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2章 慢徊繁荫石阶

作者:律百九号
更新时间:2023-11-27 17:04
点击:435
章节字数:4712

举报章节
选择正文字体:

似乎越高的地方,由于周边同样高度的建筑减少,摩擦力也相对减少,所以高处的风力往往更强。

舞所居住的楼栋位置两面通透,前后两个阳台门敞开时便经常有过堂风,以至于尽管客厅安装了立式空调,开的机会却不多。

从花茶搬进来开始,她就特别喜欢待在阳台旁边,留一个一人多宽的门缝,享受狭管效应带来源源不断的风拂过脸颊,连风带雨的时候就更是兴奋,被溅进来的水滴打湿都不觉在意。

盛夏当是如此。而今秋风送爽,她就更乐意像一株盆栽那样迎风生长,即使阳光直射还尚有威力,风的温度也会向世人传播凉意。

周末前的夜晚,她趴在栏杆上俯瞰远处车水马龙,舞举着茶杯过来,边喝边靠上扶手,看一眼花茶的脸,接着循着她的视线眺望远方。

“舞小姐。”

“……?”

“一起去爬山吧?”

“…我最近没怎么亏待你吧?”

“没有吧?一直都对我很好的。”

“…那你也知道我体力不好,跑两步就容易上不来气吧?”

“知道呀。”

“……”舞不做声,侧过身,一手叉腰,垮起张脸盯着她。

“…咋啦嘛……”

她眨眨眼睛,一副很无辜的样子,而后才醒悟过来点什么,便解释她想要爬的是县城里的山,不是那种荒郊野岭或是收费的景区。

“你觉得是爬什么山的问题吗。”

“别着急嘛,听我说完。”

为让舞能更直观的了解,她还打开地图软件向她说明:“你看,地图上说开车只要二十多分钟就能到了。而且听爬过的同学说…就是莉珂前辈啦,路上每隔一段路就会有休息的地方,小卖部也有,周围的老人饭后经常带着小孩一起爬,跟散步一样。”

“…要是老人小孩都没问题的话,那应该可以。”再不济,路上休息点那么多,体力应该不会那么容易见底。

答应她过后,舞稍觉有点怪异。按最初的预设她绝对不会参与爬山这种花时间找罪受的活动,可最好还是被绕进来了。

难道说,花茶在她身上运用了『拆屋效应』:因为屋内太暗想要开扇窗户,一定会遭到反对,可假如主张拆掉屋顶,意见便会得到调和,愿意开窗了。

即先抛出一个相对困难的要求作为烟幕,再提出真正的要求,这样对方接受的概率就会更大。

舞颔首沉思,自我打圆场。可一抬头看向花茶单纯像白纸一样的神情,还是打消了她变聪明这种可能。

……

花茶跑去邀请空一同参与,舞则去问问千奈明天是否有空闲一同前行,最后自然是两边都答应。

爬这种山的难度和在操场慢跑相差无几,有穿一双鞋子过去就算准备万全,因而到了明天挑在下午出发,先去接千奈再到山脚下。

稍微和预想不同的是希也一块来到,按空的说法,她一天天长大,自我意识萌芽,总是让她一个人待在家里说不定不利于性格塑造。

“比如变成一个孤僻的人,几乎没有朋友,吃午饭还要躲在厕所,放学了就只能回家。”

“……”舞倒觉得有理,但也没想的这么严重。毕竟希已经能熟练走路,那出门带上让她多看看外面世界也无妨,反正要是走累了,她身强力壮精力充沛的花茶姐姐也愿意背着她上山,孱弱的妈妈注定是不行了。

找到一处车位停靠,看着车子正经受阳光暴晒,舞意识到此行并没有准备遮阳的用具,尽管衣物都是长袖,可最重要的整张脸都毫无遮挡。

爬山总归是花时间的,一想到这个下午爬山去又爬下来,她走出车门还没到三十秒就仿佛已经能感觉到脸上皮肤已开始被晒红,燥热难当。

“这周围有卖伞的地方吗,或者帽子之类的……”

“没有吧?香宝烛之类祭祀的东西倒是有。”

“…真是不懂市场。”

“什么市场啦,用不上的东西怎么会有人买。”

舞把视线移向登山台阶,正要反驳她遮阳的东西到底用不用的上,却发现台阶密布着树叶的阴影,最多从缝隙里漏出点点光斑随风摇曳。

“啊,舞小姐该不会想说爬山的时候怕晒吧?不用担心啦,莉珂前辈跟我介绍的时候说几乎全程都有树荫,不会热的。”

“…那没事了。”

原来如此…想来也该如此,既然这里平常也是附近居民散步的地方,那么体验应当都不错。

不愧是新手村级别的山。

她们踏上台阶,感觉和踏上商场的扶梯没什么区别,保持这般步调即使是舞,体力消耗也是微乎其微。她和大家边走边聊天,和空讨论这里一共有几级台阶、要走个多久;和千奈商量这附近有什么像样的餐馆,下山之后去那里吃晚饭;和花茶争论这个郊区小山包的树林里栖息着猴子的可能性。

“真的没有猴子住在这里吗?我在网上的视频听说,猴子多的地方,有时候还会到城镇里去爬电线杆呢!”

“…那么那个视频有没有说那里是什么地方?”

“我想想哦…名字有点记不清了,不过感觉是个没听过的国家,叫什么拉贾斯坦……”

“拉贾斯坦邦,是印度的一个城邦,在南亚。”舞也猜出来大概在印度,只是慢千奈一步,所以接过她的话继续说:“东南亚一带因为又热又湿,所以猴子很多,以我们这边的环境来说很难见到野生的,在市区就更少了。”

“东南亚…我想起来了,好像地理书上有过地图!不过在这里见不到猴子啊……”花茶流露出失落的神情,就一点点,很少,马上就能抛诸脑后的程度。

“倒是,你怎么对猴子感兴趣,网上有关猴子的视频,地点还是东南亚,要我没记错,里面几乎都不是什么好内容。”

听千奈聊起这个话题的详细,感起兴趣的舞也掺上来一句:“你说的是猴子抢游客东西的事吧?还有些是给猴子喂辣椒之类难吃的东西然后看他上蹿下跳。”

听她们内容聊得火热,一旁的空也凑过来旁听。

“我说的倒不止这些内容。”

“那还有什么?”

“保密,总之是你不喜欢看的。”

“不喜欢看,说一说总没关系吧。”

“嗯——那我先发布免责声明,要是听的愁眉苦脸的可别怪我。”

“这样啊,那还是不听了。”

“耶?舞小姐真的忍住不听吗?本来还打算由我来说呢…既然这样那我也忍住不说。”花茶说完,做出了一个捂住嘴的动作。

噢,对了。说舞体力消耗微乎其微的假的,猴子的话题结束,她就发觉自己有点开始喘气了。

继续向上的中途,希大概是见别人一直在走,自己也来了劲,于是轻轻挣扎想从花茶的后背下来。既然最小的妹妹这么有活力,各位年长的大人自然乐见其成。

“希,要和妈妈比一比谁先累嘛。”

料定她这么小,行动速度也慢,舞正好借用这点,好让大家都放慢速度,让自己恢复气力。

而希果不其然答应:不做声地开始一步步往上迈,因为台阶的高度比通常要低,尽管不容易,可即便是蹒跚学步的她也有能力爬上去。

为了配合希的步调,众人的速度纷纷放缓,事情按着舞的设想发展,但她的体力并没因此恢复上来。因为在希自身的努力以及其他人的外力干预下,她爬台阶的效率愈发上升,同时她的体力上限似乎也远超舞的设想,这双拥有二十几年走路经验的腿有如被时代淘汰的产品,而她走个不停,就好像腿是借的,不赶紧多走一会儿就得还回去一样。

直到舞开始感觉到肌肉发酸,希终于也结束了亲自下场的攀登旅程。被舞寄予厚望的小女儿此时非但没按计划发展给予母亲一段轻松的爬山体验,反而给她多找了点罪受。

好在再往前一段路就有歇息的凉亭,在这之前的希便一直待在千奈的背上,坐下休息时,谁想抱她就安安分分待在谁的怀里,没人争着抱的时候就会到空或舞那边去。

……

往上的石阶,时有散落着枯黄的树叶,在下一个休憩处,能看见专门清理的人员将落叶扫到角落堆起。脱干水分且成堆的干叶,很容易就能联想到埋在其中慢慢焖熟的红薯。

“外皮焦黑,扒开里面又是冒着热气软绵绵还漂亮的橙红色,说完都开始馋了!”

“很可惜,因为炭火烤的红薯味道不是很好,而且对身体也不健康,现在几乎只有卖电烤的红薯了。”

“欸…哪里味道不好啦,但凡两样都吃过的人都知道炭烤的更好吃!对吧小空?”她扭过头对空说。

而她略微仰头,思考了一会儿才回答:“…其实我不太想象的出来姐姐说的那种味道……”

“耶…小空没吃过烤红薯嘛?很好吃的哦,又香又甜。”

“吃过啦,”空笑着回答,“以前有一次秋天,爸爸几天没回家,刚好那会儿家里欠费断电了,到晚上了也做不了饭,就想学电视上用树叶焖红薯吃,但是没经验,结果烤出来的要么是外面一层熟了,里面的部分还没熟,要么就是烤太干了,嚼起来像烤饼一样,但是又没办法塞回去继续烤,加上也很饿,只能这样吃了。”

“……”听她用轻松的语气谈这般经历,在场三人笑容不免凝固。只有花茶继续发问:“半生半熟…会拉肚子吧?”

“嗯,第二天肚子疼在保健室几乎待了一整天,还好给希吃的都是熟的部分,她没事。”

“……”

这下连唯一还能说两句话的花茶也一块僵住,一连几分钟的沉默,直到三人无言地、轮流把空拉过来抱了一会儿。

“小空实在太厉害了…太辛苦了……”花茶抹了抹湿润的眼眶,“经历了这种事还能笑着说出来……”

“其实没那么夸张啦。”空边说,面上更是笑得自信,“因为我脱离了那种生活,也不可能会再回去,说出来自然不会有任何感觉。”

“哇啊——!!”

“没事没事,姐姐别哭啦~~~”所以才说花茶感性,抱住空止不住地大哭,还要小她七岁、正上小学的妹妹哄她。

休息足够后,她们重新出发。还和前面一样,花茶和空富有干劲走在前面,舞紧跟其后,有千奈在身旁伴行,希则趴在她身上,默默看着两侧风景。

依千奈的性子,她自然不是喜欢把小孩子托到自己后背的那一类,而是希的意愿。舞说如果她不喜欢可以交给花茶来背,但千奈觉得无妨,举手之劳,孩子的念想能满足便满足,更何况她乖巧安分,带着也不累人。

在此之后,大概每走十分钟就能见到一处凉亭,舞倒不至于个个检查点都上去坐一会儿,最多隔一到两个凉亭休息一会儿。差不多登顶的时候,因为花茶说想看日落,于是便不再中途休息,一口气到了山顶,但很是不巧,连片云朵遮挡了太阳的身影,白花花的,一眼望不到边。

“日落也没有就算了,晚霞也看不到……”花茶颇有期待落空的意味,尽管稍微有点不合时宜,舞还是要提醒她晚霞出现的几率要比日落低一点。

天气虽不算完美,可好在天色还亮,兴许是想活跃一下气氛,在下山前让心情好些,空便提议在此合影一张。

大家也都认同,最后拜托一位路人完成了合照,可惜背景着实单调了些,如若天公作美,兴许效果会更好。

千奈说可以找熟人帮忙修图,把背景改的好看之类,不过想想还是不必,重点在人而不在景,留住纪念意义便可。

“不过要拍照的时候碰上多云,的确很可惜。”

天色渐暗。下山路上,舞吐槽起这团不识相的云,话音刚落,花茶就一副深邃沧桑的面容,低声接过话茬:“因为完美只是偶尔,遗憾才是常态……”

“……”突然来那么一下反差,几人一时间没说话,扭头看看她的情况。

“…不是有什么事啦,”好像是怕大家担心,花茶连忙解释:“只是感觉这个气氛很适合来上这么一句而已……”

大概是在什么电视剧里看的吧。

而到了山下,花茶则想找找哪里有烤红薯售卖,好买一个让空品尝成功品的口味,填补记忆的空缺。

不过遭到了本人婉拒,理由是空其实不喜欢这种粘稠的食物。

难怪很少见她拿萝卜土豆之类的做炖菜。

舞:“说到炖菜,忽然想吃烤肉了。”

花茶:“…两者有什么联系吗。”

舞:“有的。”

花茶:“比如?”

千奈:“里面都有肉?”

空:“都是熟的?”

花茶:“这算什么联系……”

舞:“很有想象力,但是都不对。”

花茶:“那到底是什么,别卖关子啦。”

舞:“因为聊到了炖菜,同时我看到了前面有烤肉店。”

花茶:“那不是一点关系都没有嘛!”

舞:“宇宙万物实质上都是相连的,一个个体的改变或许会对另一个个体产生影响,又或许不会,但不能忽视它们相连的本质,你还需要继续学习。”

花茶:“…其实就是舞小姐说不过了才搬出来一些不着边际的大道理吧!”

舞:“不重要,因为我们已经到了。”

花茶:“…开始逃避问题了!”



我要打赏

打赏请先登录

粉丝排行

您目前的粉丝值是:-
排行是:-
打赏动态 更多
  • 还没有打赏记录
没有找到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