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章 «星之旅»——序章

作者:希马酋长
更新时间:2023-11-21 15:16
点击:325
章节字数:7284

举报章节
选择正文字体:

«起始于三年前的那天»

“猎人”与“恶魔”,坊间流传着的古老传说,只有少量的书籍任记载着那段黑暗的时光……

不知哪天一只恶魔来到这个世界,随后大量的恶魔不断涌入这个世界,被恶魔所统治的“黑暗时代”降临了……

时代造就英雄,英雄需要时代……一位天才少年得到启示,成立了名为“猎人”组织,召集所有有能之士点燃这微弱的星星之火……

无数聚集在一起星星之火成为黑暗时代中唯一的希望,而这份希望终将重新照亮世界……

跟随着领袖“克劳斯”的带领下,无数猎人与魔导师走上最后的道路……无人知晓付出了多少牺牲,随着一道巨大的魔法阵覆盖天空散发着刺眼的光芒,幸存的人们等到了新时代的到来……

“猎人”与“恶魔”一同消失于新时代的阴影里,随着时间变迁,已没人再记得曾经的黑暗时代,而那个时代的一切都作为古老的传说流传于少数人口中……

故事理应到此结束,可“故事”并不是那样的存在……本应随着和平时代的到来而消失的猎人隐入了地底,而那些恶魔并没有消失只是被封印魔法驱逐到了一个夹缝世界里……“猎人”与“恶魔”斗争从未结束,也无法结束……

随着时间的推移,人们逐渐遗忘曾经猎人们所做的一切,曾经的宏伟雕像被战火所淹没,曾经的辉煌被死亡所淹没……而随着时间“猎人”们逐渐发现了某个无法改变的事实……

“猎人”们只所以特别,来自于“血脉”中的古老“继承”……先祖的技艺在血脉深处等待着被唤醒,而随着封印魔法发动的瞬间一个最恶毒的“诅咒”也悄然发动了……

如今的现代猎人早已失去了古老先辈们的传承,血脉也不再纯粹……曾经与“恶魔”签下契约的猎人会被当做是异端驱逐出组织,而如今逐渐变为了主流……

……

……

……

折叠的锯齿砍刀在被挥舞的瞬间,张开折叠起来的刀刃斩断围上来的小型恶魔。一之濑素世快速转头观察四周,按动武器上的暗扭让刀刃重新折叠,迈出奔跑的步伐,左手拔出挂于腿上的银色手枪,以特制子弹精准爆头冲过来的小恶魔们。

“小心身后。”

一枪穿贯穿从身后扑向千早爱音的小恶魔,一之濑素世跑到千早爱音身后,随意踢开地上的尸体,左手收好手枪触及千早爱音所贝着的魔导箱,按动机关接住掉出来的特制燃烧弹。

“真是烦人的数量,源源不断了,要是有tomrin她们在就好了。 ”

双手握紧剑柄斩断扑来的小恶魔,反手触及箱子的暗格,千早爱音接住掉出来的诱捕弹,将其扔出去大部分小恶魔在气味散开的瞬间扑过去,快速和一之濑素世完成背身交换,一之濑素世扔出手里的燃烧弹,大片恶魔被特制的火焰灼烧身体发出痛苦的哀嚎。

“别抱怨,猎人从不惧挑战,攻击才是最好的防守。”

一之濑素世把锯齿砍刀挂回身后,藏在漆黑猎人衣着里的吊坠散发出光芒,双手握住凭空出现的剑柄,沉重的剑刃砸向地面,随着奔跑剑刃与地面摩擦出火花。

“soyorin在战斗时也要说教我,对爱音好一点啦!”

千早爱音把箱子放到地面的瞬间箱子完全打开,亮出其中所存放着的武器,千早爱音将长剑插在地面,双手拔出腰间所挂着的黑色手枪,对冲过来的小恶魔们火力倾斜。

猛烈的枪声与劈砍声徘徊于这残破的世界中,一之濑素世挥舞巨剑一劈便是一大片小恶魔,突然一发魔法弹迎面而来,借助猎人的本能一之濑素世用剑身抵挡了。周围所徘徊的恶魔听到打斗声靠了过来,一个声音回荡于一之濑素世脑海中……『渴望杀戮吧』……

“soyorin,那些家伙都来了,接下来该怎么办。”

千早爱音从箱子里拿出弹夹,换弹的同时躲开飞来的魔法弹,最后清空完子弹收好双枪,从箱子里拿出特制的双刀,一只带着粉色挑染的郊狼凭空出现于身旁,从箱子里咬住专用的刀刃。

“别死了就行。”

一之濑素世将巨剑插入地面,脱掉右手套露出手背的恶魔印记,一直徘徊于高空的渡鸦落到一之濑素世肩膀上,原本灰蓝色的右眼变为血红色,右手握住剑柄的瞬间原本神圣的剑刃被漆黑所覆盖,散发着对杀戮的渴望。

完全进入战斗状态的一之濑素世以截然不同的速度朝着目标群奔跑,沉重的大剑如木棍般轻盈,快速挥舞剑刃斩断任何妨碍之物。稍大一些的低阶恶魔对一之濑素世挥下巨拳,一之濑素世瞬间停下挥舞剑刃斩断起手臂,鲜红的血液溅到身上,一之濑素世让渡鸦变为一把手枪精准解决周围那些可以使用魔导术的人形章鱼头恶魔,随后反手击毙试图从身后偷袭的恶魔脑袋。

不用多久一之濑就把这些如杂鱼般的恶魔群全部斩杀完毕,大剑插入地面,以极快的速度两枪击碎在暗处一直窥探的眼睛。手枪变回渡鸦飞到肩膀上,以脸庞轻蹭沾上血液的脖子,右手触及身上的血液送入嘴中。

『无聊,都是一些无意义的垃圾。』

一之濑素世从口袋里拿出右手套重新带上,失去魔导覆盖的巨剑变回原本的神圣,红色的右眼变回原本的灰蓝色。一之濑素世看着遍地的尸体弹个响指,幽蓝的火焰凭空出现快速焚烧尸体,不用30秒尸体便完全焚烬只留下一小块黯淡的结晶,藏在衣服里的吊坠散发着光芒,一个特别的现代魔导术凭空出现将地上的结晶全部吸进魔导阵里……

处理完现场一之濑素世拔出巨剑让其回到吊坠里,使用基础的现代魔导术祛除掉身上的血渍,拔出手枪熟练取出弹夹查看还有几发子弹……

“委托完成,回去了千早爱音。”

“诶~soyorin魔鬼!才跟那么多恶魔战斗完让我歇一会嘛!”

刚处理完现场的千早爱音把双刀放回魔导箱里,用魔导术祛除自己与郊狼身上的血渍,轻轻拍拍郊狼脑袋让它回到体内,合上魔导箱重新背上……

“你想留在这里我没意见。”

一之濑素世收起手枪,渡鸦煽动翅膀飞入高空,调整漆黑的猎人帽转身迈出离开的步伐……千早爱音见一之濑素世无视自己,赶紧跟上去……

“等等我啊,soyorin!”

……

穿过裂缝回到原本的世界,一之濑素世拿出吊坠启动其中的现代魔导术,身上的标准猎人服装变为原本的普通便装……

当千早爱音也穿过裂缝回到原本的世界时,那道裂缝随之迅速关闭,映入银色眼瞳眼帘的是那逐渐步入灯光的棕色背影……

“等等我soyorin!”

千早爱音拿起吊坠释放魔导术收起稍有不同的猎人服装与背着的魔导箱,奔跑几步跟上前者的步伐,从小巷子里走出来正式回到这座城市里……

被夜幕所笼罩的城市由不灭的霓虹灯所点亮,在城市生活的人们光是管好自己便已极限,完全不会去理会那些藏在阴暗中的事物……一之濑素世突然停下抬起头望着远处的高楼,三年前的“伦敦之乱”让“猎人”重回大众的视线,但也仅此而已……无人会真正关心平息那场入侵付出了什么代价,无人会真正关心有多少猎人死在了那场战斗里,无人会关心失去唯一如亲人般的师父,剩下的弟子要付出多少努力才能超越那在远处永远触及不到的背影……无人会知道……没有人会真正去关心他人,每个人都只以自己的利益出发……人类就是如此可悲的存在,早已死过两次的一之濑素世得出了如此结论……

迈出停滞的步伐,如普通人般漫步于街道,无视旁人看过来的目光,不知为何身后的小尾巴任然跟着……

“千早小姐,委托已经结束,现在是自由时间,你没有要紧事情做?”

“没有呢,不如说跟着soyorin就是很要紧的事情。”

“soyo!rin!~”

千早爱音突然跑几步拉近一直保持的距离,双臂抱住那有着些许肌肉的纤细手臂,以满脸笑颜望着冷淡点侧面,保持着相同的步伐速度前行……

“别靠过来。”

“诶~soyorin真不坦率呢~明明心里就很开心呢~”

千早爱音抱紧那手臂,抬起手指轻轻戳戳一之濑素世的脸蛋……没有做过任何保养的soyo有着如此Q弹水润的脸蛋,一直让千早爱音羡慕不已,同时也憧憬着一之濑素世的强大与特别……刚进入猎人学院的第一天,慢步于走廊便窗外走过亚麻色所吸引,一种无法道明的特别熟悉感涌上心头,仿佛在遥远的过去里与之有着一段很特别的经历……

“放开,千早爱音。”

“是……”

一之濑素世以冰冷的腔调说出这句话,千早爱音看到那灰蓝色眼瞳释放着绝对的杀意,顿时感到全身鸡皮疙瘩都起来了空气中弥漫着寒意,千早爱音识趣地松开双臂,她还不想在了解一之濑素世之前就交代了小命……

距离再次变为一前一后,看着在面前晃动着的亚麻色长发,耳边萦绕着旁人的脚步声与说话声,几辆小车在一旁道路上慢速驶过,千早爱音思索着该如何向一之濑素世搭话……

“呐soyorin,tomris她们是被哪里邀请来着?当时在保养武器没认真听。”

“以神滨市为首的“魔女”联盟对灯发出了邀请,立希和乐奈在邀请函里被指定陪同。”

““魔女”?那是什么?没听说过。”

千早爱音加快脚步拉近距离,与一之濑素世并肩同行……

“三十二年前突然崛起的新型魔导具技术,让原本弱势的魔导师们也能拥有与猎人近身搏斗的能力。此后她们以“魔女”自称,同周边城市一起成立了一个独立于“猎人协会”的魔导师联盟,专门培养与挖掘有潜质的魔导师。”

“学院内自然不会有关于她们的任何讨论,没有哪位老师希望自己的优秀学生被挖走,如果灯有此意愿那么她就不会回来了。”

“tomris不会离开的!我们说好了要组一辈子的小队!”

千早爱音看着一之濑素世突然大声说话,一之濑素世邹邹眉让绷紧的耳膜放松下来,加快步伐拉开一小段距离……

“没有什么是永远的,千早爱音。”

说着一之濑素世走到了目的地,一家挂着“莱因哈特”招牌的地下酒吧,只在晚上七点时开始营业……迈出向下的步伐,一之濑素世熟练地推开门,随着铃铛的晃动千早爱音跟随一之濑素世的步伐进到店里……

最开始千早爱音跟着一之濑素世来到这里时还很紧张,可随着次数的增加逐渐习惯了……

“抱歉两位小姐,我们这里不接待未成年客人。”

正在擦杯子的新任酒保发出声音进行礼貌性的驱客,一之濑素世无视其忠告走到柜台前,无视一部分投射过来的目光径直坐下……

“每次换新酒保都很麻烦,我找你们老板有事。”

“抱歉,老板他……”

没等酒保说完,一之濑素世使用现代魔导术在右手下变出一枚特制的铂金猎人勋章,酒保看到那露出一半的勋章立马打断了话语……

“老板在忙一些事,小姐是否需要我带您去找他?”

“不需要,我对这里轻车熟路。”

一之濑素世收起猎人勋章,站起来的瞬间台面上凭空变出一个特制的银色水壶与一张银行卡……

“半瓶蓝莓鸡尾酒,两小杯伏特加,半个柠檬,三勺蜜糖,加三块冰左右摇晃各三十下装壶里。”

“是小姐,那么这位小姐您想要些什么?”

“诶,我?”

“给她一杯纯牛奶,小孩子正好需要牛奶来促进发育。”

“是小姐。”

“soyorin!……”

一之濑素世无视千早爱音在身旁的各种闹情绪,径直走向后门的位置,在确认千早爱音进来并关上门后,拿出项链启动其中魔导术全身便衣变为猎人服装,伸出戴着黑色手套的手触及墙壁,注入魔力启动隐藏于墙上的魔导术瞬间将两人到某处的地下空间内……

推开走廊尽头的门,映入眼帘的是许多挂在墙上的武器与魔导具,到处摆放着制作工具与书籍,特制锤子一下下捶打着发红的胚胎……千早爱音的视线被挂在墙上的新型武器所吸引,身体不由地走过去近距离观看……

“哈特叔叔,我要的东西你造好没有?”

“具体是指哪一单?”

名为哈特的大叔放下锤子,把没捶打完的胚胎放回火炉里,转过身把老旧护目镜往上拉,取下手套摸着发白的胡须,棕色眼瞳径直望着一之濑素世……

“猎人专用的新型魔力传导器。”

“那个的话只是半成品,小素世你要拿走也没问题。”

哈特大叔走到一旁放满东西的书桌旁,拉开抽屉拿出一只装有不知名指针仪器的手套,随后转身走到一之濑素世面前递出手套……

接过手套将其戴在右手,一之濑素世看着指针仪表,使用魔力时仪表开始转动,对仪器进行量级调整让超过限度的魔力储存起来,收起魔力使用储存的魔力在手指上变出一小团火焰……

“确实不一样……”

“嗯?这不是tomris用的魔力传导器嘛?soyorin也要用这个?”

“爱音小朋友很识货嘛,但这和学院里发放的统一款式不一样哦。”

“么!怎么每个人都把我当小孩子!我可是高中生!”

“哈哈,抱歉抱歉。”

一之濑素世无视身旁的吵闹将量级调到65%,右眼瞬间变为血红色,巨量的魔力达到泛值便涌入仪表内的高纯结晶里……身旁的两人被一之濑素世突然改变的气息所吓到,那纯粹的杀意仿佛随时都会杀了在场的所有人……

血红的眼睛重新变回灰蓝色,一之濑素世看着仪表撑住了自己的魔力,脸上稍微露出一点满意的神情……

“猎人的基本功之一便是对自身魔力的掌握,我不需要借助外物来调节自身魔力的使用,但乐奈她需要。她战斗起来完全不顾魔力的消耗与浪费,随着时间的拖长没有魔力的猎人与没有魔力的魔导师同样致命。”

一之濑素世让魔力回流到体内摘下手套,藏在衣服内的项链散发光芒手套随之消失……

“那我呢?我的那一份呢?soyorin也有给我准备了一份对吧~”

千早爱音凑近一之濑素世,银灰色的双眼闪闪发光地望着灰蓝色眼瞳,一之濑素世仿佛能看到在千早爱音身后不断摇晃着的无形尾巴……如往常般以冷漠直视那秘制热情,伸出带着黑手套的手按住凑过来的脸庞……

“连现代猎人中级魔导试验都没过的白银猎人,还不需要使用额外的魔导具。”

“欸!soyorin说得好过分!那些试验真的很难啊,那些魔导知识见都没见过。”

“请不要为自己的不努力而找借口。”

“哈特叔叔,我的那一单还需要多久能完成?”

“嗯……大概还需要两个星期左右,小素世急的话10天内应该可以赶得出来。”

“那麻烦哈特叔叔了,该走了千早爱音。”

“唔……”

一之濑素世无视千早爱音的意见走到门前,压下门把手拉开门,千早爱音虽有抱怨但还是跟上了前者……随着房门缓缓关上,一片漆黑的羽毛悄然落地……

……

有着悠久历史的“月之森联合猎人学院”存在于城市的地底下,无人知道具体在什么位置,出入学院都是单向通道,在学院内的屏障了一切电子设备都无法使用,取而代之的大量不会在城市内出现的现代魔导具……

在挂有“MyGO”牌子的整备室里摆放着各种各样的书籍与武器保养工具,小柜子里放着喂给要乐奈的零食,书桌里放着高松灯的笔记本,台面上放着几册千早爱音没看完的时尚杂志……可这里唯独没有任何与一之濑素世有关的私人物品……

走到窗边看着一之濑素世身着猎人服装走到拐角处消失,千早爱音伸出手触及冰冷的玻璃……据几个月下来的相处,千早爱音只知道一之濑素世有着在狩猎前与狩猎归来时去学院后山里的庞大墓地里喝酒,除此之外千早爱音对一之濑素世一无所知……平时里的soyorin总是对一切都不感兴趣,以冷漠的视线默默端着红茶注视着其他人,无法从那双灰蓝色的眼瞳中看到任何事物……明明就在身旁,可却怎么也触及到走在前面的背影……

“soyorin……”

玻璃的冰冷透过手臂触及心脏,某个无法忘却的身影倒映于玻璃上,三年前在伦敦所经历的一切并非幻梦一场,那个恶魔此刻正隐蔽于血脉深处等待着被唤醒的刹那……

……

“一之濑大人恭迎您的到来。”

一位穿着暗红色洛丽塔长裙的精美人偶打开了墓园的大门,放下魔导灯拎起裙子在一之濑素世面前鞠躬……

一之濑素世收起猎人勋章,无视每次启动都会重启记忆的人偶走进墓园,人偶拿起魔导灯跟上前者的步伐……

走过大大小小的墓碑,所有学院所属的猎人与魔导师在死后名字都会出现于墓碑上,没有骸骨或遗物,只有名字被永远铭刻于墓碑上,随着时间的流逝逐渐被遗忘……

一之濑素世走到一块与普通墓碑不同的单独墓碑前,看着上面所铭刻的“大师猎人——莱特”单膝跪地,伸出手轻轻触及冰凉的墓碑……

“师傅,我狩猎完回来了。”

“这次只是狩猎一些小猎物,没有带好酒回来,请见谅。”

一之濑素世站起来,从内口袋里拿出那银色水壶,拧开盖子浓烈的酒味冒出来,对着墓碑整瓶倒完,渡鸦在这时凭空出现飞到漆黑的帽檐上……

倒完酒盖好盖子将其重新收回衣服内口袋里,单膝跪地从口袋里拿出一枚特制穿甲弹放到地上,渡鸦以血红色的眼睛望着凭空出现站在墓碑旁的一之濑素世?……

『真是可惜,没能与他分出胜负他就死了。』

截然不同的一之濑素世?伸出手穿过墓碑,一之濑素世拔出手枪瞬间站起来,枪指由恶魔所化作的一之濑素世?……

“在纪念逝者的墓园里安分一些。”

『死去之人有何值得纪念?唯有战斗时的渴望才是真谛,呐一之濑素世,赶紧去杀了窥探我们的家伙吧,已经有很长一段时间没品尝甜美的血液了。』

“还不是时候,滚回去恶魔。”

一之濑素世扣动扳机,一发子弹直接穿过一之濑素世?的身体,击中不远处的墓碑随之掉落……

『你们猎人真是有趣的存在,不愧和她有着相同的血脉,在我尽兴之前可别死了一之濑素世。』

一之濑素世?凭空消失,一之濑素世收起手枪重新单膝跪地,拾起地上的穿甲弹用力握紧往里注入魔力……

“三年前的一切并没有结束,等着我师傅。”

松开手里的穿甲弹,注入完魔力的子弹已然成为了杀死恶魔最有效的利器,渡鸦飞到肩膀上,一之濑素世站起身轻抚渡鸦的小脑袋,随后让它整个咽下这枚穿甲弹……还差最后一步,还差最后一次特殊的生死搏斗,很快大门就会开启,我最后的末路已然呈现于脚下……

……

……

……

『失去纯正血脉与传承的现代猎人们,选择了与失去身体的恶魔们签下契约,以此来激活血脉中仅存的传承和记忆……』

『可与恶魔签下契约的猎人还算是人类嘛?』

『猎人与恶魔的故事终将翻开了新的篇章,古老封印已然开始失效,积攒了数千年的怒火即将点燃……』

坐在高楼边缘的少女?望着夜空中璀璨的繁星,身旁的球体散发着耀眼的光芒,伸出手触及在夜空里最特别也是最黯淡的繁星,将其抱在怀里用温暖唤醒她的光芒……

“去吧我的孩子,去完成你的使命。”

少女?松开怀抱看着浮在手中的星星,亲吻其闪耀的表面施加某个祝福……

“终结亦或新生,我的孩子去创造出只属于自己的故事。”

星星在眼前缓缓消失,夜空中一颗特别的流星划破寂静的天际,没人注意到古老的预言正在灵验……少女?期待着那颗陨落的星星会有着一段何等特别的旅途,期待着这个故事终会走向何方……未知的旅途,未知的未来,未知的过程,未知的结果,因此“故事”才如此有趣……

但少女?留在这里的时间到了,夜幕被升起的太阳所驱散,阳光透过云层俯瞰大地,少女?看着自己的身体缓缓碎裂,拥有实体果然就必须要迎接消亡的那一刻……

闭上眼睛,脱离拥有实体的身体,站在高空中睁开眼睛看着自己的身体极速下坠,在落地的瞬间身体完全碎裂化为粒子随风飘散,身旁的球体飞到面前化作为一扇神秘的星门……

“下次再来时,你们会给我带来什么样的故事呢,越来越期待了……”

少女?进入星门从这个世界中离开,随着星门的消失少女?所留下的一切痕迹如不存在般消失了……亦或者说少女?从不存在……



我要打赏

打赏请先登录

粉丝排行

您目前的粉丝值是:-
排行是:-
打赏动态 更多
  • 还没有打赏记录
没有找到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