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章 09

作者:时雨
更新时间:2023-11-13 00:00
点击:99
章节字数:4956

举报章节
选择正文字体:

面對意中人的一片情深,除了無法適從的不知所措,還有心中隱隱的疼。群隱隱咬緊後槽牙,將這份心疼和唾液一起吞下。條件反射想要給與眼前人安慰的手被自己攔在半空,憐憫並不是對不可一世的警察的尊重,至少,在她心中是這麽認爲的。

「咔嚓——」

伴隨這金屬的聲響,群的右手感受到了一片冰涼。想要擡手看看是怎麽回事,只見某人用讓人瞪目結舌的速度將另一隻手銬扣在她自己的左手。

「妳…!」

群瞪大著眼吼得氣急敗壞。

「這是在搞哪出?!」

明明自己怎麽逃跑都被輕易地追回來,這人要找自己還不是想和不想的事情嘛,竟然還動用手銬?!

而且,她都不當殺手好多年了!不,甚至當殺手的時候都沒被這玩意扣過,今天,在大街上,竟然被這東西招呼上了。

還有,她們兩個是什麽身份,大庭廣衆之下銬著手銬那得多引人側目呀,雖説自己不是臥底吧,但也樹敵無數的呀,平時這麽好用的腦子難道就想不明白嗎?!

面對群的質問和快要殺死人的凶狠眼神,紅半挑著眉斜著眼,一副『看妳還能怎麽跑』的欠揍嘴臉。


可下一瞬間紅的行動就讓群呼吸都爲之一滯。

紅將手滑進群的掌心,用十指緊扣的方式將她的手握住,手掌的壓力被逐漸加重。

群倒吸了一口氣,盯著被拷上的手銬和被緊握著的左手,突然意識到了一個現實。

根本不是紅想不到有這麽多弊端,而是她是被迫無奈才出此下策的。

群根本沒有想到自己的出逃會對紅傷害這麽深,相互都是那麽驕傲又好勝至極的人,做出這種告訴對方『我已經束手無策』的行動,到底要花費多少勇氣,到底是多麽巨大的心意,群想都不用想就瞭然於胸。

群抿著唇,緊閉著眼簾,盡力地將要湧出來的淚水生生吞回肚子裏。

群知道紅自己心裏也清楚,這種行動在自己面前就跟宣告自己輸了沒什麽兩樣,但既然紅要演得滿不在乎,那她自己,無論怎樣都是陪她演下去。

「哼,無恥小招。」

再次睜眼,群已經回復原來的模樣,表情管理做得滴水不漏。

可左手默默回握的同時,逐漸加大了力度。

不管最終紅會如何解讀,至少群想給她傳遞一個信息,明確地告訴她,自己不會再跑了,至少今天不會。


「走吧。」

紅偏一偏頭,卻沒有對這個事情作任何回應。

「去哪?」

群一頭霧水,但紅卻表現得像她們兩人都知道目的地似的。

「哈,妳的電腦,難道是一次性用品嗎?」

群的大眼睛迅速地眨了兩眨,確實被提醒了方才跑的時候的確把筆記本電腦和新辦的智能手機都拉在了咖啡店的桌面上。

群輕不可聞地嘆了一口氣,剛才確實是心慌意亂地撒腿就跑了,連自己的吃飯傢伙都沒有顧上。明明自己獨立執行任務這麽多年,什麽生死場面都見過了,都還沒有過這種情況。所以説,女人啊,累人(害人)。這句話放什麽時代什麽環境都沒有錯。

群内心的叨叨當然不會讓臭警察聽到,群眼珠子一轉。

「嗯,走吧。」

群故作輕快,率先向來時的方向走去。

『可不能讓她發現這個事情。』

「而且,它們可安全得很。」

「哦?是麽?」

「那當然。那可是我的吃飯傢伙好吧。」

「呵」

説著吃飯傢伙卻直接將之棄在咖啡店裏。

「首先數據嘛,是有實時存儲和定時check point來保證的,

而且,存儲妳以爲我會寫在硬盤麽?怎麽可能。

存儲是用的是Blockchain,就是說它並不依賴任何一個硬盤,而是存在所有的硬盤裏面…」

到了自己喜愛的東西上,群甚至可以説是濤濤不絕。

「那如果被破解了呢?」

「數據?數據本身有我自己寫的加密算法,甚至和現在所有的加密算法都不相容,即使有人拿到我的數據,也不可能重組成有意義的句子。

哦?妳說我電腦密碼麽?

我的筆記本是特製的,揭蓋后就會有瞳膜掃描,鍵盤每個按鍵都有指紋認證,加之本身的密碼,基本上不會有什麽問題。」

紅沒想到,當年莽撞的小孩現在行事竟然這麽謹慎。

「而且,如果有人硬要破譯的話,只要上述的條件稍有不滿足,電腦就會自燃…」

群的洋洋得意并不是沒有緣由,關於工具與數據安全的這一塊,她下了足夠大的功夫窮盡了所有場景以保證工具數據只爲她自己所用。

「妳説的,就是現在這個情況嗎?」

在群一大段的技術輸出中兩人已不知不覺地回到了早上相見的咖啡店,只見群今早落座的餐臺已經燒起熊熊烈焰,店家已經將客人疏散的差不多了,只有店員們手忙脚亂地在忙著滅火。

「…得給他們報火警了?」

紅眉梢微微擡起表示疑問。

「爲了發生這種情況能將電腦徹底燒成灰,我稍微多混了幾種化學物…」

言外之意,就是普通的水基本上不可能將這把火澆滅。不止是數據的安全,設備的安全群自是也想得十分周到。

「妳每天就是帶著這麽危險的東西走來走去的嗎?」

這個人到底是安了怎樣的心臟才能天天隨身帶著一個隨時會起火的危險物走來走去。

可是…

「哼,真不賴,我們倒是彼此的意外呢。」

前言不搭後語的一句話讓群稍微反應了一會兒。--瞬間點醒了群。

説實話今天的意外和衝擊太多了。

無法估計到的自己見了紅就跑的做賊心虛。

更讓人備受衝擊的紅的深情和激進的行爲。

最後就是此時此地所面臨的事實。

筆記本自燃起來其實有許多條件,首先虹膜掃描為揭蓋自動觸發的,即使認證失敗只要是大觀世界database中屬於一般人的劃分,系統就只會記錄和報告異常,但不會觸發自燃機制。

第二,鍵盤是指紋加觸控的,但因爲每個人打字特別是輸入密碼時和鍵帽接觸的時間都會比較短,所以也是有一定的延時來確保指紋的完整采集。

而後密碼就更不用説,是複雜密碼加動態認證形式。只要前兩項認證沒要完成,輸對了靜態密碼,或者沒有觸發前兩項但沒有及時輸入動態密碼,才會觸發系統的自燃模式。這是群甚至考慮到了自己被俘的情景設計出來的邏輯。

另一種場景就是外接解密器硬解破密。但群這臺電腦是特製的,除了充電接口所有接口皆是裝飾,基本上只要被插上任何解密工具,都會觸發自燃程式。

雖然現在無法判斷是哪一種場景,但足以説明自己被盯上了。

而紅的話則提醒了群一個令人心驚的現實,自己被什麽人盯上了。而且自己還毫無知覺,甚至連對方是來自哪一方的敵人都毫無頭緒。

如果紅今天沒有突然出現,自己沒有突然跑掉,那現在可能就不只是電腦自燃那麽簡單了。

想想都讓人後怕,可紅依舊説説笑笑雲淡風輕,不禁引起群蹙眉以待。

紅明顯感覺到了群的不爽。

「不是麽,我也當了一次妳的變數。」

話語間被握著的左手明顯感覺到更强的力道,而紅揚起的嘴角,分明又帶那麽一絲僵硬。

群瞬間就理解了,紅說的是上次毒王被殺案現場的事情。

當時自己出現在當場是一個純純的意外,而這次,紅出現才自己眼前,無論對自己還是對自己的偷窺者來説,也是一個純粹的意外。

而這兩個意外的起因,竟是那麽同出一轍——雙方對彼此的情意與牽挂。

想到這裏一股暖流在群的心中流過,轉而開心了起來。

「嗯,那老天對我也不薄,正好是妳,來當我的變數。」

即便眼前熊熊烈焰,此刻兩人還身處不知何時會遇到危險的境地,群都覺得在她身邊的是硬要出現在她面前的紅,這個事實并不賴。

「走吧。」

這次是群先發話。

「嗬?」

但紅這次是著實沒有頭緒。

「去妳家呀,難道妳真的要把我押回警察局嗎?」

群揚了下左手的手銬,皮笑肉不笑的一副無奈的樣子。

「也不是不行」

紅雖然如此回應,但當然,這麽難得抓回來的小賊,她可不會隨便找個地方放了呢。畢竟,對於許多人來説牢不可破的警局,對於小賊來説,估摸也不過是來去自如的另一個地方罷了。




回到紅的家門前,天已經微微發暗了。

被紅所謂的一儘地主之誼帶著四處探尋美食,穿過港島的大街小巷,最後以極爲詭異的方式回到了紅住的單位。

當然群也知道這是紅的一片苦心。今晨兩人就地撒腿跑開可能在群的跟蹤者的計劃之外,但畢竟兩人回到過現場,現階段甚至連跟蹤者是個人還是組織行動都無法確認。所以兜遍半個港島就是爲了甩開有可能存在的尾隨者。平時的話,擺脫跟蹤自是多少會耗費群的一些心力,可今天有實打實的地頭蛇打點好了路綫和景點,她就只要負責悠哉游哉地觀光以及飯來張嘴就好。

鑰匙轉動,在紅轉開家門的同時,群將手一松,手腕一扭,輕輕松松就擺脫了手銬的桎梏。

「妳…?」

紅一時語塞, 她明明有用心提防來著,卻不知手銬是什麽時候被解開的。

看到紅吃癟的表情,群心裏暗爽,不以爲然地率先走入屋中。

「妳不會真的以爲這玩意能扣得住我吧,這樣的手銬我都有好幾十種,早就全都被我玩壞了。」

雖然被銬住的是右手加之一直被緊握著無法動彈的狀態著實讓她多費了幾百倍的功夫。

「呵…」

明明一早解開了,但到剛才爲止都沒把手鬆開的到底是誰呀。群那副得意洋洋的樣子雖然讓她不爽,可彼此并沒鬆手的現實似乎像個小把柄一樣被紅捏在手裏,足以彌補那多少的不快。

紅一片樂呵地跟著進門,可才剛走一步,就馬上整個人都警覺了起來。

擡眼,首先進屋的那人已舒舒服服地攤坐在本來不屬於這個空間的沙發上。

「嗯,弄得還挺不錯的。」

群順著紅的眼神將全屋掃視了一圈。發出猶如這房的主人家一般的感嘆。

「哈?」

紅睜大眼睛不可置信地瞪著群,而後深深地吸了一大口氣,勉勉强强把自己想打人地衝動壓了下來之後,才開始準備面對這個現實。

本性喜愛簡單的紅,家裏都是黑白灰調的簡約時尚設計,除了必需品意外多餘的物品一件都沒有,500呎的房間都顯得甚爲空曠。

可現在沙發電視音響香薰吊燈,整個房間添置了許多家具不單止,還佈置成了櫻花粉主調的少女風格,而自己之前的家具更加是全都不見了蹤影。

「這都是妳整的?」

「怎麽樣?是不是比妳原來的好看多了。」

哪有人這麽不經人家的許可就把別人的家全拆了又換的,氣頭上的紅直接逼近,至少要給這個蠻不講理的小賊兩個爆栗才能消氣。

群哪有那麽容易就範,直接一抓一擋就把攻擊給停了下來。

『可是..』

紅突然意識到了什麽,整個人的動作停了下來。兩個人就在妳抓著我我掐著妳的奇怪姿勢中僵持著。

「妳…不逃了嗎…?」

明明那樣翻天覆地地躲藏,明明那麽不顧一切的逃跑。

可是這樣大費周章地將別人的房子佈置成群自身喜歡的風格,除了想明目張膽地耍弄自己一番以外,另一個隱含的信息也被紅敏銳地捕捉到。

群鬆開與紅糾纏的手,悠悠地坐回新購入的沙發上,臀部還往下使了使勁,嗯,沙發還真不錯,軟硬適中,剛好。

被紅識穿早是意料之中的事情,群擡了下眉頭,扯出個皮笑肉不笑的笑容之外,并沒有過多的回應。

紅卻沒有放棄追問的打算,箭步逼近。

「那妳當初為什麽要逃?」

幾近埋怨的語氣,群甚至想都不用想,都知道紅受了多少委屈。這份委屈又反噬到自己身上讓群自身心酸不已,但即便如此,不論是從上一個據點撤走還是今天早上,群邁開的脚步卻沒有半點猶豫。

「因爲,我總會害死我重要的人…」

群的話語一出,紅別説有多麽震驚了。

紅第一個沒有想到的是,這生性開朗的小孩,竟然至今都還沒有從她姐姐的死裏面走出來。

群一動不動地盯著地板,并沒有去看紅的表情,可眼神中的傷痛讓人看上去那麽的絕望,那麽的讓人心疼。

「妳在胡説什麽呢…」

但這種想法既是對死者的不敬,也是對陳愛琳的心意的不尊重。

「我和她相處的時間沒有妳多,沒有妳瞭解她,但我不認爲妳念念不忘這個事情是對她的尊重。」

紅將群的身子掰過來,强迫她正視自己。

「當時妳求救了,無論她面對怎麽樣的情景,她自己選擇了去保護妳。

她是成年人,她自己懂得,為她的選擇負責。

妳可以為沒有及時回去救她而感到悔恨,但妳不可以因爲她做的選擇而怪責自己。

這是對她的心意的不尊重。

妳是她極其重要的人,是她豁出性命都要保護的人。

她選擇了保護妳,而她,也做到了。

妳應該爲她高興才對,至少,妳更應該去證明,她的選擇是正確的。」

群看著紅,强忍的悲傷化作豆大的淚水一滴一滴地從群的眼中掉落。

紅深深地吸了一口氣,突然意識到,群可能沒有自己想象中的堅强,沒有想象中的拿得起放得下。也許就是這些顧慮,讓兩人明明心意相通卻總是處於一個貓抓老鼠的狀態,沒辦法好好地呆著彼此身邊。

『看來是得好好説清楚才行。』

「如果有一日,我和妳姐姐面對的是同樣的場景。

不論妳是否會向我求救,

我都會,而且只會,按照我的想法,去做我的選擇。

不論這個選擇的結果會給我帶來什麽,我會有怎樣的遭遇,

那都是我的想法,我想做的事情,我自己要做的選擇。

和妳一點關係都沒有。」

以紅的性格,本來這種話她是絕對不會説出口也絕對不會給群聽見的。

但是見到這樣的群,讓紅覺得,她必須一字一句地聲明清楚才行。

「再者,既然是我的選擇,就應該由我去面對。

而且,

我也有這個能力去面對。」

唯獨這句話,紅有說的資本,自負源於能力,不論她,她們將來要面對什麽,她都有自信,會站在群的身邊一同面對。

話畢,紅將群一把攬進懷裏,並不清楚自己的話語是否能給到她一些安慰,緊緊的擁抱卻是紅唯一能做的事情。



我要打赏

打赏请先登录

粉丝排行

您目前的粉丝值是:-
排行是:-
打赏动态 更多
  • 还没有打赏记录
没有找到数据。