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章 她的试探与勇敢

作者:呆唯敲卡哇伊
更新时间:2023-11-15 00:15
点击:58
章节字数:9841

举报章节
选择正文字体:

霖主动吻我了?我们吻了多久呢?在清楚感受到霖的嘴唇后我脑子突然短路了,回过神来后只有着霖嘴唇的柔软还一直残留着

  啊,口腔里和舌头上也还有着霖的味道,我开始用舌尖去感受嘴里霖到过的每个地方,然后意识到,霖确实主动吻了我,而且很热烈,很厉害

  在站在霖家门前的时候曦发来了消息说今天是我向霖表明心意的时候,还说会给我创造和霖单独相处的机会。如果能和霖单独相处的话确实是向她表述心意的好机会吧,只是下好的决心等真要实现时总是会人不知所措,不知道该怎么去实行,敢主动亲霖也是因为曦一直在给我发短信询问我的进况,给我鼓励。不过她的说法『实在不行就硬上吧』实在是也太奇怪了吧。啊,我好像确实也是硬上了。所以发生了后面的事我很感谢她

   在那短暂的幻梦结束后我和霖都只是看着电视,在不久之前还能自然的做到的对视现在却让我感到需要自己注满全身心的勇气才能向她一撇。所以我开始偷瞄起了霖,有好几次我和她的目光撞上,然后彼此又迅速的重新看回电视荧幕,那还泛着潮红的脸让我再次回忆起刚才的事,霖真的吻我了,而且,好厉害。嘴唇传来了温热的酥麻感,我本想用手去揉捏一下,在想抬起手来时才发现我的右手和霖还牵在一起。我现在脑子能处理过来的就只有回味刚才的吻,其余的嗅觉触觉什么的像是从我的身体消失了一样,整个人都是轻飘飘的

  真的好厉害,霖的吻

  「那个,凪现在有睡午觉的习惯吗?」

   霖的声音从耳边传了过来,在我听清后电视的声音也重新在我耳边响起,窗外的雨也还在淅淅沥沥的下着,天色也比之前更明亮了一些

  「偶尔会睡一下」

  对于一个在学校里没有朋友,不爱学习的学生而言,睡觉就是最好的打发时间的方式了吧

  「那现在想要休息一下吗?」

  『只要和霖在一起,做什么都可以』这句差点吐口而出的话被我憋了回去。说出来的话会不会有一点沉重?会不会让霖感到压力?

  我想了想,之后用「嗯,正好有点困了呢」来答复了她。不能操之过急,曦的短信里有这样教过。不能让霖和我在一起时有压力和沉重感,满足我的私欲之前是让霖也能开心,我重新开始告诫起自己,刚才已经任性过一次了,没有受到惩罚已经算是万幸,还是要多注意一点啊

  「那……要去我房间吗?」

  我很强烈地感受到霖的手有一些不安了起来,手上的劲大了好多

 「嗯!」倒不如说最好如此……

   霖牵起我往对着的两个房间中的一个走。打开房门后看见的只有一张床,书柜,书桌和一些简要的家具。装饰什么的几乎没有,我有着自知之明,这个房间和我的房间感觉是一样的,无聊,弥漫着死气。在感受过客厅的陈列后我本以为霖的房间会温馨一些的

  「凪要去洗个脸吗,或者换个睡衣什么的」

  霖脸上的泪痕还很清晰,我脸上也有残留着眼泪的感觉。觉得就这样躺在霖的床上会弄脏被子,所以就答应了。霖让我先去盥洗室,她要找一些东西,等在我清洗好后霖已经换上了一件淡蓝色的睡衣,拿着另外一件同样式的站在了门口

 「抱歉,我没有绿色的睡衣,这件你要试试吗?」

  绿色,我喜欢的颜色,记得小时候我对还是椿的她说过

  「嗯」

  我拿上了衣服从盥洗室回到了霖的房间换上了。我和霖的身高,体型差不太多,所以睡衣的尺码也刚适合我,不过胸口处在我扣上纽扣后感觉到有些空空的

  我坐到了霖的床上,床头柜单独立着一个放书的支架,里面放着一本较破旧的《万叶集》和一些教科书。我取出了《万叶集》,翻开的扉页如我期待的那样写着『凪和椿共同的书』,当初我们两人在书店各自买了一本后在对方的书上写下了这样一句话,所以这几个字是我的字迹,下面紧挨着『x和凪的书』,x有很多个,被涂黑了看不清楚写的是什么,但是依稀看出好像是椿和霖的字样。字的油墨印在了有了一些泛黄的白纸上,除此之外整本书的纸张还是保持着坚韧,没有任何潮气,是被保护的很好呢。我的那本总是被我放在书包里,有时候会因为临时下雨没带雨伞而被浸湿,有很多页已经连字都完全模糊看不清了,不过比起放在家里面,就这样让它存在于我身旁的某处更让我有一种安心的感觉。我也得好好保护起来!

  我关上了书,翻动的纸张散发出了一股淡淡的气味,不是纸张的味道,很熟悉,就像刚刚才闻到过一样。是盥洗室里的气息,我想起来了,是盥洗室里洗发水的味道,还有刚刚与霖无比贴近时闻到的气味。我倒向了霖的床,把书放在了枕边。霖是不是就是这样抱着它睡的呢?

  有点羡慕了呢

  在我还没想撑起身的时候霖走了进来,因为感受到了胸口处睡衣的不合身所以我下意识的看向了霖的胸部。果然很挺立呀,这时的我才发现,我连好好的注视霖都没做到过。不仅只是脸蛋和善解人意的性格,霖的身材也是众人憧憬她的原因吧,相比起来,我又有什么值得被人入眼的东西呢?我……有什么能帮助我现在在霖的身边博得一个位置呢?

  在享受到会让人沦陷的幸福后,人总是会去思考然后让自己沉沦在这样的幸福里的办法,这是贪欲,但没有东西支撑的贪欲只会给自身带来自卑

  「那个,家里好像没有多余的被子了,所以要让凪和我一起挤一张床了」

  我以为我们本来就是会一起睡的

  我会不会有些太过自恋了,该说是自以为是了吗……

  就算霖喜欢我,也不应该要这么着急,虽然结果我们还是能一起共枕,但霖是迫于只有一张床才这样的,她是想按照她的步调来吧,毕竟我们分开了这么久,很多事情和我们自以为所熟知的彼此肯定也或多或少的发生了改变,而且我们才重逢彼此那么一小段时间,她对我的喜欢是不是仅仅只是对小时候的那个凪的感情也需要时间去确定。我有着自知之明,霖会喜欢我是因为我在她小时候被大家排挤时我趁机缠上了她才导致的而已,现在她已经不会再面临那样的境况,她已经有了其他和小时候的我一样的朋友,曦,那位毓和那些同学,在她孤独时可以向她伸出手陪伴她的也不再只是我了

  ……该说是我还有什么能让霖喜欢呢

  「嗯。这本来就是霖的床,是我擅自躺了下来……我睡沙发也行的」

   要按照霖的步调来,不能太着急,要是引起霖的反感的话这世界也就崩塌了吧

  「不,不要,凪就睡在这里」

  说着,霖坐到了床边,扭过了身子看着我

  「凪,能不能把脚放进去一点」

  「哦,嗯,不好意思」

  我把还在床外的腿收了进来,这时我整个人才算是真的睡在了霖的床上

  这炎热的天气里,床上只放着一床薄薄的凉被,在我整个人完全躺进床后我把它盖在了我的身上,倒不是因为冷,只是觉得有个什么东西能抓住会安心一些,是我睡觉的习惯吧。霖随着倒进床后也拉过去了一些。床不算小,但两个人睡在一起的话难免会有一些肢体接触。在我往床里边继续挪动的时候,脚边传来了霖的体温,但很快那温度就消失了

  该说点什么吗?

  躺下之后我们两人没再说过什么话,房间里只有细微的心跳声和雨声混杂着,陷入寂静的世界,让我连霖的吐息都能清楚的听见

  呼,吸,呼……

  啊,好像加快了

  随着那加快的呼吸声我的手部感受到了霖的指尖,它从手腕到了我的掌心,两根手指,三根,然后是整个手掌,我紧紧贴住的手指被霖的指尖撬开,由此产生的手指间的缝隙被霖的手指轻易的填满

  「可以吗?」

  霖没有对着我,但声音是从距离耳边很近的地方传来的,很轻,连雨滴没入水洼的声音都没有打破

  「嗯」

  虽说想要保持一点距离,但既然是霖要求的,那就肯定没问题了吧

  于是我安心的反扣住了霖的手

之后我们没再有过任何对话,彼此就这样静静地平躺着。霖是什么样的状态我没好意思侧过头去看,但现在的这份宁静,这整个房间充斥着的花草和霖的气味带给了我前所未有的感觉,我把它想象为印象中听见别人说的幸福感

  平时的我这个时间段应该是有困意的,而且天气也是正适合睡觉的天气,但现在这样的情况实在让我难以入眠。迫使自己闭上双眼以入睡也只能让自己能更加关注到霖的呼吸声从而更加无法冷静下来。光是平复能和霖能一起睡觉带给我的兴奋就已经让我手足无措了,再加上现在正和霖紧扣着彼此手,被霖的气味所包裹这些实在让我无法克制住自己的情绪,我都开始担心起自己会不会心脏跳动的过于急速,血脉喷涌而死。但结果是我一直意识清醒着,并且还一直享受着那份刚感受到的幸福感

  和我不一样,霖似乎很快就入睡了,我听见她的呼吸声逐渐变得缓慢,变得细沉,在我想要扭过头去看她时,她先侧过了身,把另一只手搭在了我的身体上。我的胳膊突然感受到被什么柔软的东西给压住了,是霖的胸!我立刻意识到了,因为没有穿内衣所以那柔软的触感很直接的一下子就涌进了我的脑子里

  霖的身材果然很好啊,只不过现在这样我不是更难入睡了吗!

  这句像是抱怨的我如果是要让我说出口的话我一定是开心的对着霖吼出来的吧,还是说是那种?撒娇?

  是睡着了吧,我小心翼翼的侧过了头去确认,霖的双眼紧闭着,在那之上是如墨般漆黑的长睫毛,高挺的鼻子一张一缩的跳动着,那桃色的嘴唇微张在嘴角边勾勒出了笑容的弧线

  是睡着了吧

  我不能自己地用自己的脸去贴近霖的脸,就像刚才亲吻时一样,霖的脸在我的眼前不断变大,直到完全占据了我的全部视野,她的吐息声愈发清晰,我的心跳也随着距离的拉近而不断加快

  不行,不行,我只是确认一下有没有睡着而已,不能做多余的事,不可以!

  我用空余的那只手掰正了自己的脸好让自己能摆脱那张脸给我的强大引力

  在强迫自己不去看霖的脸后,我的视线开始在天花板和窗外的风景来回交替

  天色要比早上要明亮了一些,细雨也还在轻柔的下着,天花板在穿透了层层乌云的日光的映照下显露出了它本来的颜色,还是淡蓝色,椿很喜欢这个颜色,我还清楚的记得。这个房间陈设虽然很简单,但契合度和房间整体颜色搭配的都很完美,能看出来这个房间是专门为霖设计并且耗了很多心血的

  这个房间里充斥着温馨的感觉,这就是设计者在设计这个房间时想给霖带来的效果吧。我感受着这份不曾触碰过的东西,伴随着雨天潺潺的声响,霖的吐息和气味,让以为不会有困意的我也悄悄的合上了眼,不知过了多久失去了意识,然后回到了那个阴暗的下午,看到站在树下满目春光的注视着谁的我还有举着手打招呼飞驰着奔向她的椿

 两人牵着手在长凳上聊了起来,在聊了什么之后小凪的脸突然落寞了起来,椿捧起了她的手,将她的额头贴向了小凪的额头

   「就算会分开,我和凪也永远都会是最好的朋友,对吗?」

   「嗯」

  简单的起誓之后椿向小凪道了别,等到小凪重新抬起头看向椿离去的方向时,椿已经长大成为了霖,和几个女生一起走进了一所不知道的学校

  「那些人里你都见过吧,曦,毓,还有那些和霖一起吃午餐的同学,她们是现在霖的朋友,那么,现在变成我的你和她们又有什么区别呢?」

  变成小凪的我听见站在身后的凪的声音,我和她就就站在原地,看着她们消失在学校的建筑里


    这场简短的梦结束后我似乎就醒了,入目的第一眼就是面对着我有着可爱睡颜的霖,平静,带着笑意。是我不曾见过的样子的霖。我想抚摸她的脸,但伸出的手因为想起了刚才的梦而缩回来了

  「呐,对于霖来说不再是特别的我应该以什么样的方式待在你的身边呢」

  屋外的细雨已经停下,窗户的玻璃上残留着一两珠水滴顺着之前的水痕落下,阴沉的天空被金色的落辉照亮,连绵雨声也转为了蝉鸣,它们吟唱不断,但我觉得现在的世界确是如此安静,静的比过陷入午休的学校还有那个只有我居住的我的家

  我明白,现在有的这份宁静和开心是因为有霖在我身旁,所以纵使我对霖来说不再是特别的人,我也要赖在霖的身旁。我小心翼翼的抬起了和霖还紧握在一起的手许下了这幼稚且无耻的决心

  「永远成为的好朋友」

  这句曾经带给我安心和欣喜的话为什么现在却让我感到有一种莫名的悲怆呢……

九日 22:20:59

在我缩回了凉被,注视着霖睡颜一会儿后,门外响起了另一道门关门的声音,响起的脚步声最后在椅子被拖动的声音响起后消失了

  是椛阿姨吧,我猜测着,决定出去看一眼。向关照自己的人问个好是应该的,而且我要是继续这样躺在被子里盯着霖的话我绝对会被我自己发出的热量给烧伤的


  「对不起,吵醒你了吗,小凪」

  「啊,不是,椛阿姨,是我自己醒来的,因为听见了声音所以说出来看一下,想着如果是椛阿姨的话就来向你问好」

  水墨色的头发被发夹盘了起来固定住露出了长又洁白的颈项。娇小的面容只用了一点点粉底修饰就将美的定义在脸上描绘了出来。和霖一样,有着樱色的唇瓣,在修长的睫毛和双眼皮间有着深邃瞳仁的大眼。还是小时候初见时那样认为的天底下最美的人,只是脸终究还是染上了些许岁月的划痕

  椛阿姨坐在阳台上,落地窗也打开了一些,在看见我出来后便合上了正在看的书。她坐的椅子后边有一个钓鱼灯,因为天色已经亮起来了所以没有被打开,在那下面还有一些书,因为被窗帘挡住了所以刚才在客厅没注意到。看起来像是经常会在这里阅读的样子

 「哈哈,小凪还是那么有礼貌呢,霖醒了吗?」

  我以为是母亲的话还是会叫女儿原本的名字的

  「没有,我看她睡得还蛮香的就没叫醒她」

  对话的间歇椛阿姨用手示意我去她旁边,所以我一边说着一遍拿着客厅的小凳走到了她的对面坐下

  「睡得很香呀……那孩子在学校是什么样的我不知道,但是在家里午觉很短,而且睡的好像也都不好,就连晚上也是,每次从门前过都能听见她翻床什么的声音,我之前还挺担心的,却又不知道该怎么办」

  「可能是今天天气比较好吧,我觉得今天的天气还挺适合睡觉的」

  「是小凪的原因吧,在升入高中后的不久,有一天她突然对我说又遇见了你,虽然那天她没有表现的很激动,但那开心的心情从她那轻快的样子一下就能看出来……已经很久没有看见过她那个模样了,自我和她父亲离婚之后?还是更早之前,从小凪你在的地方搬离之后?那孩子自小时候患上了那个病之后就开始隐藏起她的心思了,总是十分听话,每次搬家也没有怨言,也不会麻烦我和她爸任何事情,问她想要或者有什么想法,她也只会说些围绕家里或者是关于我的东西或者事情,作为她的母亲却连她在想些什么,想要什么都不知道,还挺失败的呢。所以那天她能主动对我说小凪你的事我很开心。对不起啊,那天还没来得及让她和你好好道个别就匆忙带她离开了,小凪你也是很重视霖她的吧」

  「没事啦,椛阿姨不用道歉,毕竟是工作的安排,是没办法的嘛,我想霖她也是这么想的,所以椛阿姨不用责怪自己」

  椛阿姨说着时常会看向窗外,本来放在桌上的手也收到了桌底,轻缓的语气中充斥着一丝自责。我不知道这些话由我来说是否合适,但我相信如果霖听完这些后她肯定也会这样安慰她的母亲。母子间应该是这样的吧,为着对方着想,以自己的方式的温柔去对待彼此……不太明白呢

  「哈哈,小凪也是个温柔的好孩子呢。不过你们要是再任性一点,多向我们提提要求就好了,偶尔也要让我们作家长的担心一下呀」

  椛阿姨笑了起来,那笑容和霖的好像,好美,但不一会儿那笑容就收了起来,变回了交谈时单单咧着嘴角的样子

  「小凪的家里还总是只有小凪一个人吗?」

  小时候第一次来霖家里玩的时候椛阿姨问过关于我家的事情,再加上霖可能透露过一些。霖是到过我现在住的地方的,至于那个家现在是什么样子,一眼就能看出来。所以她觉得刚才的话题对我来说有点不合适吧,笑容也才收了起来

  「母亲她偶尔会回来住一下」

  「这样吗」

  说到这里椛阿姨便没有再说什么。她的手从桌下拿了上来,想要伸过来握住我的手但又缩了回去,过了一会儿抚向了我的脑袋,简单的来回抚摸了几下便停下来了,这突然的动作我是第一次体验,虽然头顶感到一丝奇怪,但肯定不是不适感。我看向她的眼睛,深邃的眼神里溢出了什么,对我的可怜?又没有那么凉薄的感觉。这还是第一次有人这样看过我,漫溢出温柔的眼神和头顶刚才的余温,让我身体涌流出一股暖意

  「如果小凪愿意的话以后可以随时过来玩哦,或者你想要住在这里吗?」

  「诶?」

  椛阿姨身体前倾靠在了桌上,一只手从我头移到了桌上撑住了她的头,另外一只手牵起了我藏在桌下搭在腿上的手让它们平躺在了桌上

  「其实小凪的母亲和我在同一个地方上班,我看她也像我一样每天都在加班,还有霖之前告诉过我你家里的情况,所以我想她应该是不常回家的吧,虽然在你看来我可能还不是值得相信的人,但我觉得小凪你和我们家还蛮有缘的,我希望我可以在某些地方能帮到你。你和霖还都是小孩子,总是只有一个人在家的话会让大人担心的,你过来住的话能和霖搭个伴相互照顾一下,这样我也能放心一些,也可以代你母亲照顾你一下。当然我也会征求你母亲的意见的,还有,如果小凪你不愿意的话我也不会强求」

   说起来,椛阿姨应该只知道我家也是离异家庭,我是由母亲抚养,至于我和家人的关系什么的她应该并不了解,霖应该也是这样,我没有对她提过关于我和母亲的任何事情,但她似乎敏锐的察觉到了什么,每次聊天她都会刻意回避关于家人的话题,不管是关于我的还是关于她的。不过这种事情需要刻意回避吗?我和我的父母们只是没有交流,不会像常见的那些家庭一样生活在一起,他们不会要求我什么,我也不用向他们索求什么,这样的家庭关系在别人看起来是需要被在意不能提及的事吗?

  不幸的孩子,我以前有听到过有人这样对我说过像是安慰我的话,那我不幸在哪儿却从来没有人对我说过

  「椛阿姨和母亲关系好吗?」

  「不算好吧,毕竟我们之前也不认识。如果不是听其他同事说起她现在和我一样是单身母亲还带了个叫凪的女儿的话我还不知道她就是你的母亲呢」

  椛阿姨说着又笑起来看向了我,她是在为这奇妙的缘分而感到惊讶,就像我发现我和椿再次重逢了一样。然后她像是从我脸上读到了什么,脸上的笑颜慢慢地收了起来变成了担忧的样貌,然后那具身体里充斥的温柔又从她的眼神里溢出涌向了我

  这样的眼神总是会在我和大人们谈论起关于我的父母时传来。他们是在感叹着我的不幸,我明白,但我只是碰巧成为了他们的孩子,他们没做好成我我父母的准备,我也没能当好他们的孩子,所以本就错误的家庭会变得支离破碎,或者说是因为我的到来才导致的破碎,我又有什么资格去显露我是不幸的?

  「是这样啊……」

  自己本想再多说一点什么的,但每次看着他们对我流露出的同情都让我对我不会有一点不幸感而觉得自己是个薄情的人而有点厌恶自己,到最后连自己为什么要提起关于父母,关于母亲的事都给忘了

「在椛阿姨的眼里我是个不幸的人吗?」

 「诶?怎么突然这么问」

  「因为,每次像和阿姨你这样的大人提起这样的事他们总是会露出像你刚才那样的表情……像是怜爱,感伤那样的,所以我是一个不幸的孩子吗?但为什么我却对此一点感觉都没有呢?开心也好,难过也好,对自己的遭遇会感到痛苦也好,什么都没有……我就是一个没心没肺,薄情的乖孩子吧,所以才」

  即使在说这些话时我的内心也没感到任何异样,有的只是平静还有不解。

  椛阿姨注视了我一会儿才接了我的话

  「我倒是觉得凪你是一个富有情意的孩子,至少我以前看见过的那些没有感情的人不会露出现在你这样的眼神呀。小凪你现在也只是个孩子,不用去思考太多,只要开开心心的活着,做好迎接明天的准备就好……让你们这些孩子这么快就要学着长大真是我们这些做大人的失职呢」

  「啊,果然还是有点奇怪吧,突然收到我这种怪阿姨这样的邀请」

  「没有,但是能让我想一想吗?」

  住在这个家里就意味着可以和霖一起上学,像小时候一样一起放学漫步去什么地方,说不定像今天下午这样一起共枕什么的偶尔也能实习,这些都是我从重逢霖以后就想要实现的愿望,明明在重逢之前只是想着要是能再见她一面就好了。人的欲望会随着被满足而不断变的更大更无边际,它就是深渊,永远也无法被填满,所以若是现在以我这种还在思考着和霖不明了的关系,畏首畏尾时就住进这个家的话我不能保证我时刻都有着今天下午这样的理智。我不想让我的欲望伤害到霖,不想让她做出她不想做的事,或是因为温柔不愿意伤害到我才做的事,而且霖也是这个家的一份子,如果他不愿意的话椛阿姨应该也会听从她的意见的吧,当时邀请我来玩的时候她似乎也是很为难的样子

  「对了,那你今晚就在这睡一晚怎么样,反正都穿上睡衣了,再换也很麻烦,我会给你母亲联系的,可以吗?」

  「嗯,谢谢椛阿姨」

  只是作为朋友住一晚的话如果霖有一些不情愿应该也不会太引起她的反感所以我很轻松的就答应了下来

  「晚饭我来准备吧,毕竟还穿着睡衣就别粘上油烟了,有什么想吃的吗?」

 「烧肉」


九日 22:21:18

感觉说随意的话反而会给阿姨带来不必要的麻烦于是就说了一个今天带多了的食材能做出的菜

  「哈哈,好,但是我的厨艺可没有霖的好,别失望哦」

  「只是能吃到椛阿姨给我做的菜就已经很感谢了」

  「嗯,那等霖醒了后我就去准备吧……小凪的睡衣是霖选的?」

  「嗯」

  「她的衣服啊,睡衣大多都是我选的,但只有这件是她自己用零花钱买的,在家里也从来没有见她穿上过,如果不是小凪的话可能这件衣服会永远放在衣柜里吧……」

  本来还是较轻松语气的椛阿姨说着就慢慢的沉了下来

  「就是这样我才邀请小凪来我们家啊,那孩子把自己封锁进了一个盒子里,现在能靠近她,把那个封闭盒子的锁给打开的现在看来只有小凪了吧。就连我这个母亲都做不到……」

  「啊,对不起,我自顾自的在这说些沉重的话」

  「不会,倒是我不知道如何安慰椛阿姨有些不好意思,但我觉得椛阿姨是在用自己的方式守望着霖,这份心应该不算是私心,而且我也只是一个霖久别重逢的朋友而已,那个能解开她内心的人可能不是我,对不起呢」

  「是这样的吗?看来我们对自己都有点不够自信呢。但是如果那个人不是小凪的话也没关系,我还是希望你可以住进来以她的好朋友的身份能帮我陪伴着她。我这样反复强调会不会给你太多压力了」

  「没有,不会,我会认真考虑的」

  「嗯,谢谢啦,答应我这个怪阿姨的请求。好,那我去准备做晚餐,小凪你就随意玩吧」

  椛阿姨的最后恢复到了充满温柔的语气,撑起身走进了厨房。看到在那面透明玻璃后系上围裙的身影让我感到有些奇妙的感觉,是不同于中午看见霖背影时的怦怦心跳,这比霖稍高大些的背身让我感到的是独特的温暖和安心

  一个人待在别人的家里终归还是让我有点尴尬,所以在椛阿姨没闲心下来照看我的时候我回到了霖的房间

  轻轻推开房门,霖还没醒来,但我睡的那个枕头被她紧紧怀抱住了我把书桌那的椅子小心翼翼地搬了过来放到了床头靠窗侧坐了下来

  已经差不多快两小时了吧,这午觉的时间会不会有点长了?霖是这么喜欢睡觉的人?不知不觉间我的目光又聚焦在了霖的身上

  这看起来完全不像平时是会睡得不好的样子啊,我看着她的睡颜,还是很安稳,可爱,那一抹嘴角翘起的弯月也还勾勒在脸上

  「如果我不再是小霖心里期望的那个凪了,你还会愿意对我说出喜欢吗……」

  本是无意说出的话却也需要在她听不见的时候才能说出口,想要对她诉说却害怕听到不是自己想要的答案而不敢说出口,能说出口的勇气估计还需要积攒很长一段时间吧,我本以为是这样的

  「会喜欢哦,只要我还是凪你喜欢的那个霖,那我就会一直爱着凪下去」

  霖撑起了身,将抱着的枕头放在了一边,白泽的脸上泛出了一丝潮红,稀松的眼神和我的目光碰撞上了

  「还是我喜欢的霖」,是在说我会变心吗,还是她也在害怕我的喜欢被时间磨灭了呢?啊,我们以前好像没有对彼此表达过心意呢。即使彼此都明了的感情,如果不用话语告知对方的话就不能将两个人的心拉近吗?

  「我也会一直喜欢着霖的」

  「哈哈,是吗……」

  不知道为什么,霖露出了一瞬落寞的眼神然后后目光移向了别处

  「但,等那一天我要是突然变得不认识凪而且还和现在凪喜欢着的我有了千差万别该怎么办?作一个什么都不用负责的人无耻的接受你单方面的付出和爱意?我也是要想一直爱着凪的啊,也想要告诉凪我的喜欢,想一直和你在一起,为什么我要患上这种病啊!还是说我不告诉凪我就是椿就好了,这样凪就不会再被我给弄伤心,明明我都做好丢弃一切的准备了,可是为什么还是忍不住拥抱了你,吻了你,这样不是就只会让凪更加无法忘掉我了吗,要是因此让凪被折磨一辈子,我还像个无事人一样生活着,那我不就成为了凪人生中的罪人了吗!明明我只是想让凪幸福的!」

  霖说着开始掩面哭诉了起来。什么会忘记?变成我不认识的霖,准备丢弃一切?什么意思?

  我不明白霖说的话是什么意思,但我想她现在很痛苦我想要抱住她,不想让她一直流泪

  我侧身坐在了她的身边,拉下了她捂住脸的手,她没有第一时间向我依偎过来

  「但我只有能和霖在一起才感到幸福啊,而且我们现在在在同一个班级里,就算霖不告诉我我也肯定会认出霖就是椿的,霖觉得我会连我喜欢的人都认不出吗?要是霖遗忘了我那我就再变成霖喜欢的样子,所以我会一直喜欢着霖,无论是霖还是椿,是健康的你还是患上了奇怪的病的你,只要你是霖,是椿,那我就肯定会喜欢你,相信我,好吗?」

  我从她的话中得出了几个可能让她不安定的信息,我想,要是我能回答的话或许能安慰她吧,而且我也想要把这些话告诉她,让她知道我有多么的喜欢她,如果现在不说出来的话,不知道又要等到何时了

  说着,她的脸已经被泪水铺满,我想用双手去擦拭也已来不及,所以我投身了过去,强行把她的脸拥入了我的怀里,仅仅只是一小会儿,她的眼泪就把这件绿色睡衣的胸前空缺处用热温给填满了直至浸满我的全身

  「没关系,不能变成什么样我都会一直喜欢着霖,一直爱着霖,永远,永远」


这一章因为自己身体还有刚开学的原因拖了蛮久的真是对不起!后面我会尽量保持一月半更一章(可能会写一些其他的东西,新的故事或者同人短篇什么的)
在写的时候对于霖和凪是否应该更近一步还挺纠结的,还有两人该有什么样的距离感一度让我写的有点为难,但想到自己生活已经够艰难了,不能再让两孩子苦了(其实就是自己还是不愿意写刀,但是以后可能会有小刀希望喜欢看欢乐的大大能包容一下)所以就改成了现在这个样子
最后还是,写的不好请大大多担待,希望你能喜欢并且期待她们二人的故事(副cp的话后面应该会写的,但是篇幅应该不多,我还是想把精力主要放在凪和霖两人身上),(还有,想知道你对于她们两人应不应该有更近一点的行为是什么态度?我还蛮想写大胆一点的东西的,或许会写一个番外尝试一下,不知道审核会不会通过?但愿吧)


我要打赏

打赏请先登录

粉丝排行

您目前的粉丝值是:-
排行是:-
打赏动态 更多
  • 还没有打赏记录
没有找到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