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章 不用勉强

作者:ElleRay
更新时间:2023-12-14 22:48
点击:215
章节字数:5718

举报章节
选择正文字体:

周二 晚上 21:04


Ilia发消息来的时候,Blake正在床上陪Gambol玩逗猫棒。

Gambol在棉被上跳来蹦去,翻来滚去,弄得脖子上的铃铛叮铃叮铃响。而Blake,就用手撑着头,躺在床上,盯着逗猫棒上的丝带,眼睛转来转去。

真不知道是在逗猫,还是逗自己。

Blake叹了口气。玩累了,她放下了棍子,让Gambol自己用爪子去拨弄丝带玩了。

就是这时,Blake看见了手机上的消息。


Ilia:

嗨,晚上好


Blake:

晚好。你好久没给我发消息了

[黑猫疑惑 JPG.]


Iliia是和Blake一起长大的朋友,不过Ilia留在了她们的家乡Menageria的小镇Kuo Kuana继续念高中。她的目标是以后在Kuo Kuana的港口开一家酒店,因为每年都有来自其他地方的弗纳人到Menageria和周围的海岛游玩,络绎不绝的客源给Kuo Kuana带来了不少的收入。虽然Blake到现在都不理解Menageria有什么好玩的,毕竟在当地人眼里,这个大陆百分之八十都是寸草不生的荒漠,剩下的海岛大家都玩腻了。不过,Blake还是很想念Menageria。


Ilia:

啊,我最近太忙了!又要上学,又在饮品店打工,而且,我真的好担心我的酒店服务技能考试

[暴风流泪 GIF.]


Blake:

考试内容很难吗?


Ilia:

我不确定,我借了一个同专业三年级的人他去年的考试题,自己做了做,情况很糟。而且我们还要现场演示,就是酒店技能比赛

[晕倒在地 GIF.]


Blake:

不要太紧张了,你肯定可以的,以前不就是这样吗?


Ilia:

但愿吧

说来我最近好倒霉!我女朋友上周去Azure岛玩,把腿摔了,现在还在医院躺着……


Blake:

希望她早日康复

[黑猫叹气 JPG.]


可以想象,除了Ilia,妈妈Kali肯定也会为此担心,因为Ilia的女朋友是Belladonna府Kali最信任也是最照顾的那个保镖。


Ilia:

你最近过得怎么样?


Blake:

老样子,就是整天上学,然后回家跟那只笨猫玩

[发送视频“笨猫Gambol 1”]


Ilia:

哇哦,他长大了好多,上次看见他,还是个只有巴掌大的奶猫


Ilia在对话框输入了一段内容,但又一个字一个字删掉,重新编辑发送了。


Ilia:

那在学校……没有人欺负你吧?


看见这排字,Blake沉默了一会儿。老实讲,这是她和Ilia一直以来尽可能避免的话题,但是不知为何,Ilia突然提了起来。


Blake:

不用担心,我很好,没有谁欺负我

如果真的有人欺负我,我爸妈就会收到发给他们的“红色信封”

[小黑猫得意笑 GIF.]


Ilia:

那是什么?


Blake:

在Beacon打架斗殴,严重的话,校长就会给这个“逐生令”,有点类似于我们以前在Tarrasa中学要开除学生时候发的那张橙色通知书


Blake之所以这么清楚,是因为在Matsu岛读Tarrasa中学初中的第二年,她亲手拿到了自己的橙色通知书。


Ilia:

天哪,Blake,你不要像那个时候一样……


Ilia肯定又想起了当时Blake替她打架的事情,心里依然过意不去。就是这样,她暗恋了Blake好几年,直到Blake去了Vale。


Ilia:

我没有恶意,我只是担心他们人多势众,你打不过他们……

我听说,Vale那边对弗纳人的歧视比Matsu还要严重得多,而且那边中学生特别爱抱团排挤人

[担心 JPG.]


Blake:

[小黑猫捂嘴笑 GIF.]

不,我现在走的是百分之百优等生路线,已经不会打架了


Ilia:

但是我知道,你现在隐藏着自己身份……

我知道其实在别的地方,不向太多的人暴露自己是弗纳人才是安全之举。老实说,我偶尔也会想,我要只是个普通的人类该多好,就不会什么也没做就遭到歧视、霸凌和侮辱。但我又在想,我要是成为人类,我也有可能变成一个我痛恨的那种人,看不起弗纳人……


Blake没有回复。Ilia有些担心自己说错了话,于是连忙补充。


Ilia:

对不起,我又忍不住说了一些叫人丧气的话


Blake:

没有,你说的都是事实

实际上我有点累,因为我每天都要戴着蝴蝶结隐藏我的猫耳朵——这样,装成一个完完全全的人类,面对所有人。偶尔会觉得猫耳朵藏在丝带里很不自在,甚至很难受


打这段文字的时候,Blake心情变得沉重起来。她深吸了几口气,又缓缓吐出,试图把堵在她胸口的那股情绪排出去,但无论如何,那里仍闷得她发慌。


Ilia:

Blake,你不用勉强的

也许我说错了,Vale的人或许更友善,你也不需要总把真实的自己隐藏在蝴蝶结背后


Blake:

但事实是,Vale这里的人也一样。歧视和偏见无处不在

但我有时觉得,人和弗纳人都有罪,两边其实是在互相伤害:人类会毫不隐藏地欺凌、压迫和残杀和弗纳人,弗纳人会抗议、报复和谋杀人类。而弗纳人内部也会存在高低之分,存在偏见和质疑。还有一些弗纳人借着矛盾,为自己谋私利



Ilia:

对啊,连我们自己内部也是这样……


Blake:

当然,我并不是说我们也有罪,所以我们就该放弃争取权利,我只是……也想不到解决的办法


Ilia:

没关系,Blake,这并不是你一个人能解决的

[叹气 GIF.]


Ilia:

话说回来,你在学校有心仪的对象吗?我发现,你最近好像给那个金头发的女孩点了好几个赞(嗅到恋爱的味道)

[怀疑 JPG.]


Blake本来端着热牛奶,边吹边小口慢饮,瞅见第二段话,她差点把自己的猫舌都给烫伤了。


Blake:

有这回事吗?


Ilia:

你别装蒜,Blake,我知道你喜欢哪种类型


Blake:

哪种?


Ilia:

那种特别阳光开朗的金发辣妹

所以你很在意的那个人,她人怎么样?


Blake:

(别揭穿我)

好吧,但是我不知道……我意思是,她看上去很好,大家都喜欢她,她也对大家都很好……但我还不够了解她,我不知道她会不会是那种对弗纳人避之不及的人(我指的是,稍微走近一点的程度,她就会避开),因为我没见过她和哪个弗纳人玩得特别好……也可能是碰巧没有……我不知道


Blake终于把自己内心深处的想法说了出来。

她知道,暴露自己的内心是需要勇气的。在没做好准备以前,唯一的铠甲就是伪装。只要装得和大家一样盲目从众,或者装得像个局外人一样冷眼旁观——只要装得满不在乎、若无其事,就不会真实的感情被牵扯其中,受到伤害。


Blake:

我希望她不是那样的人


Blake舔了舔嘴唇,她一紧张就会碰自己的嘴巴。嘴唇开裂过,渗过血,那种痛感她仍记得清清楚楚,但她也记得Yang亲吻她的感觉。

温暖,轻柔,就像在告白。


Ilia:

如果你喜欢她,那就相信你自己的感觉


周三 下午 15:12


换好运动服之后,Blake在洗手间的镜子前重新调整了一下头顶上的蝴蝶结。在来到Beacon后,体育课成为了她最讨厌的课,因为她不得不忍受浑身大汗淋漓而猫耳朵却闷在丝带里不能随意活动的那种窒息感。

走回储物室的路上,她见着一个弗纳女孩被几个人团团围着。

“你还想加入我们舞团?看看你,手脚不灵活的样子,不会觉得羞耻吗?”双手插胸的高个子褐发女生离弗纳女孩最近,说话咄咄逼人,“清醒点,我可不想看一个傻子小丑站我后面乱挥手脚,你还是去动物园马戏团表演吧,那里挺适合你的……”

其他几个人随即放声大笑。

“你是考拉对吗?”

“我是弗纳人……”弗纳女孩嗫嚅道,眼眶涨得通红。

“噢,我听说弗纳人个个都身手敏捷,是运动好手,你怎么体育才得D?”

“还好,也还没垫底,哈哈哈……”另一个金短发女生在一旁帮腔。

“那你有夜视功能吗?晚上能看见下水道窜出来的老鼠吗?”褐发女生逼问着笑道。

弗纳女孩急得眼泪掉了下来,“你们……太过分了……”她一边抽噎,一边努力说道。

“爱哭鬼,要不要回去找妈妈哭呀……”金短发女孩摇头晃脑地扮鬼脸。

但她还没说完,一颗网球飞了过来,与她的脸擦肩而过,砸到了身边的墙上。

“对不起,不小心的。”她转过头,看见Blake站在几步之外,冷冰冰地回复。

“你是谁?”褐发女生把视线转向Blake,“你想拿球砸死人吗?贱货。”

Blake捡起反弹回身边的球,走到褐发女生面前,露出淡淡的笑容,“只是一颗球。”

“只是一颗球吗?还是你在挑衅?”金短发女生按捺不住,立马冲到跟前想挥Blake巴掌。

“你们的反应可真快,要是把这种能力用到跳舞上,你们也不会成为快被舞团淘汰的尾货。”Blake嘴边的笑容变得更灿烂了,“怎么?你们是有非常严重的自卑心理吗?要用欺负别人的方式来把这种积压在心里的情绪排解掉?看来跳舞这项运动是一点忙都没帮上你们。”

“你……”褐发女生捏紧了双拳。

“我建议你们不要动手。我在即时录音,现在你要是打我一拳,录音里依然会听得清清楚楚,即使我松手了,这段录音也会发到校长手上。”Blake歪起头,做出无辜的模样。

“你最好别发出去,要么发了立马撤回,否则下次我们抓到你,会给你颜色好看。”褐发女孩招了招手,让其他人跟随她一起离开。

等其他人都走了后,站在原地用手擦泪的弗纳女孩才颤抖着对Blake说了声“谢谢”。

“没事。”Blake拎起她换下的衣服,转身就走。


周三 下午 15:25


关上储物柜柜门,Blake才发现Yang不知何时站在了旁边。她们对上视线,Blake便感觉心脏抖动,身体里快要凝结的血液又在皮肤下沸腾奔涌起来,烧得她脑袋发晕。

“嗨!”Yang又把一头金发扎成了高高的马尾甩在脑后。她手里拿着排球服,看上去刚刚她还在球队里训练。

“嗨……”Blake小声道,“这个时候……你不是应该在训练吗?”

“暂时结束了。我洗澡换了身衣服,马上和你们一起上会儿体育课,然后再训练。顺带一说,我刚刚看见你教训那几个人了。”Yang的眼神里带着对Blake的夸赞和钦佩,“你真的很聪明。”

“我还以为你会先我一步出面阻止呢。”Blake调侃道。

“不,我看见你们的时候,你已经在对她们说话了。”Yang怕她误会,赶紧解释。

“喔。”Blake只是应了声。

Yang盯着她的脸,好像在观察她的神色变化。Blake被盯得有些不自在了,想要开口再说话,却看见Yang的表情变得严肃,“Blake,你今天看上去没什么气色,还是因为身体不太舒服?”

Blake摇头。她不是非要逞强,她是认为自己还没到那种弱不禁风的地步。只是在经期而已,她已经度过了无数个这样的日子。偶尔她会觉得腹部绞痛,偶尔则是双腿胀痛,浑身没劲。但这些都是小事,大多数女生都会遇到。

当然,不排除面前这个女人因为身体素质过于剽悍,从来没有体会过经期的折磨。

“快上课了。”Blake避开了这个话题,出门往运动场走去。

Yang不知道Blake在为什么逞强。无奈,她摊开双手,叹了口气,跟上Blake,“偶尔会觉得你像猫一样阴晴不定,上一秒还红着脸,下一秒就冷下脸了。”Yang差点想说Blake翻脸比翻她自己的小说还快。

“现在你别和我说话了。”Blake狠狠瞪了Yang一眼。

笨女人,好看的脸上偏偏长了张不会说话的嘴。

Blake在心里对Yang又爱又骂。

“那我一会儿再跟你说话。”Yang吐舌道。


周三 下午 15:41


“好了,热身运动结束了!”体育老师吹口哨拍掌道,“现在要做一组仰卧起坐和俯卧撑。”

“Harold,我不想做,还不如让我们直接跑步得了!”学生中有人对他抗议道。

体育老师直接无视了他,挥挥手,“两个人一组,做完再跑步,跑1000米。”

“Harold简直是魔鬼。”Blake身边的一个矮个子女生自言自语道。

“我还是更喜欢游泳课!”另一个男生哭丧着脸哀嚎,“上课练仰卧起坐简直是违背道德!”

“周五上你的游泳课去,别在我这儿废话。”体育老师冷漠无情地看了众人一眼,“赶紧的。”

“我和谁一组?”一个黑皮肤的弗纳男孩问。

“你和那个Verdejo一组吧。”老师随便点了个人,接着继续分组,“既然这样……Xiao Long和Belladonna一组,你们挨着站的。”

听见体育老师点名时,Blake藏在蝴蝶结下的猫耳朵忍不住抽搐了两下,她以点头作答掩饰。但她根本不想动,她的腹部像有把绞刀在疯狂运作,绞得她从刚刚上课起就一直死死咬着下嘴唇不松口。她知道自己的脸色像白纸一样惨白。

“Blake,你确定你还要继续上课?”Yang走近Blake,微低着头皱眉问她。

“可以。”Blake感受得到,她的猫耳朵在蝴蝶结里耷拉着,但她嘴巴却依然倔强,“你躺下。”说这话时,Blake几乎带上了命令的口吻。

“好吧,”Yang莫名其妙被逗笑了,“你要我躺下,那你干嘛?跨坐在我身上?”

Blake见她犯贱,差点忍不住伸手去扯她的脸,但碍于没劲儿,她打消了这个念头,用眼神威胁Yang。

你再废话,就滚出我的视线。

于是Yang顺了她的意,乖乖躺在了垫子上。但实际上她根本不需要人压住脚摁住双腿,因为她的腰力足够强,轻轻松松就能完成一百个仰卧起坐。Blake只是……只是必须找个机会休息一下。

Blake跪到地上,软垫贴着她的膝盖和大腿,她微微垂着双肩,摁住Yang脚踝的双手不需费力——就这样半蜷着身子,她感觉腹部的疼痛稍稍减退了一些。

但她的猫耳朵又不安分了起来。

不要抖了……

可前提是,Yang的喘息声能从她的耳边彻底消失。

做不到,Yang离Blake太近了。她几乎听得见Yang每一刻的呼吸,就像融进了她的心跳里,和她的心脏在一个节拍上跃动。不仅如此,Blake还能嗅到一股清新的柑橘香氛,仿佛是那束金长发在挑逗她的感官,让她禁不住抬眼偷看。

她看见了Yang腹部的肌肉线条随着一呼一吸起伏波动;看见Yang的胸前覆上了一层薄汗,润湿了运动短袖;还看见了Yang贴近她的嘴唇……不知道为什么,她有种不顾一切亲吻Yang的冲动——就在这里,让所有人都看见。

但Blake抑制住了这种冲动,就像她突然想缩回握住Yang脚踝的双手。

“Blake,你的手……好冰冷……”Yang在她的面前停了下来,喘着气说道。

你不要离我这么近……

Blake仓皇收回手,但是被Yang捉住了。Yang把她的两只手合拢握到一起,用自己的手掌将她的手捂紧,想把手心里的热量全都给她。“你在生理期,对吗?”

其实Yang早就看明白了,但她更明白Blake在逞强。

“是。”Blake觉得眼睛有点酸涨。

“你不用勉强,”Yang把手合得更紧,“没有人会责怪你。”

是的,除了我自己。

Blake知道,其实她最害怕的,也是那句:你是弗纳人,比别的人更柔弱。

一直以来都是。



我要打赏

打赏请先登录

粉丝排行

您目前的粉丝值是:-
排行是:-
打赏动态 更多
  • 还没有打赏记录
没有找到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