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章 正文

作者:北18條
更新时间:2023-11-16 09:37
点击:315
章节字数:7911

举报章节
选择正文字体:

如果世界上真的有时光机就好了,它只要能让我穿越回5分钟前就可以了。

如果时间真的能倒退5分钟的话,我一定要让那个自己在谈话结束后立即进行放下听筒的动作,而不是在那5分钟后的刚才。


「那就明天见啦。」

星期六的晚上,我和茑子大人正进行着明天的「可丽饼约会」的作战会议。我合上写着「下午2点半、K站南口」的记事本,起身将它放向一旁的床头柜上。硬皮记事本的一角轻轻碰到了床头柜上的相框,我连忙伸手把相框扶稳。

「笙子酱?听得到吗?」听筒再次传来茑子大人的声音,我那正要往不明方向起飞的思绪瞬间被拉回。

「啊,抱歉,」我一手将电话机放回腿上,一手握着电话听筒。注意力姑且回到了电话交谈中,床头柜上的相框却让我无法移开双眼。里面是上次去游乐园的那天,在武嶋叔叔的店里想要修理相机的时候,武嶋叔叔抓拍下来的,我和茑子大人的双人合照。

「那个,茑子大人……」

「什么?」

「明天确实是去吃可丽饼的对吧……?」可真是毫无意义的确认……电话那头的茑子大人此时会不会怀疑自己有没有听错呢,「那明天我们就不用带相机了……吧?」

「哎?为什么?」

「因、因为……不是社团活动吧?所以……」

「啊——笙子酱你可以不带啊,我没什么特殊情况就肯定会带上的,毕竟你也懂的啦,嘿嘿。」

……我当然知道,茑子大人是十足的摄影迷,并不是为了社团活动才相机不离手。

「把这次当作特殊情况……不行吗?」

心脏的鼓动声越发响亮,茑子大人轻快的笑声仿佛飘在另一个次元。相框里的相片可能都快要被我盯出一个洞来,倘若移开视线,我的话语必定会随之动摇崩塌。

「你的意思是?」

「那个,那个……」我尽力在脑海中搜索一切能用上的信息,例如雨天的湿度对相机不好……不行不行,刚才吃晚饭的时候,听到电视里说的是「近三天东京都全境都是晴天」。那么就……呜啊,我到底在说什么啊?又该说什么才好?

理由连我自己都不明白,又谈何要求对方同意呢?

「要是有什么情况的话,或许我可以帮上什么忙吗?」

「不是……」

「还是说最近『被拍恐惧症』发作了吗?看到我拿着相机在你旁边的话,会觉得很难受?」

「不不不,完全不是这……」砰!「哇啊啊啊!」

茑子大人的疑问像课堂上老师点我的名字一般使我慌忙起立,电话机从我的腿上滑落,连手握着的听筒都被用力拽走,和电话机一同摔到地上。这才发现,电话绳竟然被我用手乱绕得都打结缠成了一朵花……叩、叩……「啊!没、我没事!只是有东西掉地上了……」怎么还引来了姐姐克美到我房间外敲门表示询问啊,这完全就是不仅突然被老师点到名字,还被发现根本没在听的糟糕状况吧!滚烫不已的脸颊这样告诉我道。

我捡起沉重的电话机,缓缓地将沉重的听筒移到耳边。如果可以的话,还是捂住耳朵捂上一天比较好。

「笙子酱?没事吧?」

「抱歉让您受惊了……」

「好啦好啦,我知道了。」

「我刚才说的话,还请不要放在心上……」

「笙子酱是希望能够像上次去游乐园一样尽兴地玩耍,所以想着不带相机比较好,对吧?」

「这个……」

「不过啊,我自己的话,还是带上会感觉比较安心喔,对不起呀。」

「不,请不要这样说……刚才的那些全部无视掉就好!」

「好啦,虽然明天我会带上相机,但是你不希望的话,我就不拿出来用,怎么样?」

「好、好的……」

尽管我还想坚持将这几分钟里的一切都抹去,可是如果那样的话,只会继续发展成更奇怪,甚至是更糟糕的状况吧?

「那就明天见啦。」

「嗯,明天见……」

但现在这样也够奇怪、够糟糕了啊!

我放下电话,扑到床上卷着被子滚了一圈,蜷起身子把头埋进枕头里。怎么会这样啊,茑子大人可是前辈啊!是前辈邀请我去吃可丽饼的,我竟然还提出这样任性而无理的要求,还当场弄出个大事故导致前辈妥协……明天到底要怎么办才好?快出现一台时光机,将我直接送到后天去吧——不,能送回五分钟前我就谢天谢地了。

不被正对着头顶泼下一盆冷水,就不会知道自己有多得意忘形……吗。



三天前的午休时间,我吃完便当后前往社办大楼,准备取回昨天不小心落下的马克笔。走到部室门口,手伸向门把之时,有人在里面打开了门。「啊……」我后退一步,抬起头,茑子大人看到我先是一惊,随后招了招手示意我进来。

「刚好有点事找你,虽然不是什么急事,不过我最近怕是要增加去图书馆的时间了,不知道下次碰到你是什么时候呀……」茑子大人一边走回部室里头一边快速说着,我也踱步进去。

「高三真辛苦啊……」我不由得想起了我姐两年前的模样,不,不如说她一直都是那样。只不过两年前,也就是她高三的时候,则是把自己埋进了书堆的更深处。

「说不上辛苦,我也只是意识到上大学不是那么容易的事,所以得把前两年的债还上吧。要是这次考试没考好,搞不好就要去上补习班,那样才是真的难搞啊……」茑子大人仰起头活动了下肩颈,然后转过身来,「对了,你午休来部室是?」

「呃……我来拿我的马克笔……」我走向茑子大人身旁的一张桌子,拿起了忘在那里的马克笔。老实说,看到茑子大人的那一瞬间,我就不小心把这件事丢到一边去了。至于什么「图书馆」「上大学」「还债」「补习班」……一大堆本该是熟悉的日语词汇,堆砌起来从茑子大人的口中讲出,怎么就变得像拉丁语一样难以理解了起来?

茑子大人……会留在莉莉安吗?还是有更高远的目标呢?这些我从来没听她说过,此刻当然也问不出口。

「那个……茑子大人找我有什么事?」

「看,」她从零钱袋里掏出两张五颜六色的纸片,递到我的面前,「怎么样,有兴趣吗?」

「可丽饼大份食券……五折……哎?!给我吗?」

「这可是有两张,当然是我们一起去啦。」

等下等下,这不是拉丁语对吧?

「一起去……?」

「嗯,我记得你之前说过喜欢吃甜食吧?」

「喜欢!喜欢吃可丽饼!」

「那这礼拜星期天,你有空吗?」

「有空有空!」

这是将会是我和茑子大人的第二次约会……!尽管节假日我们时不时会一起出去,但都是以社团活动的名义去到处拍照。可这次是约我去吃东西呀,那不就是「可丽饼约会」嘛!

「那和你家人商量好之后,再联络我吧。还有……」

我不记得自己是怎么样回到教室的,到座位上还没坐稳,同班同学、也是今年的新闻部一把手——日出实同学就凑了过来。

「笙子同学,刚刚去哪里了呀?」

「啊……我去了部室,摄影部的。」

「嗯~哼~」

「哎?」

「去一趟社办就那么开心?」

……被套路了!

「没……没什么……」

「难不成,从茑子大人那里收到了玫瑰念珠?」

……不愧是莉莉安瓦版的新一代编辑长……

「没这种事!」「真的吗?」「这种东西说假话也没有意义吧?!」「嘛,也对……」

日出实同学鼓起脸,很泄气一般「哼」了一声。又突然双手撑着我的课桌,脸庞在我视野里急速放大,「那,你们到底什么时候才能成为姐妹啊?」

又又又又来了……去年那个常常跟在新闻部部长真美大人的身后,姑且称得上是沉静又斯文的日出实同学,是被注入了她的姐姐大人的灵魂了吗?!

「哎呀,还没有吗?」斜前方的美幸同学也闻声伸过头来。

「我说,美幸同学,要不我们成立一个『茑子大人与笙子同学结成姐妹促进会』吧?」

「听起来不错耶~我觉得肯定会有人加入的,比如说……」

这都什么跟什么啊?

「都说了,茑子大人说过她是不会和任何人成为姐妹的……」

「真是的,笙子同学怎么总是这个理由啊?这都是我姐姐大人的姐姐大人,三奈子大人的年代传下来的三手『旧闻』了,或许这只是她一年级时候的想法也说不定!」

被注入了真美大人的灵魂的日出实同学手舞足蹈发表着演说。

「那你们去问茑子大人本人不就好了……」

「要是笙子同学不去和茑子大人表示的话,也许茑子大人会碍于曾经放过的话而不好开口呢?」

「可是……」可是,我什么时候说过,我想成为茑子大人的妹妹啊?

「还是说,你对没能成为谁的妹妹、加入山百合会的事情心有不甘吗?」

……这话某种意义上倒是没说错。曾经一心想成为蔷薇馆中的一员的我,被当时的花蕾、现任的蔷薇大人的两位双双拒绝,对于「soeur」这个东西,说是心如死灰也不过分。

「由乃大人的妹妹还是一年生,笙子同学可以去当由乃大人的妹妹,然后再让有马菜菜学妹成为笙子同学的妹妹……」

美幸同学身子伸得老长。小说看得太多,当心摔倒啦!

「喔喔!黄蔷薇革命2.0?妙啊!」

不要这么轻易地达成共识啊!

「日出实同学,你们最近是……太缺乏新闻素材了吗……」趁日出实同学和美幸同学跑题跑得火热,我松开方才紧抓着椅背的双手,夺回课桌的主权。

「就是啊,第一学期都过去一半了,红蔷薇花蕾和白蔷薇花蕾的妹妹候选人连影子都没有。而且啊……」上课铃声强制关上了日出实同学倒苦水的阀门,她摇了摇头往自己座位走去。唉……我全身无力趴在桌子上。什么嘛,这就是我曾经憧憬得不行,还因此被我姐鄙视了不知有多少次的高中生活吗?

我也真是的,明明常常待在那样稳重可靠的茑子大人身边,却还是被轻轻一吹就会飘到空中的笨蛋啊。



在茑子大人身边——

「咔嚓。」

脑海中不自觉就回响了起来。

似乎已经相当习惯了,在茑子大人的身边,就是充斥着那样的「咔嚓」的声音。

随着快门声响起,我心里的胶卷也开始慢慢转动。即使不按下快门,也能往记忆的相册中装入一张又一张清晰美丽的彩色相片。架着三脚架的茑子大人,低着头整理相片的茑子大人,翻着摄影专业书为我讲解的茑子大人,去征求相片公开许可时在旁边轻拍着我后背的茑子大人,还有——

放下相机时笑眯眯看着我的茑子大人。

时光机不会出现,我也早已降落到地面。相框仍然静静立在床头柜的一侧,茑子大人嘴巴微张在对我说着什么,光看着完全想不到在那之前她还为相机弄坏而发愁。她把这张印好的相片拿给我的时候,还挠着头说「也没什么好收藏的嘛……」;我姐则是「虽然你还是根本没看镜头,不过好歹难得笑了一下呢」无情地嘲讽了一番。

这张任谁都觉得算不上什么成功的、有亮点的抓拍照,我却用相框把它装饰了起来。

我究竟是为什么对茑子大人说出了那样的话呢……



「抱歉,我来迟了——」

星期天按照该有的步调来临。到达K站南口时,茑子大人已经在那里了。我小跑着过去,向茑子大人低头致意。

「贵安,也还没到约定时间嘛,是我来得太早啦。」

「贵安……」

茑子大人一如既往脸上带着清爽的笑容,身穿套头卫衣和休闲长裤。不同的是挂在胸前的相机不是平时常用的那一部,印象中似乎是这学期开始,茑子大人偶尔会把它拿出来,而今天相机镜头用盖子盖上了。真的有在「遵守约定」啊……昨晚的事又轰炸着我的大脑,在这偌大的车站里,或许有什么地方能让我……先逃走躲一会吗?我紧闭双眼,深吸一口气,「那……」

「不过平时都是笙子酱来得比较早呢。」

「啊……因为……」因为像今天这样气喘吁吁跑到对方面前,是只有在影视剧里才会讨人喜欢的啊,「因为茑子大人是前辈啊。」

「这个嘛……」茑子大人顿了顿,张了张嘴又低头笑了笑,「话说回来,还真是可爱啊,笙子酱。」

「哎?!」

「这家店就在附近,我们走吧。」

刚刚茑子大人说的是什么来着……不对不对,差点忘了重要的任务!

「笙子酱?」茑子大人歪着头,手伸到我眼前晃了两下。

「茑子大人,昨天的事非常抱歉!」

圣母玛利亚,请原谅我——

「虽然吃甜品会让人开心,但我觉得,甜品也不希望大家带着不怎么愉快的心情去品尝喔。」

就只是在为甜品着想的一番话而已,融进车站出口带着温度的风里,一丝丝渗进来,将我体内杂乱不堪的情绪因子一扫而空。我慢慢抬起头,茑子大人侧身迎向洒进出口的大片亮光望向我,「你觉得呢?」

「我明白了!」我重新挺直胸膛,轻轻拉住茑子大人的手臂,「出发咯——」



「还、还真是相当大的分量啊……」

食券上写的是「大份」没错,可是当实物摆在面前……和两个女高中生搭配在一起,而且坐在室外遮阳伞下的座位,总觉得会被来往的路人侧目……

「啊,果然还是应该安排在午饭比较好吗?」

「没事没事,能吃下的!而且我有按昨天说好的,午饭少吃了点。」……其实我根本就因为不安过了头午饭都没吃下,「甜品就是要在下午茶时间享用嘛!」

「那就好呀。我开动了——」

茑子大人挖起一勺洒满彩色糖粒的奶油送进嘴里,「笙子酱你不吃吗?」

「其实,我从刚刚开始就一直在想……」

「什么?」

「茑子大人,好像一直都很能吃啊。」

「这一点我当然还是有自觉的啦……」她咬下一口煎饼,「毕竟我在学校的时候,体力消耗可能仅次于、唔……搞不好甚至不亚于运动社团的同学喔。」

比其他人更大也装得满满的便当盒、时不时要买面包来加餐、书包里经常放有饼干……还有今天大份的可丽饼,支撑着一位优秀的校园摄影师。感谢!感恩!

「……我加入摄影部之后,也吃得比以前多了。」

「显得我像个坏前辈啊?」

「生长期吃得多,爸妈也只会觉得开心的。」

「也对啊……」她咬下一大口可丽饼。原本说好是悠闲的下午茶时间,要怀着愉悦的心情去品尝可丽饼的,茑子大人还不知不觉变得像是在战斗一般,脸都微微鼓起了一圈。

「啊哈哈哈——」

「嗯?」

「茑子大人,脸上沾了奶油!」

「哎?哪里?」

「左边啦,这边左边,」她拿出手帕擦脸,把我当作镜子伸长了脖子问「还有吗?」,我摆了摆手,「要是能拍下来就好了,啊哈哈哈哈哈……」

「你还真是各方面都获得了我的真传啊……」茑子大人扶额,过了几秒突然盯着我的那份可丽饼瞪大了眼睛,「奶油融化要流下来了!」

「咦——?!」

是该吃掉还是擦掉啊?要是止不住怎么办?!我举起可丽饼左转右转,余光瞥见茑子大人正摆着要拍照的手势——「不要!」——明明只是手势而已,我还是立即将可丽饼挡在面前。奇怪的是,当我睁开眼睛,却没看到哪里有奶油流下来。

「好啦,我开玩笑的,对不起啦。」

「呼……」

「再不吃奶油就真的化了喔——」

「茑子大人……意外地喜欢恶作剧啊?!」

「那是因为啊……」她双手捧着可丽饼,「嘿嘿嘿」笑着,「嗯~没什么。」

我这才注意到,那个对我构成严重威胁的相机,从刚刚开始就隐藏了它的身姿。茑子大人是什么时候把它放进包里的?如果我不主动开口的话,她就真的一整天都不会用了吗?现在正强忍着戒断反应吗?邀请我的时候,是不是也多少期待着能「偷拍」到我吃可丽饼的相片呢……这样想有点太自恋了吧?

只要看一眼茑子大人满怀对甜品的敬意吃着可丽饼的模样,这些问号就从我的头脑中消失了。还真是毫无存在必要的单纯啊。



「笙子酱一会有什么打算吗?」

「茑子大人想去哪里?」

「要是你没有什么特别需要做的事的话,我们去附近散步怎么样?」

「可以啊。」

「万一笙子酱因为吃不下晚饭让父母生气了,那我就是千古罪人了啊。」

「不会发生这种事的啦!呃,茑子大人……」

「怎么了?」

「您接下来……就请自由使用相机吧,像平常一样……」

「嗯,我知道了。」

结果我们一路走到附近的公园,沿着湖边绕了半圈,随意找了个长椅坐下,茑子大人也只是将相机挂回胸前,没有动过一次。

「总觉得很怀念啊……一到这里,我就会回想起我摄影生涯中的一次惨痛的失败经历。」

「咦,那是什么?」

「去年的情人节寻宝结束后,我和当时的新闻部编辑长三奈子大人,想要跟踪花蕾们约会,得到第一手情报。那天我们就坐在这样的长椅上吹着冷风吃午饭,商讨下一步的计划。结果因为我搞错了最基本的常识,白白浪费了时间,跟丢了令大人和她的约会对象田沼千里同学……」

「还有过这种事吗?!」

「完全就是不堪回首的黑历史啊,哈哈哈哈。」

茑子大人不曾和别人说过的失败经历……怎么回事,有如一点一点吃着蛋糕,吃到一块种类极少见的水果夹心般令我雀跃。我咬紧嘴唇低下头,右手摩挲着刚从自贩机买的罐装绿茶,企图掩饰这份见不得光的喜悦。

咔嚓。

耳边突然响起快门声,我立即转过头,本来做好了镜头径直对准我的心理准备,看到的却是茑子大人刚拍完自己正前方的景象,而后放下相机的模样。

「茑子大人?」

「总算轻松了啊~」

几艘脚踏船在湖面移动,岸边的樱花树上绿叶已经相当茂盛,到处都是趁着天气好来游玩的人——让人心旷神怡的光景,只不过好像不算是平日能让茑子大人按下快门的画面,果然还是忍着不碰相机太难受了吧……一股毛毛的感觉重新开始轰炸大脑,「对不起」几个字已经到了嘴边。但是茑子大人似乎已经满足于此,她盖上了镜头的盖子,转动着摇把。

「今年情人节过后啊,我一直很苦恼,白色情人节要给笙子酱送什么回礼才好。」

「啊!」

深受莉莉安高中部的传统毒害的我,在情人节那天给茑子大人送了一卷胶卷——尽管要更随大流一些的话应该是给仰慕的学姐送巧克力才对,但是对象是茑子大人,还是送她喜欢的东西比较好吧?结果白色情人节的前一天,茑子大人找到我,郑重其事表示回礼还需稍作等待……现在想想,送胶卷简直比送巧克力还要俗气,要是能多少考虑一下回礼的事情,也许就不会害得茑子大人烦恼到现在了。

「抱、抱歉!真的可以不用回礼的,只是我想送而已……」

「虽然你之前也这么跟我说过,不过,我也有想要向笙子酱传达的心意呀。」

「给我?」

「你看这个,」茑子大人拿起了她的相机,「其实这里面装着的,就是你送我的胶卷喔。」

「我送的胶卷……」

「我思来想去,干脆这个胶卷就全部拿来拍摄你的相片,然后作为回礼送给你吧。于是我就把它装进了专门的相机里。不过呢,从我决定要送这个回礼开始,就发现比想象中的有难度多了啊。」

「为什么?茑子大人明明就……」

——很擅长拍我嘛。在说出口之前捂住了嘴,脸上急速升温。茑子大人、用我送的胶卷、拍我的相片……所以,之前看到她偶尔会拿出来的,并非她常用相机的这一部相机,全都是为了……?

「毕竟你课余时间不也经常和我一起到处去拍照嘛,偷偷出手的机会当然就变少啦。嗯……而且,即使是对于摄影大师而言,也不一定每一张胶卷都能拍出满意的相片吧?但是我不知怎的就钻了牛角尖,偏偏想要尽可能让利用率最大化,按下快门的手都变得有点犹豫了起来啊……啊哈哈,很不像我的作风吧?」

「我认为只要是您自愿选择做的事,就不能说是不像您的作风……」

如今我只想化身为漫画里的角色,抬起双手反复敲打自己的脑瓜。啊啊啊——至今为止我的任性所为,究竟给人添了多少麻烦啊?

「所以啊,我磨磨蹭蹭了好久,都没能拍完这个36张的胶卷。今天非带上相机不可,也是为了能找到机会照相,本来昨晚答应笙子酱也无妨的……」

「真的抱歉,都是因为我一意孤行……」

「笙子酱,为什么这么喜欢道歉啦?」茑子大人轻轻拉开我捂住脸的手,罐装绿茶在脸上贴得太久都快要失去降温效力了。 「又不是想让你觉得自己做错了什么才跟你说这些的。」

「可是我……」

「使用这个胶卷的过程中,我逐渐明白了一些东西。以往我常常借助相机这一工具以便让自己退开一步,隔着取景框和学校里的人们交流。当我升上高三之后,为了升学,不得不牺牲掉一部分摄影的时间用来学习,也就更有一个普通的高中生所具有的模样,做着大家都在做的事情。然后呢,我就觉得这一个胶卷给我带来的烦恼,也让我有一种普通高中生活的感觉啊。以前我对自己没有自信,多少有些抗拒这样的『普通』……该说上次去游乐园给了我一个契机吗?有祐巳同学和祥子大人她们这样温柔的朋友和学姐在,让我觉得这样的『普通』并不是什么坏事。当然,更重要的是因为有笙子酱你在啊。」

「有……有我在?」

「虽然我想接着说下去,但是万一会错意了可就不好了呀。」

「这种事……」

回忆的相册扑啦啦翻动着,里面一定有着我和茑子大人各自想要寻找的答案。

我稍稍偏过头,碰上了茑子大人的视线。她抿嘴笑起来,不一会儿又垂下眼睛。

就算不说出口,她也能明白。哪怕明白了,也还是希望我说出口——好狡猾啊,茑子大人。

「因为我喜欢茑子大人。」

并非她的相片或是她的镜头,我喜欢的就是茑子大人。

「看来我好像没搞错呢……」茑子大人将绿茶放在一边,捧起她的相机,「所以,我就让刚才和笙子酱一同看到的风景,作为这个胶卷的最后一张相片了喔。」

「我很期待!」

「然后,我又可以继续轻松愉快的摄影生活咯——当然,是和笙子酱一起,嘿嘿嘿~」

茑子大人现在的表情,如果按下快门的话,一定会成为一张很棒的照片。但是我没有也不会去这么做,不是因为我没有带相机,而是此刻我只想这样注视着她,就像她也如这般注视着我一样。



我要打赏

打赏请先登录

粉丝排行

您目前的粉丝值是:-
排行是:-
打赏动态 更多
  • 还没有打赏记录
没有找到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