如何都不愿意放手,甚至在Yang掉落的那一刻,她愿意纵深跳下,抱住她……

想着,眼泪又从Blake的眼眶里涌了出来,划过脸颊,滴落到地上。她抬起手擦泪,但怎么都擦不干净。她感觉胸口剧烈地起伏着,像被撕裂了一般剧痛;心脏仿佛落入了波涛汹涌的海里,沉没,坠落,掉进深渊……

她差点站不稳,但脚仍然迈开着,往前走去。她要去哪里?她也不知道,这里只有她一个人。


她似乎走了很久,就快要到头了,外面的亮光很刺眼。她有些恐惧,不知道将要面对什么,于是后退了几步,停下来坐到地上,双手抱膝,试图平稳呼吸。她有点累,也许快睡着了……直到一声尖叫把她惊醒。

“Yang——”

不对,是她自己在梦里失声大喊。她揉了揉头发,痛苦地想到。

但她又听见了,“滚开——”一个小女孩稚嫩但却声嘶力竭的大吼。

Blake立即站起身,朝声音的方向跑去。她跑进了刺眼的光里——树林的尽头是一块临近悬崖的空地,深秋的太阳困倦地投下日光,落在地上,Blake看见,一只尔萨熊正朝大声吼叫的小女孩扑过去。她什么也没有——跃影飞绫弄丢了,不在身上;没有其他人会来帮忙。但她来不及思考那么多了,直接冲过去抱住女孩,闪躲到一边。这时候她才注意到地上有把刀,于是捡起刀对着那只个头不算大的怪兽,将小女孩护在身后。她并不害怕,尤其是当她意识到她的手被另一只小小的温暖的手紧紧抓住的时候,她一点也不害怕。尔萨熊再次扑上前来,Blake推开小女孩,举起刀对准熊的肚子刺了下去,用脚狠狠踹开,接着她趁着这只行动笨拙的怪兽还没爬起,又快步上前,在它咆哮着挥起爪子攻击她之前,对着它的背又捅了一刀。它愤怒地吼叫了声,甩着臂膀要扔开Blake,但Blake只是灵巧地跳到一边,喘着气回到地面上,稳稳站住。尔萨熊见势不妙,伸着头与她张望了片刻,最终转过身撒腿就跑,遁进了林中,消失不见了。

Blake深吸了口气,缓缓呼出。这时,她才回过头,发现那个小女孩正呆呆地望着她。小女孩看上去才七八岁的样子,也有一头头耀眼的金发,只是用紫色的发绳将头发扎成了两个低马尾;她穿着短袖,衣领被撕破了,露出了里面白色背心的吊带;手臂和腿上都有淤青……而Blake看见那张脸的时候,眼泪又夺眶而出,止不住地往下流;紧握的刀从手里滑落,掉在了地上。

“Yang……”Blake喊道,她感觉自己的喉咙像被刀片割破了一样,喊出这个名字的时候,声音沙哑得她自己都听不清,“Yang?”

小女孩用手背擦了擦脸上的污渍,疑惑地点点头作答。

Blake什么也不顾了,跑过去扑跪在地上,将小女孩搂进怀里。“Yang……”

我好想你。

但她没有说出口。她唯一能做的,就是将Yang抱紧一点,就好像生怕一个不注意,Yang就会跟刚刚那样,在她眼前坠落,直至消失。她不知道自己是不是在做梦,但她能感受到被她紧紧拥抱着的小女孩身体传来的温度,还有她的心跳——一拍一拍地敲打在Blake的胸口上,就像她曾经感受到的那样。

“你在哭吗?”Yang的声音从Blake的臂弯里传来,她很温柔。即使还是个小女孩,面对如此猝不及防的情况,身体止不住地颤抖,但她还是语调柔和,担心地问道。Blake知道,Yang一直以来都是这样的,就像是为了照顾比她年纪小的Ruby而养成的习惯。

Blake点头,“是的……我在……在哭……”她抽噎道,脸情不自禁地发烫起来,“我……没拉住你……我……没有保护好你……对不起……对不起……Yang……我很想你……”

她把所有压在心底的话,都倒了出来。就算眼前这个年幼的Yang不理解,会手足无措,甚至大惊失色地推开她,都没有关系。或许这只是她的一场梦,梦醒之后她就会死去。所以,即便现在的一切都是虚幻的,她也想方设法紧握在手中,不会再放开。

但Yang没有推开她,Yang只是抬起手,犹豫了片刻,笨拙地回抱Blake,将Blake的脖子搂紧,“谢谢你……刚刚救了我,呃,虽然我完全不认识你……我也听不懂你在说什么,不过看上去你没有什么恶意,对吧?”Yang有些难为情地说道,话末,她还调皮地笑了声。小女孩一定是觉得Blake认错了人,同时,她还很需要一个安慰,所以给了她拥抱。接着,小女孩移开手,半是好奇又半带试探摸了摸Blake头上微微颤动的猫耳朵。

Blake愣了愣,从Yang怀里慢慢抬起脸,Yang赶紧收回手,把手藏到身后背了起来,撇开脸,不敢直视Blake,好像误以为面前这个黑短发的女人会生她的气。但是Blake突然忍不住笑了起来,尽管她脸上还挂着泪痕。

“我不是故意的!”小女孩摇头说道。

“我知道。”Blake弯起嘴角,但眼泪又一次从眼角落了下来。

我知道你是什么样的人,我知道你比这个世界上其他许多人都要好,所以……我才如此地喜欢你……以至于,我该说,我爱你。

不知为何,Yang看见她疲倦、难过又开心的模样,眉头微微蹙起,伸出手放在了Blake的脸颊上,“嘿,你……能不能不要哭了?我……我不知道应该怎么……怎么安慰你。如果是老爹或者Ruby,我一定会有办法,但是……”小女孩的小手很温暖,甚至对在冷风中不知所措的Blake来说,这双手很烫。

然后,Yang微微低头,将她的额头贴在了Blake的额头上,“我很想Summer,就一个人偷跑来了这里。我知道,我原本的那个妈妈她不要我,所以离开了我和老爹……我不会带上Ruby来,因为很危险。当然,我也不会跟Qrow舅舅还有老爹说,他们肯定不让我一个人乱来。但是,我只是……”Yang自顾自地说了起来,“我很想Summer,Summer对我很好很好……我只是一个人,不知道做什么……”

她很孤单。

Blake抬起手,将自己的手掌盖在了Yang小小的手上,“我知道。”她愿意听她说,无论她说多少,她都愿意听。

“虽然我还不太懂,但是我又明白,Summer是爱我的,不像生下我的妈妈一样……我本来的妈妈一定不够爱我。我爱老爹、Qrow舅舅还有Ruby,我知道他们也爱我……可是我……我不知道……”说着,Yang也快哭出来了,她将脸移开,揉了揉眼睛。

Blake连忙从小包里翻找东西——她想起来了,在擎天的时候,她偷偷给Yang买了一张紫色手巾,但是一直没有送出。她把手巾拿出来,替眼前的小女孩擦脸——毕竟,在她面前的这个Yang脸上脏兮兮的,右眼还有些发肿泛青,她不禁心疼起来。“没关系的,无论以后发生什么,你都会坚强地走下去的。”Blake认真地注视着那双紫罗兰色的眼睛,“你很好……会有一个人很爱你,但是她也会伤害你,让你难过到心碎;她对你发过誓不会离开你,会保护你,但是她还是没有做到……”

她深深地呼吸了口气,继续缓缓说道:“她知道你对她很好,你很珍惜她,你喜欢她……她都知道。”她对Yang露出微笑,“但是,请你一定要再等等她,等她把所有的感情告诉你。”

就像现在这样。

“因为她真的爱你。”Blake牵起Yang的左手,把紫色手巾系在她的手腕上。“……是的,我爱你。”

Yang睁大眼,难以置信地望着她,似懂非懂地点点头。

“如果你现在不明白,也没关系。”Blake把头轻轻放在Yang的肩上,再次抱紧她,“总有一天你会明白的。”


“Blake,”有人在喊她,“你睡着了吗?”

她闭着眼,朦朦胧胧间,听见火炉里柴火燃烧噼啪作响。

“嗯……”

她慢慢睁开双眼,看见面前熊熊燃烧的炉火照亮了整个房间。现在是深夜,而Yang就坐在她的身边,让她靠着休息。

“我告诉你,Juniper在窗外偷偷望着我俩……”Yang压低声音,笑着说。

Blake从Yang的肩上抬起头来,怔怔地望着Yang的脸,欲言又止:“我……好像……”

“Blake,你怎么了?”Yang用手在她眼前晃了晃,“你盯着我的嘴看,是还想亲我吗?”

Blake松了口气,嘴边露出笑容,她扶住Yang的脸,微微倾身,将嘴唇贴了上去,“是你想,对吧?”末了,Yang的脸瞬间涨得通红。

“其实我一直很想问你……”两个人咫尺之遥,目光相接,接着炉火的光,Blake深深地望着Yang的眼睛。Yang的眼睛很美,光映在她紫色的眼眸里,就像有团烈火在寂静的夜里熊熊燃烧,驱走了Blake心底里的不安,让她感到温暖。“你身上总是系着那张紫色方巾……”Blake思忖着该如何问下去。

但Yang不假思索地答道:“我想不起来了。但每次想起来的时候,我都以为是你送我的。”

Blake疑惑地歪头看她,头上的猫耳朵也随之朝Yang的方向动了动,“什么意思?”

“我……”Yang抓了抓脑后的头发,似乎不知如何回答,“如果我说,我在很小的时候遇见过你,你还救过我,你相信吗?”

“难道你不在梦里遇见过我?”Blake的心开始狂跳不止,但她故作镇静,甚至开起玩笑,轻声问道。

她的声音轻柔得像微风,拂过Yang的耳朵,挠得她的心发痒,“或许是……但这张手巾我很珍惜。”

Blake点点头,将脑袋埋进Yang的脖颈里,伸手抱住她,“我知道。”

我知道你会。



我要打赏

打赏请先登录

粉丝排行

您目前的粉丝值是:-
排行是:-
打赏动态 更多
  • 还没有打赏记录
没有找到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