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1章 暗杀

作者:大闲者梅钱
更新时间:2023-12-03 20:20
点击:1116
章节字数:8352

举报章节
选择正文字体:

“嗯,找人?”

听完我的请求,坐在桌子上的女性倒换了一下翘着的腿,露出了颇为意味深长的微笑,女性思索着什么,同时以目光打量着莉亚,感到那目光的令人不适后,莉亚不自觉地藏到了我的身后。

“啊,抱歉抱歉,职业习惯而已,请不要在意。”微笑着的女性将刚刚放在桌上的烟斗拾起,在深吸一口后,自唇间吐出一丝细长而黏着的烟雾。

面前的这位气质成熟的女性正是马格诺利亚南部无人不知无人不晓赫赫有名的贝什么玩意儿(没记住),总之就先叫她贝贝了,我带着莉亚在这条街上到处打听,才知道了她的所在,说来路上的人知道我想找一个女孩的时候,“哦,明白了,是百合吧。”都这样说道。为什么光是听说这点信息都能知道罗安娜是百合?虽然我知道这条街上都是情报商人,但这也太离谱了吧?

“两位所谓的找人,就是说必须要特性的对象才可以是吧。”

不这不是废话吗。

“姑且问一下,找的‘人’的性别是?”

“女孩子。”

“原来如此,是百合啊。”

好厉害,情报商人都好厉害!为什么这个家伙也立马知道罗安娜是百合了?

“那么,方便告诉你喜欢的类型是什么样的吗?不管喜欢什么样的类型都能保证找到哦,哪怕爱好是会拿着鞭子一边背诵圣经一边抽人的修女这里也是能满足的哦。”

首先不吐槽那个奇怪的修女,你们情报商人按喜好找人是什么鬼?就算我喜欢的是不会把房子炸了的炼金术师,在此之前你们也好歹给我把那个爆炸狂找到!

“喜欢的类型是正好十七岁的声音温柔的银发美少女。”

莉亚也别在一边给我添乱!话说正好十七岁声音温柔的银发美少女不是温吗,为什么我非得喜欢那个财迷神棍不可?

“啊,说到年龄我想起来了,两位看上去年纪并不大吧,这里好歹也是未成年禁止的地方,你们年龄真的够吗?”贝贝稍微蹙了下眉头,看向我说道。

“没问题,本次出场人物均已年满十八周岁。”

“虽然不知道为什么强调十八周岁,总之两位都已经年满十六周岁了吧。”

啊,说来这个世界因为相对落后,好像16岁就算成年了,甚至很多人认为16是“结婚的年纪”。也就是说即使不用瞒报年龄,我和莉亚也足够来这里了是吗。

“……嗯,那么就没问题了,于是,要‘找人’的应该是你吧,你要找什么样的女孩子?”贝贝看向我,从身后的抽屉中摸出纸笔记录起来。

“特征的话,有一头红色的短发。”

“嗯嗯,喜欢红头发是吧。”

所以说那不是我的爱好。

“年龄的话,应该是刚过16岁。”

“真是擦边的年龄呢。”

“喜欢的东西是炸……炼金术。”

“这种设定是吧。”

“而且在炼金术上天赋异禀,拥有伊浮尔兰卡一级炼金术师资质,在顶刊《炼金术科学》刊发过不少于十篇的专业论文——”

“等等等等——”贝贝一脸难以理解的表情打断了我的叙述,“年纪就算了为什么还有学历要求啊?这位小姐您的兴趣也太奇怪了吧?”

“所以说这不是我的兴趣。”

“无论如何这也太……能不能减少一些条件……”

“刚刚说什么类型都能找到的人不是你吗?”

“这……这么详细的实在是找不到吧——话说你们真的不是来找茬的吗?”

贝贝维持着尴尬的笑容,上眼皮不停抽动着。

“街上都说你这里最容易找到人的地方,我才来你这里的。”

“确实……确实是这样但是……您说的人我真的没法找到,不过,只要降低一些标准的话,要多少都能找到,而且,别的类似道具或者房间一类我们还是可以提供——”

“等等,你说房间?”

虽然这家伙找不到罗安娜让我有点失望,但是贝贝的提案不无道理,找到罗安娜后安置也的确成问题,之前在旅店就被劫走,这次如果还送回旅店也只会重蹈覆辙。

“从外面绝对进不来的房间吗?”

“嗯,没错呢,不仅如此,环境舒适并且绝对隔音,里面发出什么声音都不会被外界听到。”

“即使发出爆炸那么大的声音也不会?”

“你们在里面做什么才会发出这么大的声音啊?!!”

贝贝失控地喊出声来,嗯,的确如果爆炸了的话实在也太过分了,那么只能一如既往地把罗安娜捆在里面了。

“那么,绳子什么的你们这里有吗?”

“这个您真的是问对人了,那样的话蜡烛也需要吗?”

为什么这里会出现蜡烛?

“房间和绳子就预定了,之后就是……”

我灵光一现:想找到罗安娜的话,或许搜救犬可能有用?

“嗯,你们这里有那种训练过的小狗吗?”

“哎?这种角色吗?真是人不可貌相……不,考虑到需要绳子也是正常的,可是……”贝贝将手里的记事簿往前翻了翻,苦恼地低语着。“偏偏今晚这类角色都有预定了……”

轻咳一声收起记事簿,贝贝从桌子上下来以一副商量的语气说道。

“关于您刚刚说的关于‘狗’的事情。”

“嗯?”

“您看我可以吗?”

“说什么鬼话呢,当然不行了。”

————————————

情报商人也不靠谱呢。

但是这也算正常,毕竟罗安娜的失踪实在太过成谜,看来在情报商人这里不会有更多收获了,扔下不知道为什么捂着胸口一脸受伤的贝贝,我一边查看着魔力雷达图一边思索着。

这个雷达图是我刚刚开发不久的技术,虽然可以检测甚至区分魔力,但问题在于我从来没有把罗安娜的魔力登录进来,并且马格诺利亚人数太多,太远或者太小的魔力源会被和噪声一起过滤掉。就比如现在,即使打开魔力雷达,也只能在周围活动的一大群人中勉强区分出几个从刚刚开始一直在附近的魔力源而已。

嗯?

一直在附近?

我拉着莉亚,试着往远处走。

这几个魔力源似乎被我们吸引着一样,跟在我们后方,并且各自隐藏在我视野看不到的位置。

嗯……

试着转弯。

依然跟着。

试着再转弯!

shift加速!!

氮气加速启动!!!(并没有那种功能)

使用香蕉皮道具!!!!(记得打扫)

嗯,不管怎样都一直跟在后面呢。

这是那个吧,那个吧。

“大,大小姐,从刚才开始大小姐就很奇怪啊,一直没有目的地乱跑,然后刚才是不是把什么扔到地上了?”

“不,我不是大小姐,我是女仆雷娅。然后莉亚,从现在开始不要离开我旁边。”

如今我已经和莉亚已经向南走出了马格诺利亚长廊,到达人迹罕至的清冷郊外。看着雷达图里从刚才开始就一直偷偷跟在身后的魔力源,嘛,这个时候就要说出那句台词才对吧。

“刚刚开始就一直跟在身后的几位客人,别在那边躲躲藏藏的,出来见一面如何?”

顺便一提做出这个动作的时候身体绝对不能转过去,要做出一切都在掌握之中的样子面前前方!即使超级在意对方长什么样子也不能回头,此乃女仆的礼仪是也!

“哼,暴露了啊。”

哦呦,身后的谜之声音做出标准的杂鱼式回答,评委雷娅给出了98分的高分!那么出于礼节,现在就要闭上双眼稳重地转身,然后做出毫不吃惊的神态睁眼。

于是,谜之声音以及他的同伙出现在我的视线里——面前散发着不祥气息的六七个人毫无例外穿着带兜帽的白色长袍,嗯,用游戏打比方的话就是打扮得像是那种看起来会为了潜入把全城人杀光的刺客。

毫无预警,几枚魔力飞弹破空而出,然后,在即将击中我们时,仿佛撞上了一堵无形墙壁一般消失殆尽。

“什么,竟然不起作用?!”

“真是性急的客人啊,连自我介绍都不会做吗。”

啊,这标准的对话,真是可以写进教科书的级别,而且不知为什么对上台词的我心里有点暗爽——咳咳,不不不,我应该已经过了那种年纪了,这是错觉!

顺带一提,因为拦截魔法总是把危险物品塞到我手上,所以那之后经过再三考虑还是稍加改编变成了防护罩魔法。

那么,该怎么处理这些暗杀者呢。

虽然现在的女仆装里麻痹飞刀也是足够的,但是麻痹飞刀需要使用麻痹毒蛇的素材。

最近不知道为什么常用素材的魔物都看不太到了,而且出货率有点……总之虽然库存足够,但如果可以还是省着点用吧。

凝练提纯并弱化魔力,而后雷电飞射而出,被击中的刺杀者之一惨叫过后昏倒在地上,虽然提纯魔力很费时间,但我现在EX等级有点太高,不提纯的话魔力都是黑色的呢,如果暴露就麻烦了。

以及莉亚在跟前所以致命魔法禁止!因为对小孩子教育不好,所以平常连刷怪我都是瞒着莉亚去的,更别提活人了,而且也要抓几个问一下袭击的理由呢,所以就这样用安全的雷击魔法(并不怎么安全)逐一击破!执法过程由战斗记录魔法全程录像,保证公开透明!

哦看到有同伴倒下了开始试图闪避了呢,但是几位的魔力已经在检测系统上锁定了哦,为了对局的游戏性,就在雷击魔法前接入一个随机点名系统吧,那么下一道雷击会劈中哪一位幸运的小朋友呢?

那之后就是几位袭击者发现闪避和远程攻击都没有用于是一口气冲上来但是还是被拦截魔法格挡在外然后挨个点名昏倒,嗯,怎么说呢,虽然赢了,但是这种莫名的空虚感……

前世也有在DLC刷满级后推主线的经历呢,感觉这种空虚感真是如出一辙啊。

那么就让我们请几位嘉宾进入快乐的拷问时间吧,正好最近为了以防万一新研究了一套拷问魔法,这就来试试效果——

“大小姐,之后就让我来和这几位不速之客去那边石墙的拐角后面好好谈谈,请大小姐在这里稍等片刻。”

“谈谈?这些人真的失去意识了吗?会不会很危险?”

“没关系,一点都不危险哦,只要好好‘交谈’,大家都会互相理解的。”

手段正确的话呢,嗯。

于是我用魔法抓住几个白袍人的帽子走向石墙的后方,虽然相比于狂刷等级的我肯定不值一提,但面前的几个人魔力量看上去好歹也应该有贵族的血脉,袭击我们一定是有什么阴谋吧。

就在这时我听到了一声怒吼。

——可恶,去死吧!

一块废弃的矮墙下,一个穿着同样白袍的家伙站起身来,端起了手中的弩箭。

魔力探测没探测到这家伙?

那一瞬间我忽然想起,太远或者太小的魔力源会被和噪声一起过滤掉,我始终觉得有威胁的只会是能用魔法的人,但是,即使魔力稀少到不会使用魔法的人,也可能威胁到别人的生命。如果弩箭的目标是我,那么无论有没有防御魔法,这种程度的攻击对我的伤害都只会是0,但是——

弩箭的目标,是被我扔在原地的莉亚。

现在的距离,莉亚已经暴露在了我的保护魔法之外。

扳机扣动,弩箭飞射而出,这个距离已经来不及赶到莉亚的身边,那一瞬间我的大脑飞速运转,能在这时保护莉亚的魔法,来得及发动的魔法,一定要赶上,一定要赶上——!

选择只有一种。

没有任何魔力转化,纯粹的、漆黑的魔力喷涌而出,从莉亚前方轰鸣而过,飞射过来的箭矢、植被、乃至地面,全部被卷入洪流中溶解。

赶上了?

赶上了吗?

我看到毫发无伤的莉亚,以及因吃惊跌坐在地上的暗杀者,终于确信刚刚的弩箭已经被拦截成功。

危机感和耳鸣一同褪去后,首先听到的是自己沉重的呼吸声,伴随着急促的心跳声,压迫着大脑的所有血管的强压正在逐渐退去,这时我才逐渐意识到刚刚的自己恐怕进入了类似危机发生时的那种应激状态,然后,逐渐从应激状态走出的我,再次涌起的,是不可遏制的愤怒。

开什么玩笑。

如果再慢一点,刚刚莉亚就已经死了,如果只是时机错开一点,运气稍差一点,我就可能永远失去莉亚了。如果能让莉亚早点刷级的话就不会有这样的危险了,如果不是因为对莉亚的保护有怠慢就不会有这样的危险了,我真该死,我真该死!然后最该死的——

我走向一脸惊恐、不停后退着的暗杀者身边。

开什么玩笑,竟然想要杀了莉亚,去死吧,去死吧去死吧去死吧,如果我刚刚出手慢了一点的话,莉雅就已经死掉了。想要怎么死?电?火?水刑?送你上路之前大发慈悲的让你看一下证据吧,我的战斗记录魔法刚刚都录下来了,来看看回放吧,如果我再晚一点的话,莉亚就——

……哎?

我看向战斗记录魔法的回放。

刚才这家伙射出的弩箭是不是好像歪了一点点?

放大,放大,放大。

缩小,缩小,缩小。

前进后退前进后退。

嗯,好像是歪了一点呢。

这样下去的话,好像本来射不到莉亚呢。

不如说刚刚我发射的那个魔力洪流好像就贴着莉雅的脸前飞过去了呢。

哎,结果我才是那个差点杀死莉亚的人吗?又?

然后我现在才反应过来这魔法完全没有控制力度,虽然魔力洪流因为是纯粹的魔力喷射,所以是破坏力最低的魔法,但是我毕竟是这个等级——

我看向有如一条隧道般逐渐通向地下的空洞。

幸好因为魔力喷射也有速度所以受重力影响(详见广义相对论对重力本质的论述),刚刚的魔力流逐渐落向下方了,所以只是打出了一条隧道,如果打到民宅可就麻烦了呢哈哈哈……

这个情况……难道说我才是罪魁祸首?

不不不怎么可能呢,这是因为那个呀。都是这家伙发射弩箭在先啊,不然我不可能发射那道魔力洪流的,对不对?然后稍微有点不巧,只是稍微有点点不巧的。差点伤到了莉亚而已。不如说这道魔力洪流本来也不可能打得到莉亚啊,你看根据战斗记录这魔法离莉亚的脸足足有十公分的,多么安全的距离啊,所以这属于什么?假想正当防卫啊同学们,怎么叛?无罪释放!(指)所以都是这家伙的错吧,嗯,就这么决定了,犯下错误就要受惩罚的,法官大人,赶紧让我们跳过审判开始执行吧!

反正刚刚的魔力喷射已经暴露EX等级的事情了,事到如今也不需要搞什么魔力提纯,啊哈哈,你这个让莉亚遭到危险的罪魁祸首,吃我拷问魔法其一——小脚趾踢到桌脚之痛!

“啊啊啊啊啊啊啊!可……可恶,我是不会招的!”

哎?招什么,哦对了刚刚只想着迁怒——是审判来着,这么说来他身上可能还有情报才对,那么拷问继续,抱起双腿在地上打滚也没有用!拷问魔法其二——生揭手指甲倒刺之痛!

“呜呜呜呜痛痛痛痛痛……这……算得了什么……”

拷问魔法其三——肘关节不小心磕到衣柜边!

之后还有半夜被猫爬脸的窒息刑罚和挠黑板耳鸣术,赶快把知道的都招出来!虽然拿着鞭子一边背诵圣经一边抽人的修女并不存在,但是使用魔法逼供的女仆可是存在的!

就在刺杀者流泪打滚的时候,莉亚突然从身后抱住了我。

“大小姐,求求你,不要这样了……再这样下去,就回不了头了……”

啊哈哈回什么头啊说得好像我才是犯人一样哈哈哈才没有那种事情呢对吧,嗯,不过莉亚既然这样说了我就大发慈悲勉为其难地原谅你吧。

“哼……这……这就结束了吗,没用的,这种程度的拷问根本不能动摇我对教会的忠——”

“……”

“……”

“……”

“刚刚,这家伙是不是说了‘教会’?”

“……嗯,是说了‘教会’呢。”

“啊,啊?哈哈?怎么,很奇怪吗?”脸色苍白的刺杀者视线疯狂的左右乱扫着,“最,最近加入了一个名叫‘教导者协会’的组织,简称就是‘教会’啦,切,这么重要的情报都被你们知道了,真,真是失策——”

“嗯,好的,那我们之后就去找这个‘教导者协会’算账去了,作为给出情报的奖励,只要给客人的脑袋施一个‘一忘皆空’就可以放你走了。”

“‘一忘皆空’?让人失去记忆的咒语?真的存在吗?这……这样就可以放过我吗?”

“只是江湖传说而已,据说用魔力刺针扎进脑子里的某个区域,然后只要稍微一搅拌就能忘掉所有东西了,那么事不宜迟——”

“啊我已经忘了,全部忘了!啊两位小姐是谁来着,我自己又是谁来着,啊真的全忘了呢!啊我真是的,连走路的姿势都已经忘了,那么恕我就这样告辞——!”

看着一路向蟑螂一样爬走的暗杀者,我陷入了沉思。

说到教会的话就是黄金神教了吧,不过我只是借出了一大笔钱,到底有什么原因会让黄金神教想要暗杀我们?

唔,想不出来,说来我对经济学的认知完全停留在“既然缺钱为什么不多印点”的程度,可惜前世不感兴趣所以一直没有了解过。但总之,一定有什么经济学上的原因,导致黄金神教想把我们抹除吧。

那个财迷修女,终于为了钱开始想要谋财害命了吗。

之后一定要找她算账,不过在此之前。

“没,没事吧莉亚,有没有受伤?果然还是去医院看一下,做个全面的检查——可恶,这个时代没有检测设备……”

“没关系,我没事,最重要的是,大小姐能够恢复神智,真是太好了……”

莉亚的脸上露出了无比放松的笑容,恢复神智?啊说来莉亚遇到危险时我确实有点冲动了,难道是说这个?

“总之那就没关系了!那么莉亚——咳咳,那么大小姐,让我们回去继续找失踪的罗安娜吧。”

“大小姐在说什么呢,我现在也是女仆啊。”

“唔,是呢,那么设定该是什么?女仆同事?”

“总之——”

大小姐没事就好。

莉亚那样释然地低语着。

我没事?为什么会担心我?我这个等级除非天灾级别不然恐怕已经不会受到伤害了吧。然而无视我的困惑,莉亚就这样微笑着迈出回程的脚步。

“唔哎?!”

然后,脚下一滑重重地摔到了地上。

好重!超级重的,我刚刚分明听见脑门撞上地面时咚的一声!

“莉……莉亚?!呜呜呜怎么会这样,明明我就在身边却还是没保护住……医生!谁去叫一下医生!呜呜呜莉亚你坚持住,我不能没有你啊,说来这是哪个没素质的混蛋在地上乱扔香蕉皮!”

“唔……痛痛痛……这个香蕉皮为什么这么眼熟……”

————————————

马格诺利亚南部风俗街一处地下室中,一位瘦削的男子正有些卑微地看向一位神父,神父今天来到此地,找来自己和贝阿特丽斯之后就一言不发,仿佛等待着什么结果一样。

“说来……”瘦男子讪笑着搭话,“真亏大人您能找到风俗街的贝阿特丽丝给您提供帮助呢,不愧是……”

神父轻轻一咳“一位高层是这里的常……合作者,每次给得都不少。只是提供两个女仆的行踪而已,只要不违法,贝阿特丽丝肯定愿意帮我们。”

“然后,您知道贝阿特丽丝这是怎么了吗?为什么一脸失意地跪在地上?”

“嗯,刚刚似乎自己的经营理念收到了一点小小的冲击,暂时还是不要和她搭话了。”

“女同学历卡的死我也是知道的,可是在《炼金术科学》发十篇论文是什么鬼条件……然后我竟然被拒绝了,唔——可恶,什么原因,难道刚好十六岁的红色短发炼金术师是最近流行的选择吗,不行,我的店必须要能够满足所有客人的需求……”

就在这时,一位戴着兜帽的男子进入地下室,向神父说了些什么。神父点了点头,低声和瘦男子说道。

“让我们言归正传,刺杀失败了。”

刺杀?瘦男子几乎喊了出来,意识到不能让不远处的贝阿特丽丝听到,刚刚不禁站起来的瘦男子小心地坐回原位。

“为了保险起见,我们派出的人中有一个在很远处偷听,除了他以外没人回来。”

全灭。

“刚刚的地震,你也感受到了吧。”

“那是……人类的魔法?!不可能,这……”

神父示意瘦男子噤声,“不管怎么说,行动失败了,而且对方实力过强,很可能已经抓住了几个活口,虽然我愿意相信刺客可以宁死不屈,但据说一个蠢货大概说漏了嘴,对方已经知道我们女神教正在刺杀她们了。”

“可是大人,我这种人……又能做什么。”

“当然可以,回来的人说,他最后听见一位女仆喊什么医院,可能她们有什么不得不去医院的原因,我可以让你成为一名医生,立刻,然后——”

神父从口袋中,拿出一袋药,放在桌上。

“这,不行,这……”瘦男子瑟缩着向后退去,眼泪几乎都要因恐惧流出来,“这……这是杀人啊,而且我怎么能做医生,我要是能我就先救他了,我不干,我不干了,求求您,我……”

“好啊,你不做医生的话,那孩子的病怎么办呢,你手里的钱还够维持多久?一个月?如果没有药,之后恐怕就是那孩子的死期了。而且别忘了你欠我们钱,如果我们想,现在就可以把你的钱没收掉。”

“你们,你们这是犯法,你们威胁我,是要坐牢的知道吗!”

“威胁?证据呢?等我们出了这里,你是要给警署照片?照片也没有用,毕竟声音总不能印在胶片上吧,但是你的欠款字据可是真在这里。”

“天呐,我为什么……”

瘦男子掩面而泣。

神父口中的“那孩子”并不是自己的亲生骨肉,而是自己兄长的遗孤,多年前两人经商失败,兄长揽下了所有债务,然后一死了之,自己则隐姓埋名带着他的孩子活了下去。自己无论如何都不能对不起那孩子,可是,孩子不知为何得了怪病,或者说,在这世界上极为稀有的绝症,虽然只要有药就能活下去,但是没有药的话就会迅速衰竭而死。祸不单行的是,重新经商的他投资的正是写实绘画,结果因为照相机的发明,自己的藏品血亏了一笔,如今欠了女神教一大笔钱款的他,只能认由摆布。

“原谅我,女神……”

“啊,女神当然会原谅你,毕竟你是替神的使徒做事。”

你们这群混账才不是神的使徒,心中这样怒吼着的瘦男子不敢发作,只能颤抖地接过神父递来的药。

神父满意地颔首,吩咐刚刚的兜帽人迅速安排。

可恶的黄金神教,自从马格诺利亚长廊办得风生水起之后,招揽的信徒就越来越多,将黄金印在纸上,开什么玩笑,这种避开税金的方式早就被王室察觉,只不过当时因为需要借助他们的“秘密账户”存款的贵族众多,所以对黄金神教的打击始终没能进行。然而那之后神教信徒渐多,回过神来连王室也已经有些犹豫是否该除掉他们。

但是,黄金神教或许可以从它体系的内部瓦解——女神教提出的方案获得了王室的肯定,之后女神教大概就能在王族庇护下行事,虽然此前女神教一直想要和王权切割,但教派衰落的如今,能成为国王的走狗或许也不错。

这次取款的女仆毫无疑问是最大的客户,她必须死。

黄金易位税固然很高,但是官方为了保证课税给黄金等钱币都刻下了易主就会变色的刻印,这也让抢夺的金银很容易被追查。但因为黄金神教的赎罪券没有刻印,所以如果被抢,抢到的人就可以随便花销,女神教将联合王室的所有新闻媒体引导舆论,向世人说明女仆正因此而死,如此一来黄金神教赎罪券体系的恶与危险,也将被公诸于世。

然后,将此事嫁祸给克拉比特帮会,他们可是第一嫌疑人,克拉比特帮会最近脱离了国王的控制,为了掩藏不干净的资金,一定会想尽办法和黄金神教交好。这样一来,两家的信任也会破裂。

绝妙的计划——只可惜最终是王室坐收渔利:控制女神教并收回克拉比特帮会,碍眼的黄金神教也会就此消失吧。

但对女神教来说这已经够了,胜负就在接下来的这一手。



我要打赏

打赏请先登录

粉丝排行

您目前的粉丝值是:-
排行是:-
打赏动态 更多
  • 还没有打赏记录
花花重年呀
花花重年呀 在 2023/11/25 21:51 发表

乐啊,小女仆想太多预定

显示第1-1篇,共1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